• 未分類
  • 0

佛家與天師門之人出手了,這是專門針對陰物的手段。此刻一出,陰魂赦令蟄伏,龜裂,化爲塵埃,然後讓人看到了無盡的人影撲向祖殿…….

“嗡!!”祖殿發出磅礴的力量,從地下拘禁出一樣神葬之物,藉助無盡的地勢格局的力量形成一種絕對的保護,然後吞噬無盡的哭聲,化解萬鬼啕天。

祖殿那些蟲洞之中衝出一個個虛影,皆是頂天立地的人物,恐怖的煞氣從祖殿爆發出來,讓人看到了在上古年代浴血而生的祖殿,爆發出刀槍劍戟的影子,狠狠的斬向虛空,斬向哭聲,斬向陰界之人。

“那是結界之力,笨蛋,閃開,那是祖殿調集的地勢格局之力,不能硬抗。”帝和妄語者出現了,妄語者和帝連忙將陰界之人拉開,否則會被祖殿直接抹殺一片,那時候樂子可就大了。

“他們也來了?”所有人大吃一驚,瞳孔緊縮,因爲帝掌握有天牛號角,讓很多人忌憚,而且這兩人在巨頭之中可謂是屹立在絕巔,除了少數的幾個人很難以匹敵。 ps:?? 重生娛樂女強人 祖殿對戰,天昏地暗,

術與法,

夙願與執念,

仇恨和蔑視,

殺意無盡,爆棚至極!

但是所有人很詫異,因爲帝和妄語者狼狽不堪,渾身陰氣亂躥,虛弱不堪。明顯是受了傷,這就讓人匪夷所思了,誰能夠傷到這兩個人?

而且他們看到這兩人身上還有牙印,那是被狗咬過的痕跡,還有胸前一個又幾個腳印,胸前都被塌陷了一大塊,甚至還有一個肩頭都被踹塌了一塊,這一幕很詭異,也很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陰界幾位巨頭抹了一把冷汗,差點直接被祖殿坑殺,如果不是被帝和妄語者用天牛號角的力量將他們拘禁開來,他們肯定已經成爲了劫灰,但是看到妄語者和帝的樣子,他們一下子臉色慘白,因爲帝和妄語者似乎是被人追殺過來的,他們知道這兩人去了什麼地方,

這個樣子說明了什麼?那個地方真的恐怖如斯?連兩個巔峯巨頭攜帶着神葬之物都不能登臨?都不能拿到神葬之物?

祖殿依舊在爆發,攜天地之威,攜浩蕩宇宙之力,調集了地勢格局之力鎮壓八方,讓人忍不住跪伏而拜,讓人心生絕望,但是他們看到祖殿拘禁出了神葬之物,在祖殿上方掙扎的神葬之物讓人一下子直了眼睛。

“神葬之物!”

“地勢格局不可揣測,祖殿真的可以直接動用天地之力,拘禁神葬之物出世,太不可思議了。”

“我怎麼都覺得這是祖殿埋葬孕育的神葬之物,否則不會這麼輕易而舉的釋放出神葬之力爲己用。”

“祖殿來歷不可揣測,曾有有大能知道一個輪迴之後人世會遭臨大劫。只有十二神葬齊聚纔有可能避免,所以昔年有人鎮壓了兩種神葬之物在此地纔對,那是孕育也是封印,只是爲了這一世的超脫,爲了這一世的齊聚。”有人暗自自語,如此說道。

很多人知道了一些隱祕。透露出了一些孤本上面看到的隻言片語,推斷出了一個讓人熱血沸騰的消息,讓人眼眸發紅,眼裏貪慾無限。甚至連剛剛虛空出現的生靈都被忽視了,連祖殿搖曳出的那些虛影都被無視了。

“殺!”帝和妄語者一躍而起,就抓向虛空的神葬之物,帝手裏天牛號角璀璨。舞出一道漣漪鎮壓向地面的那些虛影,因爲他要讓妄語者順利取到神葬之物。

“妄語者你過界了。”上卿散人輕語,捏出一個手勢。結出滔天大印衝向虛空,阻擋妄語者。龍莫笑始終不是道家嫡系傳人,甚至不能入駐道家宗祠。所以他們道家要力爭再取得一種神葬之物,誰都真不知道這裏是不是真的有兩種神葬之物,所以出現了第一種,他們必須傾盡全力出手,不能坐着看戲,否則他們就沒有成爲演員的資格。

