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別問那麼多,記住我說的話就行了!”

“好吧,那我回去了。”小蓮轉身走了出去。

天有些黑了,小蓮回到自己的住處,和春桃、紅迎打了聲招呼便扎進了自己的屋子裏。想着馬上要離開這裏,小蓮感到既高興又有些失落,高興地是終於可以逃離老爺和大少爺的魔掌了,失落的是自己要離開熟悉的地方,告別父母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不知道將來的生活會怎麼樣。

正在小蓮邊想着心事邊收拾東西的時候,她的母親走了進來。

“媽,這麼晚您怎麼過來了?”

“孩子,媽有事要和你說。”

“您坐下慢慢說。”

“誰讓你生在窮苦人家,我說了你可別生媽的氣啊!”

“有啥事您就說吧。”

“哎,孩子,都是媽不好,你爹最近傷勢復發,我只得去求老爺……”

小蓮強忍淚水說道:“媽,您別說了,我都知道了,不就是做老爺的妾嗎?”

“你是怎麼知道的?”

“大少爺早就告訴我了。”

“別怪媽,我也是沒有辦法。知道了就好,你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您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那媽就放心了,只是委屈你了,孩子。你準備準備,三天後,老爺就要娶你進門了。”

“您說什麼,三天後就要娶我進門?”

“是啊,老爺說了,你不答應,他就要我們全家的命。”

小蓮一聽,心如刀絞,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回去看看我爹。”

“這幾天我都在家裏,明天媽給你好好收拾收拾,我走了,你可要想開點。”

小蓮呆呆地坐在牀上,看着外面,眼裏全是淚水。

天剛放亮,小蓮便邊起了牀來到牛玉琳的房門外低聲道:“二少爺,你醒了嗎?”

牛玉琳昨夜沒有脫衣服,躺到牀也不知道睡沒睡着。正當他迷迷糊糊時,聽到了門外小蓮的聲音。他忙爬起來打開門,看到兩眼紅腫的小蓮說道:“小蓮,你這是怎麼了,昨晚沒睡好嗎?”

“你不也沒睡好嗎,兩個眼睛都腫了。我來是告訴你,我現在回家一趟,去看看我爹媽,看完就回來。”

牛玉琳本想說什麼,但看到小蓮的樣子,只得說道:“也好,你去吧,我等着你!”

小蓮點了點頭,轉身走出牛家大院回了家。牛家村離小河村有七八里路,小蓮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去的。

聶李氏見小蓮回了家,忙問道:“小蓮,你怎麼回來了,是不是老爺……”

聶順說道:“孩子,坐下再說,你的事你娘都和我說了,我們對不起你。去,給孩子倒杯水。”

“不用了!”小蓮“噗通”一聲跪到地上說道:“爹、娘,女兒不孝,今後女兒不在你們身邊,你們照顧好自己!”

聶李氏扶起小蓮道:“傻孩子,快起來,你進牛家做了姨太太,還是照顧好自己,大戶人家可比不得咱這小家小院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你要……”

“你們不用擔心,我實話告訴你們,我準備和二少爺離開這裏,再也不回來了。”

“孩子,你說什麼,你要離開這裏,這是要去哪裏啊?”

“讓我嫁給老爺比死了還難受,你們願意看着女兒跳進火坑嗎?”

聶順和聶李氏都不說話了,他們知道小蓮是個很倔強的孩子,萬一鬧出人命,豈不是他們親手害了女兒。

“好吧,離開也好,你不用擔心我們,我和你娘會照顧好自己的。”

“既然惹不起,走了也好,那今天我們一家三口就吃個團圓飯!” 王亮走出院門,來到大街上。一陣冷風吹過,王亮打了個冷戰,感覺有些內急。他四下看了看,走到遠處一個土坡旁的低窪處,解開褲子蹲了下來,他使了半天勁,也沒拉出什麼東西來,只能蹲在那裏等着。

這時,小蓮家裏燃起了大火。王亮欠了欠身子,向火光處看了看。他發現有三個黑影飛快地跑出院子,四下尋找着什麼。王亮知道這三個人一定是鐵蛋子他們,正要起身喊他們。哪知道,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叫傳了過來,嚇得王亮沒敢出聲。

一道白影閃電般飄入小蓮的家裏,但由於火勢太大,白影在半空中盤旋了好久。王亮看到鐵蛋子三個人轉身就跑,白影“唰”地向他們三個人撲了過去。鐵蛋子三個人好像是被施了魔法般轉身返回了小蓮的家裏。看到這一幕,王亮蹲在那裏連大氣都不敢出。

