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敢?”陳嫣秀眉一蹙,舉起右手,豎起食指和中指,做了一個剪刀剪東西的姿勢,嬌聲斥道:“如果你敢亂來,姐就廢了你,哼!” 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看起來比較溫柔的陳嫣,居然也有暴動的一面。

陳嫣冷哼一聲,轉身走向廚房。

楊非凡連忙一把將她扯回來,神色凝重地道:“先別急,讓我先看看你買回來的藥。”

“怎麼了?難道你連本小姐都信不過?”陳嫣皺了皺眉。

“不是信不過你,而是,我聞到了一股很奇特的阿膠味。”楊非凡一邊說,一邊使勁地吮了吮。

“阿膠的味道本來就是這樣,用得着這麼緊張麼?”陳嫣不以爲然地白了楊非凡一眼。

楊非凡奪過陳嫣手中的膠袋,將抓回來的那幾副中藥仔細地檢查一番,感覺沒問題了,再將注意力集中到阿膠上。

“這些阿膠特別腥臭,表面爲黑褐色、毫無光澤,外開不規則,厚薄不一,極不平整,所以,是假貨。”楊非凡打開一盒阿膠,取出一塊聞了聞,然後,將它扳開仔細觀察。

“什麼?假貨?不是吧,本小姐在正宗的天字號大藥房買的藥,怎麼可能有假?”陳嫣大吃一驚,壓根就不敢相信楊非凡所說的話。

天字號大藥房是整個華夏國最有名的大藥房,他們的分店遍佈全國各地,信譽一直都很好,如果連這樣的大藥房都賣假藥,那麼,其它的藥店就更不用說了。

楊非凡能夠一下子就分辨出真假藥物,全憑前段時間看了他師父相送的神農本草經,要不然,恐怕一時半刻,也難分辨出真假阿膠。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上網查一查,也可以在官方網站輸入廠家的驗證碼,驗證一下,就可以知道真假。”楊非凡將膠袋遞迴給陳嫣。

陳嫣努努嘴,半信半疑地回到睡房中,打開電腦查找辨別真假阿膠的方法,果然像楊非凡所說的那樣。

按照專家所說的方法去辨別,果然發現買回來的阿膠是假貨。

不過,陳嫣依然不死心,登陸阿膠官方網站輸入廠家的驗證碼,經驗證,顯示是錯誤的驗證碼。


幾次三番重複輸入驗證碼驗證,結果,還是一樣。

“假貨,真的是假貨!”陳嫣徹底地崩潰了。

她買的阿膠是上品的阿膠,要比中品的阿膠貴十倍,單是一盒就要三千多塊錢。

陳嫣花費了好幾萬塊錢一次性買了十多盒回來,打算全部送給劉娟,壓根就沒有想到,這些阿膠居然是假貨!

雖然,對於陳嫣來說,幾萬塊錢根本就算不了多少錢,但是,被騙的感覺不是用錢所能衡量。

楊非凡看到陳嫣垂頭喪氣地從睡房中走出來,笑着問道:“怎麼樣?哥沒有騙你吧?”

“可惡!居然真的是假貨,氣死本小姐了!”陳嫣氣得將買回來的所有阿膠,統統都扔向大廳的垃圾桶中。

眼看這些阿膠就要飛進垃圾桶中,楊非凡連忙舉起右掌,運轉能量,將這些阿膠吸了回來。

“這些阿膠留着有用,你先別扔,哈!”楊非凡嘿嘿笑道。

“這些假阿膠,還留它幹嘛?扔掉它一了百了。”陳嫣沒好氣地道。

“走,帶我去買藥的地方。”楊非凡笑了笑,扯着陳嫣往外走。

“算了吧,就當是買一個教訓!更何況,現在這個時候,藥店都已經關門。”陳嫣很瞭解楊非凡,她知道楊非凡必定是想去藥店找賣藥的人算賬。

以楊非凡的性格,絕對不會就此罷休,然而,陳嫣卻不同,她不想將事情鬧大,所以,纔會這麼說。

“什麼?算了?他們藥店以假亂真,欺騙消費者,怎麼可以算了呢?”楊非凡大義凜然地道:“你這次算了,下次,受騙的人會更多,難道,你想其他人也上當受騙麼?”

在大是大非面前,陳嫣說不過楊非凡,只好帶着他來到了天字號大藥房。

深夜,月朗星稀、華燈璀璨,柔和的晚風吹來,很是清爽!

