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是她……什麼人?”

如同雷落般低沉的話語,在方辰腦海中轟然響起,令他心神猛的一顫。在這帶着一絲雷音的隆隆話語聲中,他感受到了一絲懷念,一絲激動,以及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感。很難想象,一頭狂暴強大的妖獸雷麒麟,短短的一句話中,竟然能夠蘊含這麼複雜的情緒。

“ta?”方辰一愣,心中有些莫名其妙。一個ta字,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包括了太多,這信息量也要少了一些,他怎麼可能知道這個ta是誰。

不過一愣之後,下一刻,方辰心中驀然一動,一個朦朧的身影,在腦海中一閃而逝。

“母親!”方辰張了張嘴,輕聲呢喃出這兩個字。

在他的印象中,會認識這頭七彩聖界之內的雷麒麟,又與自己有關的人,除了母親葉靈柔,便再也沒有別人了。而且地獄熔岩之中,那頭強大的熔岩惡魔,也是因爲血河劍上母親遺留下來的氣息,纔會放過自己。


“她可是姓葉?”方辰強忍着心中的激動,問道,不過心中已然有了不少把握。

只是激動過後,方辰臉上漸漸浮現出一抹凝重,以及陰沉。越是接觸,他越是感受到母親的神祕與強大,七彩聖界之內,熔岩煉獄之中,身未至,緊緊是一些殘留的氣息,就令得那頭足以比擬洞天境巔峯強者的熔岩惡魔驚懼逃遁,如今又讓眼前這頭無限接近道尊境的雷麒麟,這副樣子。

這種能耐,在方辰看來甚至都可以比擬尋常的道尊境武者了。然而即便如此……

將心底的雜念全部壓下,方辰握緊拳頭,臉上閃過一抹堅毅之色。

“她……還好嗎?”方辰話語聲落下之後,雷麒麟沉默了許久,隨後,才緩緩道出了這麼幾個字。

並沒有直接道明其之前話語聲之中的“她”就是方辰的母親葉靈柔,但是如今這話語,顯然已經是變相的承認了。

“我沒有見過她。”眼中閃過一抹灰暗之色,方辰一字一頓道,臉上的苦澀,濃郁得難以化開。身爲人子,而且兩世爲人, 遊不出你掌心的海

這是怎樣的悲傷?

似乎被方辰話語中的濃濃悲傷所感染,雷麒麟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只是它那雙銅陵般的巨大眼眸中,有厲色閃爍。忽然,它似乎想起了什麼,眼中的厲色迅速褪去,轉而化爲了一抹無奈,無奈中,又隱晦的夾雜着一絲驚懼。那看向方辰的目光之中,也多出了一份同情。

就在此時,傳承之地深處,原本耀眼的兩道金紅色光柱,此時忽然光芒一閃,旋即迅速收斂了起來,而金紅二色光柱之中原本凌空而立着的陳楚二人,此時也是身形一動,向着傳承之地更深處掠去。

目光深深的颳了一眼位於傳承之地邊緣處,如今像是靈魂出竅一般神色呆滯的方辰,以及雷雲旁傲然而立,周身泛着恐怖的雷光電花的麒麟獸,陳姓長老眼中閃過一抹深深的怨毒。

以他洞天境的修爲,金澄宗長老之尊,即便是一宗宗主見到他,都會有所禮遇,根本不會如此,而眼下,他竟然被生生斬下了一根手指。甚至於,就算是仇家就在眼前,他都絲毫沒有辦法去報仇,這種憋屈感夾雜着怒火與仇怨,瘋狂得燃燒,將他的理智一點點的吞噬。

如今,他要在自己理智徹底被吞沒之前,離開這裏,進入傳承之地更深處,獲得那幾個無上傳承。畢竟,這對於他們而言,纔是此次進入七彩聖界最爲重要的事情。

另一邊,看着身形緩緩降落,隨後逐漸消失在傳承之地更深處的陳楚二人,方辰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洞天境武者的傳承,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在那傳承之地最深處,可是明確有着三個道尊境強者的傳承,而且除此之外,最讓人心動的,便是涅槃境強者,這片七彩聖界的創始者,七彩聖主自己的傳承。

那纔是真正的無上傳承,而且這可不比方辰得到涅槃境強者的一縷魂魄之力,而後用祕法竊取到對方大半記憶不同,這是完整的傳承,更是珍貴。若是讓陳楚二人得到,絕對是一場災難。