沒多大一會,三個渾身燃着火的人影從小蓮家裏跌跌撞撞走了出來,倒在了門口再也沒起來,他們身上的火一直燃燒着。

白影在半空中盤旋着,一聲聲喊叫聲,讓人感到十分的悽慘。此時,整座房子大火熊熊,火光沖天。

藉助火光,王亮看到那個白影原來是個女人,她披頭散髮,渾身顫抖着。那個女人飄蕩在院子的上空,看着熊熊大火,久久不肯離開。王亮馬上意識到,那個女人是個鬼,他的腦袋“嗡”地一下就大了。

這時候,村子裏響起來敲鑼聲,很多村民提着水桶,叫喊着跑過來救火。飄在半空的女鬼依依不捨地飄走了。王亮蹲在那裏都傻了,他知道這個鬼一定是小蓮。看到小蓮的鬼魂,王亮腿一軟坐到了地上,一個小石子正好擱在他的屁股上,疼得王亮“噌”地蹦了起來。他趕緊穿好褲子,不管黑燈瞎火,拔腿就跑。

那個鬼就是冤死的小蓮,她和牛玉琳的屍體被擡進牛家大院後,她的魂魄因屏風中的金佛進不了牛家大院,便飄蕩在牛家村的大路上,等候着牛玉琳的魂魄出現。今天夜裏,她發現自己的家裏着起了大火,便飛回了家。

到了家裏,小蓮被大火阻擋在外面。想到自己父母被燒死在屋裏,小蓮傷心欲絕,大聲喊叫着。就在這時,她看到了縱火準備逃離的鐵蛋子、三秦和狗剩三個人,小蓮憤怒地追了上去,將三個人施法帶回了自己家裏。三個人受小蓮所控走進了大火中,燃燒的火勢將三個人喚醒,他們從火海中逃離出來,到門外便被燒死。

小蓮的家被越來越大的火吞噬,聶順和聶李氏葬身大火中。小蓮看到大火將自己的家燒燬,知道父母已經喪命,她只得悲憤而去。

王亮惶惶如喪家之犬,渾身摔得是青一塊紫一塊地逃回了牛家村。他到了牛家大院大門口,用力拍打大門喊道:“開門啊,開門啊!”

“這麼晚是誰啊,等會!”門裏傳來問話聲音。

“我是王亮,快開門,快開門!”

大門“哐當”一聲,一個家丁提着褲子說道:“王管事是你啊,這麼晚你幹什麼去了!”

王亮“噌”地蹦進門裏說道:“你別管,快把門關上。”

那個家丁關好大門,看到王亮狼狽的樣子,問道:“你這是怎麼了?渾身是傷的。”

到了門裏,王亮鬆了口氣說道:“今天去辦事,遇到鬼了!”

聽到鬼字,那個家丁嚇得四周看了看說道:“你遇到鬼了,在哪呢?”

“別問了,嚇死我了,幸好我命大,不然就回不來了,趕緊把我扶回去。”

那個家丁扶着王亮,一瘸一拐地回到了王亮的屋裏。

到了屋裏,王亮的情緒才穩定了下來,他坐到炕上自語道:“好險,好險,嚇死我了!”

“你沒事吧,你真的遇到鬼了?”

此時王亮硬氣起來,他對那個家丁說道:“問那麼多幹什麼,去,給我打點熱水來,我先洗洗臉!”

“是。”那個家丁答應一聲,出去端熱水。

王亮坐在炕上靜了靜,心想:不能在呆在牛家村了,再呆下去恐怕命就沒了,等明天拿到錢就離開這裏,走得遠遠的。

那個家丁把水端進來大聲道:“王管事,熱水來了!”

王亮正想事呢,被家丁喊聲嚇了一跳,他便罵道:“你想嚇死我啊,那麼大聲幹什麼!放那,出去!”

“對不起,對不起!”那個家丁把水盆放好後,轉身退出了房間。

王亮把身上的衣服換掉,把全身洗了洗便躺到炕上睡覺了。

第二天天剛亮,就有家丁在房門外喊道:“王管事,起來了嗎?牛管家回來了,他讓你過去呢!”

王亮睜開眼,揉了揉答道:“知道了,我馬上就去!”他起身穿好衣服來到了外面問道:“牛管家叫我去見他啊?”

“牛管家剛從縣裏給老爺請大夫會來,現在在姥爺房裏呢!”