“這是我們祖殿之下的神葬之物。豈可讓你們染指?”極北天師門的人神威騰騰,隱藏在暗中的長老出手了。這是當初太牛山一事導致極北天師門四長老柳齊天隕落而後出關的二長老,這一次還有三長老武赫,五長老呂欽,六長老圖九,可謂是傾巢而動。

天師門的二長老很神祕,?就是玄學界都沒有多少人見過他。因爲其常年鎮守天師門,處理事務,單在此時卻現身了,讓所有人只覺得看到了是被一團混沌籠罩的影子。但是他一開口就讓人知道這是一個女性了。

帶個淘寶來種田 嗖嗖……一道手印衝破了封鎖,拍向祖殿上方的神物。天師門二長老森寒的聲音傳出來,讓人感覺到了凜然的殺意,曾經她強勢出關絕殺十方,連旱魃都差點被她強勢鎮殺。

鬼雄更是被他追殺數十里,連冷煙客都上了她的黑名單,還要處理玄學界三狠人,可以說天師門的二長老極度強大和自我,強勢至極,讓人不可想象這是一個女子。

此刻她毫無顧忌的出手,確實讓很多人腦門一涼,充滿敬畏和忌憚。畢竟天師門這個龐然大物一旦動真格,誰都不能坐視不理?

“怎麼會是你?你不是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死了麼?”在場有很多老一輩的人驚悚的大叫,看透了混沌籠罩的人影,一個個跟活見鬼似的看着霧靄籠罩,突然出現在場的天師門二長老。看着這個沒有絲毫老態的貴婦….

光芒斂去,出現了一個氣質高昂,眼如眉黛,婀娜而秀麗的女人。她衆星捧月,散發着成熟而森冷的氣息,這是天師門的二長老,一箇中年人,只有三四十歲,但是她卻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一個人……

天師門的聖女,曾經大病一場死掉,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她是詐死,依舊活在世間,只是爲了一個佈局,一個從幾十年前就已經開始的龐大布局。

“你怎麼還活着?怎麼會?”奇臨丟失了魂魄,喃喃自語,曾經他瘋狂的追求過她,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最終沒有成功,她的死讓他黯然了很長時間,但是今天她突然出現,打亂了很多人的佈局。

“各位,別來無恙。一別悠悠二十年,我曾經冰封十年,從此不顯老態,但是事實就是事實,我和你們一樣年老了。不過人間滄桑,羣魔亂舞,陰魂肆虐,死而不腐的殭屍出世,吞納日月精華,世俗鬼魅橫行,最近已經不下幾百人死在鬼魅手裏,所以我們必須儘快將陰界驅逐出陽界。今日神葬之物豈容陰界染指?”天師門的二長老聲音冷酷無情,說出了一些讓人動容的話。

“戰吧!”她然後輕輕一語。一根手指點向帝,那根手指晶瑩剔透,天地精華瘋狂涌來,讓帝瞳孔一縮,眼前這個女人天生與道相近,與道契合,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這一指就可以滅殺大多數人。

“滿口仁義道德,我雖然醒來不久,但是我從側面還是打聽到了一些消息,就是你這女人帶隊滅了很多玄學界的門派吧?厲家,風家,任家…..都是你們一手覆滅的吧,不要裝了,即使相隔如此之遠,我都聞到了你滿手的血腥味,你背後冤魂肆掠,你休息了禁忌之術吧。”帝手裏天牛號角生輝,將那一根手指撞碎,然後衝向天師門的二長老陰沉道。他死而復生,可以感應到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是你?妖女,納命來。”厲九麟隱匿在人羣之中,這時候再也坐不住了,眼睛血紅,怪不得他查到某些線索的時候就斷了,原來真相都是被這個詐死的女人隱瞞了,一切根源都在此。他殺機暴露,渾身冒黑色氣體,讓周圍之人心驚膽顫,他的上古詛咒之術已經大成,殺伐之術亦是修成,無懼巨頭,可以硬拼。

