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有本事時,人家一個接近你,討好你。當你破落的那一天,非但不會幫助,反而暗地裡給你捅刀子。

雖然寒舒姚不是那種人,可是自從寒飛被廢之後,也不見她來看過。僅僅這點,葉飛就註定和寒舒姚有些疏遠。

「哦!」

寒舒姚也不是傻瓜,自然聽出了葉飛話中之意。感覺那冷漠的眼神,寒舒姚眼裡酸酸的。

「大小姐,不打擾你了。告辭!」

葉飛直接說完,走進了玄武閣中,挑選玄技。沒有再理會寒舒姚。

「嘩嘩!呼呼!」

葉飛家的院落內,葉飛盤膝坐地。在葉飛身體周圍覆蓋著一層層白色的冰峰,冰峰實質的寒氣逐漸蔓延散開,讓四周的空氣降低了好幾度,而葉飛就如同一塊實體的冰塊,在太陽光下。被陽光照射,寒氣外泄。

「蓬蓬!」

冰峰住葉飛身體的冰塊,在這個時候,輕輕的出現了一條條碎裂的痕迹。大約一分鐘左右,一股玄氣從碎裂的冰峰縫隙中悄悄鑽出,那些碎裂的冰塊,一點點,一塊塊逐漸的懸浮脫離了葉飛的身體。

而且冰塊脫離了葉飛的身體,所有的冰層並未落地,而是靜悄悄懸浮在葉飛身前左右。在懸浮當中,滾滾的玄氣包裸下。那些碎裂的冰塊一絲絲慢慢的聚集,聚集之後。緩緩融合,短短半個時辰過去。那原本碎裂的冰塊,在玄氣的聚集凝結下,一共融合成十幾根均勻有節制的冰錐體,冰錐體如大拇指大小,根根鋒利如鋼刀。在陽光照射下。寒光四射。

此刻,在所有的冰塊凝結成冰錐的那一剎那,葉飛的眸子猛地一閃。徒然睜開,同時包括他的全身一股凌厲霸道的玄氣猛然散發,如同炮彈從身體內彈出。那些圍繞在葉飛身體周圍的冰錐,就如弓箭一樣四處飛散射了出去。

「咻咻!」

「噗!噗!」

空氣中一連串的嗡鳴聲響起,十幾根冰錐一同朝著前面那株大樹齊射過去,在冰錐一射入大樹樹梢上的那一剎那,原本稀疏不多的樹葉在切割之後,所有的樹葉一同漂浮落地,同時這些樹葉無一例外,全部從中間切割斷開。

「呼!」

伴隨著樹葉落地,葉飛收回了玄氣。歡喜的睜開了眼睛。

「好強的威力!」

葉飛目瞪口呆的望著漂浮的那些樹葉,臉龐上充斥著難以置信,這種威力,有些出忽他的意料之外。

雖然他的目標只是樹葉,但是樹葉的個體非常小,就算力氣再大,也不可能用冰錐把樹葉在半空切割成兩半,除非,速度和絕對的力量下,所產生強大的氣勁。

「寒影決這套功法沒有玄技,但是在功法的法門運轉下,凝結成冰塊。居然可以產生出如此強的威力。」

片刻后,葉飛終於是回過神來,興奮之色湧上雙眼,這是他第一次正式利用寒影決的功法對身體外凝冰,凝冰之時需要大量的玄氣做補助。可是讓他想不到的是,他真的成功了。藉助功法的運轉,來運轉冰寒力。卻足以媲美一些玄技。而且剛才的威力實在太過讓人意外了。

按照葉飛之前的推測,玄氣是人體的力量。而玄技就是爆發點。就如遊戲中的技能一樣,所爆發出的威力。

不過玄技同樣需要玄氣去輔助,既然如此,為何玄氣就不能轉化成玄技。

「玄武閣當中沒有適合我的玄技!可在我玄氣的應用運轉下。同樣可以爆發出媲美玄技一樣的威力來。」

葉飛相信,剛才那冰錐,足以媲美到黃級的玄技。

只是自己沒有法門和巧合的應用方法,所以運轉起來卻極為艱難。如果在決鬥台上,根本就沒有時間給自己去凝結冰塊,而且這凝結成冰所消耗的玄氣太大了。弄不好,冰凝結成了,玄氣萬一消耗光的話。到時吃虧的還是自己。

