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難道就一點都不着急?”韓父試探的問道。

韓宇看了韓父一眼,反問道:“我要着什麼急?”

韓父被問得一愣,隨即說道:“記憶啊,你既然失憶了,那你就不想知道以前的事情嗎?”

“看你們的反應,我的過去也不怎麼光彩,不知也罷。封百里,跟我回房間,今晚你就先在我房間休息一下吧。”

“哦。”封百里答應一聲,邁步跟上韓宇。

韓父一閃身攔住韓宇,指着封百里問道:“他是誰?”

“我朋友。”

“……男朋友還是女朋友?”韓父追問道。

一句話頓時就讓在場衆人全部石化,韓夢馨張大了嘴,吃驚的看着韓父,而韓母則是扭頭他顧,一個勁的偷笑。韓父也醒悟到自己說錯話了,可又不願意認錯,只能瞪着韓宇。

“……你看他那點像女人了?”韓宇沒好氣的反問道。

“厄……厄……”韓父吭哧了一會,張嘴要說話的時候卻發現韓宇早已沒了蹤影。

“人呢?”韓父問韓母道。

“你說呢?你可真行啊,怎麼突然會問出那麼一句?”韓母一臉笑意的看着韓父問道。韓父被問的面紅耳赤,好在韓夢馨早已見機溜回了房間。

回到了房間,韓宇瞪着偷笑不已的韓夢馨,低聲說道:“你要是再笑我就把你攆出去。”

韓夢馨聞言連忙舉手頭像道:“好好,我不笑了。只是哥,我從來沒有聽過咱們的老爸會說出那種話來,平時他都是很嚴肅的。”

“夢馨,跟我說說以前的事情好嗎?包括我們的父母。身爲人子,卻一點都不瞭解自己的父母,這是很不孝的。”韓宇柔聲對韓夢馨說道。

韓夢馨痛快的答應道:“好呀,之前我以爲你是騙我的,現在你既然真的失憶了,我當然要把咱們以前的事情統統告訴你……”

嘰裏呱啦……嘰裏呱啦……

通過韓夢馨的講述,韓宇對自己現在周邊的環境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自己的父母就如同自己先前所猜測的那樣,對他們兄妹施行的是嚴父慈母教育模式。父親很嚴厲,一絲不苟,眼睛裏揉不進沙子,母親很溫柔,細心照顧着自己和妹妹的生活。二人全部都在研究所工作,至於什麼研究所,因爲保密的關係,韓夢馨不知道,只知道每年總有一段時間,韓父韓母會離開獵戶星。至於周圍的人際關係,石天寶和柳輕眉是韓宇和韓夢馨的發小,石天寶是個老好人,而柳輕眉人如其名,是個小霸王,平時最常乾的事情就是欺負韓宇,倒不是她喜歡欺負人,而是韓宇懦弱,總是被人欺負,久而久之,經常出面保護韓宇的柳輕眉就變得霸道非常,對待韓宇,說是欺負,倒不如說是怒其不爭更加恰當。

“哥,柳輕眉她不是壞人,所以你能不能不要怪她。”韓夢馨看着韓宇小心翼翼的請求道。

韓宇見狀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韓夢馨的小腦袋,溫聲說道:“放心,我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我要是不喜歡她,不理她就是了。”

“可是,可是……”韓夢馨聞言急了,張嘴欲言,卻被韓宇伸手打斷,“我也能猜到那傢伙的心思,只是,我不喜歡她那個類型。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倒不如趁這個機會直接劃清界限。”

“那哥哥你以後不再理柳輕眉了嗎?”韓夢馨一臉失望的問韓宇道。

“如果她不來糾纏我,那我們還是朋友。”韓宇微笑着答道。

韓夢馨聞言一臉不爽的拍開韓宇的手,沒好氣的說道:“嘁~都不讓人家來見你了,還算什麼朋友?哥,你失憶了,人也變得虛僞了。”

