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們別吵了,她的來頭不好惹,你們都沒有注意到她是從太子包間中掉出來的嗎?”

“就算她後臺再高,也無法與南靈拍賣場比肩,這漂亮的女孩若是拿不出錢,可就要完了。”

“據說南靈拍賣場與界外天有聯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臺下議論紛紛,臺上靜靜悄悄,源塵休息了一會,感覺心跳似乎平穩了許多,這纔敢再動用精神力去取南靈幣。

嘩啦啦~

源塵又取出一千南靈幣,大顆大顆的汗水又是滴落,心跳竟然又開始加速起來,源塵無奈只能又停下歇歇。

“才兩千?”藍依依冷笑,她緩緩靠近源塵,有一種冰冷的殘酷氣息飄來。


“等我一會兒,我身體不舒服,需要緩緩。”源塵真誠開口,“如果你能發誓的話,我也可以讓你幫我取。”

源塵也有些焦急了,至今太子包間中依然沒有發出聲音,看來事情還沒完,他必須趕緊回去。

“好,我發誓。”

藍依依背後張開透明翅膀,收起冷笑一臉**:“偉大的天道之神,您卑微的奴僕向您起誓,我將在眼前少女的儲物指環中取用兩萬八千南靈幣,並將永遠守護她指環中的祕密。”

源塵搖了搖頭,制止想要飛下來的藍依依,然後大吼道:“哥是男的!”

九天動人雅音響起,其中混雜着三分嬌氣、七分嗔怪。

藍依依身形微頓,整個拍賣場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藍依依最先醒了過來,有些怪異地看了源塵一眼,然後重新念誓言。

直到親眼見證源塵指環中十二山的南靈幣,她才真正清醒,渾身打了個寒顫,她這才意識到,眼前之少年,絕不簡單。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源塵取回泯生線,回到包間。

“我們進入下一場拍賣。”藍依依重新面露微笑,推動拍賣進度。

源塵打開包間門,迎面鬼風吹來,源塵被吹得髮絲飛揚,風太大,他不禁閉上了眼睛。

精神感知中,源塵發現包間中有五股氣息。

源塵沒有進門,他判斷出了太子、金甲男子、楚琅、大黑狗的氣息,那第五道氣息是誰的?

源塵不禁感覺毛骨悚然,第五人是誰!

踏入陰冷的包間,源塵只感覺一種靈魂的顫慄,雖然周圍的靈力變得濃郁數倍,但一切都顯得異常古怪。

源塵藍紅雙眼張開,看到無論是地板上還是牆壁上,無論是虛空中還是包間頂部,都是黑壓壓的鬼。

他們綠色眼眸盯着源塵,散發出貪婪地氣息。

源塵扒拉開虛空中擋路的黑鬼,只聽一聲聲咻咻破空響動,被源塵撇開的黑鬼連同身邊黑鬼兄弟們一起擠在了牆壁上,然後轟的一聲化成灰塵消散。

源塵有些詫異,他的手可以碰觸鬼物?隨手一揮就讓它們消散。

源塵心想:“我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來到太子身前,太子此刻狀態還算好,畢竟身後有那麼龐大的功德金甲男子。

至於楚琅已經昏迷在太子懷中。

“我們沒事。”太子半闔着眼,顯然快要睡過去了。

“第五個人是誰?”源塵有些憂慮,但是見太子沒精打采地搖了搖頭,想來也並沒有多少危險。

源塵繼續向前走,這次的黑鬼老實了,都一個個躲開,爲源塵讓出一條道路。

源塵緩步走到黑尊面前,只見黑尊已經趴倒在地沉沉睡去,先前綁在黑尊脖子上的血紅繩索也不見了。

但是大黑狗的身側,卻是多了一人。

那人一身黑衣,由於視角的緣故,源塵總覺得他的肚子好大,至於爲什麼會看不清對方的相貌,也許跟那鋥光瓦亮的腦袋有關,反射的光芒讓源塵實在不敢正視那人。

光頭胖子就那麼坐在地板上,隨性而爲,毫無顧忌。

“站着作甚,速速坐下。”光頭胖子扯了扯肚皮上緊貼的黑衣,有些不悅,似乎這身黑衣嚴重妨礙他展示自己的胸懷。

源塵還想要行禮,問一下對方名號,結果還沒開口,就感覺自己的屁股變得特別的沉重,一個失足坐在了地上,並且由於慣性,地板也被撞出了一個窟窿,源塵有些惱火,連忙向後挪動幾分。

