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這是在變相的,說我老公很壞嗎?”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不和你扯了,你這一會兒,倒是反應挺快的嘛,剛剛說你情商低的,時候,你到哪裏去了?”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我不做任何表示,隨你們怎麼說吧。如果我要是反駁的話,你們待會兒肯定會說。說我情商低,已經是擡舉我了,是吧,你下一句話,一定會這樣說的。”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你怎麼那麼瞭解我呢。你是我肚裏的蛔蟲嗎?你怎麼知道,我會說這句話。”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我認識你又,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待會兒要說什麼話,我這點還能不知道嗎。”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 哦,那我剛剛說,你情商低,還真是冤枉你了,原來你纔是,情商最高的那一個人。“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如果你是真心實意,的誇我的話,那小女子在這裏,就感謝。思思夫人,對我的誇獎啦,我心就,欣然接受了。”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謝謝老闆的,給我們的贊助,我們兩個人,在此謝謝你。你們啦嗯,你們有時間嗎?我們先回去了,如果有事的話,到時候訂婚,結婚那一天,我到時候給你提前打電話好吧!”男孩子對着婷婷說道。

“ 好的,你們有事,你們先走,如果。嗯,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就給我說,就可以了。”婷婷對着男孩子說道。

“ 好的,謝謝老闆了。”男孩子和婷婷說完話,牽着自己的女朋友,轉身離開了。

這個時候,趙子軒看那個男孩子,牽着他女朋友,走出花店。臉色才稍微,好一點,不知當時趙子軒,那臉色,不要太難看,尤其是婷婷,在自己面前,一直誇,別的男生時。也不知道是,怎麼什麼意思,但是隻有趙子軒,真的,這是吃醋的表現,沒想到,有人竟然在自己,不在的時候,居然挖自己的牆角,雖然不是撬牆角的意思,但是和自己老婆,走那麼近,就是不行,總之,今天自己很不舒服。他絕對,不可以給他,誇別的男生的機會。

“幫我把這,一束大的玫瑰,給我包起來。”趙子軒對着店員說道。

趙子軒讓服務員,幫自己打包著,這一大束,玫瑰花,然後直接拿着卡,到前臺把這個大玫瑰花,刷卡給,買了回來,隨後趙子軒手裏,拿着玫瑰花,立馬就走到婷婷跟前,把這一梭子玫瑰花直接。嗯,塞在婷婷的懷裏。

“諾,給你。“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幹嘛啊!”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不是你說的嗎?你想要玫瑰花,我從來沒有送給你玫瑰花嗎?我現在就送給你了一束,玫瑰花,那你好好保管不就好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幹什麼呀,我不要你送的玫瑰花。“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不是說,我以前沒有,送給你玫瑰花嗎?我現在送給你了,你又不要,你什麼意思呀?你是。”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什麼我是,什麼意思啊!你,有你這麼送玫瑰花,那麼就往人家,懷裏面,一塞。你也不看看,最起碼,也要用一個,浪漫的方式嗎?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們女人,就是麻煩,別人不送吧?說別人不送了,送了吧!又嫌,送的方式不對,你到底想怎麼樣。”趙子軒生氣的對着婷婷說道。

“我從來沒有,想過怎麼樣,就是你以前,沒有送我玫瑰花,做過什麼,浪漫的事,我也沒有從來,沒有說過你,你今天到底,怎麼回事兒,是不是想找茬呀。”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是我找茬,你說我,是我找,茬兒嗎?找茬是吧?那好。你那麼,不待見我,我就立馬就走。”趙子軒對着婷婷說完就要,走出花店。