只是……目光緊緊的盯着陳楚二人消失的方向,方辰眼中頗爲無奈。他即便是一心想要阻止,但在那巨大的修爲實力相差之下,只能是有心無力。而且經過了這事情之後,陳楚二人必然會多加留心,一旦他進入傳承之地當中,二人肯定有所察覺。

不同於如今在傳承之地邊緣處,一旦方辰真正進入傳承之地當中,若是再次碰到陳楚二人,恐怕當即會遭遇不測。畢竟在那之中,即便是以雷麒麟的強大,也絲毫難以干預。而且到時候,陳楚二人要再出手,就不可能如同之前那般隔着重重距離一指點來,恐怕就是真正的親身而至,行雷霆滅殺了。而在那種情況之下,面對兩個肆無忌憚的洞天境強者,除非動用禁忌之術,不然他絕對難以倖免。

進,難以有所作爲,而且還要受到生命威脅,而若是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方辰又極不甘心。

矛盾!

然而就在這時候。

轟隆!

半空中,一聲驚天動地的雷暴聲響徹,那體型宛若小山般龐大的雷麒麟體內,忽然有一道耀眼的紫芒電射而出,向着方辰籠罩。

紫芒中,瀰漫着至爲精純的雷霆氣息。

“這……”異變突如其來,令方辰一驚。

不過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股劇痛感就已經從心底驟然升起,旋即如同一柄柄鋒利的鋸子一般,不斷切割着他每一塊血肉,一道道紫色光華,從方辰全身的毛孔中瀰漫而出,帶着噼裏啪啦的刺耳響聲,一時間,方辰整個人就像是一團人形雷球一般,可怕無比。

“能夠承受多少力量,就看你了。”雄厚的隆隆聲,在方辰腦海中響徹,令方辰整個人頓時一個激靈,那漆黑的眼眸中,更是爆射出一團耀眼的精芒。

這紫色的雷霆,並不是尋常的雷霆之力,而是雷麒麟自身修煉而出的力量,而此時,這些力量,正被它不斷以一種蠻橫的方式,灌入方辰體內。

這是力量轉接,將一方的力量,暫時借給令一方,看似簡單,實則極爲兇險,一不小心,不管是哪一方,都有着重創,甚至是隕落的危機。可以說,極少有人會這麼做。

不過方辰,卻不是第一次這般了,當初封延城方家遭遇滅門危機之時,他就這般做過,不過,那也僅僅是以鍛體境的修爲,融合了當初堪堪達到化丹境層次的方青山的丹氣,而且,在這其中,方辰還藉助了百鍛丹的藥力,暫時將自身的經脈強度提高數倍方纔成功。

但是如今,將力量灌輸給他的,卻是一頭雷麒麟,而且那力量,也不是什麼丹氣,而是比其狂暴無數倍的妖力與雷霆之力相融合的力量。更何況,此時的方辰,手中也並沒有百鍛丹之類可以暫時提高經脈強度的丹藥。

可以說,如果不是之前經過過雷霆淬體,而且自身體內造化之力中也融合了雷霆之力的話,那麼此時的方辰,極有可能還沒有死在陳楚二人手中,便被這來自於雷麒麟體內的狂暴之力給生生撐爆了。

“不夠,還不夠!”感受着體內越來越強大的氣息,方辰臉色漲紅,身體因爲劇痛而不斷顫抖着,不過其眼眸中的精芒,卻是越來越耀眼了。

雷麒麟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僅僅看其之前的兩次出手,就足以令人心驚了。而如今,對方肯將這一身的力量暫時嫁接到自己身上,這對於急於想要進入傳承之地內,卻又實力不夠的方辰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你們……給我等着……”眼中盪漾起一抹血絲,方辰目光死死的看着之前陳楚二人消失的方向,沙啞的自語。 噼啪!

耀眼的紫芒閃爍着迫人的雷光電花從天而降,狠狠的劈落在方辰肩頭上,堪稱粗暴至極。每一縷紫芒垂落下來,都會令得方辰身體劇烈顫抖一下。

不過在那顫抖之後,其身上的氣息,便如同坐火箭般蹭蹭的往上漲,短短兩息之間,就令得原本化丹境中期的方辰,一身氣息之強,足以比擬元胎境的武者了。而且,這並不是極限,此時他身體內瀰漫開來的可怕氣息,還在不斷暴漲。

半空中,位於紫黑色的雷雲旁傲然而立的雷麒麟,此時巨大的眼眸中,在望向方辰之時,也有一抹驚異之色一閃而逝。

方辰所承受的力量,已經遠遠超出他原本的想象了。

“吼!”

