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的那些手下怎麼樣了,難道沒阻攔?”青年問道。

“他們,更是不濟,瞬間被那人凍住,眼睜睜讓她們給跑了。”


“什麼!你說你十幾名手下瞬間被凍住?”

青年站了起來,走到夏管事身邊,運起靈力感知他的傷勢,沉默了許久,最後凝重的說道,

“能瞬間凍住十數人已在高手之列,更厲害的是寒氣居然只是傷你表面而未傷及內臟,這種舉重若輕的手法可是極爲高明的,看來那人是不想多事,要不然憑他的實力,你現在恐怕早已一命嗚呼了。”

向問同也慎重起來,說道:“這樣的高手參與其中會不會影響到你們的計劃。”

“無妨,此次主人算無遺策,任他實力高絕最終也會飲恨收場…嗯不用管他,城主大人還是專心尋找令郎吧,我等現在不能露面,也就幫不了你什麼忙了,還請見諒。”

向問同連說不敢,斥走了管事,耐住急躁的心情與青年攀談起來,交談了許久,門外袁副官興沖沖的跑進來,大叫道:

“城主大人,找到那個袁府了!”

“當真?你確定是那裏嗎?”

“是的大人,那袁府種了很多桃樹,而且聽附近人講袁府昨天就將那少爺給送出城外,半個時辰前袁府夫人大包小包的也出城去了,這個袁府很有嫌疑。”

“那快,快集結人馬包圍那裏,可別讓他們跑了!”

很快,向問同帶着數百手下包圍住了袁府,看着靜悄悄的府邸,他頓感不妙恐怕人已經跑了,讓手下衝進去搜查,果然人去樓空。

不一會兒屬下稟告在書房發現密室,向問同來到關押兒子的密室,看見地上的斷手,手指上戴着的熟悉的戒指。

向問同目呲牙裂,顫抖的撿起兒子的斷手,發誓定要把兇手碎屍萬段,讓人在此處繼續查找線索,發下懸賞通緝袁府中人。

頹廢的回到城主府等待消息,一直到傍晚密室也沒有發現任何線索,袁府主要成員杳無蹤跡。

只是抓到些府中下人是一問三不知,情緒失控的向問同命人將抓到的下人全部都剁碎餵了野獸。

……

傍晚時分,李一然終於買好了特產,一下午的奔波,累得他回到住處就躺了下來,暗歎逛街也是個體力活,沉沉睡下。

不知過了多久,通聲蛙傳來訊息是程嵐的呼叫

【壞蛋師父,嘻嘻,我已經到琴城外了,想我了沒?】

李一然揉揉發酸的眼睛,沒好氣的說道

【哦,想你個大頭鬼,丫頭你現在在哪?】

【哼!壞蛋師父你總是這樣惹人生氣!告訴你,我們現在在琴城十里外的軍營裏,無聊死了,到處光禿禿的,我爺爺說要等琴帝選拔開始才能進城。】

【哦哦!】

【我讓爺爺帶我進城他都不許,說是明天要進城去見城主,那人好像是他的故交的兒子,爺爺自己進城遊玩卻不帶上我,哼哼,壞蛋師父你說可不可惡!】

【嗯嗯。】

【你也贊成對吧,爺爺那麼大本事帶着我容易的很,可他非說城裏不安全讓我收收性子,哼,爺爺肯定會去那種地方,怕我告訴別人,別看我年級小其實我都明白。】

【啊,哦。】


【是吧,哼,你們男人呀就喜歡去那種地方,我母親告訴我男人都是喜新厭舊,呃,壞蛋師父你應該不是那種男人。】

【咳咳!】

【啊,壞蛋師父我不是說你,你人其實還不錯的,長的雖然不帥說話氣人,但對我還是可以的,嘻嘻。】

【嗯?】

【好啦別生氣,壞蛋師父我求你個事情,你能不能帶我去琴城遊玩一下呀,這幾天都快把我悶死了,我知道你本領高強對我最好啦,是不是啊,嗯,壞蛋師父,壞蛋師父,你,你怎麼打起呼嚕了,可惡,你居然睡着了!壞蛋師父你也是壞男人!!】