但是李毅看見,此時的趙子軒。要離開,李毅立馬就來了,走到趙子軒,跟前,去攔住了,趙子軒的去路,剛剛在部隊的時候,兩個人,還有說有笑的,說從結婚以後都沒有,給婷婷買過什麼禮物,送過婷婷玫瑰花,今天他要買玫瑰花,送給婷婷,從來沒有對婷婷做個浪漫的事,今天他一定要給,婷婷做全套了,這是怎麼回事。剛剛還好好的,現在又變了,一個樣,真是不僅女人心,也不好懂,他這個好兄弟的心意,也不好懂。

“ 你幹什麼?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就要走呢?你什麼意思?”李毅抓着趙子軒的肩膀,小聲問道。

“沒事,我不想在這裏待着,這裏的空氣都讓我很窒息,我想出去走走。”趙子軒擺脫李毅的手說道。

婷婷看趙子軒已經走出花店,不知道此時的心情,是怎麼樣,但是婷婷感覺,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事情的,趙子軒怎麼會這樣呢?

就在婷婷,還在發愣的時候,思思給,婷婷,用頭,示意讓婷婷出去,追着趙子軒去,但是婷婷沒有理會思思的示意,婷婷還是待在老地方,傻傻楞楞的站在原地。

而此時的,趙子軒,已經完全淹沒在,華店門口的路上。任誰現在,誰也不知道,趙子軒走到哪裏去了,而在這期間李毅,已經給趙子軒打電話了。但是趙子軒都是。按下了拒接,的態度來,表示他,已經是強烈性的生氣啦?

“我剛纔給你點頭示意,你爲什麼不去追着趙子軒,還在這裏發呆呢?在那幹什麼?”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笑話,我爲什麼,要去追她呀,搞得是我的,錯一樣,我今天什麼錯,都沒做好嗎?”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說你情商低,你還真是笨,你難道,你到現在,都不知道趙子軒,他爲什麼生氣嗎?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爲什麼?誰知道他爲什麼,他那,人,也總是不按常理出牌,誰能猜懂他的心意呀!”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既然你們生活在一起的,兩個人都不知道。”那,別人能說什麼呢?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 我是真的不知道嘛,你告訴我她,爲什麼生氣好不好。”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 你連他那是,爲什麼生氣你,都不知道,還需要問我嗎?你沒想的一看,他那是吃醋了嗎?你剛剛在他面前,那麼進全力的,誇那個人,家來的那個小情侶的,那個男孩子,你想要你老公,心情會舒服嗎?真是的,這還要問爲什麼,你趕緊去給你,老公道歉,讓你老公,不要生你的氣了,不然這樣的影響,你們,夫妻之間的關係,多不好啊。你現在就趕快去。找你老公去。”思思對着婷婷說道。

“ 我纔不要去追哪,如果我現在就追出去他肯定以爲我知道,自己認錯了,然後給以後,更變本加厲了,我纔不慣,他這個臭毛病呢,我纔不要去追。”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 那是你老公,又不是給別人,還呈一時之快,先誰認錯,誰先低頭,有什麼關係呀,本來今天就是你,做錯了。你還不趕快去追,還要在這裏,逞英雄嗎?如果事情一旦,發展的嚴重,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思思苦口婆心的勸着婷婷說道。

“ 我現在就是跑出去,人家也不見得,理我呀。管他呢?你們現在要去,幹嘛?你們要是如果,一起回家的話,那我就一個人先走了。“婷婷對着思思說道。

婷婷對着思思說完,轉身垮着自己的包,就走出花店門口,其實他剛剛,是想去找,趙子軒的,但是被思思那麼一說,店裏面又那麼多人,他,趙子軒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留,直接甩臉子離開了,真讓婷婷怎麼能接受的了,所以婷婷決定一個人去逛街。