“還我們厲家數十條命來,怪不得我查不出什麼,原來是你詐死隱瞞了一切真相。”厲九麟睚眥欲裂,渾身冒出滾滾如濃煙般的黑色詛咒氣體,讓人觸目驚心,心驚膽顫。

壕爹快跑,媽咪來了 “厲九麟,你敢冒犯長老的威嚴?今日留你不得。”武赫眼眸冒着幽幽冷光,殺意沖霄,然後怒殺向厲九麟,他排名第三,知道很多事情,包括厲家滅門慘案。

“嗯?你就是那個厲家餘孽?我是說這數十年是誰在暗中摸查這件事,原來是你這喪家之犬,過去隱姓埋名連真名都不敢用。你有什麼資格找我報仇?”天師門的二長老不屑道。她無懼此人,她暗中修煉的禁忌之術已經大成,否則也不會強勢出關。

“妄語者、帝,陰界之人,今日我厲九麟和你們聯手一次,助你們奪取神葬之物,但是你們必須要助我斬掉這個妖孽之女,她滿手血腥味,應當鎮入十八層地獄。”厲九麟凝聚出詛咒和武赫碰撞,大吼道,讓在場之人變色。

如果厲九麟真的和陰界聯手,對玄學界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成交!”妄語者點了點頭道。

他們竭盡全力出手,相互之間征戰,殺意沖霄而爆棚,此地凌厲沸騰到了極點,各色神紋、符篆騰空,相互之間戒備,但是陰界幾尊巨頭讓很多人眼皮直顫,直哆嗦。 重生未來之慕長生 任誰知道今天決定難以善了了…….

“冥頑不靈,今日拿你們的血和魂祭祖殿。”武赫冷冷道。徹底放棄了說法,直接殺了過去,呂欽和圖九更是出手了,狙擊陰界之人。

上卿散人和龍莫笑已經聯手衝上虛空強奪神葬之物,和妄語者、天師門的二長老戰鬥在一起,但是巫人一脈不甘示弱的出手,加上禍祟異軍突出,讓這裏充滿了迷惑,難以看出誰佔了上風……

轟!

青石板被震上虛空,然後成爲劫灰,被狂暴的力量轟碎,最恐怖的是戰團不斷擴大,導致於虛空驚雷不斷,各色閃電垂落一副滅世景象,天地搖動,天崩地裂………

天地都被打穿了,天崩地裂,地面裂紋無數,虛空幽深的黑色洞窟不知道通向何處,皆是因爲符篆和陰氣、術法打出的景象和戰鬥餘波。

“你們這樣在這裏開戰,置祖殿於何地?”風水師付老大吼道。

“你們這是對祖殿不敬,天師門和巫人一脈的人,你們這是造孽。”木老胡子都翹了起來。

“那就殺吧,來一個終極對決。”侯老脾氣火爆至極,衝了出去,對巫人一脈和天師門的人出手,對陰界之人出手,他根本沒有針對性,因爲他這是在發泄。(未完待續。。) ps:我努力恢復更新!!!

另外感謝大家的理解,

感謝丹王子的萬賞,月票支持!

更感謝你成爲本書的第二個盟主,也是我人生之中的第二個盟主,

感激的話說不出,也不知道怎麼說,

我只能說我會堅持走下去,謝謝有你們的一路相伴!!!

ps:這部書會在這兩個月結尾!

新書在年後發!至少三個月準備新書才行,

虛空扭曲,天空閃電密佈,祖殿嗚咽生輝,青石板廣場之上的人都紅了眼睛,相互之間殺伐,不一會兒便已經鮮血沖天,血腥味撲鼻,不斷有人受傷,有人濺血三尺………

“誰擋我,誰死!”厲九麟如厲鬼出世,惡狠狠道,直接將擋在前面的幾個小嘍囉拍飛,然後衝着武赫衝了出去,詛咒之術冒着讓人心悸的氣息,如同九幽之下的化屍水。其沾染上這個黑色氣體就會全身潰爛,從此不順,甚至很快喪命,詭異至極。

“以我之名,詛咒你腿斷。”厲九麟咬破中指,在虛空畫了一個詭異的符號指着武赫,這個符號突然一閃而逝,衝入虛空,武赫卻感覺到腳下一涼,被禍祟的蠱王生生斷去了一腿,可謂是詛咒應驗至極。

禍祟冷着臉看了一眼厲九麟,微微點頭,然後再度殺進了高空。她的目標是神葬之物,是天師門和巫人一脈的人,甚至是道家之人。厲九麟和文詡關係莫逆,她剛剛只是順手。

“鬼奴!”養鬼人冷煙客向着地面一指呢喃道,地面蠕動一個猙獰的鬼影衝入他的體內,讓他眼眸漆黑,一下子化爲了猙獰無比的鬼王,全身冒着騰騰陰氣,冷氣嗖嗖。讓周圍之人都不敢和他硬碰。這純粹就是一個瘋子。請鬼上身容易,送鬼難。而且對身體損害很大,有損陽壽,可是冷煙客確實反其道而行,偏偏養鬼借力。

猙獰而可怖的冷煙客渾身的陰氣簡直可以洞穿石壁。這時候一衝而出直奔神葬之物,他咧嘴冷笑道:“神葬之物,我志在必得,擋我者死!!!”

