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就是說這次只是一個藉口?”

“難得找到這樣的一個藉口,國王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對巴波雷爾家採取行動的,這是必然的。”我說,“最可憐的就是雷和艾紗了,聽說他們兩個剛剛定親,就鬧出這樣的事情。”

這次事件後,我認識了雷,一個讓我很感興趣的小夥子。

“明茨?”雷靦腆地站在我的面前,那次是一個舞會我和蕾妮也應邀參加了這次舞會。蕾妮把自己打扮的美麗又典雅,在和我手攙手步入大廳的時候,我可以聽見無數的驚歎與讚美的聲音。

“請問,您就是明茨嗎?”雷對我說。

“對是我,你是?”

“我叫雷,雷.納爾羅斯。”

“哦,你就是雷啊。”雖然因爲巴波雷爾家的事件早就聽說了雷的名字,這次卻是第一次見面。他站在我面前,靦腆,又有些緊張,不知所措。

“有什麼事情嗎?”還是蕾妮打消了雷的緊張,她彎下腰,伸手撫摸着雷的腦袋,“我叫蕾妮。”

“蕾妮姐姐,”雷說,“我想問明茨大人,怎樣,才能讓自己像個男孩子,爲什麼別人都說我沒有男孩子的氣概。”

我和蕾妮都笑了起來。

“那就,去帝國軍校鍛鍊一下吧。”我說,“在裏面學習一些軍事知識以及別的一些知識。雖然以後不一定當個軍人,但是這樣鍛鍊一下對你很好的。”

“嗯,我知道了,明茨大人。”

後來,雷果然去了帝國軍校,並且,在裏面脫胎換骨了一般。

綠龍11年,冰之月。

從上個月開始,帝國的東線就變得十分緊張。東方的依貝利亞王國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裏面增加了十幾萬人的軍備,並且增加了在他們西邊和我國接壤的地方的駐軍兵力。

在這個月月初,他們終於按耐不住,侵入了帝國。

我和蕾妮早就被派往了東線佈防,所以聖騎士團在一開始,就投入了戰鬥。

那次戰鬥,凱因所在的藍獅騎兵隊也參加了戰鬥。戰鬥在一開始就陷入了僵持,我軍投入的兵力要比對方少一些。爲了減小戰爭的影響,國王只派遣了一些精銳部隊,人數上是不佔優勢的。但是我們仍然打擊了敵人的氣勢,使得他們在東線沒有再前進一步。

那天,我的聖騎士團執行了一次行動。

敵人突然分兵往東南面進發,我們得到情報後就決定讓聖騎士團趕到敵人之前阻擊敵人。

那場阻擊戰一共打了4天,從開始的阻擊到後面的追擊,消滅了敵人大半的兵力,不過在回東線大營的時候卻發生了意外。一直很晴朗的天,卻突然下起了大雨這在東線這樣的內陸地區是很少見的。由於大雨的突然襲擊,導致了我和蕾妮在行軍中失散了,我率着大部隊回到了大營,卻發現有200多人和蕾妮還沒有回來。

當時,想也沒有想,我立刻一個人衝出了大營,衝入雨中。

我一路沿着我們的行軍路線尋找,但是由於大雨,使得道路越發泥濘,視線也不佳,看着天色漸漸暗了,我絲毫沒有回去的意思。

在外面尋找了一夜,絲毫沒有線索。

第二天,雨止放晴。正在我絕望的時候,看到了蕾妮和一百多人,狼狽地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蕾妮看到了我,邊立刻從馬背上跳了下來牽着馬走以示尊重,我也從馬背上跳了下來。

“蕾妮……”突然,我情不自禁衝了上去,一把抱住了蕾妮。

“明茨……”蕾妮有些不知所措,她下意識地推了推我,但是沒有推開。

“還以爲,你會出什麼事情,沒事就好。”