當婷婷一個人走在,精品間的時候。嗯,一個人漫步在路得兩道,當婷婷,婷婷走着走着,突然前面有兩個,身上紋着紋身的小夥子,對着婷婷吹着口哨。


“美女要去哪兒?是不開心啊?要不要哥帶你去玩玩兒。”有一個紋身的小夥對着婷婷說道。

“ 神經病!”婷婷直接翻着白眼,對着兩個紋身的,小夥說道。

“沒想到,還很挺橫,怎麼樣?小爺看上你,讓你陪小爺玩玩兒,那是你的福氣。還別給臉不要臉。在這裏撒潑。也不看看這裏是誰的地盤。”一紋身小夥說道。

“怎麼樣,想打劫啊!小小年紀不學好,學人家耍流氓,你爹媽怎麼教育的你們。淨給你爹媽丟人。簡直就是,神經病吧!你們。”婷婷對着紋身小夥說道。

“喲呵夠潑辣啦,小爺喜歡。”其中一個紋身,小夥說道。

而婷婷並,沒有理會兩個紋身的小夥子,而是直接走紋身男子那裏。直接往前繼續走那兒,但是後面的一小夥,正準備。對着婷婷下手,而另外一個小夥,直接拉着婷婷不放,突然間一個聲音,“啊了一聲。”婷婷一回頭,一個紋身男子,立馬倒在地上,婷婷。再擡頭看見的時候,原來是趙子軒,來到這裏。

其實趙子軒,剛剛自己一個人在這條路得,旁邊,那一個人散步,正好看見婷婷了,剛開始,趙子軒還以爲,是自己看錯了,想到婷婷,應該還在店裏,沒有想到後面跟了,兩個流氓,本來趙子軒,剛剛出來,後,就已經後悔了。還想回去時。就是找不到,一個臺階下。 想給婷婷說句,好話,但是挺怕婷婷,又說自己做錯了,或者是怎麼樣。沒想到就,在自己很?糾結着。要不要回去時。就碰見這。兩個紋身小夥子,

在調戲婷婷,這趙子軒。二話不說,沒有多想,一腳過來,就把紋身男子給。踢倒在地。

旁邊的紋身小夥,難得看見趙子軒。本來想動手的,但是看趙子軒身手不錯。也就沒有動手,而趴在地上的紋身男子,看見。嗯,趙子軒,爬起來就和旁邊的紋身,的小夥兩個人,一起跑開了。

“ 你沒有事兒吧?”趙子軒看着婷婷說道。

“我怎麼可能會有事呢?我老公是軍人,人家不敢把我怎麼樣?幸虧你出現的及時,所以我纔不害怕呀!”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那你現在要去哪裏呀?”趙子軒看着婷婷問道。

“ 逛街嘍,自己一個人,反正又沒人,跟我一起,所以只能我自己,一個人,逛街啦。”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如果夫人不嫌棄的話,我可以跟夫人,一起逛街。”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你要陪我一起去嗎?你平時不是,最討厭逛街,這樣的事情了嗎?怎麼今天改變主意了呀!”婷婷對着趙子軒。