“知道了。”王亮說完,來到牛記恩的房間。

此時,一個大夫正坐在牛記恩躺着的牀邊爲他號着脈。牛玉華和牛記恩站在牀邊,幾個老媽子和丫鬟站在一旁伺候着。

王亮進了屋,沒敢說話,走到了牛紅身邊。牛紅瞪了他一眼,示意他站一邊沒說話。

大夫站起身說道:“牛老爺,你是急氣火攻心所致。要好好調養才行,我先給您開幾服藥,按時服用,有個兩三天就沒了。但是切記,千萬不能再動火,就很難醫治了。”

牛記恩點了點頭道:“多謝大夫,我記住了。牛紅,跟大夫去拿藥。”

“是,老爺。”牛紅跟着大夫走出了屋,他向王亮一擺手。王亮也跟着出去了。

牛玉華說道:“爹,你好好養着,家裏事有我呢。沒什麼事,我也回去了。”

“你等等。”牛記恩叫住了牛玉華並對那幾個老媽子和丫鬟說道:“這裏沒你們事了,你們都下去嗎!”

老媽子和丫鬟陸續退出了房間。

“玉華,我有話要和你說,你先坐下。”

牛玉華拿了把椅子坐到了牛記恩的牀邊說道:“爹,你有啥話要說,我聽着呢。”

“玉琳現在不在了,我又病了,家裏的擔子就靠你了,凡事多和牛紅他們商量商量,做事不要太沖動,知道嗎?”

“我知道,爹。”

“還有,你儘快讓人把玉琳和小蓮埋了吧,風光一點,死了就別委屈他們了。”

“我明白您的意思,我會盡快讓人去做的。”

“還有就是,我躺在牀上想了好長時間總想不明白,到底是誰和我們牛家作對,我娶小蓮的事怎麼讓村裏的長輩們知道了,你有時間去查一查,查清楚了告訴我,我非要他的命不可。”

牛玉華一聽,心裏就是一顫,但嘴裏說道:“可能是那天我帶玉琳他們回來,被村裏人看見,他們搞的鬼吧!”

“我想不是那麼簡單,你先去查查再說,等我好了,我會去問清楚的。”

“是,爹!”

“還有,你把那幾個家丁怎麼處置了,王亮去找你了嗎?”

“找過,我讓王亮教訓他們了!”

“只是教訓?不夠,他們畢竟害死了玉琳,都得死。這樣吧,你先把他們關起來,等我好了,我要親自去審他們,咱們大院最近怎麼總出現這樣的下人。你這段時間要好好管束他們。”牛記恩說完,咳嗽了幾聲。

聽了牛記恩的話,牛玉華心裏開始打起鼓來。他知道一旦牛記恩審問那幾個家丁,他們一定會說出自己去柴房見過牛玉琳的事,到時牛記恩一定會想到是他給了牛玉琳匕首的,各種事加起來,牛記恩一定不會饒了自己的,忙說道:“我知道了,您還是好好休息吧,大夫讓您靜養呢!您暫時就不要想這些事了,以後再說吧。”

“好吧,沒事了。你去把王亮給我找來,我有事找他。”

“是,爹。您好好養着,我走了。”

牛記恩點了點頭,牛玉華心裏忐忑地走出了房門。 牛玉華走出牛記恩的房間,心情十分的沉重。他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不馬上離開牛家大院,晚了就來不及了。

“大少爺,您這是要去哪兒啊?”迎面正碰上返回來的牛紅問道。

“我去叫王亮,我爹找他有事!”

“我讓他和大夫去縣城抓藥了,下半晌才能回來。你看是不是我去和老爺說一下?”

“好吧,你進去吧,我回去了!”

“那大少爺,您慢走!”

“嗯!”牛玉華答應一聲,急匆匆回到了自己房裏。到了房裏,牛玉華休息了一會,他急忙翻箱倒櫃,把值錢的東西都找了出來!

“我說你幹什麼呢?家裏弄成這樣!”抱着孩子進屋的尚賢鳳問道。

牛玉華嚇了一跳,站直身子說道:“你嚇死我了,我找點東西,你幹什麼去了?”

“一天到晚你都不閒着,我抱孩子到外面轉了轉。你找什麼東西呢?至於翻騰成這樣。我知道嗎?”

“你別管了,我自己找就行,你抱孩子別添亂就好了!”