“呵呵……”韓宇只是笑了笑,轉移話題道:“今天走了一天,我有點累了。夢馨,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哦,那你早點休息。”韓夢馨聞言順從的推門離開房間。剛一出門,就見走廊的一頭,韓母衝着韓夢馨直招手,嘴裏小聲的叫道:“夢馨,夢馨……”

韓夢馨走上前,低聲問韓母道:“媽,什麼事呀?搞的跟特務接頭似地。”

“這孩子,瞎說什麼呢?跟我來,我有話問你。”韓母嗔怪的敲了敲韓夢馨的腦袋,輕聲說道。

隨着韓母來到一樓,韓夢馨對等在那裏的韓父行了一禮,坐在了韓父韓母的對面。韓父輕咳一聲,開口問道:“夢馨,你哥今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有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

“啊?沒有啊。和平常一樣,我去叫哥起牀,然後哥起來。唔……哥醒過來的時候好像很迷茫的樣子,然後等他清醒以後,他就告訴我他失憶了。當時我以爲他是跟我開玩笑,所以就沒當真。只是到了出門的時候,柳輕眉和石天寶像往常一樣來叫我們一起上學,結果哥哥和柳輕眉發生了衝突,隨後哥哥就獨自離開了。直到那時候我才覺得哥哥可能真的失憶了。平時他對柳輕眉是很畏懼的,從來都是柳輕眉說一,他不敢說二。但是今天早上,哥哥卻跟變了一個人似地,絲毫不把柳輕眉放在眼裏。”

“那昨天晚上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反常的事情?”韓母開口問道。

韓夢馨想了想後一臉肯定的答道:“唔……沒有,昨晚半夜起風的時候我還起來關了窗戶,沒有發現有什麼反常的情況。”

聽完了韓夢馨的話,韓父陷入了沉思,韓母見狀對韓夢馨說道:“夢馨你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去上學。……小宇,你怎麼出來了?”

聽到韓母問話,韓宇撓着頭走下樓梯,開口答道:“還沒吃晚飯呢。”

被韓宇這麼一提醒,韓母一拍腦門,連聲說道:“對對,還沒吃晚飯了。我這就去準備,夢馨你來幫我。”

看了一眼臉拉得老長的韓父,韓宇扭頭向樓上走去,邊走邊說道:“等飯好了麻煩叫我一聲,我先回屋了。”

“站住!”韓父黑着一張臉喝道。

“做什麼?”韓宇回頭問道。

“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惡魔總裁:寶貝的笨蛋小媽咪 韓父問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韓宇沉默了一會,開口答道。

韓父眼睛一瞪,不過旋即想到了眼前的韓宇已經不怕他瞪眼,無趣的收起了架勢,看着韓宇說道:“不管你是不是失憶了,如果你想要繼續留在這個家裏,那你明天就給我乖乖的去上學,聽明白沒有?”

“……明白了。”韓宇點頭答道,隨後轉身上樓。

就在韓母和韓夢馨在廚房忙碌的時候,韓宇帶着封百里走下樓,開門向外走去。

“你去哪?”韓父一見,連忙叫道。

“這與你無關。我不想再念書,所以只能離開這個家。”韓宇淡淡的答了一句,隨手關門走人。韓父愣愣的坐在座椅上,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起身去追,好像很沒面子,但是如果不追,那養了十幾年的兒子就這麼走了……

“你是死人啊,還不給我去追!”韓母從廚房裏走了出來,見韓父坐着沒動,當即大怒道。

看着滿面怒容的韓母,韓父激靈靈打了個冷戰,期期艾艾的說道:“我,我去追那臭小子,豈不是顯得很沒面子。”

“兒子重要還是面子重要,你不追是吧?好,你追,老孃去追!”韓母說着,解下腰間的圍裙,開門追了出去。只是出了門,哪裏還有韓宇的蹤影。

“這樣好嗎?”封百里走在韓宇的身邊,輕聲問道。

韓宇聞言聳聳肩,無所謂的答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已經不需要父母的關愛了。以後的路我需要自己去走。”