“明茨,放心吧,我沒有事情。”蕾妮把臉靠近了我的臉龐,對着我的耳朵說,“這裏還有我們的屬下呢,放開我吧。”

我這才放開了蕾妮。

“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起回大營的路上,我問蕾妮。

“和你們走散後,我們迷了路走到了敵人的防區,和敵人遭遇。由於大雨導致沒有及時撤離,我們只得一邊和敵人交戰一邊後退。後來,我們撤到了一個小村莊,就以村莊爲依靠和敵人周旋,一邊等待雨停。今天早上雨停之後,我們才突出了敵人的包圍圈,回到了這裏。”蕾妮大致說了一下她們的遭遇,“對不起,由於我的過失,導致了60多名騎士的戰死。”

“不要這樣說,”我立刻說,“你能回來就太好了,最害怕的,就是見不到你,沒有了。”

“明茨……”蕾妮的表情僵了一會兒,又露出了微笑,“我知道了,放心吧,我沒事的。”

本來還以爲,東線的戰鬥還要持續一段時間,沒有想到卻在很短的時間裏意外結束了。

我的聖騎士團先回了首都,最後離開的是藍獅騎兵隊。

在那之後,又過了很久太平的日子,聖騎士團,也得到了補充,人數維持在3000人。

“昨天,你父親去覲見國王了?”晚飯後,結束了一天的事物,此時我慣例留在蕾妮的房間裏面和蕾妮聊天。

“嗯,是啊。”

“好像是關於你的親事,要結婚了嗎?”我問蕾妮。


“是啊,”蕾妮突然擡起頭,對着我笑了笑,“怎麼了?”

“不,沒什麼,”我勉強笑了笑,“是哪家的公子?竟然要你父親去找國王?”

“怎麼了?想知道嗎?”蕾妮把臉靠了過來,看着我說。

“你想說就說吧。”

“明茨,我問你,”蕾妮說,“如果我真的要結婚了,你會怎樣?”

“我也不知道,可能會有些難過,”我停了停,突然說,“如果?這麼說你不是要結婚了?”

“也不是,”蕾妮重新坐到了牀上,“能不能不說這個了。放心吧,明茨,我結婚還早,還能在聖騎士團多效力幾年。”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說,“我也不知道改怎麼對你說……”

“好了,什麼都不要說了。”蕾妮看着我,“說些別的吧。對了,今天,凱因被授勳了。”

“聖騎士勳章嗎?”我說。

“你竟然會不知道?沒有耳聞嗎?”

“今天一天沒有去王宮,也沒有見誰。”

“是黑騎士勳章,凱因被授予‘帝國黑騎士’的稱號。”蕾妮說。

“黑騎士,怎麼那麼奇怪?”我說,“帝國不是隻有聖騎士勳章嗎?”

“嗯,是凱因自己要求的,而且,黑騎士的爵位等同於聖騎士,但是好像又要比聖騎士高,因爲全國就這一個黑騎士。”

“不過被授勳了就有資格自己組建騎兵隊了,”我說,“沒有想到他這麼年輕就能得到授勳。”

“嗯,17歲,是歷史上最年輕的授勳騎士了。”蕾妮說,“而且,他好像也已經開始組建自己的騎兵隊了。”

“對了,聽說在帝國新近佔領的島上發現了一個巨大的金礦。”我說。

“海依娜嗎?”蕾妮嘆了口氣說,“可惜,那裏的開採條件太過惡劣,所以就沒有計劃開採,說是就讓那些黃金躺在那裏就行了。”

“誰是那裏的執政官啊,挺不錯的人。”我笑着說了一句。

後來,我和紗娜結婚後,國王才告訴了我那次蕾妮父親覲見的事情。

原來那次,蕾妮的父親確實是爲了蕾妮的親事去覲見國王的,他的父親要把蕾妮嫁給我。由於我的地位關係,他們家是不能主動來向我提親的。蕾妮的父親花了很多周折覲見國王,就是希望國王能幫他說下親事。不過那是國王已經打算把紗娜嫁給我,所以並不同意蕾妮父親的提議,雖然他最後說他會考慮的,也會向我說這件事。不過卻等到了我和紗娜完婚後才說。