忽然,它一聲咆哮,身旁那幾乎遮蔽了大半傳承之地的紫黑色雷雲在這一刻驀然不斷縮小起來。

雷雲縮小,最後被它一口吞入口中。

噼裏啪啦!

吞吃掉雷雲的麒麟獸身體表面閃爍着的雷芒電花陡然間暴增開來,一縷縷可怕的毀滅氣息不斷盪漾,四周的空間在這股可怕的氣息影響下,直接破碎開來。

兩根插天般的麒麟角上,像是龍吐珠一般,各有一點紫芒凝聚,宛若一顆紫色的圓珠,在其上不斷滾動着,一股至爲精純卻又強大無匹的力量,在其中凝聚。

劈咔!

突然,麒麟角上滾動着的這兩顆紫色圓珠,如同兩道長虹,劃破虛空,從天而降,向着方辰狠狠砸來。

“頂住!”

地面上,忍受着因爲體內暴漲的力量以及雷霆之力粗暴的肆虐而產生的劇痛的方辰,在這時候心神也猛的一震。

雖說從接受雷麒麟的力量開始,他就一直在忍受着那足以將尋常化丹境的武者意志都摧毀的一波波的疼痛感,但是在這之餘,方辰的神識,依舊牢牢的關注着四周,當然,也包括半空中的雷麒麟了。

神識關注之下,方辰自然很清楚,那兩顆看起來不過是指甲蓋般大小的紫色圓珠之中到底蘊含着怎樣恐怖的力量。

因爲,這是雷麒麟將那籠罩了傳承之地大半的恐怖雷雲吞食之後,才凝聚出來的至純至強之力!這種偉力,如果用來攻擊的話,足以將一個洞天境的強者都直接給生生轟殺成渣。

如今雖然其中的狂暴之力被削弱到了極致,但是一下子要是全部涌入方辰體內,對於他而言,依舊是一個極大的危險。因爲這力量超過他自身之力太多,一不小心,極有可能被反噬。


轟隆!

就在這時候,隨着方辰頭頂處的虛空片片破碎開來,兩道耀眼的紫芒,也終於垂落下來,將他整個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耀眼的紫芒中,可以看到兩顆紫色珠子滴溜溜的在方辰頭頂上數十寸的半空中旋轉着,並沒有像是之前的雷霆之力那般一次性直接轟入他的體內,而是不斷垂落下道道紫芒,絢麗無比。

紫芒籠罩,絢麗無比,而方辰的身體,在這紫芒之中,也開始若隱若現起來,宛若神仙中人,令人奪目。

一旁的左宗壽,早已經看呆了。

只是,絢麗歸絢麗,但是在那道道紫芒垂落下來的瞬間,方辰還是有點頭皮發麻的感覺。

即便兩顆紫色珠子沒有直接轟入他體內,而是用這相對來說溫和了太多的手段,緩緩的將自身之力注入他的體內。但對於方辰而言,這些力量,依舊是超越他自身太多的龐大。那道道紫芒之中所蘊含着的力量,在進入他體內的那一刻,便如同山崩海嘯一般,差點將他的身體給直接沖垮。

而這,還是因爲方辰在雷池之中經過淬鍊,肉身之力得到了長足的長進,纔會如此,換做是進入雷池之前的方辰,可能在這一下,身體就要被生生撕裂了。

“造化之力,融合之道,萬物化爲己用!”

感受着體內的狀況,方辰心中狂吼,原本就急速涌動着的造化之力,此時更是瘋狂的旋轉開來,漸漸化爲一個漩渦,將體內肆虐的雷力全部一點點的拉扯進其中。

噼啪!


紫色電芒,在造化之力形成的漩渦中閃爍。

而在那原本因爲吞噬了不少雷池之力,多出了一抹藍色的造化之力中,在這拉扯進紫芒之後,漸漸的,那一抹藍色的雷池之力,竟然在似水蒸氣一般,不斷被蒸騰開來,不過在這蒸騰的過程中,漸漸的,原本的藍色中,有一抹紫意開始展露。

如斯霸道!