“……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封百里問道。

“唔……先找家旅館住下來,等過了今晚再說吧。反正咱們現在身上有錢,倒不用擔心沒有容身之所。”韓宇看了看四周,選定了一家旅館後對封百里說道。

封百里跟上韓宇,開口說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找個吃飯的地方,畢餓着肚子不太好受。”

“說得也是。”韓宇聞言笑道。

二人隨便找了個飯館,點了幾道招牌菜,將就了一頓以後,韓宇和封百里開始尋找今晚的住處。

也不知是不是封百里的黴運傳染到了韓宇的身上,一連找了七八家旅館,竟然全都客滿。

“尼瑪,開什麼玩笑?難道我今晚要鑽水泥管子嗎?”韓宇坐在路邊的馬路牙子上,黑着一張臉低聲罵道。

“你要是不想要鑽水泥管子,倒是可以去我家住一晚。”一個女人的聲音從韓宇的背後傳來。

韓宇回頭一看,嗬,熟人。就是今天在賭場遇到的那個被稱爲大小姐的女人。不過這個大小姐可不是一個人,在她說話的同時,二十多個壯漢將韓宇和封百里給包圍了。

“我承認我是個帥哥,但是大小姐,你也太直接了吧?”韓宇制止了準備動手的封百里,看着大小姐說道。

大小姐聞言臉色一紅,帶來的人卻是個個臉帶怒容,只等大小姐一聲令下,就把眼前這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傢伙給幹掉!竟然敢調戲大小姐? 總裁夫人要離婚 不要命了!

“你要是想要這麼想,我也不能阻止你。只要你能打贏家裏的供奉,我倒是無所謂。”大小姐微笑着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一樂,繼續調笑道:“那可不行,我還沒看上你呢。萬一你家的供奉放水,那我不是要吃虧了?”

“住嘴!你這個流氓!”站在大小姐身後的一人忍不住出聲呵斥道。

“嘿~真新鮮啊,這年頭,流氓竟然喊別人流氓,這算不算是賊喊捉賊啊?”韓宇隨即笑道。

“給我動手! 醜女奪夫記 揍死着臭小子!”

“住手!我讓你們動手了嗎?”大小姐及時喝止了手下,掃了蠢蠢欲動的手下一眼後,回頭看着剛纔發號施令的人道:“阿濟格,什麼時候你已經可以指揮我家的手下了?”

“大小姐,我不是……”被稱爲阿濟格的人連忙解釋道。

“不用解釋,你回去吧。我暫時不想看見你。”大小姐一揮手,打斷了阿濟格的解釋道。

阿濟格尷尬的站在原地,怨毒的瞪了韓宇一眼後,轉身離開了現場。韓宇鄙視的撇了撇嘴,對於阿濟格欺軟怕硬的行爲不以爲然。

“一句話,來不來?”大小姐看着韓宇問道。

“來可以,但是你不能趁機佔我便宜。”

聽到韓宇這話,四周圍圍觀的人不約而同的心中暗道:“呸!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好,不過讓你借宿也是有條件的。”

韓宇聞言上下打量了大小姐一番,點頭說道:“我就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說吧,什麼條件?”

“和我賭一次,認真的賭一次。”大小姐盯着韓宇,一臉認真的說道。

韓宇撓了撓頭,考慮了片刻後點頭答道:“好吧,賭可以,不過你要告訴我要賭什麼?還有,既然是賭,那就要有點彩頭。”

“這個沒問題,我們回去以後再商量,現在,走吧。”大小姐滿口答應道。

回去的路上,打手甲一臉好奇的問打手乙道:“喂,我說,你看大小姐是不是看上那個小白臉了?”

“噓~你要死啊?想死別拉我做墊背的成嗎?”打手乙臉色一邊,一手捂住打手甲的嘴,一邊向走在前面的大小姐望去,唯恐打手甲剛纔的話被人聽見。

打手甲拔開打手乙的手,沒好氣的說道:“說說而已,那麼緊張幹嘛?”

