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好你好!”老媽趕緊笑着說,“這地方是你佈置的?小牛你太有才了!太厲害了!”

“哪裏哪裏。”牛魔王趕緊客套。

張謙聽得眼皮直抽抽。

老牛這一聲‘阿姨’還能叫的出口!而且還叫的那麼順溜,真是沒想到。

還有老媽這一聲‘小牛’……如果老媽知道這傢伙就是傳說中的牛魔王的話不知道她會是什麼表情。

這時候樹皇也跑了過來:“老弟來了,喲,穿的還真挺板正的!”

“老哥。”張謙笑着說,“辛苦辛苦了!”

“這沒什麼辛苦的,哈哈哈,主要是牛哥在指揮,我就是打打下手。”

“這位是?”老媽問。

“這位是阿姨吧?”樹皇笑着說,“您叫我小樹就行。”

“小樹你好,謝謝你,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都是爲了讓張老弟結一個漂漂亮亮的婚嘛!”樹皇說。

衆人都笑了。

牛魔王和樹皇跟張謙這邊其餘的人互相打了個招呼,算是認識了。

然後這倆人跟衆人道了個別繼續忙去了。

張謙也把貓皇和妖王們都放了出來,吩咐他們去幫忙打下手去了。

其餘的賓客也陸陸續續的到了。

山谷屏障入口那裏陸陸續續有人進來,犬王、狼帝、韓老師、馮全、鍾無期、鵬魔王、蛟魔王、獅駝王、水德星君、敖烈敖摩昂兩位龍太子、葫蘆七兄弟、王越、王大爺……林林總總許多人,甚至連哪吒三太子也悄悄的變化了樣子趕來湊熱鬧了。

待在入口位置收賀禮的幾個組織成員滿頭大汗!

也不知道是被這些人的身份給嚇得還是被他們帶來的賀禮給嚇得。

“來了?”張謙看着兩位龍太子。

“少年於吾等有大恩!大婚之日吾等豈能不來?”兩位龍太子說。

“好,找個位置坐着去吧,我今天事多,就不跟你們多聊了。”

“少年先去忙!我們自己找個地方就行。”兩位龍太子趕緊說。

張謙又找到了王大爺,這老頭正坐在一張圓桌旁斜眉吊眼的抽菸呢。

“喲,王大爺,還以爲您不來了呢。”張謙說。

“哼,你小子。”王大爺陰陽怪氣的說,“我總得瞧瞧你老婆長什麼樣子吧?我很好奇你老婆會有多漂亮以至於你看不上我閨女。”

“我老婆就算醜我也不會娶你女兒。”張謙說,“感情在這呢,和外表無關。”

“切,男人娶妻不看臉,結婚以後離得遠。”王大爺說。

“貌美不如玲瓏心,賢妻輔我青雲志。”張謙說。

王大爺被噎了一下,隨後一擺手:“忙你的去吧!”

張謙說:“那我忙去了,沒別的,待會吃好喝好啊!”

王大爺使勁擺了擺手,心說你快走吧,再跟你多說幾句老子得氣死。

張謙又來到了葫蘆兄弟面前,七兄弟看到張謙過來了立刻站起身:“少年,祝賀祝賀!新婚大喜,新婚大喜!”

張謙抱拳還禮:“多謝多謝,沒想到今天七位全都來了。”

國民影帝是我的 大娃說:“當初多虧了少年我才能取回七弟的紫葫蘆,這大恩大德我們怎麼敢忘,少年大婚之日我們肯定必須得來啊!”

其他的葫蘆娃都說;“是啊!少年大恩大德我等不敢忘!”

“言重了。”張謙笑着說,“那什麼,今天我比較忙,可能照顧不到,招呼不周還請多多擔待!”

“哪裏話!”七兄弟都笑了,“成親是人生大事,少年只管去忙,我們這邊自己來就行。”

“好,沒啥說的,待會吃好喝好啊!”

道別了七兄弟,張謙來到了王越這裏,王越正一個人抽着煙玩手機呢,這裏的人幾乎都不認識他,組織裏的人認識他但是卻也不會過來打招呼,所以他一個人在這顯得有些孤單。

張謙來到他身邊坐下了,去發現這傢伙正在那搓王者農藥呢。

“我去,你也玩這個!”

“玩!”王越說,“我跟你說我以前老喜歡玩遊戲了。這次呆在這這麼長時間沒走主要也是因爲這個。我那邊手機電腦什麼都沒有,現在回來了可得好好過過癮。”

正說着呢,他的人物后羿被對面給弄死了,張謙剛要說話,這小子就火了:“我去了!被弄死七八回了!還讓不讓安安穩穩的上白銀了!”