綠龍12年。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

先是在年初的時候,蕾妮的父親就已經病重了。

蕾妮從小就沒有母親,據說是在生蕾妮的時候難產死了,父親是沒落的小貴族。在蕾妮得到聖騎士授勳之後,家道才漸漸復興。不過蕾妮的父親卻始終沒有再娶。

“你父親的病怎樣了?”由於要照顧父親,蕾妮最近一直很忙,有事白天也不來隊伍報到,軍中的事情也過問的很少。

“還是不是很好,”蕾妮說,今天,難得有空蕾妮回部隊,我和她一起吃的午飯,“這些日子,真實對不起了,要你一個人辛苦了。”

“哪裏,你安心照顧你父親要緊,騎士團的事情我一個人處理好了。”

“嗯,我知道了。”蕾妮還是悶悶不樂,心事重重。

“蕾妮。”

“怎麼了?”

“照顧你父親的同時你也要注意你的身體啊,”我說,“我覺得你最近也不是很好。”

“放心吧,”蕾妮笑了笑,“我沒事的,等父親病情好轉了,我就搬回來住。”

“沒事的,你安心照顧你父親好了。”我說,“不過,三天後不要忘記了,例行的覲見國王,這個你不能缺席。”

“我知道,那天我會來的。”

三天後的覲見國王。主要是駐守在首都的一些部隊的軍官,平時這些軍官都下放在自己的隊伍中,每隔一段時間國王會抽半天集中召見一下這些軍官,瞭解一下部隊的情況,並且下達一些指令。



三天後,我和蕾妮很早就去了王宮。

很快,別的一些軍官也陸續來到了。

“怎麼沒有見到凱因。”我小聲地對身邊的蕾妮說。

“我也不知道,”蕾妮說,“平時他也很早就到的。”

這時,國王也來到了大廳。

“好了,人到齊了,這些日子,大家辛苦了。”國王說。

“等等,陛下,”我站了出來,“凱因似乎還沒有到。”

“哦,這個正是我今天要說的事情。”國王對我笑了笑,“明茨,不用那麼心急啊。”

“恕我冒失,陛下。”我退了回來。

“海依娜上一任的執政官因爲身體的緣故回來了,我打算讓凱因去海依娜。”國王說,“今天他在做出發的準備,而且,他的騎士團也已經解散了。”

“凱因,去海依娜?”我有些吃驚,“爲什麼要派他去?”

“哦,凱因還年輕,派他去海依娜鍛鍊一下也好。”

“等等,我不是這個意思,陛下,”我急忙說,“現在,東線的幾個國家讓我很不放心,有可靠消息說,他們的軍備依舊在增加,而且大部分兵力依舊駐守在東線和我國接壤的地方。雖然沒有入侵,但是卻不得不防。凱因和他的騎士團是珍貴的戰鬥力,萬一東線開戰的話,我們還需要他的騎士團的力量。”

“這個,不要緊,我不是還有你的聖騎士團嗎,而且東線駐守的三個軍團也很有戰鬥力,不差凱因的騎士團的。”

“還有,是關於凱因本人的,我還是希望您能重新考慮一下。”

“好了明茨,不要多慮了,我決定已經下了。”國王說。

“是,陛下,我明白了。”我無奈地退回了一邊。

下午,我和蕾妮回到了騎士團。

“今天你在國王面前說那些話,是出於公還是出於私啊?”蕾妮問我。

“怎麼突然這麼問。”

“我覺得你對凱因一直好像很有意見,”蕾妮說,“其實我覺得凱因這個人很優秀,過幾年他或許能成爲帝國軍中的強者。”

“比我還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