「冰由我的玄氣凝聚而成,沒有玄氣根本無法凝結住冰塊。哎!看來我體內的寒氣還是太少了,不行,十天的時間不多。我必須加快速度利用淬冰術來淬鍊體魄,只有利用淬冰術把我的身體淬鍊到一定的程度,我的冰峰凝結所消耗的玄氣也就低了。而且凝結出的冰威力也會增大。」

葉飛握了握拳,十天後那場決鬥。對他來說十分重要。可是臨陣摸槍,對於葉飛來說。時間就是金錢。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寒炎的實力達到了玄者境界,至於葉飛才僅僅玄氣七品。照這個實力下去,根本無法跟寒炎比。所以葉飛必須抓緊時間修鍊。不僅要把玄氣提高。同時得弄出幾個小手段來。

到時候,總不能看著人家利用玄技。而葉飛卻僅僅利用玄氣吧!

畢竟冰屬性修鍊者本就很少,在天玄大陸上。冰類的修鍊者十分稀少。能夠找到一本適合冰屬性修鍊者修鍊的功法已經算不錯了,至於想找到冰屬性的玄技。這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想要增大自己攻擊的威力,葉飛現在只能依靠自己。

「現在正處冬天,四處寒冷。恩!是得找個好的地方去修鍊一下。淬冰術本身就是以外界的寒氣入體淬鍊身體。讓身體產生寒氣。這樣一來,對我的修鍊很有幫助。」

葉飛歡喜的一笑,從地上站了起來。沒辦法,葉飛沒錢,修鍊只能用這個方法。如果有錢的話,可以用錢去購買一些藥材。直接給自己身體淬鍊。但是以葉飛如今的家境,這種想法根本就不可能。

「相公!」

葉飛剛站起身,立即就聽到了一個熟悉清脆的聲音響在耳朵當中。

葉飛立即朝著聲音發源地望了去,在院落門口邊上。微微小臉紅彤彤的,肩膀上挑著一桿扁擔,扁擔兩頭是兩個籮筐,籮筐內裝滿了烏黑的石頭,那些石頭還隱隱結了冰塊。冰塊晶瑩惕透,光澤有餘。

而在微微另一邊肩膀上,卻是扛著一捆大幹柴,緊緊壓在小肩膀上,一雙小手一邊扣著扁擔,一邊扣著乾柴,被凍的血里通紅。

「微微,天這麼冷!你挑一擔石頭和扛一擔乾柴做什麼?來,相公替你放下。」天這麼冷,這丫頭一大清早就出去扛回來這麼多柴和挑一擔石頭回來,葉飛看在眼裡,酸酸的。

自己一個大男人,家裡面的事情卻全由一個女人還承擔。


「相公,你的病剛好,怎麼不多睡會,這麼冷的天,小心著涼?」微微大驚失色,眼珠子內又充滿了水花。相公的病好不容易好轉,現在又在寒風下亂跑。看到這個樣子,微微連心都跳了出來。

快速的掉下了扁擔和乾柴,微微滿臉緊張和傷心的朝著葉飛跑去。

葉飛苦笑不得,「不是說了嗎?相公的病好了,剛才是在練功!」葉飛伸出一雙溫暖的手,輕輕捧住了微微那張凍的通紅的小臉蛋,深情道:「到是你,這麼冷的天。一大早就出去。也不怕凍著自己。」


來到這個世界才幾天,但是葉飛對微微這個女孩子真的有了真心的感情。

微微聽了丈夫的話,臉蛋紅撲撲的,低著小腦袋。羞澀的道:「微微沒事!微微習慣了早起。哪天不早起,微微反覺得骨頭不舒服。」

「你這丫頭,真不知說你什麼好!」葉飛苦笑捏了捏微微的小鼻樑,拉著微微的手道:「對了,微微,你挑的那是什麼?黑糊糊的,還結了冰?」

進屋的時候,立刻注意到了院落中被微微放下的那籮筐內的黑色結成冰的石頭。現在葉飛想要修鍊淬冰術,就必須要有冰的幫助才行。眼前這結了冰的石頭,馬上吸引了葉飛的注意。

「這是咱們寒家礦山內的寒石啊?這種石頭把石塊去掉后,取出裡面的粗鐵,可以賣錢的。平時,家族內的人嫌這些寒石的含量太低了,所以沒人要。所以……微微就把它們揀回來了,微微想……去掉外面的石頭,應該可以弄出點粗鐵吧!」微微偷看了一眼葉飛,緊張道。

敢情這丫頭一大清早出門。就是為了采這些石頭。

葉飛感覺鼻子酸酸的。這幾年來,微微省吃儉用,就算那麼一點小小的收入,微微都不會放過,而眼前這個寒石才那麼一點點粗鐵,都是別人看不上的,可是這丫頭為了家裡減輕一點負擔,大清早出去挑石頭,凍的手和臉紅彤彤的,這讓葉飛看在心理很不是滋味。

「微微,這些寒石給相公吧!相公有用。另外!你記住相公的話,今後不許你太辛苦自己,不然相公會生氣的。」葉飛忍不住抱緊了微微,這麼一個好的女孩。不值得去珍惜嗎?