“沒事兒,就是你一個人去逛街,我有點不放心,所以我陪着你一起去。”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那有什麼,不放心的,再說了,現在是白天,街上又不,只我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出事。”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萬一你在碰見,剛剛那兩個混小子,那樣的人,你自己一個人,又不會功夫,柔弱的女孩子,我又不在你身邊。你說怎麼辦呀!”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怎麼可能會那麼巧,每次都碰見,這種倒黴的事情。而且我又不是做了,什麼惡事,每次都倒黴的事情都,能讓我碰上啊。那我豈不是太悲哀了。”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不管怎麼說,你一個人逛街,都太危險了,我決定一直都在你身邊。今天保護你,你同意不同意,我都得跟着。”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剛剛在花店裏面,直接離開的時候,不是生氣了嗎?現在怎麼樣?生氣過了。還是說現在,又不生氣啦?那你的臉色,怎麼變得那麼快,一會白,一會黑的。你這樣的大爺,我可請不起。”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我剛剛哪裏有,生氣呀,我剛剛只不過,是出來透氣而已,不過你也做的,不對,你爲什麼要當着,我的面。誇別的男生,以後禁止,你誇別的男生。你如果在誇別的,男人,如何帥,如何優秀的話,我真的要生氣啦。”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我剛纔有說,他長得帥,或者是說優秀嗎?我只不過是看見,她追他女朋友。如此的,真心實意,所以我感覺對男人。還有點改觀了,我就說了這些呀,也沒有特別的誇他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剛剛滔滔不絕的,一直在那裏,說那個男的如何如何好,你還說沒有誇,別人。你是不是得了健忘症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我不是得了健忘症,我是得了老年癡呆症。”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人家說話,都能好好溝通,你怎麼就不能,跟我好好溝通呢。”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你看你那,說的是什麼話,我怎麼和你溝通啊!”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真是唯有女人和小人難養也。”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算了,你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吧,我不想跟你說那麼多。”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趙子軒聽到婷婷講得,也沒有在說什麼,因爲他知道他不想在說了,太多的說,說的太多的話,婷婷肯定會不高興,待會兒還要,自己哄,多麻煩呀,所以趙子軒手放在自己眉毛上。做出了一個尷尬的動作,也就沒有在說話。這個時候趙子軒,突然想到婷婷如此蠻橫無理,都是自己長時間以來慣出來的毛病,但是這種話,趙子軒是不會說出口的,他也不敢說出來,因爲他在家裏面的地位連個寵物都比他高。

此時此刻的,婷婷看趙子軒,沒有再說話,自己。也就沒有支聲,因爲婷婷看,此時的趙子軒,和自己鬧着彆扭,所以。婷婷確實,不知道怎麼跟趙子軒說,明天她想去,爬山的事情。

婷婷想去爬山不是一天兩天了,因爲他剛剛還看過天氣預報,天氣預報說明天沒有雨,所以不會出現腳滑或者是山上陡坡迷路什麼情況的,正好她和趙子軒兩個人,可以在山裏面玩耍,然後帶着個帳篷,如果野營也是一番好的風景。現在正好天氣不熱,也不是多冷,剛好可以好好玩耍一天。

此時的婷婷低頭,想着自己的如意算盤,想到明天就可以去爬山了。那個心情澎湃又激動,但是就不知道他和趙子軒說的時候,趙子軒能否同意,如果這次趙子軒不同意去的話,那麼自己豈不是白高興了一場。

“你明天有事嗎?部隊裏面,你要上班嗎?”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沒事兒,怎麼了,有什麼事兒啊?”趙子軒對着婷婷問道。

“既然你沒事,我也沒事,不如你陪我一起去爬山嗎?最後帶個帳篷,我們兩個人去野營怎麼樣?”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爬山,野營可以呀!你怎麼突然間想去爬山了。”趙子軒對着婷婷問道。

“沒事啊,只是感覺平時我們兩個人,很少在一起嘛,所以我又喜歡,爬山這種運動,所以纔要和你一起去啊!”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嗯,原來是這樣,那好吧,我陪你一起去,順便我們兩個人去野營最好是那種兩天一夜的野營生活,你說怎麼樣?”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可以呀,就這麼辦,本來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我又怕你不同意。所以也就沒敢說。”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爲什麼不同意啊!再說了,你在我們家裏的權威,可是第一樣,你什麼時候說過的話,我沒有執行過你,你簡直就是我們家的皇太后。”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是嗎?我在我們家的地位,那麼高嗎?我怎麼感覺我是你的小丫鬟呢,你讓我上東我不敢上西呢,讓我打狗我不敢攆雞,你還說我在家裏面的,地位高。我怎麼感覺不到呢?”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怎麼感覺不到呀,我對你還不好呀。你說你要什麼給什麼,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還不好呀?”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好好好,你說的都對,行了吧。你簡直就是模範老公是吧!所有的男人都要向你學習,對我又好,愛家,顧家,又有責任感,哪找你這樣的,老公去,我簡直就是上輩子燒了高香。祖墳上冒青煙,才找到了你。所以我以後一定會加倍疼你,愛你,對你好的,行了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這應該是,我的臺詞吧,你怎麼把我的臺詞,給搶了,說了去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這怎麼臺詞,也算是你的,這東西誰說了算誰的,明白嗎?”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孔子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孔子說了什麼呀?”婷婷對着趙子軒問道。