“屁話,你忘了咱們老爺最討厭的就是手下多嘴多舌了。這事輪不着咱們去關心。我覺得吧,現在感到最鬱悶的應該是阿濟格那小子。嘿嘿……那小子可是一直以老大未來的女婿自居,現在猛地出現了一個情敵,而且這個情敵好像很危險啊。”

看着打手乙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打手甲沒好氣的嘀咕道:“還不讓我說,你自己倒說的很開心。”

“你懂什麼?管好你的嘴,這種事咱們只要安靜的待在一邊看好戲就可以了,多嘴會有丟掉小命的風險。不過要說起來,大小姐這回可能是真的動心思了。你看她平時對誰是那種態度,要是換了阿濟格,那拳腳早就上去了。”

“對哦,那你說我們是不是找機會討好一下那個小白臉?”打手甲低聲建議道。

打手乙考慮了片刻,搖頭說道:“還是再等等吧,說不定大小姐只是心血來潮,想要換換口呢,我們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你們兩個,在胡說八道什麼呢?”就在打手甲和打手乙說的正開心的時候,一個身穿管家服的中年男子一臉怒色的站在二人身後低聲喝問道。他已經聽了好一會了,這兩個混賬東西越說越不像話!

“管,管家……”打手甲和打手乙立刻就跟老鼠見了貓似地,萎了。

“哼!禍從口出!這種淺顯的道理還要我跟你們詳細說明嗎?”管家冷哼一聲問道。

打手甲和打手乙急忙告饒道:“管家,我們錯了。”

“哼!管住你們的嘴,再有下次,你們就不用再看到明天的太陽了!”管家說完這句,仰着頭,趾高氣昂的上前去追趕大小姐。看着管家的背影,打手甲和打手乙不約而同的豎起了中指,低聲嘀咕道:“神氣什麼?這條老狗!”

一路上韓宇和大小姐有說有笑,二人相互試探着對方的底細,別看說的很熱鬧,但是實際上有用的東西很少,說說笑笑的,韓宇跟着大小姐來到了大小姐的家。

豪宅啊!看着面前的大房子,韓宇心裏感嘆道。不過隨即又冒出一個疑問,這個大小姐家怎麼有錢,怎麼會跑到那種只能稱之爲三流的賭場去?這好像說不通啊。

“請跟我來,今晚你和你的同伴就住在這裏。”大小姐一臉微笑的對韓宇說道。說完更是親自走在前面爲韓宇引路,那些手下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驚訝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即便是對自家的老爺,大小姐好像都沒有過這種舉動。難道眼前這個小白臉,真會是這個家裏將來的乘龍快婿? 辛家,獵戶星響噹噹的豪門大戶,黑白兩道通吃,在獵戶星,辛家就是一個土皇帝。集萬千寵愛與一身的辛家大小姐忽然帶着兩個男人回家,這個消息不亞於原子彈爆炸。

辛家大院,豪宅!被安頓在一間客房內的韓宇躺在牀上,對同樣待在房間內卻顯得有些坐立不安的封百里說道:“別走來走去了,我頭都快暈了。”

“韓宇,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封百里停下腳步,瞧着韓宇問道。

“有什麼好擔心的?”韓宇咬了一口手裏的蘋果,滿不在乎的問道。

“這裏戒備森嚴,咱們進來了,想要出去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封百里低聲對韓宇說道。

韓宇莫名其妙的看了封百里一眼,開口問道:“你有病啊,有吃有喝乾嘛要走?”

“……你不會是真想當這家的女婿吧?”封百里看了看韓宇,滿臉古怪的問道。

韓宇聞言看了看封百里,臉色同樣古怪,開口說道:“……你哪隻眼看出那個女人看上我了?”