“滾開!”巫人一脈的老僕眼神陰翳,結出一個複雜的手印,臉上出現巫紋,綻放出不朽的力量,轟的一聲和冷煙客撞在一起,發出沉重的悶哼聲。讓其兩人相互之間都是神色陰沉而震動,誰也沒有想到對方可以力抗自己!

“剝奪與重生,罪惡與血腥。”祖殿發出浩大的聲音。天空之中的神葬之物刺眼而炫目,讓人有點抑制不住一股衝動和殺伐之心。

“吼!”鬼雄發瘋了,一下子仰天嘶吼,和龍莫笑、上卿散人撞在了一起,他們都是紅了眼的人,都在爭奪神葬之物…..

奇家之人佔據一方。悄悄推演,但是奇峯卻突然噴出一口鮮血道:“是誰?是誰?是誰掐斷了天機?讓我功虧一簣?”奇峯披頭散髮。狀若瘋狂,眼睛裏面都在冒寒光。

“奇峯,你大限已近,何苦爲難自己。”有人出現在了奇峯、奇臨、奇駿面前,淡然開口,讓所有人如墜冰窟,這是專門針對算陰者的人,是陰界來人,是一個可以斬斷演算的人物,爲當世頂尖巨頭之一。

“你們真是賊心不死。”奇峯咬咬切齒道,他只差一點點就可以溝通神葬之物了,只差那麼一點點了。

“你以爲他們會放任你成功?”陰界巨頭冷笑。奇峯忌憚的掃視才發現不管是天師門還是巫人一脈還是其它人都對他虎視眈眈,只要其一成功就會被格殺當場,讓他冷汗淋漓。

……………文詡幾人此刻正在飛奔而來,因爲這片世界之中的天地異象實在是驚人,祖殿所在方位似乎變成了一片雷海,外圍還有黑色的怨氣包裹着,很多恐怖的負面情緒和幻想顯現,幾乎與天地齊平,而且外面地面不斷裂開,衝出一隻又一隻腐朽的死物和陰魂。

這些都是死了不知道多久的存在,但是現在卻詭異的出來了,一齊向着祖殿方向走去,黑壓壓一大片,觸目驚心,沖天的陰氣幾乎將天地貫穿,文詡看到了很多陰兵借道,讓他懷疑這是曾經被封印在這片土地之下的冥土被打開了,讓這些死物都再現了……….

轟隆隆……..一條陰氣組成的河流憑空出現,彎彎曲曲從虛無之中延伸出來,流淌向祖殿的方向,這是一條冥河,異常恐怖驚人,連虛空都在扭曲與顫抖,地面更是在下陷。

據說冥河的水重若千鈞,一滴就可壓塌山川湖泊,就可擊穿高山與古木,恐怖無比,這是能夠與溺水相提並論的詭異之水。這種水之只存在地府之中,但是此刻卻詭異的在玄界出現了,這是很讓人害怕的事情,或許會發生驚動萬古的事情。

黑色滔滔陰氣組成的大河橫空,從虛無之中黑色而虛幻的淌出。讓人心悸的河水時而沸騰,時而沉溺得萬古不起波瀾,讓人頭皮發麻的是在這條大河之中可以看到無數密密麻麻的屍體或者屍骸,還有一些掙扎的魂影扭曲…..無數披頭散髮的鬼魂哀嚎,鮮血淋淋,白骨茬茬…..

