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男朋友是不是被什麼事耽擱了?這麼晚都沒來,舞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

東方青輕輕提醒了一句。

他這句話聽上去,像是一片好意,其實卻包藏着兩個禍心。

第一嘛,自然是,再次勾起楊紫欣心中對她男朋友遲到的怨念,第二嘛,以舞會爲由頭,加深加強這個怨念。

舞會嘛,自然是要跳舞的。

如果,作爲今晚最矚目的三位女生之一,楊紫欣沒有舞伴的話,她該有多丟臉?到時,帥氣的自己再出來救場,讓她成爲全場最矚目的女生,給她帶來無與倫比的榮耀,她該會有多感激自己?

然後,自己再略施手段,她投懷送抱不是水到渠成的事嗎?

當然,東方青有足夠的自信,就算她男朋友最終出現了,他也能將對方打擊到無地自容,自己可是東方集團第五順位繼承人,站在社會金字塔頂端的人物!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能提前發現那小子的位置,那就更美妙了。


自己摟着他女朋友滾牀單,而他卻苦逼地躺在某個廁所,或某條臭水溝裏痛嚎,想想都刺激啊!

“不用了!”楊紫欣淡淡說道。

她手裏一直緊緊握着手機,東方青提的辦法,她其實早就在心裏想過無數遍,哪怕葉辰拒絕也好,嫌她騷擾也好,她都要不顧一切地打給他……

她只所以到現在都沒打,是因爲……她沒葉辰的電話號碼。

楊紫欣這番表情落在東方青眼裏,卻讓他誤成了另外一個意思。

看來這大胸妹子對她男友的怨念,比自己想象的還要深吶,居然連電話都不想打……事情發展得真是出乎意料地順利。

他目光隱晦地掃過楊紫欣身前的36E,嚥了口水,不禁有些羨慕那個素未謀面的小子來。

TMD真是好福氣啊,每晚有機會摟着這樣的極品大胸睡覺……不過,從今天起,這樣的極品胸脯,歸本少爺了!

收回目光,東方青一邊優雅地喝着紅酒,一邊耐心地陪着楊紫欣。

泡極品女人就跟品頂級紅酒一樣,不能急,必須一口一口,慢慢品嚐,才能嚐出其中的豐富的味道。

大學禮堂中央,有一位穿着火紅色禮服的高挑女子,穿梭於人羣之間,所到之處,氣氛都異常熱烈。

火紅色量身定製的禮服,完美展現出她白嫩豐潤的身材,漂亮的臉蛋上豔光四射,雲發高高盤起,青澀、成熟、嫵媚,三種矛盾氣質,齊齊流露於她身上,讓她越看越有一種矛盾的美感。

她便是,今晚三位女主角之一的陸若敏。

陸若敏一邊帶動着氣氛,一邊去偷偷瞄向大門角落裏的東方青與楊紫欣。

漂亮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縷不愉。

陸若敏是一個很有心計的女孩子,雖然她沒有陸家的繼承權,但她的野心卻不小。

她很清楚,雖然自己的地位,要高於一般的小家族繼承人,但在那些巨無霸家族繼承人眼裏,自己除了美se可以讓他們關注以外,別的,他們看一眼都覺得是浪費時間。

所以,陸若敏從懂事開始,便暗暗在心底發誓,一定要利用自己的美se優勢,擠入一流的貴族圈子,她不想自己一輩子,都在一流和二流之間搖擺。

而能實現她理想的,自然是各大家族的順位繼承人。

經過一番詳細的篩選後,她物色的第一個對象就是東方青。

東方青,東方集團第五順位繼承人,未婚 ,與自己同樣是沿河大學新生。

天時地利齊聚,今晚的新生交流會,就是自己接近對方的機會。 陸若敏費勁心思,將自己打扮得美豔動人,就是想在交流會上,吸引東方青的注意力。

誰知道這傢伙,除了開場那會看了自己幾眼,就跑去圍繞着一位普通女生大獻殷勤。

爲什麼說是一位普通的女生呢?

因爲那位女生穿的很普通!