話雖然很嚴肅,很責備。但是聽在微微耳朵里。暖洋洋的。

「謝謝你,相公!」微微很感激。微微是窮苦人家出生,從來沒有想過要有大富人家一樣的生活,在她那潛潛的心理,只希望一輩子陪伴在自己男人身邊就足夠了。可是……葉飛的行為讓她受寵若驚。

「好了,沒事了。咱們回屋吧!」葉飛安慰了一聲,拉著微微的手朝著屋子內走去。

「相公,你這是做什麼?」

練功房內,微微小心翼翼站在一旁。眼珠子亮亮有些不解的看著葉飛。

此時,葉飛正把微微挑回來的那一擔寒石放進了練功房內。聽見微微說話,葉飛神秘的笑了笑,道:「微微!你在一旁看著,有這些寒石,咱們家就不缺錢了。」

葉飛有些激動的撫摩著手裡結成冰塊的寒石,這種寒石天生就擁有寒性,它本身表面的冰塊並非外界所制,而是寒石內部的礦物元素遇到外界寒風后。所凝結而成的冰塊。

「啊!相公,你……你說這些寒石可以變成銀子?」微微瞪大著眼睛,很不相信。

葉飛點頭自通道:「可以這麼說!你等著看吧!」

「哦!」

微微心理雖然有些不相信,但是自己相公既然這麼說了,微微卻相信。

「微微,你去一旁坐著吧!看相公怎麼把這些寒石變成白花花的銀子。」葉飛說完后,然後盤膝坐在地上,在身前擺放著一籮筐的寒石,寒石依舊冒著冰冷的寒氣,一塊塊凍緊的冰塊把烏黑的寒石緊張冰峰住。

這時,葉飛手裡出現了一屢如同流水一樣的白色玄氣,玄氣同樣伴隨著冰寒的氣息絲絲流淌,隨即包裸著那顆冰峰的寒石。

寒石在白色的玄氣的洗禮下,這時,玄氣所散發的光芒在寒石上的冰塊反射下,就如同白色的水晶球,閃閃爍爍亮光十足。

可是玄氣在上面每游轉了一周之後,冒著寒氣的寒石,那冰峰住的冰塊,就像被升華了一樣,寒氣絲絲冒出,那冰塊逐漸的減少,然而那些所冒出的寒氣卻跟隨在玄氣之後,鑽入了葉飛的手心上與玄氣徹底融合到了一起。

本來白色濃郁的玄氣,在寒石上所散發的寒氣加入后。那白色的玄氣逐漸的演變成了淡白色,白色光芒當中,隱隱陰寒氣息更加濃郁了下來。

縱然遠處雙手撐著小下巴的微微,都瞪亮著眼珠子。明顯感覺房子內的溫度低了下來。

隨即,葉飛並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雙手包含著玄氣和寒氣,手不斷的遊動在寒石上,伴隨著冰塊的減少,逐漸的呈現出了一塊烏黑的寒石。

可是烏黑的寒石失去了冰塊之後,在葉飛的玄氣包含下。立即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隱隱中。可以看到,那黑色的寒石彷彿顆粒一樣被分解,然而分解的顆粒當中,絲絲細小的金屬顆粒被冒了出來,金屬顆粒出現后,沒有跟隨在碎裂的石塊當中,而是所有的金屬顆粒聚集到一團,慢慢的逐漸形成一個小團體。

「啊!是粗鐵?」微微驚訝的捂住了小嘴。

平時要想從寒石中取出寒鐵,至少要通過好幾個過程,不僅要把寒石敲碎。然後還需要用一定的物品驅除外界的雜質,才能獲得粗鐵。而且這些粗鐵還是藏在寒石當中,所以全部都是碎的。可是……自己相公不僅把寒石分解,而且通過分解中還把粗鐵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一塊完整的粗鐵。