“怎麼這麼多陰物?難道祖殿被陰死之物圍攻了?”文詡等人頭皮發麻,根本不敢過於靠近,否則會被捲進這條冥河,會成爲陰死之物的一部分,甚至化爲一具白骨。

轟!冥河抨擊高天,捲起多多黑色的浪花,帶有張牙舞爪的魂影和哀嚎的聲音讓蒼天震動,讓玄學界悚然。這些陰物都在衝擊在祖殿外圍的雷海。這一切祖殿所在之人還無所覺,他們被人以陣法屏蔽了這一切,看起來外圍還是風平浪靜。甚至連滔天雷海都沒有看到……這還是祖殿察覺到危險,引動了萬古陣法,用雷海抵擋了這些惡劫,否則在場之人早就中了陰界的圈套,甚至都已經化爲劫灰,連祖殿都難以保全。

若不是祖殿感覺到危險,祖殿不會移位。不會釋放出那些被鎮壓在祖殿之下的不祥…….

這一刻玄學界中心,陰氣沖天。連太陽都被黑色陰氣遮掩了,一條冥河從虛空蜿蜒流淌,無窮無盡,將最中心的雷海包圍。然後撞擊在一起,發出驚天震動,天地顫慄,似乎要被毀滅。

這麼大的震動誰也感覺到了,在廣場中心的人更是感覺到了。

他們只覺得周圍的天空一下子垮塌下來了,然後看到祖殿幾百米之外被無盡雷電包圍,讓他們一個個神色駭然,接着祖殿搖曳,撐起一片光幕。光幕上面卻是雷海之外冥河滔天,陰死之物圍攻而來……

“這是……..”奇峯,秒面色大變。怪不得他總是推演不出什麼,但是卻異常心悸,原來是中了圈套,而且外面已經被無盡的陰死之物佔據,更有冥河衝擊,若不是祖殿護佑。他們依舊伏屍。

“全部都是陰死之物,是鬼怪。還有屍體。這是冥界的傑作,妄語者,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龍莫笑和上卿散人也站在了一邊,停止了動手,冷冷的盯着陰界之人。

“其心可誅,你這是想將我們全部抹殺麼?看來你們佈置很久了,這絕對是上古就在佈局的大手筆,你們爲了什麼?是爲了神葬之物還是爲了攻克我們祖殿?”天師門的二長老冷聲問道,殺意凜冽。

這時候誰都知道有大事發生了,一個個面色大變…….禍祟,巫人一脈、冷煙客…….這些人也覺得事情大條了。

“將你們得到的神葬之物交出來,否則冥河席捲蒼天,一旦越過雷海,你們所有人都會沉淪冥河之中,你們主殿註定會被毀掉,它想留住你們的根基?沒門!”妄語者冷笑連連,他們的身影淡化,接着虛空一閃,他們生生撕破了雷海,出現在冥河之上,一個個舒爽的呼吸着冥河的氣息,看死人一般的看着一個個急躁而恐懼的玄學界之人。這一刻他們眼裏的貪婪無止境,已經盯上了某些人得到的神葬之物,他們本來想一網打盡,但是沒有想到只引來了天蠍珠的持有者龍莫笑。

不過這也就足夠了!

加上祖殿拘禁出的這一種神葬之物和帝手中的天牛號角,他們就可以佔據三分之一的席位,加上最後的爭奪,或許可以主掌天心年輪,制定新規則,則到時會一切都是他們說了算………

到時陰死之物主掌天地,天地之間將從此沒有陽光!!

“妄想!”龍莫笑怒道,他纔不會將天蠍珠交出去。

“這一劫,你們逃不過,冥河集結了萬千冤魂與怨念,就算是你們祖殿也難以平安。”妄語者蔑視衆生。

“既然冥頑不靈,那就都葬了吧。”

他話音一落,冥河沖天,萬鬼哀嚎,齊齊騰空衝向無盡的雷海,似乎要用陰死之物強行化去雷海,到時候冥河就可以席捲大地,讓萬物墮落。

“封!”

忽然遠處一個封字橫空而來,鎮壓了數不清的鬼影,一個白衣人飄飄而來,不斷結出字符,封印陰死之物,他在向着冥河靠近,不過這看起來只是滄海一粟,有點難以化解。

“不要愣着,一起出手,這冥河不解除,祖殿就會崩塌,到時候陰界會佔據三種神葬之物,甚至更多,誰都難以活命。”魄印對着文詡等人吼道。

同時另一方一道龐大的獅影沖天而起,一尊大印,上面站着一對人,大印無盡,神威凜冽,將一大塊陰死之物都籠罩在了其下,煉化。

“看是你們快還是我快!”鬼將冷哼道,共同出手推動冥河撞擊雷海,無視文詡魄印出手……

這一刻,天昏地暗,天空出現了可怖的裂縫,地面魂影哀嚎,讓人頭皮發麻。而且不斷有鬼影衝來,從遠方歸來,加入。這些是萬鬼回陽回到陽界的厲鬼,這一刻成了最恐怖的生力軍,他們帶了無盡的孤魂野鬼回來…..未完待續 ps:昨天沒來得及,

熬夜寫出來,將就下看了吧!