源塵羞惱道:“你是誰?幹嘛偷襲。”

光頭胖子笑了笑,不知道從哪裏抓出一隻雞腿,直接啃了起來,含糊不清道:“剛纔多謝你救了小黑,我都不知道怎麼謝你。算了,還是按老規矩來吧。”

光頭胖子說話功夫已經將雞腿吃完,沾滿油漬的手在虛空一揮,源塵面前便出現一排卡牌。

卡牌通體紫黑色,源塵只能看到背面,背面圖案相同,都刻畫着一朵綻放的血紅色彼岸花。

這朵花讓源塵想起水流花,他不禁追問道:“此花開在何處?”


“彼岸花自然是生長在九幽地府黃泉畔。”光頭胖子又拿出一隻鴨腿,在那裏啃了起來。

傳言彼岸花所開之地,便是死亡國度。

生者止步,亡靈狂歡,彼岸花開,人鬼分界。

彼岸花種類繁多,唯有血紅色纔是真正的正統。

“按照規矩,選擇一張吧。”光頭胖子眯起小眼睛,“這是一場機遇,就看你能否抓住。”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小子,可要認真考慮,慢慢選擇,彆着急,時間有的是。”

大黑狗此刻悠悠醒轉,看到虛空中漂浮的紫黑色卡牌,頓時耳朵翹起,大吼道:“汪!小子,趕緊做出選擇,拖得時間越長,你的生命流逝越快。”

“亡靈卡牌是以犧牲生命時間來延長選擇時間的。”大黑狗尾巴也翹起,狠狠抽打在光頭胖子的肚皮上,“生命結束之時,就是你入冥之日。”

“我說你小子怎麼會答應這麼坑人的遊戲。”大黑狗尾巴如同狂風暴雨,落在光頭胖子的肚皮上,不過肚皮對它的反震力也是巨大,黑尊身下,木板已經出現裂紋,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擴散。

“我沒有答應啊?”源塵想要否認,但是耳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左邊數第三個卡牌。】

源塵心頭一驚,然後瞭然,他聽出聲音的主人,連忙就向着目標卡牌抓去。

就在手掌即將接觸卡牌的剎那,方纔聲音又起。

【卡牌被調換了,右邊數第一張卡牌。】 【等等,左邊第一張。】

源塵飛快又抓向左邊第一張亡靈卡牌,卻不料聲音再起。

【中心那一張。】

……

【左邊第二張。】

在大黑狗眼中,源塵開始打起拳掌,虎虎生風,有模有樣,收縮自如。

光頭胖子此刻滿頭大汗,目不轉睛的盯着源塵,心想這小子怎麼眼這麼毒,撿着最好的卡牌薅。

此刻仙靈空間中雲霧縈繞,整個空間都被白霧淹沒,九尾天狐都看不清自己鼻子的準確位置。

源塵面色蒼白,這一分一秒都是他的命啊。

現在源塵算是明白了,這黑衣青年就是想要自己的命!