看着這一幕,方辰心中暗暗感嘆。

雷池之力固然強大,而且比之純粹的天地間的雷霆之力而言,已經是純淨的太多。但是相比於一身修爲已經甄至洞天境巔峯,實力恐怖,而且又是身爲麒麟一族的雷麒麟而言,這一份純淨和強大,就太過於薄弱了。

不管是從哪方面相比,這藍色的雷池之力,比之雷麒麟的紫色雷力,都相差甚遠。因此,在這紫色雷力被造化之力形成的漩渦給拉扯進其中的時候,纔會被直接蒸騰,說是蒸騰,其實更爲確切的講,卻應該是煉化,淬鍊。

將雷池之力中原本一些斑駁的力量,全部淬鍊掉,只剩下純粹的雷霆之力。論力量而言,雖然暫時被削弱了,但是其中的精純度卻是大大的提升了,這對於方辰而言,也算是在極端痛苦之中,得到的一個不小的好處。

畢竟,在此之後,即便是這一身暫時得自於雷麒麟的強大力量消失了,但是他自身所掌控着的雷霆之力,也已經向前邁出了一大步。這種收穫,已然不小。

轟隆隆!

造化之力形成的漩渦,劇烈的旋轉起來,漸漸發出陣陣隆隆之聲,響徹方辰體內。而那原本從紫色圓珠中垂落下來的像是要將他身體都給撐爆的道道紫芒,在造化之力形成的漩渦影響之下,全部被拉扯進其中,開始緩緩融合了起來。

雷霆之力的融合,令原本苦不堪言,像是要被人用一雙雙大手給生生撕開身體的方辰渾身的壓力驟然一輕。劇痛雖然並沒有全部消退,但此時,已經是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了。

半空中,一直牢牢關注着方辰的雷麒麟,此時也是微不可查的輕點了一下那龐大的頭顱,兩隻如同紫水晶般絢麗的眼眸中,閃過一抹亮色。

半空中,兩顆紫色圓珠不斷垂落下道道紫芒,將方辰徹底籠罩,雖然看不見身影,但是在那道道紫芒之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有一股氣息在不斷暴漲着。

時間流逝,大約過了十息左右。

咔擦!

方辰頭頂處的一顆紫色圓珠表面,忽然出現了一道裂痕,幾乎同一時間,另一顆紫色圓珠也是如此,裂痕瞬間如同蜘蛛網一般密佈,而後,嘭的一聲響,兩顆紫色圓珠就此炸裂,化爲最後兩道紫芒,全部射入方辰體內。

一頭的長髮在此時無風自動,向着身後飛揚,方辰身上的氣息,在這一刻忽然一滯,而後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瞬間再次攀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與此同時,他原本緊閉的雙眸驟然睜開,兩道耀眼的紫芒,從眼中噴薄而出。

劈咔!

虛空生雷,破碎空間。

感受着體內無與倫比的強大,方辰站起身,雙手猛地一握拳,仰天長嘯。嘯聲隆隆,宛若雷霆炸響,令人心驚。

嘯聲止,他擡起頭,目光遙遙的望向那遠處半空中凌空而立的雷麒麟,雙手抱拳,躬身道:“多謝前輩。”

雖然不清楚這頭雷麒麟與自己的母親是什麼關係,但至少,方辰清楚,之前的實力嫁接,對於雷麒麟自身而言,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對方能夠冒着風險這麼做,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大恩。

“替吾,尋回麟子。”

方辰腦海中,雷麒麟的隆隆之聲響徹。

他目光一閃,再次抱拳一拜,臉上沒有絲毫意外之色,反倒是那漆黑的眼眸中,有堅定之色一閃而逝。

在接受雷麒麟的力量饋贈之時,他就已經猜測到這可能。畢竟麒麟蛋被陳楚二人盜走,這對於雷麒麟而言,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堪稱不死不休,如今好不容易方辰實力暫時提升上來了,又能進入這傳承之地中,雷麒麟自然不可能錯過這麼一個希望。

至於方辰,就更沒有推脫的理由了。

有仇報仇,有恩報恩,這一向是他的原則。

在雷麒麟話語聲落下的時候,他沒有絲毫猶豫,向着雷麒麟朗聲道:“必竭盡全力。”

“去吧。”

如同雷鳴般的話語聲隆隆響起,在半空中迴盪,雷麒麟一雙純紫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期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