陸若敏打量一個人,一般會從對方的衣着開始。

儘管社會上,對這種只認衣服不認人的做法,普遍很反感,但不可否認,一個人的穿着、打扮、品味,很大程度上,能反應出一人個家庭背景,以及社會地位。

那位女生的穿着雖然算不上廉價,但絕對跟奢華沒有半點關係,全身服飾加起來,絕對不超過一萬塊,還沒有自己一雙鞋值錢。

由此可以輕鬆推斷出,她肯定不是豪門貴族的子女,甚至連小家族中的小姐都算不上,頂多是一個小康家庭裏的孩子。

看到這裏,陸若敏心裏就沒來由有些生氣。

這東方青是不是瞎了眼睛?明明自己一個出身名門貴族的女子擺在這裏,他不理睬,卻偏偏去勾搭一位普通身份的女人,對方除了胸部比自己大,還有哪比自己強?

顯然,作爲女人的陸若敏,永遠地無法想象到,一對飽滿的酥胸,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

看着東方青與楊紫欣說說笑笑,陸若敏心裏的怨怒越積越盛,自己好不容易纔物色好的對象,哪能讓你一個普通女人,這麼簡單地搶走了?

陸若敏跟身畔的男同學碰了一下杯,然後,紅裙搖曳,緩緩朝門口角落裏走去。

“東方少爺,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裏喝悶酒啊?我們可都盼着你去主持接下來的舞會呢。”

陸若敏朝東方青嫣然一笑,目光盡數落在他身上,沒有朝他身畔的楊紫欣投去哪怕一絲眼神,彷彿,楊紫欣不存在一般。

東方青只覺香風撲鼻,眼驟然一亮。

陸若敏,陸家旁系,正值雙九妙齡。

對於這個女人,東方青也曾略有耳聞。

她雖然出自旁系,沒有順位繼承權力,但卻美豔動人,圈子裏垂涎於美色的少爺們,對她無不津津樂道。

貼身的昂貴布料,將她玲瓏的線曲包裹得玲瓏剔透,禮服側面的縫隙,開到了大腿根部,走動之間,一腿雪白的玉腿欲隱欲現,看得人口乾舌燥。

果然不愧有校花的潛質,相當不錯!


雖然相比起楊紫欣來,略多了一分脂粉味,但是,嫵媚xing感方面,更勝前者。

“我在陪楊紫欣同學聊天。”東方青舉杯一笑,遙指了一下楊紫欣的背影。

楊紫欣?

今晚三位女主角之一,新生人氣中與自己不相上下,最有希望擠進校花榜。

陸若敏微閃吃驚,想不到眼前這襲素色裙子的主人,竟然也是一位有校花潛質的人氣女生。

同時,她眼眸裏隱隱有一絲明悟,風流倜儻的東方青少爺,爲什麼會捨棄熱鬧風光的場面,獨自守在這個角落裏,原來是在打她的主意啊。

她心中輕哼一聲。只不過,遇上本小姐了,你的主意註定要泡湯,你只能是本小姐的獵物。

陸若敏走過楊紫欣身邊,親暱地叫着:“是紫欣妹妹嗎?”

楊紫欣愣愣地看了陸若敏一眼:“你是……?”

陸若敏掩嘴笑道:“我是陸若敏,你叫我若敏就好了。”

楊紫欣興致缺缺地點了點頭。

陸若敏的名頭,她也聽過,據說在新生中人氣很旺,且交際方面也有些手段,很多老生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只是此時,楊紫欣全副心神都系在葉辰身上,對身旁這位美豔的紅裙女生,沒有半點交談的yu望。

楊紫欣的魂不守舍的表情,落在陸若敏眼裏,立馬成了冷漠高傲的代名詞。

無論在哪裏,都是人羣中心的她,何曾受過這種冷落?陸若敏心裏冷哼一聲,你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竟然也敢小瞧我,你看我怎麼羞得讓你無地自容。

“紫欣妹妹,你這條白色裙子好漂亮啊!”陸若敏故作驚歎地說道。

“還好吧!”楊紫欣禮節性地回答。

“哪買的?一定很貴吧?”陸若敏眼眸裏閃過一絲戲謔,繼續問道。

“還好吧,1000多塊錢。”