源塵記得盜天門曾經有一門法通叫做千機道手,當年源塵與一名同級道友切磋,那傢伙竟然順走了自己的機關指環。

那指環是他師傅給源塵逃命用的,結果盜天門那傢伙覺得源塵手中的定是寶貝,就想要打開,然後他就炸了。

那畫面真是壯觀,至今源塵還清晰看到盜天門千手盜聖宗融支臉上的那抹不解。

是啊,也就只有老頭子不在乎自己徒弟的死活。

只是他在天荒崖真正死了,又不知道老頭子會做出什麼傻事。

源塵收回一隻手,僅用一隻手摸牌。

千古盜門盜長天,機關算盡幾時醉,道溶枯骨歲月來,手快破天破輪迴。

源塵伸出的手開始變得透明,然後消失,隨即便有萬千手掌出現,一隻手似乎要一口氣抓住所有牌。

光頭胖子眼睛一花,源塵手中就已經多出了一張牌。

源塵好奇,究竟是什麼牌,讓溯仙塔塔靈這麼渴望。

緩緩翻過,源塵微愣,整個人直接呆住了。

【叮~恭喜你,已成功謀朝篡位,成爲新一任冥界冥主。】

源塵看着亡靈卡牌正面的話,頓時感覺自己上當了,花了這麼長時間,竟然就給他開了個玩笑。

冥界是溯源大陸中三界之一的存在,若非冥界掌管輪迴,事務繁忙,冥界足可以爭一爭上三界名額。

“這是在開玩笑吧。”源塵將正面對着光頭胖子,一道紫黑光從亡靈卡牌中飛出,鑽入源塵眉心。

“不是開玩笑,想不到你運氣這麼好,願賭服輸,本冥主退位就是了。”光頭胖子咧了咧嘴,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整個人宛如失去靈魂一般,無精打采。

“汪,不可思議。”大黑狗直接興奮地跳了起來,別提多開心,“小子,你行啊,兩三句話就謀朝篡位了,老冥,這就是你的命啊。”

源塵眉心一道冥王劍烙印緩緩成形,同一時間,光頭胖子眉心浮現的冥王劍烙印在被泯滅。

源塵感覺到自己地實力正在節節攀升,只要他想,隨時都有可能成帝。

但是源塵還有一種感覺,他現在不是成帝的時候,若是貿然成帝,必然灰飛煙滅!

“哈哈哈~我終於自由了,這冥界冥主我早就做煩了,我要在紅塵中走一走,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品世間美味,山珍海味,我還要穿五顏六色的加肥衣服,閃瞎別人的狗眼。”

光頭胖子直接將黑衣脫下來,扔給了源塵,但是黑衣卻又飛了回去,重新穿在了光頭胖子的身上。


光頭胖子的大笑伴隨黑衣迴歸戛然而止,他吃驚的看着重新穿在自己身上的冥主黑衣,滿臉不敢置信。

最大的絕望就是從走投無路走上康莊大道再踏入死衚衕,那種感覺絕不好受。

源塵眉心,冥王劍烙印只佔了三分之一,而光頭胖子眉心卻有三分之二。

“還好,沒有被騙成。”源塵長舒了一口氣,他有種差點被打入十八層地獄的感覺。

【叮~實力不足、體質欠缺、靈魂孱弱,不符合冥主標準,已傳承三分之一,望再接再厲。】

溯源大陸中三界之冥界,全界。

灰濛濛的天空風雲激盪,異彩繽紛,冥王宮中,原本佇立的冥主石像突然從頭頂開始裂開,裂紋不斷擴大,最終將整個石像包圍。

看守石像的守衛目瞪口呆,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兩種:一是冥主隕落,這樣直接從冥主子嗣中選擇一位繼位冥主,這簡直完美……個屁啊,他們的冥主除了睡就是吃,牀都下不來,怎麼可能會有妻子,更不要說兒子;二是冥主主動讓出冥主之位,這樣到不用擔心,至少他們冥界不會無主。

他們不是冥主,所以根本不知道第三個原因:亡靈卡牌有九十九張是用來賞罰的,還有一張便是傳承用的,誰能想到他們的冥主會將一百張卡牌都扔出去挑選,溯仙塔塔靈不選這張纔怪。

即便他們知道第三種原因,也無法解釋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這種詭異情況。

冥主石像裂開後,表面碎成粉,露出了裏面的兩尊略小一點的石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