去睡了,熬不住了,又冷又痛苦!!!

冤魂哀嚎,屍體無數,沉浮在冥河之中,冥河之水滔滔,時而驚濤駭浪,時而風平浪靜,只有無數掙扎的鬼影露出可怖的面容正在在其上,讓人頭皮發麻,渾身冷汗淋漓。

但是這一刻四周出現了很多鬼影,皆是披頭散髮,全部噗通噗通的跳進了冥河之內,接受冥河之水的洗刷靈魂,冥河之水如刀刮骨,刮在他們的靈魂之上,讓這些鬼魂顫慄,哀嚎……隨着不斷有厲鬼跳進冥河之內,冥河之水變得更加磅礴與寬闊,水量在不斷增加。這些水是這些鬼魂靈魂之上沾染的罪惡,所以呈黑色,所以重無可比,這是一支恐怖而不怕死的生力軍…..

蜂擁而來,爲陰界提供了無盡的力量,讓虛空都在顫抖,這讓妄語者等人更是張狂大笑……..這是曾經佈下的局,萬鬼回陽就是爲了今日做準備,還讓玄學界措手不及,更讓世俗人心惶惶,總之無數人成爲了亡魂。

砰!

地面很多麻木的死屍炸裂,腐臭的鮮血逆衝向冥河,發黑的血液可以污染一切,讓萬物凋零,連虛空飄零的黑色雪花都被腐蝕消融了,不能臨近。可謂是恐怖無比。

“能夠壓制你們萬古。就能夠壓制永世,休想翻身。”魄印大吼,神色癲狂。渾身恐怖的氣勢上揚,他衝入了厲鬼羣之中,不斷鎮壓,但是依舊被厲鬼包圍,一時之間難以靠近妄語者等人。

“殺啊!”文詡眉頭一皺,而後手裏出現了風雷翅,他一躍而起向着前方殺去。眼裏冷酷無比,他渾身血氣如龍。赤金色的光芒透體,他頭上五個字符閃爍,如一輪太陽橫空,所過之處鬼怪驚恐的嘶吼。瑟瑟發抖,甚至很多鬼怪直接被五個字符磨滅成爲劫灰。

滅字符紋閃爍幽光,可以寂滅靈魂波動,可以抹除一切,甚至這個符紋主宰了其它四個符紋的力量,散發出讓人寧靜而心悸的波動。

吼!

厲鬼淒厲嘶吼,仰天而怒,引動無盡星輝垂落,他們亦是撲殺向文詡。

“哼!”文詡忽然拔地而起。手裏風雷翅閃耀,邁步向着前方殺去,他眼神冷冽的看向帝。一道道紫色的閃電將文詡包圍,並且有閃電在帝和妄語者身邊炸響,一道道青色風刃撕裂虛空斬向前方。文詡竭盡全力的出手,要將這一切化解……

佛子亦是古佛禪杖生輝,佛家六字真言從古佛禪杖溢出,每一個字都將一片鬼魂鎮殺。讓此地慘烈。

四面八方都有人來救援,因爲冥河和無盡鬼怪的異動已經讓整個玄學界震動。已經牽動了整個世界的格局走向,或許這一次將竭盡手段。

陰界巨頭咧嘴冷笑,一個結印向着冥河一擊,轟!冥河之水沖天,然後化爲一條黑色的蛟龍騰空,並且頭是一個掙扎的靈魂,淒厲而恐怖,披頭散髮,眼眶陰翳,齜牙咧嘴,腐臭沖天。

“有冥河我們就立於不敗之地,你們拿什麼和我們鬥?”帝冷笑。

這些冥河蛟龍搖頭擺尾,然後撲咬向祖殿形成的雷海結界,讓雷海震動,然後漸漸減弱,誰都知道祖殿的力量在急劇消耗,或許下一刻,雷海就會消失,冥河就會蔓延而過,到時候一切都會成空。