要知道,葉飛這麼做足足比平常的方法節省了好幾倍的時間提煉粗鐵。

「相公真棒!」微微握著拳頭,眼裡出現欣喜的淚水。在微微眼裡,那些會玄氣的人,會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現在看到自家相公這麼厲害,心理哪有不高興的。

之前還有些懷疑自家相公利用這些寒石變成銀子去還馬總管,如今看到相公的實力后,微微不敢再半點懷疑了。在微微眼裡,相公就是天,就是地。

葉飛並沒有注意到微微的變化,他已經集中的精神,利用手上的玄氣包含著那塊細小如大拇指大小的粗鐵上面,其他的石頭卻在玄氣的鬆懈下,落向四處。

一時,所有玄氣都細緻的包裸著那塊細小的粗鐵,手的玄氣加上之前的所獲得的寒氣肆意的湧入粗鐵上。擁有玄氣和寒氣的輸入之後,此刻,粗鐵上聚集的更緊,之前的顆粒狀,現在逐漸的成形。那絲絲的寒氣就如同之前寒石上所散發出的寒光一樣隱隱若現。

這樣的狀態,久久保持了將近小半個時辰。葉飛額頭上流淌著絲絲汗水,那張稍有疲憊的臉上帶有掩蓋不住的歡喜。

隨即,手心中那玄氣內的粗鐵在玄氣洗禮下再次被分解,分解中一些雜質碎鐵在玄氣控制下落到地上,原本大拇指大小的粗鐵,轉眼過去,已經只有小拇指大小。不過與之前不同的是,現在的小鐵片,比之前光澤透明。

要說,之前大拇指大小的是粗鐵,那麼現在卻是純粹的精鐵。粗鐵中包含著雜質眾多,而精鐵卻完全由鐵精組成,找不出半點其他物質的雜質,所以的堅硬度上比粗鐵堅韌數倍。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所有的雜質一剔除,葉飛定下心來。快速的玄氣滾轉,那些運轉保存下來的寒氣這下肆無忌憚的朝著精鐵上涌去,不到短短十秒中,在光芒下,那細小的精鐵立即被冰峰了起來。

在精鐵之外,覆蓋著一層層濃郁厚厚的冰塊。

不過這種狀態下,那冰峰起來的冰塊又逐漸淡淡的消失,並不是冰塊化為寒氣融入了玄氣當中,而是在玄氣的壓縮下,冰塊逐漸的蔓延入了精鐵之內。

在所有的冰塊消失的那一剎那,之前的冰峰消失不見。但是那細小的精鐵上卻泛著絲絲耀眼的冰冷寒光,縱然沒有玄氣的包含,同樣寒光肆意。

「哈哈!成功了,終於成功了?」那冒著寒光的精鐵一形成,寒光冒出的剎那,葉飛再忍受不住心中的歡喜,手裡抓起寒光肆意的精鐵歡喜的站了起來。「對,沒錯!果然和書上的記載一樣,淬冰術吸收了寒石的寒氣之後,果然可以利用寒氣淬鍊寒石內的鐵精。哈哈!太好了,有了淬冰術,我不僅可以利用寒石淬體,還能利用它本身的寒氣淬鍊出寒鐵。」

葉飛所利用的正是淬冰術的法門,本來葉飛也是想,利用淬冰術吸收寒石上的寒氣,然後在寒氣吸收之後,然後根據玄氣提煉出寒石中的精鐵。畢竟比起粗鐵來,精鐵簡直值錢多了,擁有一大陀精鐵在,足以換一筆銀子。

可是在精鐵所形成的那個時候,葉飛腦海中冒出了一個疑惑。淬冰術本身是以外界的寒氣輸入身體內,然後和玄氣進行融合,為自己本身增加冰寒的攻擊力。既然淬冰術可以煉體,讓身體乃至玄氣都產生寒氣,那麼為什麼淬冰術不能讓精鐵變成寒鐵。

可是……連葉飛也沒想到,在淬冰術下,精鐵還真融合成了寒鐵。

要知道,精鐵本身比粗鐵足足昂貴了十幾倍,但論起寒鐵來。完全是可遇不可求。

當然!這也是葉飛根據一定的規律來辦的。記得冰皇這款遊戲當中,冰皇本身的恢復,就是借用身體的寒氣然後去吸收外界的石頭前來補充,並且在冰皇吸收石頭補充身體內能量的時候,玩家還有一定的幾率從那些石頭中能夠尋找到一些礦石材料。

