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頭都磕了,如果咱們不打一場,你是不是就虧了?”

江沉看着江過龍,一本正經的說道。

那並未現身的江家元老,深吸一口氣,強行穩住那即將崩潰的心境。

“這小子身上有古怪,爲什麼三言兩語就能壞我心境?”

元老眉頭緊皺,卻又找不到問題出在哪裏。

這尊元老無疑已經成神,一尊神靈……又豈會被一個小紈絝撼動了心境?這隻能說,江沉的身上有問題。

“算了,他的身上也留着江家的血……不與他計較了。”

這樣想着,元老直接封閉五感,再去聽一會,恐怕會忍不住出來殺人的。

……

“你……”


江過龍呆呆的看着江沉,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竟然還記得這茬子呢?

這是該誇他聰明,還是愚蠢呢?

本來,他們這一脈退出家主爭奪,江過龍也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對付江沉,同樣……等待江過龍的下場只有一個,打入冷宮,被徹底邊緣化。

回到諸神大學之後,他再也得不到家族任何一點幫助了。

但現在,若是他能擊敗江沉,證明他比江日月的孫子強……那麼他就還有那麼一點機會。

“當然算!”

江過龍有點激動,但他的語氣平靜。

“好,先磕頭!”

江沉義正言辭的說道。

江過龍:“……”

…… 246

江過龍覺得牙疼。

這個江沉簡直就是……無法理解!

這究竟是個什麼奇葩!

但是偏偏,江過龍又無可奈何,整個麒麟羣島上的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話呢。

江日月一脈退出家主爭奪,也沒有資格在參與到家族之中任何競爭,同時,這一脈的各種資源也會被大幅度削減。


江過龍更是已經沒有退路了。

挑戰江沉,戰勝江沉,是他最後,也是唯一的機會。

“好,我跪!”

江過龍一咬牙,但他卻又留了一個心眼,道:“現在磕頭,還是比武之前磕頭?”

江日月:“……”

去而復返,回來看熱鬧的隋歌一臉嫌棄的別過頭去,“我怎麼會想到與這種人合作。”

武者尊嚴,寧折不彎。

跪下給江沉磕頭,博得一個未來的機會?

不跪,江過龍還有機會。跪了,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當然,能跪下磕一次頭,就能有第二次……這是第二次了。

“這麼聽話?”

江沉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道:“現在磕吧……免得一會人多了,害你丟人。”

江過龍恨不得要死眼前的江沉。

武者達到神海境,便擁有武道神念,哪怕是不用眼睛也能看到這裏發生了什麼,更何況,現在麒麟羣島之上,神武境武者都來了一大堆。

現在又說怕自己丟人……怕我丟人就直接和我打啊。

是要讓我知難而退嗎?

江過龍就不服了,反正剛剛已經跪了一次了,再跪一次,也無所謂!

這樣想着,江過龍直接跪在江沉的面前。

“乖。”

江沉笑眯眯的說道:“磕頭!”

咚!

江過龍朝着江沉磕了一個響頭。

“繼續!”


“我不說停你就不能停,不然咱們就不打了!”

“再繼續!”

“聲音響一點!”

“屁股撅高一點!”

咚!

咚!

咚!

……

江過龍好似瘋了一樣,跪在江沉的面前,瘋狂的磕着頭,那‘咚咚咚’的響聲傳遍四方。

所有人都驚呆了。

江沉,是在戲弄江過龍嗎?

還一直磕頭,他不說停就不能停?

到了這一刻,一旁的隋歌也忍不住心頭髮寒。

江沉太可怕了,一旦被他咬住一點破綻,不把你咬死,他就絕不鬆口,這絕對是個瘋狗。

要麼離他遠一點,要麼一下子就將他打死。

隋歌看着好似小丑一樣的江過龍,知道麒麟世家的這位天才少年廢了。

經歷的太少,見過的太少,遇到江沉這種胡攪蠻纏的人物,瞬間就不知所措了。

而且……江沉的身上似乎有一種特殊的東西,可以影響人的情緒,擊潰武者的心境。

難道真的是一尊教授級人物站在他的背後?

“能動手就不能和他逼逼,不然心態就崩了。”

這樣想着,隋歌跑了。

既然已經惹到他了,就暫且先躲遠點,等有機會殺他的時候,在一擊必殺!

同樣,這也是江沉那些狗腿子們的想法。

惹不起,只能乖乖裝孫子,什麼時候有把握了再逃。

江過龍還在磕頭,血流不止,他的表情已經麻木了。

“起來吧……”

說話的是江日月。

這一刻,他彷如蒼老的幾十歲,整個人都搖搖欲墜。

他這一脈,算是徹底毀了。

江沉,根本就沒有和江過龍比試的打算,他只是想要羞辱江過龍。

派人來和自己搶爹?把自己的父母關押到煉獄島上?就這兩點,江沉怎麼對他都不過分。

江過龍依舊在磕頭,他已經麻木了。

“我讓你起來!!!”

江日月咆哮一聲。

但江過龍恍若未覺,依舊在磕頭。


此刻,本來吞下鎖心丹,成爲隋景山狗腿子的諸葛簫,反倒鬆了一口氣……

我寧願吞下鎖心丹,也不願意受到這樣的折磨!

比死了更難受,比吞下鎖心丹更無奈!

嗚嗚嗚——

突然間,一聲低沉的抽泣傳來,卻是江過龍一邊磕頭,一邊哭泣。

他的驕傲,他的自尊……全毀了。

“會哭?”

江沉笑了笑,“那就證明還要臉。”

“要臉的話就繼續磕……什麼時候磕到小爺我滿意了,什麼時候就和你打。”

江沉吊兒郎當的說道。

“要不,算了吧?他也只是個孩子。”

屋子裏,東方瑜有些看不過眼了。

“我父身死,固然是江日月那老東西下手,但背後出謀劃策的,還是這個江過龍。”

江鴻歌搖了搖頭,道:“交給沉兒吧。就把咱們倆關在煉獄島上這件事,沉兒就不會這樣算了的。”

“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