……

第二天,李一然醒來,神清氣爽。

忽然想到昨天和程嵐聊天中途好像睡着了,不知道那丫頭說了些什麼。

嗯,好像說壞男人什麼的,哈哈,不管她了,走了出來,見大堂桌上有一紙條。

原來元元今天有事早早出去,可能一天都不會回來,讓李一然自己出去解決吃飯問題。

出了宅院,李一然在附近一處早點鋪吃了一碗香噴噴的湯麪,啃了幾個肉包,很是愜意。

吃完早點,打着飽嗝,坐在橫穿琴城的水月河河堤上,吹着微風,想着要給程嵐道個歉,結果被告知:

生氣中,拒絕與壞蛋師父的一切通話。

李一然笑了笑,想到程嵐的爺爺好像今天要拜訪城主,而小露她們現在也在打城主主意,一方是自己徒弟的爺爺,一方是自己前女友的手下,李一然覺得自己又要有的忙了。

拿出白色小鳥先看了看袁府昨天的影像,知道城主已經找到了密室,並用手拿起了斷手,看來他已經中招就是不知道如今發作了沒有,而跟蹤凡雲的那邊傳來的影像,看來也沒有什麼異常。

李一然先去袁府回收黑色小鳥,又往城主府走去,決定親自跟蹤

因爲程嵐爺爺在場李一然怕他識破黑色小鳥的僞裝,他的隱身術不是特別高明,一些實力強大感應靈敏的人還是會發覺,所以出行前李一然偷偷拿了赤焰的一個寶貝來隱匿身形以保萬無一失。

來到城主府,先隱身再溜進府中,只見大堂內一個白鬍子老頭正在給面色發紅的中年男子把脈,李一然見白鬍子老頭和程嵐有些神似,應該是程嵐的爺爺了。

中年男子坐在主座剛纔也見過他出現在密室的影像,應該就是城主。

程嵐爺爺又把了許久的脈,最後嘆了一口氣說道:

“賢侄,你應該是中了失傳多年的焚靈散,此毒會讓人終日亢奮,不斷消磨精力,靈力也會逐漸消失,身體機能不斷損耗,最終危及生命。”

“啊,那程叔叔我該怎麼辦?如今我兒還未找到,要是我再有事,家中老母該如何是好,程叔叔你可要救我!”

“賢侄莫要驚慌,你先吃下這顆解毒丸,可以暫緩毒性…不過,關鍵還是要抓住下毒之人拿到解藥,你現在帶我去那密室,我看下能不能找到些線索。”

程嵐爺爺遞給了城主一枚金色藥丸,接着讓他帶領前往袁府密室。 一路無話,來到了那袁府密室。

程嵐爺爺四處檢查,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沒辦法只好發動能力,回溯到了昨天。

眼中浮現昨天這間密室發生的場景,沒有聲音只有畫面,一路浮光掠影,最終見到凡雲遞給老袁紙條的場景,凝神看清了上面的字跡。

向問同只見程嵐爺爺站立不動眼睛緊閉眼皮不斷抖動。

過了許久,程嵐爺爺睜開雙眼額頭冒汗,蹲下身子大口喘氣,喘了一會兒才說道:

“老了,回溯這麼點時間老骨頭都快斷了,咳咳,賢侄你和我先去北面御琴街賈家祠堂看看,你叫下人帶着人馬隨後趕到,走吧。”

“程叔叔,您注意下身體,要不等我集結完部下再一同前往,我怕…”



“怕什麼,我還撐的住,我們先去探明虛實,放心,我沒那麼弱不禁風。”