楊紫欣淡淡地說道,她沒有因爲對方的驚歎,就故意擡高價格,以此來顯擺服飾的檔次很高。

居然才1000多塊錢,竟然比自己想象的還要低。

陸若敏嘴一彎,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呀,紫欣妹妹,你可真會過日子,1000多塊錢,居然能挑到這麼漂亮的裙子。你看我這條裙子。”她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火紅色定製禮服,滿臉苦惱:“量身剪裁,全手工製做,採用最好的布料,花了十幾萬,總覺得不太滿意……”

一旁的東方青皺了皺眉頭,聽完陸若敏這番話,他大致能猜到對方想要做幹什麼了…….男人喜歡炫耀自己的名錶、跑車;女人喜歡炫耀自己包包、首飾。

踩人的套路都差不多,不外乎就那幾種,比較嘛,比才能比得出優越感。

不過,東方青並沒有爲楊紫欣解圍的意思,因爲火候還不到。

他今晚的本意,就是想讓楊紫欣難堪,然後在對方感到無地自容的時候,再跳出來救場,這樣,留對方的印象肯定無比深刻,再然後,喝點小酒,滾滾牀單,不就順理成章了嘛。

現在好了,陸若敏自動跳了出來,還省了自己的安排。東方青臉上掛着意味深長的笑容,靜觀事態的發展。

就算反應再遲鈍的人,也能聽出陸若敏話裏的炫耀味道,更何況楊紫欣這個敏感的小女人呢?

什麼全手工製做,最好的布料,你要真不喜歡,扔掉就是,用得着跟我說這些嗎?

要是換了平時,楊紫欣只怕早就起身走了,哪有心思聽別人秀優越感?自己又不是塊任人踩的基石。


只不過眼下,她對葉辰的出現,還有丁點希冀,所以,她耐着性子,繼續坐在原地等。

“噢。” 婚然心動:老公太霸道 。 陸若敏頓時有種一拳打空,鬱悶得想吐血的感覺。

你好歹也是校花的候選人,今晚最耀眼的女人之一,對於我的話怎麼能是這種冷淡的反應呢?哪怕你發怒也好,假裝毫不在乎也好,你這麼不配合,讓我很沒成就感哎!

陸若銀牙一咬,繼續炫耀,本小姐就不信,你能一直這麼淡定下去!

於是,她從鞋子,首飾,到包包,一款一款,跟楊紫欣量身做對比,這一刻,她的專業,簡直讓許多奢侈品銷售員汗顏。

一旁的東方青聽得嘴角直抽,要是誰敢到他面前這麼炫耀,他肯定直接一耳光甩在對方臉上…….連他這個局外人都聽不下去了,想必當局的楊紫欣肯定更加聽不下去。

果然,楊紫欣站起身來,憤怒地看了陸若敏一眼:“陸若敏,我知你家裏有錢,你從頭到尾一身幾十萬,我家裏窮,全身加起來才幾千塊錢,但你在我面前炫耀這些,有意思嗎?”

儘管楊紫欣的心,並不在陸若敏的那些話上面,但她畢竟是一個18歲的女孩子,攀比之心,總是有一些的。誰不希望自己出身好一點?哪怕再窮的女孩子,她也有穿漂亮的衣服渴望。

終於動怒了呀!我還以爲你是塊石頭呢!

陸若敏心裏感覺特別暢快,不過嘴裏卻假假地說道:“紫欣,別誤會呀,我並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把我的煩惱講給你聽而已……”

昂貴的衣服首飾都是煩惱,那你把這些煩惱都扔了啊,換身幾百塊錢的地攤貨就不煩惱了!

說得那麼假,當別人是傻瓜嗎?

楊紫欣擡步,朝門口走去。等了這麼久,還沒見到葉辰的身影,她已經徹底死心了。他……今晚註定不會來了!

同時,她也對這場新生交流會失去了興趣……都是些陸若敏之流的學生,參加了又有什麼意思?

所謂的新生交流會,只不過是同學之間,相互攀比、炫耀的幌子,僅此而已。

東方青頓時愣了一下,劇本不應該這麼演的啊。正確的劇情應該是,自己在萬衆矚目之下,解救楊紫欣於水深火熱之中,再順便將她收入囊中。

可眼下的情況,跟自己的劇本相差得太遠了……如果她就這麼走了的話,那自己今晚的心思豈不是全白費了?

“紫欣同學,你這是要去哪呀?”東方青急急追上去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