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少,不少的店鋪都已經陸陸續續地關門。

這個時候,天字號大藥房也毫不例外,一早就已經關門。

砰!砰!砰……


楊非凡使勁地敲打着天字號大藥房的大門。

“誰啊?”店鋪大門的小窗口,傳出了一把懶懶散散的聲音。

“買藥!”楊非凡向着陳嫣使眼色,示意她先躲到一旁,以免被藥店的人認出。

陳嫣點了點頭,閃身躲到隱蔽處。

“關門了,關門了,買藥明天再來。”說完,砰的一聲,關上小窗口。

“這位大哥,你就行行好嘛,我等着藥用。”楊非凡拍了拍小窗口,故作可憐地道。

“敲什麼敲?吵什麼吵?沒看到老子正在盤點嗎?”惡狠狠的聲音響起之時,轟轟之聲震耳欲聾。

“這位大哥,我老婆貧血,急需阿膠,你就開門,讓我買一點回去吧!”楊非凡皺了皺眉,很想大罵他幾句,明明店鋪大門緊閉,又怎麼可能看到他在盤點呢?

不過,小不忍則亂大謀,想了想,覺得還是先忍着,等進到店鋪,再找他算賬。

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當陳嫣聽到楊非凡說,幫他老婆買阿膠的時候,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起來。

需要阿膠的人是劉娟,並不是她,楊非凡這麼說,分明是將劉娟當成是老婆,試問,陳嫣聽到了,心裏又怎麼會不難受呢?

楊非凡只不過是脫口而出,根本就沒有陳嫣想得那麼複雜,所以,並沒有將所說的話當一回事。

“不行!” 婚寵溺愛 ,顯得很不耐煩。

“我出十倍的價錢,將你們店中所有的阿膠都買光,你直接清盤,不用盤點了,不是更好嗎?”楊非凡笑道。

“早說嘛!”藥店的大門徐徐地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留着八字須,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

楊非凡“陰謀”得逞後,輕笑一聲,快步走進藥店。

天字號藥店與其它的藥店相比,不但規模大,而且,藥品種類繁多。

藥店中,正在忙着盤點的數個營業員,看到他們的主管帶着一個陌生人進來後,都紛紛看向楊非凡。

“看什麼看?不用幹活了麼?”中年男人惡狠狠地瞪了那些營業員一眼。

所有的營業員嚇得立刻轉過身子,埋頭苦幹、專心盤點。

剛纔,楊非凡就已經悄悄地吩咐陳嫣暫時不要露面,所以,陳嫣並沒有跟着進來。

此刻的陳嫣,正躲在藥店外面的隱蔽處,捧着假阿膠,焦急萬分地看向藥店,等的就是楊非凡的指示。

只要楊非凡大叫一聲,以及,拍三下手掌,陳嫣就會立刻提着假阿膠衝進藥店,與藥店的營業員當面對質。

“將你們店鋪所有上品的阿膠,統統都拿出來吧!有多少,就拿多少,老子有的是錢,呵!”楊非凡擺出一副富家子弟的姿態,故作囂張地道。

說這句話的時候,就連楊非凡自己都覺得好笑,他也是以老子的稱呼,第一次扮演富家子弟的角色。

“先交錢,後交貨!”中年男人冷冷地道:“這是我王大東一貫以來的作風,也是我們天字號藥店王老總定下來的規矩。”

楊非凡心中禁不住暗暗地罵道:“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好,等你將所有以假亂真的阿膠拿出來後,我再攤牌將它全部毀掉。”

打定了主意後,楊非凡輕笑一聲,掏出一張銀行卡,沉聲道:“一百萬,夠不夠?”

中年男人王大東接過銀行卡,要求楊非凡輸入密碼,確認卡中的存款餘額是一百萬後,陰沉的臉,立刻堆滿了笑容。

“夠了,夠了,呵呵!想不到老闆你對自己的老婆這麼好,不但,不辭勞苦深夜到訪,而且,還出十倍的價錢來買藥,真是難能可貴啊!”王大東豎起大拇指,讚不絕口。

變臉變得比變戲法還要快,看來,有錢真的可以使得鬼推磨!