這一刻天崩地裂,虛空蔓延出無數裂縫,雷電瀰漫,天空之中壓抑無比,各種不祥的徵兆皆現,地面無數各種瘮人的鬼物都出現了,白骨茬茬,腐臭撲鼻。天空之中鬼哭之音陣陣,伴隨着陰物一波一波的撲殺,整個世界從滿了陰暗和負面情緒。

“就憑這裏是玄學界,這裏是我們人類經營了數萬年的地盤。”魄印大喝,一手指天,一手指着冥河,眼神帶着濃濃的不屑,他知道冥河很難以化解,但是這並不代表不可能,就算陽界存在着無窮無盡的陰魂那又如何?在這塊土地上,人類纔是真正的主人,只有嚮往陽光的生物纔有資格站在這裏………、…………………

“冥河滔天,給我殺!”妄語者和帝、鬼將以及其它陰界巨頭同時捏了一種法印,催動冥河,讓冥河巨浪滔天,河面盪漾起不可遏制的黑色漣漪,並且水面還有莫名的能量波動,似乎黑色的水下有一條巨龍在搖頭擺尾,要興風作浪。

祖殿搖曳,蟲洞生輝,但是此刻卻止不住的抖動,瓦片都要被剝落似的,祖殿之上的神葬之物此刻止不住的顫抖,因爲冥河壓來,威勢太可怕,僅僅只是一種神葬之物絕對難以抗衡冥河,畢竟這是陰界孕育出的自然之物,算是一界之力。舉界而來豈是一種神葬和祖殿之物可以抗衡的?除非是……………..有一種能夠與之匹敵的存在,比如說詛咒之根…………….祖龍脈。

“想將我們沉入冥河,你算什麼?你難道不知道祖殿之下沉寂的是一條祖龍脈?”被圍困在祖殿之前的天師門二長老冷哼道,祖殿之所以被稱之爲祖殿,就是因爲這之下盤踞着一條神州的祖龍之脈,這是最開始十二條祖脈消失之後被整個玄學界從虛無之中牽引出來的祖龍脈,正是因爲有它的存在,神州大地纔會沖天而起,嗷嘯九州成龍,風調雨順豈立天地之間數千年。

也正是因爲這條祖龍脈,其下才會鎮壓有神葬之物,纔會有神葬之物鎮壓其下蘊養。只有龍脈才能夠蘊養神葬之物,否則神葬之物早就沖天而去,葬入虛無了。等待重新現世的時間!

“祖龍脈?你們能夠請出來麼?那條虛空祖龍脈誰不知道?你們只是囚禁在這裏,不能夠爲之所用,否則我們也不會佈置下這個千古大局,讓你們喝下一壺。”妄語者和鬼將大笑道。

“十二條祖龍脈在我沉寂之時就已經幾乎耗盡了力量,被我們改寫族人命格抽取了很大的力量,幾乎耗去一大半,現在不可能存在。不是這個天地的龍脈,就不屬於這個世界,所以即使拘禁過來了也只能囚禁,否則它將會破碎虛空而去。”帝冷哼道,爆出了猛料。

他們一族逆天改命,全部問鼎九五至尊命格,稱之爲帝皇之族,就是因爲帝逆天而行,抽取了十二條祖龍脈的力量爲己用。但是卻爲後人留下了很大的隱患,導致龍脈不存,只剩下一些痕跡和氣息。否則世俗和玄學界不會如此落寞,這與祖龍脈消失無不沒有關係。

“就算龍脈不可用,但是傳說之中的虛無之河呢?與冥河齊鳴的虛無之河呢?陰界有冥河,陽界有虛無之河,虛無之河充滿生命力,充滿生機,與冥河的死寂和沉重截然相反。”魄印冷聲道。

“虛無之河?這個只存在傳說之中的河流?可有人見過?”追殺奇峯的陰界大能冷冷道。他十分不屑,他活了數千年,在陰界都是大齡存在,甚至比繼承十殿閻王的主宰都要久遠,除了特別那幾位,他就是最大年齡。除了陰界主宰他的地位於妄語者、孟婆一樣比起所謂的巨頭都要高出一絲絲。

虛無之河是陽界的傳說,據說是整個天地的起源,一切都從其中誕生,充滿勃勃生機,其虛無之水就是傳說之中的生命之泉。

但是沒有誰見過虛無之河的存在於出現,包括所有的古籍和野史都沒有記載,因爲沒有人見過。只有在一些遙遠的古蹟筆畫上面纔有模糊的記載,說整個世界的起源就是從虛無之河之中出現……..

