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都這麼說了,我該怎麼去。

「算了,繼續睡吧。」

反正都請假了。

慕安安也的確是累瘋了。

而,就在慕安安剛閉上眼睛時,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震了一下。

是來電。

顧顧的。

顧顧:你是不是遇見唐美好了?

慕安安來京城,微信號是重新弄的,顧顧的還是她自己在用,就是擔心出現問題。

而收到顧顧這個信息,慕安安也是意外。

她翻身給顧顧回復。

顧顧:我朋友來問我,說唐美好發朋友圈遇到我,說我好看了,還說我……整容了。

慕安安一聽這就蹙眉,這什麼玩意兒?

安:還說了其他?

顧顧:有! 第137章

剛那話就是脫口而出,因為腦子是當真想怎麼搞七爺。

既然七爺能有吃醋,對自己肯定不簡單,那麼自己不能光興奮,要行動啊。

想要個男人,還不行動,不是等著自己心酸么?

但慕安安跟七爺的關係,又不能直接來,要隱晦一點。

就……

勾引。

這兩個字,特別適合。

而且,一旦成功搞定七爺,就算跟宗政御發生關係的事情曝光,七爺也不會將她送走,最後跟她生氣。

但如若那時候慕安安跟七爺關係變成情侶,那就可以哄了。

越想,這勾七爺的行動,就越要趕緊進行。

慕安安看了看捲毛,既然話已經出口,她也就沒有扭捏,直接問:「要怎麼做,才能隱晦的讓你開始在意一個人,意識到你要得到這個人?」

剎!

捲毛直接剎車,震驚的看著慕安安,「你還想得到我?」

慕安安:……

「安姐,可千萬別。別愛你顯哥,真沒結果。」捲毛是一本正經的表達,「你顯哥喜歡長發、大-波、浪類型的女神。」

說完,霍顯還認真打量了幾眼慕安安,「我這人比較俗,我喜歡漂亮的,性感的,沒有一張好看的臉,我是絕對不會妥協的。」

「你的意思是說我丑?」

慕安安雙手交叉於胸,冷眼的看著霍顯,「下車,打一架去?」

「安姐,你是我救命恩人,我不打的。」

「我可以單方面揍你。」

霍顯笑笑,老老實實開車。

慕安安懶得搭理,右手撐著額頭,手肘靠在車窗上。

霍顯開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問,「真喜歡我?」

「滾。」慕安安回答的冷酷無情,「老子看不上你。」

雖說霍顯那張臉是真的帥,混血,眼睛也好看,氣質也酷。

但跟七爺一對比,簡直秒成渣。

慕安安原本還想問問霍顯,關於搞定一個男人的問題。

但現在被一鬧,冷靜下來,覺得自己真的想太多。

他能有什麼好辦法?

一路再無話,霍顯到達陳花家小區門口,把人接上,就往火鍋店去。

慕安安原本坐在副駕,但接陳花的時候,自然的往後面坐去。

讓陳花坐副駕是不可能的,但如若把陳花一個人放到後座,以陳花敏感的性子,心裡肯定會有點不是滋味。

坐在後座時,陳花雖然沒有說什麼,但一直抓著慕安安的手。

她很緊張。

慕安安安慰的拍了拍手。

霍顯選的火鍋店,就在市中心。

不過地點比較刁鑽,霍顯把車開到停車場,又帶著慕安安跟陳花拐了幾個巷子,才到達一四合院。

『火火火鍋』招牌高掛,站在遠處就能聞到香味,特別刺激人食慾。

裡面也是高朋滿座,三人進去要拍號,大概要等十分鐘左右。

慕安安思索片刻,最後喊了陳花:「走,陪我上廁所。」

她壓根沒有等陳花回應,就把人拉走。

上廁所不是主要的。

慕安安主要是要找陳花,談一事。

在車上的時候,慕安安就在考慮是否要找陳花談這個事,最後在聽到店員要等十分鐘后,慕安安果斷決定。

這事,一定要跟陳花說! 我再也不堪忍受其擾,遂真如他所言鎖上門出了旅店。自己與林薇分手后我就再也沒有碰過女人,想來我守身如玉已有大半年之久,雖然和沐惜春戳破那層窗戶紙后她對我的誘惑力不可謂不大,可我終究沒有越雷池半步。

現在想來不禁暗暗慶幸,我終於還是沒有給她造成更大的傷害,雖然這種事情對於戀愛中的男女來說已經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但至少對我來說我對她的愧疚會因此減少一分,如此說來也不枉費我做了半年多的和尚。

此刻已是晚上九點多鐘,我站在旅館樓下腳步猶疑了一下,終於還是決定去向東酒吧一趟。天知道我能不能在兩天內找到工作,如今我也只能去找向東融點兒資了,想來也是慚愧,只是但願沐惜春今晚不會來酒吧。

