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還怕他毒死你啊?”扶桑宗主哈哈大笑,“牧小朋友,你最近戒備心理太強了。

溯洄想給你挖坑都挖不了。

放心吧,這酒我們喝了好半天,沒問題的。”

說着,他一仰脖幹了一杯。

唐牧北捏着手中的酒杯搖頭道:“前輩你誤會了,我並不是擔心酒有問題。

而是上次在店主年會上因爲喝了一杯酒差點鬧出大笑話來,所以從那時候起,我就下定決心絕不再貪杯。

沒有特殊情況,就算是頂級仙釀,我也不會喝的。”

“哦,原來如此。”已經微醺的溯洄笑眯眯看着他問道:“你當真以後儘量不喝酒了?”

“當真不喝!”他堅決回道。

溯洄搖搖頭,“我纔不信呢!

男人有幾個不愛酒?

美酒美景俏美人,實在是人生難得三美。

此處有美景有美酒,你居然說不喝酒,我是真不信。

要不然,你就發個誓。

你發誓我纔信。”

一看這情景,唐牧北知道他有點喝多了,因此將酒杯放下舉起右手鄭重發誓道:“我唐牧北對天起誓,從今天起絕不貪戀杯中之物,若有違背誓言……”

說到一半卡殼了。

麻.蛋,該怎麼發誓呢?

要說真的滴酒不沾那絕對不可能,自己才上任店主兩個月,以後時間長着呢。

不論是應酬還是參加鬼廚宴席,美酒絕對少不了。

到時候真的能一口不喝?

但修行之人發誓對的可是天道,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所以這誓言既不能太輕又不能重了。

他思索幾秒鐘繼續道:“若有違背誓言,就讓我被溯洄前輩坑了又坑,絕無怨言!”

“牧小朋友連這種誓都能發出來,看來妥妥是真心的。”扶桑宗主目瞪喵呆感嘆道。

反倒是溯洄聞言兩眼放光,“說得好!”

隨即動作快如閃電,一把捏住唐牧北的下巴另一隻手迅速將杯中酒灌入口中,最後捏住嘴巴在他胸口一拍。

“咕,咳咳咳……”半秒鐘後被放開的唐牧北被嗆得直咳嗽,而那杯酒早就下肚了。

whatthe法克!

又特喵被坑了,前輩你這操作略騷啊! 嗶了個泰迪的,剛纔就不應該提這茬!

我特喵是哪根筋沒搭對,還是腦子裏有坑下雨進水了?

爲毛要發這種可以鑽空子的誓啊?

唐牧北欲哭無淚。

然而對面兩位前輩卻是一臉蜜汁微笑看着自己,笑而不語。

喵喵喵?

這是幾個意思?

爲啥都盯着我的臉啊?

喝了杯酒,臉上還能長出花來?

“果然……牧小朋友小心提防是有必要的!”沒想到真有坑的扶桑宗主略感慚愧,自己貌似做了幫兇。

但這坑的效果還真不賴,自己忍不住想盯着看。

主要是太有意思了!

唐牧北一聽這話,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立馬在心裏過了一遍,有可能是哪種類型的坑?

難道,真的又開花了?

這次是在臉上咩?

噗!

那可就真沒臉見人了!

哪有鏡子?我得趕緊照照。

他瞬間在腦海裏刷過這些念頭,對面貼心的扶桑宗主當即用酒水給他凝聚了一面水鏡,“喏,你自己看,效果還真挺不錯的。”

帶着黑人問號臉表情,唐牧北把臉湊過去。

然鵝水鏡中自己臉上乾乾淨淨的,除了剛喝了杯酒面色微紅外,沒有任何異常狀況。

夜夜鎖情:冷情首席替身妻 那他倆盯着看什麼呢?

難道是我自己看不見的東西……

剛在心裏刷了兩條疑問,唐牧北頓時一臉驚悚!

因爲他看到水鏡中,自己腦袋上冒出兩行文字泡!

居然還特喵帶標點符號和表情的……

我勒個大擦!

唐牧北心中頓時有一萬多隻草泥馬在自由奔跑。

腦袋上色彩斑斕的文字泡顯示:我****!

還帶屏蔽敏感字效果?

他這時候纔想起來,很久很久以前(其實也就兩個月)剛認識溯洄前輩的時候,他說自己內心刷屏很好看很有意思,but用讀心術太麻煩了。

所以某位坑神當時表態要發明一種刷屏顯示技術。

自己居然那麼天真!

還給提了建議!

讓他把對話框顯示在臉上這個想法,變成頂在頭上的文字泡。

如今果然實現了,簡直就是自己挖坑埋自己!

問題是當時還想了想感覺挺好玩,心裏有什麼想法的時候就會在頭頂上刷出來,乍一看像極了網絡遊戲裏的人物。

可當這玩意兒真的頂在腦袋上的時候,真的是誰心裏苦誰知道啊!

“不愧是我苦心研究又改良無數次的藥水,效果槓槓的!”溯洄前輩單手撐臉,醉眼朦朧自豪道:“小朋友我待你相當不錯吧?

這技術絕對是天下第一份!

有創意、有顏值,關鍵還特別實用。

你看你的文字泡色彩漂亮吧?

這可是充值會員纔能有的待遇,我免費給你用了呢。

要是以後想使用最新形狀的文字泡,你就得充錢了。”

噗!

扎心扎心、吐血吐血!