虛無之河和冥河本應該是存在混沌之中的一陰一陽的兩條河流,相互糾纏,相互依存,而存在的,就好像陰陽,黑白、白晝一樣的存在,後來盤古開天,一斧劈開天地,清氣上升爲天,濁氣下降沉寂爲地,……

但是盤古開天闢地,也將混沌之中的這兩條相互糾纏的河流斬開了,從而出現了一條黑色的冥河,一條生機勃勃而純白色的虛無之河。這兩條河分開之後從此相剋,不能共存,只會相互之間抵消,放在一起都會消失,從這個世界消失!…………….

所以黑色的冥河進入了陰界,白色的虛無之河隱匿在了陽界。

陰界之人不屑,不相信玄學界之人能夠將這個沒有真憑實據的傳說變成爲現實。將從沒有出現過的虛無之河請出來,就算是祭祀,就算是禱告也沒有用。………………..

萬古不知道多少人,想盡了辦法向找到虛無之河最後都無功而返,誰也不知道虛無之河是不是真的存在,還是已經永遠從陽界消失了。

“那你們就看好了!!!”魄印瞳孔一縮怒道。

魄印的話讓陰界之人瞳孔一縮,毛骨悚然!(未完待續) 冥河誕生於混沌之中,成長於混沌之中,最後沉寂、流淌於陰界最深處,吞噬怨恨與戾氣與負面而成長,可謂是集萬千罪惡於一體的罪惡之河,是一切靈魂的剋星,和罪惡的歸屬地。

虛無之河誕生於混沌之中,成長於混沌之中,最後沉寂入陽界,但是卻詭異的消失不見,萬古不顯,即使十二條祖龍脈乾涸其也沒有顯現,讓人懷疑這渡化人心,教化萬靈的生命之河已經徹底乾涸、消失,甚至破碎虛空,重歸混沌之中。

魄印此刻的鬚髮根根豎立,臉色赤紅,雙目圓睜,似乎欲要瞪出眼眶,其猙獰的面龐隱隱有暴走的跡象,不過他也沒有底,只能似馬當活馬醫,畢竟虛空之河萬古不顯,誰也沒有見過。就算神墟之地也只有其模糊的刻痕,沒有明確的記載。

不過魄印覺得虛空之河應該顯現了,畢竟冥河都橫空而過了,捲動了無盡的罪惡,讓暴戾和血腥出現在了陽界,這是侵犯也是不敬,是逾越了界限。

“上古塵封的記憶,打開你沉睡的門,被封印的諸天神佛與秩序重臨大地。借祖殿之力,溝通萬古,以我封魂師之名,開啓最久遠的封印,我們叩拜的天地,讓虛無之河重臨大地吧!!!”魄印低聲吭唱,聲音似乎要飄進天地虛空的盡頭,似乎要溝通沉寂萬古的力量,

連被冥河圍困住的祖殿都劇烈顫抖。霞輝四射,迴應着魄印的呼喚和律動,沖天的氣勢和澎湃的力量沖天。和冥河劇烈碰撞,祖殿欲要強勢脫困,助魄印一臂之力。

“縛!”陰界之人同時催動冥河圍繞雷海,讓祖殿不能脫困。僅僅一個字卻讓冥河波濤沖天,讓雷海不斷消融,讓祖殿一震之後就安靜了下來,這就是冥河的力量。恐怖得驚人。即使魄印能夠溝通祖殿也無望。

“你還有什麼招數?魄印,別讓我們小覷了你們神墟之地出來的人。”帝和妄語者大吼。

“以我之血濺蒼天。以我之血啓封印,萬古封印給我啓!虛無之河以我魄印之血,以我魄印之魂,求你顯化!”魄印癲狂大吼。噴出一大口殷紅的鮮血衝空,整個人的靈魂都隱隱要透體而出,歸跡與天地之間,畢竟魄印此刻召喚虛無之河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召喚天地聖物,這豈是人力可爲?而且還沒有擺下祭壇緩衝,

所以所有的反震,力量都被加持在了魄印身上,讓魄印五臟六腑移位,讓其體內鮮血逆衝而出。差點就此嗝屁,魄印這是犯了大忌,逆天行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