去到酒吧的時候我特意在酒吧門口向裏面窺視了一圈兒,見並沒有見到沐惜春的身影我這才推門走了進去。

然而不巧的是向東也不在,問過小李之後才知道向東一家回岳父家了,已經去了兩天了想必也快回來了。

我又旁敲側擊坑吭哧哧的問了一下沐惜春最近有沒有來,小李心領神會的看着我笑着說:「我就知道你還記掛着沐總,我說魏哥,沐總這麼愛你你真捨得和她分手啊?」

「別廢話,說重點!」我佯裝惱怒。

小李對我撇了撇嘴說:「這幾天沐總一共來了兩次,兩次都喝大了,都是我送她回去的。你是沒見過沐總那樣子,簡直是我見猶憐啊!每次我送她回家的時候她都在車上暗自垂淚……」

我瞪了小李一眼,把他的話硬生生憋了回去,但我的心還是一陣刺痛。

「她來的那兩次都是什麼時候來的?」

「七八點鐘吧!不過她每次來都是很晚才離開的!」小李回答,不忘抓住時機補充一句。

我問小李拿了一瓶伏特加,找了一個不易被人發現的幽暗角落,獨自喝着悶酒。

以小李所言,我想大概今晚沐惜春是不會來這裏了。

我最在角落獨自想着心事,沉靜在自己蔽塞的世界,連酒吧漸漸喧鬧的氣氛也並未引起我的不適。

正當我自酢自飲的沉寂在自己的悲苦情緒中的時候身旁突然多了一個人。

我抬頭眯了來人一眼,此人是個女子,相貌還算秀麗,但整個人的氣質看上去稍顯青澀,有種含苞待放的韻味。

只是我並不認識她,而且看她的樣子也不像混跡於風塵之中的女子,不知道她是什麼來意。

我看了她一眼沒有理她,而是又重新回到了我的世界。

見我沒有理她的意思,她終於主動開口:「你不記得我了嗎?」

我又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她一番,伏特加的酒勁兒雖然大,讓我已有些微醺,但我依然可以肯定,我並不認識她。

我搖搖頭,心想這難道又是什麼新的套路?只是不管怎樣我此刻都沒有這個心情,就算我有心情,就我兜里的那些銀子恐怕也消費不起這等上好貨色。

「你不記得前幾天你救過我一次

(本章未完,請翻頁)

都事情了嗎?」她再次提醒我!

「救你?我救過你嗎?」我語不成調的問,在我問完后我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沒錯,是她,雖然那晚我只在昏暗的燈光下醉眼朦朧的看過她一眼,此刻經她一提點,我還真想起來了。沒錯,他就是那晚我從三個小混混手裏幫她解了圍的那個跳舞的女子。

我不禁有些生氣,想我為了你差點被人打死,還被帶到派出所關了幾個小時,更是被罰了五千塊錢,你倒好,找到脫身的機會就溜之大吉,良心何在,簡直豈有此理!

「我還以為你上次遇到那種事情你再也不敢來這種地方了,沒想到你膽子還挺肥!不過要是再遇到上次那種事情我是不會再救你了!」我撇了她一眼,半揶揄半認真的說。

「對不起,那天我真的被嚇傻了,所以……所以才在警察來的時候偷偷溜掉了,我害怕進派出所……因為……我是在校的學生,若是進了派出所學校肯定會知道,若是讓學校知道我在酒吧跳舞……肯定會被開除的!」她的語氣越說越小,看得出她並沒有撒謊。

我這才恍然,原來她是出於這個考慮才臨陣脫逃的,如此說來倒也情有可原。想起之前對她的詆毀不由有些慚愧,果然看待事情不能只膚淺的留於表面。想及此處不由對她溫和一笑。

「這幾天我一直都在找你,可是一直都沒有找到,今天總算被我找到你!那天……那天你沒事吧?」她的眼神浮現出一絲關懷和感激。

「沒事!只是被人揍了一頓而已!」我扯開領口給她看我胸口還未褪去的血痂。

她頓時面露驚恐,有些結巴的說:「對……對不起!」

我看她這樣子不由得心裏暗笑,心想這點疤並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那些沒有疤痕的傷,至今大腿上的傷在走路的時候還會隱隱作痛我又豈能給你看?再說了跟為了救你而引發的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所造成的後果來看,這點傷倒也不值一提,我為此連女朋友都沒了告訴你你能信?

想來所謂蝴蝶效應便是這個道理了,你不知道自己毫不起眼的一個動作會導致多麼嚴重的後果。如果當初換一種選擇,又會發生一些什麼樣的事情呢,只是現實沒有像電影里那般可以回溯時空的設定,那個假設也就永遠不可能有答案了。

我對她無所謂的笑笑搖了搖頭。

「那天晚上我其實並沒有走遠,而是躲在外面不遠處,我看見你們都被警察帶走了,可我實在沒有勇氣去幫你澄清事實,對不起!」她再一次道歉。

「警察沒有對你怎麼樣吧?」

「還能怎麼樣?只不過罰了我五千塊錢而已!」我輕描淡寫的說。

「啊?為什麼?」她吃了一驚,顯然對這個結果頗為意外和不忿。

「因為我把他們其中一個打成了重傷,掉了三顆牙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