“想知道孔子說了什麼,你猜。”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愛說不說,我纔不猜呢。”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趙子軒看看婷婷,把頭扭過去,不想和自己說話,真的像也沒有,追着婷婷問,不知道婷婷爲什麼,突然有想去,爬山的想法,不過媳婦兒,愛運動這一項,就讓自己也挺歡喜的,本來自己在部隊裏面,成天鍛鍊身體,本來每次都想拉着,婷婷早起去跑步,鍛鍊身體,但是婷婷總是起不來,不過他有爬山。爬山,還有蹦迪的,這種項目,對他自己本身,身體是有益的,所以趙子軒是,大大支持的。

“要不這兩天去,爬山,過幾天,我請你去看,電影怎麼樣?”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怎麼會突然那麼浪漫,請我去看電影,你有那個時間嗎?”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沒有太多的時間,不過我可以爲了你節約時間啊。而且這部電影就是說我們軍人,愛國情懷的那種動作片,你一定肯定會喜歡的。”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說的該不會是《戰狼2》吧。”婷婷對着趙子軒問道。

“對呀,你怎麼知道《戰狼2》這部電影。你在家有看嗎?”趙子軒對着婷婷問道。

“一猜就,猜到了,現在只有這一部電影最火,而且已經突破了華影電影院的最高票房,我在微博上其實有關注到,因爲我每天都開微博,所以吳京還算是我喜歡的一個導演兼演員,因爲小的時候,我就看他的太極宗師長大的。所以我一開始感覺吳京挺帥的,包括是現在也帥,而且特別是他老婆,謝楠也是我喜歡的,一個主持人開朗大方又不做作,所以我比較喜歡他們夫妻兩個,聽說他兒子叫無所謂起的名字,你倒是挺有趣的,又無優無慮的,挺好是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說的都對,你說我能說什麼。”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我看你平時,沒少關心娛樂圈的,那樣是吧?你除了吳京之外,你還有什麼喜歡的,沒有。”趙子軒對着婷婷問道。

“除了吳京,我還喜歡迪麗熱巴,我就感覺她上的那個奔跑吧,兄弟。別人都說他,沒有綜藝感,但是我感覺,對她挺喜歡的,全能藝人嘛?又會轉圈,一會跳舞又會唱歌,而且會模仿,有演技,他是一個有顏值,有身材有身材。在女演員方面,我還是比較喜歡他的。你說男的嗎?嗯其實我對鹿晗,都是因爲迪麗熱巴,才喜歡鹿晗的,我感覺他們兩個人。組CP,挺有看頭的,而且現在觀衆的口味,都變啦,他們兩個又是,當紅流量小生,希望他們兩個真實的時候,在一起雖然,有時。可能是,爲了節目效果,但是在。生活中,如果她們兩個,能在一起,我肯定會深深的祝福。”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其實老婆你不開花店,去做狗仔,還是?非常有潛質的,你看看你對娛樂圈裏面的,那些事。全都是懂一點點咦。”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哎,你別說,你倒是提醒我了,如果以後我不開花店的話,我就做狗仔隊,專拍娛樂圈裏面的,嗯明星的八卦,對不對?其實狗仔隊,應該都是每個明星,都討厭的人吧,我可不希望,我的偶像討厭我。我可惜,我喜歡的,是我的。偶像,我喜歡他的同時,他也喜歡我,雖然他們不知道,我是誰,但是我也是。希望他們都能在,現實生活中,好好照顧,自己。可以爲着自己的夢想,繼續前進着。永不放棄精神”。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