“你這技術不過關啊,到現在還是青銅?”張謙笑着說。

王越嘿嘿一笑:“不過關怕什麼,勞資照樣玩死他們!”說完,他的雙手突然光芒一閃,緊接着張謙震驚了,遊戲裏的十個玩家除了他這之外其餘的九個全部掉線了!

然後張謙就眼睜睜的看着他如入無人之境,在一羣小兵欲哭無淚的表情中一路高歌凱進的拆掉了對方的老窩。

還順便虐了一會兒泉。

“讓你打我讓你打我!你大爺的牛魔王,你大爺的項羽!”

張謙很是無語,你這麼玩有啥意思啊?

“你不忙嗎?”王越爽完了,一臉笑容的問張謙。

“忙,這不是待會忙起來可能就顧不上你了嘛。”

“我能理解,結婚嘛,顧不上很正常,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王越說。

“那行,我去了,照顧不周多擔待!”

“咱兄弟不說這個。”王越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去吧。”

張謙又找了其他的人聊了聊,時間也快到十一點了。

老媽過來找到了張謙:“別瞎逛了,快十一點了,準備去登臺了!” 一聽到‘登臺’兩個字,張謙這心裏突然有些緊張了。

放眼望去,現在的鳳鳴山谷裏熙熙攘攘的聚集了不少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賓客,自己的精銳隨從、打手,牛魔王和樹皇他們的一些精銳心腹……烏央烏央的全是人!

現在還好,他們要麼聚在一起聊天打屁,要麼自己玩自己的,但是到時候自己一上臺,這麼多雙眼睛全都會看着自己啊!

張謙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了,但是這麼一想的話,心裏卻真的有些緊張了。

“愣着幹啥?”老媽拽了他一下,一指婚禮臺那邊:“去那邊等着,小玉和許雯都在那,待會古首長給你們主持婚禮,我把規矩門道什麼的都跟他說了,你們聽他的!快過去!”

“哦哦,好。”張謙趕緊往那邊跑。

他這一跑就聽見有人大喊了一聲:“哎哎哎,別跑了,錢掉了!”

張謙一愣,立刻停下腳步扭着脖子回頭看,可是地上哪有什麼錢!

然後一轉頭就看到了一臉壞笑的王越,坐在王越旁邊的那些人和王越一看他這反應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張謙朝着他們比了一箇中指,然後繼續跑向婚禮臺。

很快他跑到了婚禮臺這邊,古旗軍、許雯和小玉他們早就在這裏等着他了,一看他過來了,古旗軍立刻開始說起了流程。

而另一邊,王越這麼一鬧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在場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有本事的人,原本王越低着頭老老實實的玩手機的時候所有人基本上都沒注意他,而現在,牛魔王、樹皇和王大爺這些卻全都目不轉睛的盯着他看了起來。

“牛哥,”樹皇小聲的對牛魔王說,“這個人是誰啊?我怎麼看都覺得他是一個普通人,但是爲什麼我卻又感覺這個人非常危險呢?”

牛魔王皺着眉毛:“這個人…不簡單。”

樹皇翻了個白眼,你這說了等於沒說。

“走,去跟他聊幾句。”牛魔王說着就站起了身,正準備往那走的時候,王大爺已經走了過去,坐在了王越的身邊。

王越一擡頭:“喲,這位大爺,你好啊。”

“小夥子你好,玩手機呢?”

“對啊,閒着沒事。”

“小夥子你是哪的人啊?”

“我是鴻……咳,s省人。”王越說。

“長在紅旗下?”

“對對對!”王越笑了。

“那你叫啥啊?”

“我叫王越,大爺您貴姓啊。”

“我也姓王!”王大爺笑了,“有對象了嗎?”

“有的是。”王越說。

王大爺瞬間無語了,‘有的是’是什麼鬼!

ωwш ¤ttκan ¤C O

這時候,因爲和這老頭說話,王越的人物后羿又掛了。

王越又憤怒了,然後故技重施,雙手光芒一閃,其他玩家又全部掉線了。

他這麼一搞,王大爺眼睛立刻瞪圓了!

神之力!

這是神之力!

老頭驚呆了!

這個人這麼年輕,身上居然有神之力?

這人誰啊!

王大爺早就發現王越異於常人了,但是他並沒有想象力豐富到認爲他是神!

哪有這麼年輕的神?