“難道不是嗎?如果不是看上你了,她怎麼可能會把你這個陌生的男人帶回家?”封百里不服氣的答道。

韓宇隨即答道:“切,那只是她從出生到現在一直都是被人順着,偶爾遇到我這個敢和她頂撞的人,她感到新鮮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樣,等她對我失去新鮮感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離開了。再說了,你以爲咱們是什麼人?還需要人家把咱們騙到家裏來暗害。我想辛家還沒有那麼下作。”

“那萬一對方就是想要幹掉我們呢?”封百里不死心的問道。

“這不還有你了嗎?你不是一直說你是高手中的高手嗎?想必對於這裏的蝦兵蟹將,你應該是不在話下的。”韓宇笑眯眯的答道。

封百里聞言無奈的說道:“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呵呵……放心,我有分寸的。你要是實在擔心,那等我們過了今晚,就向這裏的主人告辭就是了。”

聽到韓宇的話,封百里的臉色總算是好轉了一些,畢竟天色已晚,封百里可不想露宿街頭,先在這裏對付一夜再說吧。

一夜無事。

清晨,韓宇睜開雙眼,打着哈欠起牀。沒想到自己竟然睡覺認牀,這一宿折騰了半宿纔好不容易睡着,可沒睡一會,又醒過來了。看着睡在自己隔壁一張牀上,小呼嚕打得很歡暢的封百里,韓宇忍不住心裏羨慕的說道:“好睡眠。”

既然睡不着,那就出去走走,散散步,權當鍛鍊身體了。想到這裏,韓宇開門邁步走到了院中。走廊上時不時出現一兩個忙碌中的僕人,看到韓宇的時候總是在韓宇的背後指指點點。韓宇也不在意,徑自走到人工湖邊,按照以前的記憶開始鍛鍊身體。

在面向人工湖的一扇窗戶前,一箇中年人正在觀察韓宇。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辛家當代家主,辛大小姐的父親。當昨晚聽到自己一直視爲掌上明珠的寶貝女兒突然帶回了兩個男人,辛家家主的心裏那是百感交集,有喜有憂。喜得是自己的寶貝女兒終於知道給自己找男人了,從小到大的優良生活讓辛家大小姐心氣很高,根本看不上凡夫俗子。而憂的則是寶貝女兒果然與衆不同,人家都是一個一個找,而她則是一次找兩個。原本辛家家主想要去找寶貝女兒探聽一下虛實,結果卻吃了一個閉門羹。還好被寶貝女兒帶回來的兩個男人都被安排在客房休息,要不然辛家家主恐怕已經大開殺戒了。

“老爺,您現在看到的那個小子就是曾經在大小姐的賭場贏了四十萬的傢伙。當時大小姐想要和那小子賭一次,結果那小子卻沒有應戰。”站在辛家家主背後的管家低聲向辛家家主解釋道。

“唔,那另一個男的呢?”辛家家主點了點頭,又問道。那間小賭場他知道,是自己寶貝女兒用私房錢開的,用來打發時間的玩具。

“另一個男的現在應該還在休息。要不是那個男的,大小姐賭場的四十萬已經被我們追回來了。”管家連忙答道。

“呵呵……四十萬而已,如果可以了卻我的一樁心事,那我可是賺大發了。老馬,你說月娘那丫頭這次是不是看上那個小子了?”

“這個,不太清楚。要不老爺直接問大小姐?”管家試探的提議道。

辛家家主聞言連忙擺手說道:“拉倒吧,萬一那丫頭髮飆怎麼辦?那我的書房,我的珍藏,不又要倒黴了嗎?”

“可是,讓這兩個人莫名其妙的住進來,對大小姐的名聲不太好呀。而且我聽說,阿濟格那小子已經揚言要滅了這兩個人了。萬一大小姐因爲這個而生阿濟格的氣,會不會影響我們和阿濟格家的關係?”