既然遊戲中,冰皇可以這麼做,如今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冰皇進入了丹田內。而且冰皇的轉化狀態。自己又能增強實力,那麼冰皇的特性。葉飛為什麼不能獲得。


所以,這種巧合的心思下。真讓葉飛成功了。

「相公!你……你沒事吧?」微微小心翼翼走了過來,愕然看著葉飛,隨後那眼珠子轉移到了葉飛手上的石頭上。

「哈哈!相公當然沒事!來,微微,這個給你!」葉飛站起身來,歡喜的伸出手,把那塊細小的寒鐵交給了微微。

「相公,這是什麼?好神奇啊?可以發光,而且好冷啊!」微微接過了那細小的寒鐵,小手輕輕一顫,一股冰涼感湧入了手心上。

「這啊!這是白花花的銀子,微微!有了這東西,咱們家就有錢了,日後就不需要你整天勞累的忙來忙去,知道嗎!」葉飛欣喜道,雖然對這個世界不了解,但是無論是這個世界,還是上一世,寒鐵這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要知道,能讓一塊鐵產生寒氣。這不僅僅是鐵的質量問題,而且還要根據冰寒之地的制煉。記得,上一世。葉飛聽過一個這樣的新聞。真正的寒地只有那些常年堆積著冰峰大雪高原之地才有,並且真正的寒鐵就算遇火,寒氣而不化。在重新融爐之後,寒鐵就算製造成兵器,同樣會寒氣外露。

現在葉飛所凝聚成的一小塊寒鐵,雖然不知道它的成分如何,但是它不管怎麼說也是一塊寒鐵,論起價格來。肯定不會低到哪裡去。

「啊!相公,這麼小的東西能賣錢嗎?」微微有些吃驚的看著手心上那顆發著寒光的小鐵塊,妙齡的心理有些蓬蓬緊張。

「行!肯定行!呵呵!還有餘呢!來,呆會等相公把其他的寒石轉成了寒鐵后,咱們就去把寒鐵賣了,到時候就不怕沒錢了。」葉飛自通道,他才僅僅凝聚一塊寒石就獲得了一塊小拇指大小的寒鐵,那麼這兩籮筐寒石下來,到時候弄一個拳頭大小的寒鐵也不是問題。

「相公,你真棒!」微微沒問其他的,立即可愛笑著給了葉飛一個鼓勵。

從小微微就學過婦德,知道婦嫁從夫的道理。就算丈夫說的是錯的,微微也不敢反駁。

「呵呵!微微!你在一旁等著,相公馬上就弄其他的寒石,呆會相公去把這些寒鐵賣了。」葉飛一說完,馬上就盤膝坐下。按照之前的方式,借用玄氣慢慢的鑄煉寒石。

寒石的本身是泥土多年的分化和壓縮后形成的石頭,不過在高溫和一些特殊的物質刺激下。就算堅硬的寒石同樣也能溶解。

而葉飛本身的玄氣就是一種能量體,加上借用淬冰術把寒石上的寒氣吸收過來。在這種情況下,寒石的本體就變的極為脆弱,如平常的軟石一樣,隨便碰一下就會碎裂。

要說,這種寒石在火的灼燒下需要四個時辰的話,那麼在葉飛利用淬冰術的分解下,短短半個時辰就行。

而且這半個時辰內,可以分解寒石的雜質,並且融合寒氣,形成寒鐵。

「相公,你怎麼啦?」

大半個上午過去了,微微手裡已經捧著十幾塊細小發著寒光的小鐵片,心理既是緊張又高興。

可是這個時候,正在盤膝而坐的葉飛,忽然一束白色的氣流光芒從葉飛的身體內滲透而出,那白色的光芒如同針線一樣穿梭在葉飛皮膚之間。

在微微這種沒有修鍊過的人眼裡,葉飛此刻就如神仙一般……

「唰!」

微微的話一落,這時從葉飛的身體表面內。忽然閃出一片白色的光波,波光隱隱散開,宛如實質一般,形成圓圈散去。


在遇到光芒的席來,微微感覺被什麼東西撞擊了一下,嬌小的身軀朝後一退,一屁股坐在地上。

「突破了?又突破了?」

在光波散開的剎那,葉飛眼裡的眸子一睜,滿臉沖滿了歡喜之色。

很快,眼睛注視在手心上。手裡面滾滾涌動的白色玄氣翻滾的跳動,比之前足足濃郁了一倍有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