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王傑心中有火,神情極爲不悅,他看了一眼指向自己的利劍,再次深深看向陳峯,隨後緩緩閉上了眼睛。

“我認輸!”王傑緩緩而道,這陳峯說的沒錯,自己處在突破的邊緣,絕不能血拼,如果壞了根基,這達到築基境的機率將會大大降低!實爲不值,倒不如等自己突破了境界再尋這陳峯的麻煩。

“如此就多謝王師兄了!”陳峯斜嘴一笑,收起了利劍,一臉的欣喜之情。

“好!陳峯獲勝,下一場,阿飛對戰趙興!”秦剛看向阿飛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什麼?我和趙興對戰?這麼快我就要和他對戰,完了、完了!”阿飛一臉慌張。

“哎,飛哥你是空中最閃亮的星,那區區趙興你又怕什麼?”白毅笑了笑道。

“那是自然,可惜了今日烏雲密佈,這星星到是看不見了···”

白毅聽到這話不禁再次笑了笑,回頭一看,發現遠處的唐珂竟凝視着自己,這六人對決,那自己的對手就是這唐珂了,這還未比賽就以散出殺氣,白毅輕瞟了一眼,並未放在心中,反倒唐珂一臉茫然,隨即滿腔怒火,心中暗想這白毅分明就是看不起自己啊!

“趙興我告訴你,他們怕你,小爺可不怕你,畢竟小爺修爲深不可測!”

“哼,油嘴滑舌!”

趙興眼中寒光乍現,右拳擡起,凝聚一層膈膜,這一上場便施展了周天決!另一旁阿飛凝聚一身靈力,身體頓時傳出轟轟聲響,層層防禦靈符顯現而出,一臉的得瑟之情。

這一幕看的臺下無數修士一臉懵~逼,唯有白毅哈哈一笑,白毅明白這無數防禦靈符都是這阿飛數年以來掛搜的油水!

“轟!!!”一聲巨響們敢爆發而出,無數修士凝視望去。

只見阿飛和趙興兩人同時爆退數十米,皆是一臉震驚,清晰可見阿飛的防禦靈符已經損壞過半,而那趙興的右拳也傳來一陣刺痛。

“一拳之力就損壞我一半靈符,這他~媽是虧本買賣啊!我我我不玩了!我認輸!”阿飛一臉心痛之情。

“恩?”趙興一臉疑惑。

“趙師兄是我有眼無珠,不知天高地厚,我小小的聚靈境三重天的境界怎敢與你大圓滿的境界對戰,我也就是看看你一拳之力究竟有多厲害!

從今以後你就喊我小飛飛好了,我一定伴你左右,爲你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阿飛站在平臺之中啪啪說個不停,讓臺下看比賽的無數修士一臉茫然,唯有白毅再次哈哈大笑。

“好了,趙興獲勝!下一場白辰對戰唐珂!”

阿飛看了一眼秦剛,立馬恭敬起來,這一下臺走起路來依舊是耀武揚威,好像剛剛並未輸一樣。

“白弟弟剛剛我可是爲你測探了一下那趙興的修爲,你放心他的修爲很一般,如果不是你飛哥心疼防禦符,定把他打個屁股尿流!那唐珂修爲不俗,你小心些!”阿飛拍了拍白毅的肩膀,依舊談笑風生。


“好,知道了!”白毅點了點頭,向平臺走去。

這二人的對戰引起趙興極度關注,他知曉白毅也是大圓滿的修爲,放眼整個六強,也就這白毅是他最大的勁敵!

“剛剛在臺下你瞅啥?”唐珂看向白毅一臉憤怒之情。

“瞅你咋地?”白毅面帶微笑順勢回了一句,沒想到這唐珂竟是北方修士!

“再瞅個試試!”

“試試就試試···”

“你奶奶的,看拳!”

唐珂也是急了眼,腳下健步如飛,一拳轟擊而出,周天決瞬間運轉,白毅後退一步,腰馬合一,順勢發力,以肉身之力再次對抗,他要看看這凝聚了周天決的威力與自己到底有多少差距。

“嘣!”