“哈,這你就多慮了,阿濟格的老子纔不會因爲阿濟格而和我們翻臉呢。你忘了,那個阿濟格可是個來歷不明的種。”辛家家主一臉八卦的笑着說道。管家聞言恍然,在獵戶星,阿濟格的父親出外一年半,回來的時候就見自己的媳婦抱着一個剛出生沒多久的孩子說這是他的種,原本阿濟格的老子不信,可經過DNA鑑定以後,讓人掉落眼球的結果卻是阿濟格還真是他老子的種。一年半啊,懷孕一年半,生出一個大胖小子,這在當時的獵戶星被稱爲一個傳奇。不過隨着歲月的流逝,阿濟格越長越大,可長得卻不像阿濟格的老子,反而很像當年在阿濟格老子的媳婦身邊擔任護衛的其中一個人。當然那個護衛早在前些年已經戰死了,這件事也就成了一樁無頭案,在這種情況下,阿濟格能夠受到自家老子的待見纔怪。

“走,我要去會會那小子。”辛家家主看了看正在湖邊鍛鍊的韓宇,突然開口說道。

“啊?老爺,不用了吧。以您的身份,讓那小子來拜見你纔是應該的。”管家聞言連忙勸道。

“沒事,不過幾步路的事情。 最後一個修真者 對了,脫衣服,跟我換。”辛家家主看着管家說道。

稍微鍛鍊了一下,韓宇感到有點氣喘,現在這副身子骨還真不是一般的差,難怪會被柳輕眉那個女人一拳就打倒在地。看來想要從這裏離開,還真是需要從長計議,要麼就找到這個世界的主宰,要麼就只能一點一點打倒自己的對手,目前看來,最適合自己的是前一個選擇。可創造出這個世界的主宰是誰呢?坐在湖邊的一塊大石頭上,韓宇陷入了沉思。

“嗨~年輕人,在想什麼呢?”身背後傳來一聲問話。

韓宇頭也沒回的答道:“在想中午吃什麼?”

辛家家主擺手制止了準備出聲呵斥的管家,繼續說道:“年輕人,不回頭看看我是誰嗎?”

“有什麼好看的?反正我又不會在這裏待太久。等我同伴醒了以後我們就會離開這裏。”

“……你要走?”

“幹嘛不走?昨晚人家不忍心看我們露宿街頭才把我們帶回了家,我們怎麼能得寸進尺,死乞白賴的留在這裏?”

辛家家主聞言說道:“想不到你還是個挺有自尊的人。這裏的人家可是很有錢的,你要是能討得這裏大小姐的歡心,那你這一輩子可就吃喝不愁,榮華富貴享用不盡了。”

韓宇回頭看了辛家家主一眼,伸出右手問道:“這是什麼?”

“……手。”辛家家主看了看不確定的答道。

“對,那這個呢?”韓宇點點頭,又伸出右腿問道。

“腿。”

“對,我手腳不缺,幹什麼不能吃飯?爲什麼一定要去做小白臉,吃軟飯的?”

“那你又有什麼一技之長嗎?”辛家家主感興趣的問道。

韓宇上下打量了辛家家主一番,開口問道:“我爲什麼要告訴你?”

辛家家主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身旁的管家見狀上前,冷聲喝道:“大膽,竟然敢對我辛家家主無禮!”

“且~嚇唬誰呢?我又不是被嚇大的,你那套把戲在我面前收收,我不吃你那套。”韓宇鄙視的看了管家一眼,沒好氣的答道。

管家的臉色頓時被憋得通紅,辛家家主見狀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管家的肩膀,看着韓宇說道:“我還沒有吃早餐,有沒有興趣陪我一起用餐?”

“好啊,白吃的早餐,不吃白不吃。”韓宇點頭答道。

無視管家的白眼,韓宇跟在辛家家主的身後走進了餐廳。才坐下沒一會,餐廳的大門被人用力推開,辛家大小姐辛月娘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一見韓宇立刻衝了過來,彷彿唯恐韓宇跑了一樣。先和自己的父親問了聲安,隨後辛月娘盯着韓宇叫道:“狡猾的小子,我還以爲你溜走了呢,沒想到你竟然躲到這裏吃東西。你怎麼認識我父親的?”

“在湖邊認識的。”韓宇嘴裏不停,抽空答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