向問同讓手下去召集人手,然後跟着程嵐爺爺帶着幾名貼身護衛一路匆忙的來到了賈家祠堂。

大門敞開,不遠處幽深的祠堂裏燭火明亮,擺放着許多牌位。

而向亦天正被捆在了祠堂正中椅子上一動不動生死不知,除了他以外空無一人。

向問同情緒激動想要上前解救,程嵐爺爺感覺異常拉住冒進的向問同,讓其親隨先穿過小院進入祠堂解救少城主。

五名親隨立即小心翼翼前進,四周空氣彷彿凝固,大有山雨欲來之勢。

親隨們剛走到院內中間,突然一聲巨響,砰的一聲地上石板炸開,石屑飛濺粉塵四逸,親隨們慌忙躲避飛來的石塊。

還未落定粉塵沾身,瞬間裸露在外的皮膚瘙癢,接着劇痛,親隨們啊啊大叫,舉手胡亂撓抓,片刻之間皮破肉綻鮮血直流,然後摔倒在地中毒身亡。

向問同還未感嘆劇毒猛烈,祠堂兩邊外牆已竄出數十個黑衣人,舉起手中強弩射了過來,旁邊剩下兩名親隨舉刀擋開襲來的利箭,叮叮聲不絕入耳。

“畜生,爾敢!”程嵐爺爺大叫起來。

只見兩邊牆頭的黑衣人竟舉箭射向祠堂中一動不動的向亦天,間不容髮之際程嵐爺爺催動靈力,嗖的一聲衝向祠堂。

祠堂內程嵐爺爺身影瞬間出現在向亦天面前,而此時數十根弩箭襲來,進入了程嵐爺爺身邊的結界,肉眼可見不斷分解消融瞬息之間化爲烏有。

外面院中也響起了劇烈的爆炸聲,很快粉塵籠罩全場,程嵐爺爺揮動衣袖,將瀰漫的粉塵吹向兩邊埋伏的黑衣人,黑衣人見粉塵撲來,也不戀戰飛身後撤消失無蹤。

程嵐爺爺此時纔有空檢查向亦天的情況,見他呼吸微弱不過生命並無大礙,這才鬆了一口氣。

突然,旁邊巨柱後,有一劍朝程嵐爺爺面目悄無聲息地刺來,幸好程嵐爺爺能力並未撤消,鋒利的黑色長劍進入結界,也像剛纔的弩箭一樣迅速消融不見。

“呵呵,不愧爲新月朝十大供奉之一,這也傷不到你分毫,不過維持飛光結界,你也不好受吧,呵呵!”

偷襲之人赫然就是審問向亦天的黑麪男,他指着程嵐爺爺冷笑道。

“你是誰?居然知道我?”

黑麪男不再答話,轉身向外面的向問同撲去,院內粉塵已經散去,向問同見黑麪男襲來,急忙命令手下前去阻攔,誰知沒過幾招,眨眼之間手下皆被黑麪男擊斃了賬。

祠堂內程嵐爺爺提着向亦天飛身出來,後發先至,擋住了黑麪男的攻擊,並順手將昏迷的向亦天交給了他父親。

向問同扶着癱軟的兒子,好像覺察到什麼,身軀一震,眼珠轉動沒有多言。

黑麪男見攻擊無效,主動退後,撤開一段距離,說道:

“沒想到你來的這麼快,程學藝,今天放我一馬如何,我可以把解藥給你,來解城主之毒。”

“休想,只要擒住你,解藥自然到手。”

“哈哈,姓程的你可以來追我,不過,落單的城主大人可就有些危險了!嗬,看我毒煙!”

說完黑麪男將一枚藥丸擲地,瞬間冒出大量黑煙。

程學藝立即揮手催動風力將毒煙吹散,煙霧很快散去,黑麪男已不見蹤影,程學藝擔心向問同父子二人安危,也就沒有追出去。

這時昏迷的向亦天忽然口中吐血,咳嗽起來,緊張的向問同看向程學藝,讓其趕緊救救惡化的兒子,程學藝撤消結界右手搭上向亦天手腕查看傷勢。

向問同緊緊抓住程學藝左臂,懇求他務必救回他兒性命。

程學藝還未出言,異變陡生!

躺在向問同懷裏的向亦天猛然睜開眼睛,完好的左手,突兀地擊向毫無防備的程學藝心口,口中腥臭的鮮血也吐向程學藝面部。

砰!啊!

程學藝驚怒後退,心口中了勢大力沉的一拳,倉促躲避之間面部也沾上些許血液,麻癢難忍,顯然染有劇毒。

程學藝吐了一大口鮮血,運起靈力抵禦奇毒,看着半跪着的向亦天,憤怒的吼道:

“你不是向亦天!你到底是誰?”

假向亦天被程學藝的護體靈力震得氣血上涌,喘着粗氣,苦笑道:

“果然你們這些老東西都不是省油的燈,這樣都只是讓你只吐一口血,咳咳!”

被程學藝帶倒的向問同這時也反應過來,指着面色蒼白暫無還手之力的假向亦天,大聲喝道:

“你不是我兒,你的樣貌,像但聲音一點不一樣,可惡,我們竟被你騙過去了…程叔叔你沒事吧,讓我先把這個假冒我兒的混蛋碎屍萬段!”

“呵呵,向城主別這麼急躁嘛,你要殺我的人,事先問過我嗎?”

這時逃走的黑麪男竟然去而復返,戲謔地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