一聲轟鳴響起,這二人分別後退數步,這一拳之威倒是不分上下!白毅這般試探,心中也是一片明朗。

“你全力以赴吧,或許還能讓我興奮一些!”白毅看向唐珂緩緩而道。

誰知這翻話激起了唐珂的怒火,頓時爆發一身靈力向白毅猛然衝去,這唐珂對武道頗有研究,這對戰起來倒也習慣了赤手空拳,可殊不知,如果比較武道白毅也算得上是一代宗師了!

只見這二人你來我往,拳腳相交,打的不可開交,那拳拳轟鳴,陣陣爆裂之聲,響徹整個平臺,看的臺下無數修士一臉振奮,大呼過癮。

“這小子難道一直都沒用靈力?這肉身之力竟強悍到如此地步?”趙興站在原地,一臉的震驚,他心中升起一股危機,這一刻覺得這白毅有些強的可怕!

“嘣!!!”

“哼,咋啦,打不動了?叫你神氣!”白毅看着躺在地上的唐珂一臉的笑意,這一場酣戰倒是讓他鬆了筋骨,算是爲了後面的對戰做了熱身。

“白辰獲勝!接下來趙興、陳峯、白辰三人爭奪第一!

以往的比賽都是三人輪番對戰,再次競爭第一,如今這規矩要改改,老夫看的不過癮,你們三人不如直接混戰好了,贏者便是第一,那第二與第三也無什麼區別了!哈哈哈哈···給你們三人半個時辰準備!”秦剛這翻話說出,臺下無數修士不無震驚,紛紛興奮不已。

如今這三人已是聚靈境的最強代表,現在竟要再次混戰,三足鼎立、各自爲營,這將成爲最大的看點。

“哼,車輪戰倒不如混戰,前輩這想法很不錯!”白毅點了點頭,臉上依舊從容無比。

半個時辰過去,白毅三人站在平臺,這場混戰也引起無數築基境修士的關注,秦家家主秦烈一直都在觀望,現在也是來了興趣。

“你們三人在混戰前都說說話,振奮一下人心好了!”秦剛笑道。

“我陳峯定當竭盡全力,永爭第一!” 地球第一圣地 ,大聲說道,信心滿滿。

“我趙興將是最後的勝利者!”趙興話語之間散出無盡殺氣。

白毅聽聞,猶豫了一下,隨後又搖了搖頭道“築基境之下我在無敵手!!!”誰知這句話說出的瞬間,引起臺下一陣討論。

“天啦,這白辰竟然如此無恥!”

“究竟是什麼給他這麼大的自信,居然敢自稱築基境之下在無敵手!”

“這白辰莫非瘋了不成,要知道這可是三人混戰,若果陳峯與趙興二人合作,這白辰將是第一個淘汰的!”

“就是啊!怎能如此狂妄自大?”

“哈哈哈哈,就應該這樣!你飛哥我是最閃亮的星,那你就應該是這般囂張跋扈!”

“這白辰有些意思!”秦剛也不禁多看了一眼白毅,眼中欣賞更多。

“築基境之下在無敵手?”趙興嘴中緩緩唸叨,下意識的凝聚出一身靈力,更是散出滔天的戰意,那陳峯也是,彷彿都被白毅的這一句話激起了戰鬥的慾望! 直到年辰將血影和牛頭怪盡數消滅後,衆人懸着的心才終於放了下來 !


楊倫走到年辰面前,不無感概地說道:

大哥,練體一道,只可爲輔,卻不能當作主要的修煉啊!你看我如今,玄妖決三重境界了!卻對這入侵的兩名傢伙束手無策!唉!

而辛無常芒睚長和壆,以及一干靖人族內其他巫寨的高手,都紛紛涌到年辰跟前,七嘴八舌地詢問:

年辰大人,那血光是什麼東西?如此殘忍血腥,將我族人殺死了不知多少!

年辰聞言,對衆人說道:

各位,那血色匹練,乃是自陰司冥域無意間鑽出的修羅血影,法力極爲強大!據那血影所說,此次出來的,不只是方纔的兩個傢伙,而是有數百名這樣的存在!

此言一出,原本稍稍穩定的靖人族人,又再度起了一陣恐慌!

光是兩名地獄來客就已經讓靖人族損失如此慘重,若是幾百個一齊前來,那麼靖人族豈不危矣!

年辰對這些靖人族的恐慌,也感到一陣的無可奈何!將圍攏來的各個巫寨首領叫到身前,仔細叮囑了一番,叫所有靖人族人,儘量分散開來,但必須保持聯繫,有事情立即發出響箭!