“廢話少說!老子趕時間,還不快些將所有上品的阿膠拿出來?”楊非凡皺了皺眉,擺出一副凶神惡煞的紈絝子弟的樣子,惡狠狠地道。

這個世界,無非是看錢辦事,有錢就是上帝,有錢就可以肆意妄爲。

所以,楊非凡壓根就不擔心王大東會再次變臉,更不擔心要不回銀行卡。

這個銀行卡只不過是爲了釣大魚,而故意拋出去的魚餌而已,等釣到了大魚,楊非凡就會讓這條大魚將魚餌吐出來。

王大東哈哈大笑,立刻吩咐正在盤點的營業員將所有的上品阿膠拿出來。

“上品阿膠,按批發價算一盒三千,你出十倍價錢,也就是一盒三萬,這裏有三十盒,老闆,麻煩你清點一下數量。”王大東心中暗罵楊非凡是傻子,被自己坑了十萬,也全然不覺。

“老子的銀行卡存款餘額是一百萬,還有十萬呢?”楊非凡開啓天目傾聽心聲,一下子,就已經明白了王大東的心思。

“想坑我錢,你當我沒讀過書麼?”楊非凡心中暗暗偷笑。

“老闆,你這麼有錢,剩下的十萬塊錢,就當是打賞我的小費,又如何?”王大東笑呵呵地道。

“你們店這麼多名貴的藥材,又不見你打賞給老子?”楊非凡狠狠地瞪了王大東一眼,然後問道:“這些阿膠,真的是上品阿膠?”

“千真萬確!”王大東有些不太明白,楊非凡爲什麼會這麼問?

“正宗阿膠,假一賠百!”楊非凡指着藥櫃上方的標語,笑眯眯地問道:“是不是真的假一賠百?”

王大東的臉立刻陰沉了下來,他比誰都清楚,這些阿膠到底是真貨,還是假貨。 十二點的殺戮 ,假的真不了。只要是有經驗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這些阿膠到底是真貨,還是假貨。

或許,王大東是因爲做賊心虛吧,所以,他聽到楊非凡這麼問後,禁不住暗暗吃驚。

不過,他畢竟是一個混跡商場多年的人,就算是心中緊張,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假一賠百、千真萬確!”王大東只當楊非凡是一個年少無知的紈絝子弟,壓根就沒有想到,他是一個醫生。

“也就是說,老子花費一百萬買下來的上品阿膠,如果是假貨,那麼,你們藥店就要賠償老子一百倍的錢?”楊非凡故意數了數手指,然後,拿出手機算了算,道:“一百倍的錢,也就是一億,對吧?”

“對!”王大東一怔,微笑地點了點頭,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然而,他的手心早就已經冒出了絲絲的冷汗。

一億不是一個小數目,假如真的要賠那麼多錢,那麼,王大東一時半刻,也無法拿得出來。



他只不過是靠關係,倚着自己是天字號藥店老總的旁系親人,才當上了主管一職。

如果真的要賠償這麼多錢,他根本就做不了主,還須請示老總才行。

楊非凡輕笑一聲,打開其中一盒阿膠,隨手拿起一塊,放到鼻孔聞了聞,然後,用手扳開,並仔細觀察。

王大東看到楊非凡以行家的姿態檢查阿膠後,微微一愣,心道:“這個臭小子,不會是真懂得分辨真假阿膠吧?”

楊非凡從每一盒阿膠中,都隨機抽取一塊,以相同的方法去分辨真假阿膠。


“這些阿膠,全部都是假貨。”楊非凡將抽取的樣品全部扔回袋子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地奪回銀行卡,淡淡開口:“你們店鋪身爲名店,居然敢欺騙消費者?”

“簡直一派胡言!我們的阿膠包裝精緻、外觀精美,你憑什麼說是假貨?”王大東臉色突變,冷哼道:“老子看你是故意找碴。”

“不得不承認,你們的阿膠的確包裝精緻、外觀精美,但,這只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虛有其表而已!”

楊非凡笑道:“真正上品的阿膠表面棕褐色、外開規則、厚薄一致、色澤光亮,斷面對光照呈棕色半透明狀。請問,你們的阿膠,有哪一點符合標準?”

_ttKan _¢○

“廢話!我們的阿膠是全國有名的大廠家生產,有正宗驗證碼,你用一般的標準去衡量,簡直就是扯淡!”王大東怒道。

“是麼?那我們就當面驗證一下,如何?”楊非凡淡然一笑。

“你這麼挑剔,老子看你根本就不是來買阿膠,而是,故意來找碴,哼!”王大東冷哼一聲,然後吼道:“大彪、細兵,有人想鬧事,快出來!”

話音一落,立刻從藥店的倉庫中閃出了兩個彪形大漢。

與此同時,藥店的大門被人快速地關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