“好心當成驢肝肺,懶得理你,你就折騰吧!”尚賢鳳說完,抱着孩子進了裏屋。

牛玉華趕緊把東西收拾好,將幾件衣服和自己攢下的錢財放到了一個提箱中,放好後也進了裏屋。

尚賢鳳問道:“東西找到了?”

“找到了,我有點事要和你說。”

尚賢鳳把孩子放到牀上,看都沒看牛玉華說道:“有啥事說吧!”

“現在爹不身體不太好嗎,他讓我多去縣城和省城看看咱家在那裏的生意。我可能要時常不在家,家裏你就多照顧點,我怕累着你!”

“呦,今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竟然關心起我來了,是不是又做了什麼虧心事了?”

“你怎麼這麼說話,對你不好吧,你說我心裏沒有你。現在對你好吧,你又不領情。我就真的這麼讓你討厭!”

“行,我就信你,多謝了,我的大少爺!”

“咱都夫妻這麼多年了,你也爲我做了不少,我現在想通了,這孩子都有了,我還能咋辦,只有好好過日子了!”

“你這樣想就對了,你就說吧,啥事?”

“你也知道,我平時大手大腳的,爹給我的錢根本剩不下。我去縣城、省城,手裏總要有點錢不是?現在爹病在牀上,我不好意思向他張口要錢。你看是不是先給我點?”

“行,就衝你剛纔說的話,我給你,你打算拿多少啊?”

“三百大洋行嗎?”

尚賢鳳一聽就急了,“你說啥?三百個大洋!你以爲我是開銀行的,我哪有那麼多的錢啊!”

“我知道是有點多,但是去一趟縣城和省城,這還不一定夠呢!我知道你有錢,就別騙我了!”

“你是不是惦着我嫁妝錢呢?那可是我爹媽給我急需之用的,動不得,你就別打那個歪心眼了!”

“好老婆,這樣吧,算我借還不行嗎?等我把咱家生意做好了,退一步說,牛家產業不早晚是我們的,你還在乎現在這點錢,疏通關係要緊,你說呢?”

“你說得也有道理,你不許騙我啊!否則,我非殺了你不可。”

“我絕對不會騙你,不然這樣,我給你立個字據總行吧?”

“算了,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啥,立啥字據啊。你看着孩子,我去給你拿!”尚賢鳳說完,從懷裏拿出一把鑰匙走進密室內。

牛玉華見尚賢鳳同意把錢給他,心裏非常的高興。

尚賢鳳把錢取出來給了牛玉華,牛玉華爲了暫時穩住尚賢鳳,便呆在家裏陪着她沒出去,順便等待着王亮回來。

王亮跟着大夫跑到了縣城醫院,拿了藥急忙往牛家村趕。等他到了牛家大院,這太陽都偏西了,他不敢耽誤,徑直提着藥來到了牛記恩的房間。

此時,牛記恩正躺在牀上閉目養神。

王亮把藥交給老媽子並囑咐他快去煎藥,然後來到牛記恩的牀邊輕聲說道:“老爺,我回來了,我讓人去煎藥了,一會您起來喝藥吧!”

牛記恩睜開眼說道:“知道了,我正要找你呢,屋裏還有別人嗎?”

“回老爺,就我一個人,沒有別人了。”

“嗯,我問你,昨晚上的事辦得怎麼樣了,沒出什麼差錯吧?”

王亮本想把事情經過全部告訴牛記恩,但又怕他不信,只得回答道:“我找人把聶順兩口子捆在屋裏,然後放火燒了房子,我看他們一定被燒死了。誰也不會知道這事。”

“那就好,你去賬房拿那一百五十塊大洋吧,這是我的字條。”

“多謝老爺,那小的去了。”

“等會,我還有話要說,說完再走。”

王亮停住腳步說道:“老爺,您吩咐。”

“我聽玉華說,你只是教訓了那幾個放走玉琳的家丁幾下,那哪成,一定要他們給玉琳陪葬的,你去把他們都給我抓起來,關押起來,一個都別放走,知道嗎?”

“小的只是按大少爺吩咐做的,也賴小的沒明白老爺的意思。”

“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你快去辦吧。”

“是,老爺。”王亮拿着牛記恩給的字據走了出去。

從賬房拿了錢後,王亮高興地回到自己的房裏,他把自己的應用之物和錢都放到一個包袱裏,就等着天黑準備離開牛家大院,遠奔他鄉。關於牛玉華交代給他的事,王亮走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王亮收拾完,躺到炕上想着今後要去哪裏的時候,就聽到門外有家丁喊道:“王管事,大少爺讓你馬上過去呢,有事找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