隨即,年辰對一旁的芒睚長問道:

天巫大人,雲娜一家現在何處,有沒有危險?

芒睚長恭敬地回道:

大人放心,雲娜一家和天巫大人都很安全!都一齊陪小云曇在天巫洞中習練玄妖決呢!

年辰這才放下心來!對盧梭的一番苦心,年辰卻也深深瞭解。

無論是靖人族,還是其餘巫族,都迫切地需要再涌現出一些激發巫脈之人了,否則一旦遇上今日這樣的危險,所有巫族只憑借強橫肉體,很難抵禦災難!

而自己,也迫切需要恢復自身的法力神通了!否則無論是任何事情,都顯得縛手縛腳,無法順利展開!

年辰將一旁的辛無常和壆,還有一干靖人族其餘巫寨首領叫至身前,說道:

我有極爲重要的事情,要和各位商量,不過此事必須得天巫大人做主,現在各位將所有族人遣散,吩咐他們提高警惕,不要聚集在一處。然後所有靖人族首領前往巫洞。

但憑大人吩咐!

靖人族衆首領齊聲恭敬地說道。

年辰說完,和楊倫架起法器,直接向巫洞方向飛去。

天巫盧梭依然靜靜地坐於巫洞與懸崖交界處的石階上,不言不動,彷彿外面所發生的一幕幕慘劇,和這形容枯槁的老人沒有絲毫關係!

而洞中,雲娜站於一旁,看着小云曇一遍遍地運轉玄妖決,一次次做着楊倫傳授的那套練體術!心中倍感欣慰!

自己最爲寵愛的小云曇,竟然天賦異稟!有望成爲超越祖巫的存在!

祖巫啊!

那是所有巫族心中的圖騰,是無法企及的通天神人!

而自己的侄子竟然有望成爲這等存在!想到這些,雲娜眼中不覺流出了激動的眼淚!難以遏制。

雲屠漠和自己的老伴,還有兒媳,卻一直緊張地向洞外張望着。

雲蒙的妻子幾次都想開口問端坐洞口的天巫大人,外面到底如何了?自己的丈夫有沒有危險?

然而每次話到嘴邊,這位靖人族的女人卻總是沒有勇氣說出口!

而天巫盧梭,此時雖閉眼端坐石階上,明銳的感知卻將所有人的一切盡收眼底!

然而,此時的這位天巫大人,卻也不知如何開口,對雲娜一家人說起!

盧梭多年的感知修爲,已經可以預測一些將要發生的事情,雖然預測得極爲模糊,但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就在昨日,天巫盧梭就窺到了一絲天機,靖人族將會遭受一次極大的災難!而在災難中,不僅無數的靖人族慘遭身死,而且靖人族中一個身懷逆天之能的族人,也會失去至親之人,而此事也是激發這個大能之士的關鍵所在!

天巫盧梭已經知道,雲曇就是自己族中身懷逆天之能的族人!而如今他的父親雲蒙,還和所有的靖人族勇士一樣,在外面爲族人而戰!不難從一絲天機中知道,雲蒙此次肯定是凶多吉少!

呼!

洞外傳來破空之聲,年辰和楊倫的身影已經出現洞口。

雲娜一看年辰身影,就已經自巫洞深處飛奔而來:

年辰哥哥,入侵我靖人族的是哪一族,你已經將他們擊退了吧,我大哥呢,怎麼沒有和你們一起啊?

一連串的問題,讓年辰一時也不知如何作答!

咦,雲蒙大哥,芒睚長不是說你們一家都在巫洞內嗎?

呵呵,瞧你說的,我大哥是靖人族中的年青男人,遇到族內有危難,自然要前往出力嘛!

年辰看見天巫盧梭看向雲娜的眼神中,有着一絲難言的哀傷之色。心頭一沉!

那血影和牛頭怪一路瘋狂殺戮,靖人族中的無數勇士慘遭屠戮。看來雲蒙也是凶多吉少啊!

年辰正欲開口時,楊倫於一旁發話了:

就在有人入侵時,我和雲蒙大哥還在一起,當時只是出現一個牛頭怪,我便架起法器向前追趕!可最後才發現除了牛頭怪,還有一個更加恐怖的血影!自後面悄無聲息地一路屠殺!而那血影所經過的路線,就有云蒙大哥立身之處!

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