要不是打不過你,我特喵現在就想衝上去給你腦瓜子打放屁!

誰會稀罕這玩意兒啊?

腦袋上頂個文字泡,出門都不用開口說話了唄,想說啥看腦瓜子就行。

十方乾坤 “對!我就是這個想法和創意啊!”溯洄就看着他刷文字泡,速度比說話聊天快多了。

更重要的是,內心深處的吐槽看的特別過癮!

扶桑宗主看完這條刷屏,頓時眼前一亮,“溯洄,還有藥水嗎?

給我來幾瓶,我悄鳥的讓白城、凌雲劍和青崇居士都喝了,咱在一塊玩兒真心話大冒險肯定有意思!”

“現在俱樂部裏面的厲鬼數量太少了,否則咱可以給它們集體灌藥,那可就熱鬧嗨了。”溯洄邊說邊從儲物袋裏往外掏小瓶子,“我的配方已經很成熟了,後續的文字泡形狀研發也準備的差不多,有想充值會員的儘管來找我。

喏喏喏,這些你們先拿去玩。”

說着他將幾十個五顏六色的小瓶子放在桌上。

扶桑宗主拿起一個仰脖就幹了,隨後腦袋上突然冒出個文字泡來:“這麼一小瓶,藥效能堅持多久?”

“大概一個月總是可以的。”溯洄見狀自己也喝了一瓶,然後顯擺自己同樣是會員效果的色彩斑斕氣泡。

“艹!你居然藏私,爲毛我的文字泡就是光禿禿的一個水泡泡?你們倆都可以變顏色?”扶桑宗主刷屏速度也可快了,唐牧北不仔細看都看不過來。

溯洄哈哈大笑,腦袋上刷了一條,“小朋友是我的第一個試驗品,會員效果是贈送的。

我可是研發人當然不需要充值繳費。

你想要會變顏色的好看氣泡,就得來我這兒充值,我給你開通會員!”

唐牧北默默扶額,也沒開口說話在腦袋上頂了個好看的文字泡,“你們慢慢玩,我先去洗個臉冷靜一下。”

還能說什麼呢?

這倆活了幾千年的前輩都玩嗨了。

他們是真覺得這玩意兒有意思,可爲毛我心裏這麼憋屈呢?

從識海中出來,唐牧北站在鏡子前默默看了許久。

不管自己心裏想什麼,瞬間閃過的吐槽有多少,文字泡都能兢兢業業一個標點符號一個表情都不落下的給顯示出來。

一個月的時間吶!

自己要頂着這玩意兒一個月?

以後是不是什麼都不能過腦子了?

否則一點隱私都沒有。

他也沒敢下樓,這要讓俱樂部裏的厲鬼們看到了,身爲店主的顏面何存啊!

可要是一直這麼躲着也不是個事兒。

糾結許久,唐牧北拿出鑰匙轉身進了洛水公子的靜止空間。

唉……

扶桑宗主已經被溯洄前輩帶坑裏了,現在也只有這位溫和的前輩能安慰一下自己。

“牧店主來了,我正研究你留下這些化妝品呢,我感覺這些成分雖然複雜想徹底還原可能有點難度還涉嫌侵權,但是稍微更改一下還是可以的,甚至化妝效果可以更好一些……”洛水公子正忙着呢,頭也沒擡說道。

然鵝對方很沉默,跟平時感覺不太一樣,他便擡頭問道:“怎麼了,心情不好?”

“果然,還是洛水前輩最靠譜了。要是我認識的大佬都像洛水前輩一樣,能省多少心啊!”唐牧北沒開口,腦袋上卻頂着兩行文字泡。

洛水公子:0_0

這是什麼新玩兒法?

最新刷屏顯示技術咩?

看對方目瞪口呆,唐牧北將一個小瓶子放在桌上,“這是溯洄前輩的最新發明,藥效持續一個月,我都不能出門見人了!”

“溯洄啊……”洛水公子抽抽嘴角,“剛消停了幾天,又開始挖坑了。你先別難過,反正我這裏有的是時間,等我研究他這是什麼成分,說不定可以給你造出解藥來。

你開始打坐修煉吧,我儘量幫你搞定。”

唐牧北心裏這個感動,洛水前輩不但是天下顏值第一,靠譜程度也是天下第一!

從這件事就足以見得,有個靠譜的好前輩多重要!

感謝書友尼瑪這軟件看書真好用打賞,謝謝支持! 有靠譜的前輩做後盾,唐牧北安心打坐修煉去了。

靜止空間中再次迴歸安靜,只是洛水公子的研究對象已經變成了小瓶子裏的藥水。

“修煉不能貪多貪快,你現在的狀態已經到極限了,能自己停下來很有自制力。”過了許久,洛水公子看着結束脩煉的唐牧北笑道:“你要是再不停,我也會打斷你的。畢竟再繼續下去,也沒什麼意義。”

他收斂氣息點點頭,“前輩指點過幾次之後,我就知道大概什麼時候到身體極限了。

那個藥水……有解藥了嗎?”

現在頭頂上的文字泡纔是最大的麻煩。

一日不解決就一日不敢見鬼。

“唔,這個啊。”洛水公子看着自己手中的小藥瓶,微微皺眉溫和道:“溯洄對花草靈植的研究更深了一層,而且裏面有各種加密,很不好破解。

最後我索性放棄破譯,而是反其道行之。

藥水沒有解藥,但我可以用一個屏蔽小法術。

類似於禁言套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