“大爺,”王越笑着看着他,“別出去說,行吧?”

王大爺笑了:“我不出去說,就算我出去說了你怕什麼?”

“當然怕,”王越正色說,“我讓他們全都掉線,然後我贏了,這要是傳出去,別人不都得笑話我嗎!”

王大爺一愣,隨後笑了。

不遠處的牛魔王也注意到了王越這一手,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個年輕人是誰啊?

張謙的朋友?可是怎麼從來沒聽說過他有這麼一號朋友啊?

不過與此同時,他也注意到了王大爺。

這個老頭,有點熟悉啊!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到了十二點整。

婚禮臺那邊突然響起了古旗軍那蒼老卻蒼勁的聲音:“大家靜一靜,靜一靜。”

雖然沒有麥克風音響之類的設備,但他的聲音還是在道力的加持下清晰的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裏。

整個現場安靜了,所有人都把目光轉移到了婚禮臺那邊。

古旗軍穿着一身筆挺的亮紅色中山裝,站得筆直:“各位朋友!首先我代表我們的新郎官張謙謝謝各位朋友能在百忙之中來參加這場婚禮!”

“滿嘴套話。”王越撇了撇嘴。

王大爺笑了。

“我們閒話不多說,”古旗軍說,“有請我們的新郎官,張謙,閃亮登場!”

臺下立刻響起了呼啦啦的掌聲、呼喊聲和口哨聲。

張謙有些緊張的登了臺,剛一上臺站定,牛魔王就打了個響指,婚禮臺上空突然變暗,隨後無數的星光啪的一下亮了起來,照射下來了無數的彩色光芒打在了張謙的身上。

下面人都看的一呆,張謙也呆住了,這…有點吊啊!

沒想到還有這種操作!

更驚人的還在後面,星光中飛出來了一條由光芒組成的龍,在衆人的驚歎聲中圍繞着張謙一圈一圈的盤旋不停。

張謙看向牛魔王,牛魔王豎了一個大拇指,那意思是不用謝我。

張謙心說我謝個啥啊!我更緊張了現在!

古旗軍笑着說:“好炫酷的特效,百萬特效師的傑作啊!”

下面的人都笑了起來。

“現在我替大家問問新郎官的感覺。”說着古旗軍看向張謙,張謙說:“還能有啥感覺啊,激動唄,緊張唄,快開始唄!”

下面的人又笑了起來。

“好吧,既然咱們的新郎官都發話了,那就請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請出今天的兩位新娘!”

兩位新娘?

下面不少人都愣住了,兩位新娘什麼情況?

有一些人知道這事,或者就算不知道也並不覺得奇怪,都紛紛鼓起掌來。

王越叫的最歡:“不錯不錯!但是兩個女人還是少了點!繼續努力啊!”

他聲音不小,不少人都看向他,露出了各種各樣的表情。

王大爺鼻子都快氣歪了。

這小子!太不厚道了!

結婚也就罷了,居然一下子娶倆!

都娶了倆了,你再多一個不多吧!居然死活都不娶自己的閨女!

王大爺恨得那叫一個咬牙切齒,他默默地下定了決心,待會等這小子來敬酒的時候一定得灌他個十幾杯,不,幾十杯!

婚禮臺兩旁的上空再次亮起了色彩斑斕的星光,兩個新娘子羞羞答答的走了過來,只不過小玉是自己走過來的,而許雯因爲肚子已經很大了所以江雪攙扶着她。

和張謙那會的情形一樣,星光照耀了一會之後,兩隻五顏六色的光芒鳳凰從半空中飛了下來,呼呼的飛到了兩位新娘子身邊圍繞着倆人盤旋飛舞了起來。

等兩位新娘子走到婚禮臺中央站定,古旗軍笑道:“一龍雙鳳,好!既然新娘子和新郎官都已經站在了臺上,那麼我宣佈,張謙的婚禮正式開始!” 在場的賓客開始歡呼鼓掌。

王越搖了搖頭,嘟囔道:“這就開始了?新娘子也就罷了,怎麼也得鬧鬧新郎啊,不能讓他這麼容易就把倆妹子娶了。”

坐在他旁邊的王大爺問:“你們那邊都是怎麼鬧婚的?”

“我們那邊…我們那邊不鬧女人只鬧男人,把新郎綁起來掛樹上,給新郎身上倒油漆然後再用汽油給抹掉,還有把炮仗卷在煙裏面讓新郎抽,不過那是小炮仗,大炮仗不行,得塞雪茄裏。”

“在你們那邊結婚可真困難。”王大爺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