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來到民國世界,這裡已經臨近中午,趙坤頭頂著太陽,心中決定處理好此地房屋的事情后,便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連續跑了十來個小時,就算有金錢的刺激加成,他的身體也有些吃不消。

來到牙行,趙雄這壯漢已經在門口等待,看到趙坤的身影后,頓時笑著迎了上來。

「趙公子,昨日休息的可好?」

「還好。」趙坤笑著說道:「先去找房子吧。」

「好的,趙公子;我已經和牙行一人約好,現在就喊他出來。」

隨後,趙雄帶著趙坤向牙行內走去,扯著嗓子喊了幾句,一個牙行的人立刻走了出來。

「你這傢伙,就不能小點聲..」來人先是抱怨了一句,隨後立刻笑著對趙坤抱拳道:「可是這位客人想要置院?不瞞你說,全鎮上所有的空置的房屋,在下都能給客人找來,就看客人有什麼需求?」

「大、安靜,周圍少人。」

趙坤想了下后,說了這三個要求。

他要多次往返兩個世界,前期最好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周圍人越少越好,但是還要保證一定的安全。

牙人想了一下,隨後拍掌道:「有一處房屋,剛好附和客人的需求;原本是一處富商所居,只是他舉家搬往南洋,這院子便留了下來。」

「因為屋院所佔頗大,所以價錢不便宜,一直沒有出手…」

趙坤對牙人停頓的話語心知肚明,開口說道:「價錢不是問題,只要附和我的心意。」

「好,那在下便帶客人去看看。」

說完,牙人笑著在前面帶路,趙雄和趙坤則跟在後面。

「趙大哥,你隨我看宅,李掌柜那邊沒事嗎?」

趙雄面露無奈,搖頭道:「李掌柜只雇傭我一段路程,到了余江鎮后,就結束了。昨日本想找點回程的活干,但是碰到了趙公子你,所幸跟著你跑跑腿。」

趙雄人粗話細,話語中無不透露著想跟著趙坤做事的意圖。

「嗯..,既然趙大哥此時空閑,不如幫我辦些事情。」

趙坤作思索后,笑著說道

「不會讓趙大哥白跑,一天一個銀元如何?」

「這..好!好!」

趙雄面露激色的連忙答應下來,一天一個銀元,簡直比他趕貨還要多;往日最好的時候,趙雄一個月不過能賺十多個銀元,他本來只想找個活干,沒想到趙坤竟然給這麼多。

「趙公子,別再喊我大哥了,受不起;你喊我大熊就成,以前的老闆都是這麼喊得。」

這狗日的大熊還真是好運,讓他碰到了這麼闊綽的富家子;前面帶路的牙人聽到趙雄的報酬后都不由心生羨慕,他在牙行幹了這麼多年,也掙不到一天一個銀元。

要是和這位打好關係,以後還不是吃喝不愁?

走了一會後,牙人指著前方的院子,態度比之原來恭敬不少的說道:「公子,已經到了,這便是那宅院。」 其他人都看傻了!

攔也不敢攔,更怕沈明珠直接拿着鏟子拍在他們身上,一個個都離著八丈遠,生怕惹上沈明珠丁點兒!

「堂都沒拜完還腆著臉和我說這些?你這一張老臉都比樹皮還結實了!以後再讓我聽到你說任何一句這樣兒的話,我直接一鏟子鏟死你!」

她氣勢洶洶,聲音森冷,

「別在我身上再打半分主意,不然你活着走出這個門都難!」

話落。

她狠狠的將那鏟子甩了過去,在離著張秀芬耳邊掠了過去,也讓她頓時臉色兒蒼白,騰的一下直接坐在了地上!

鴉雀無聲!

沈明珠冷冷的掃視着眼前眾人,聲音更像是結了冰一般寒氣逼人,

「都還沒看夠?」

「……」

「……」

瞬間。

院子裏的人消失了大半,一個個像是被惡鬼索命一般,恨不得長著四條腿飛奔出去!眨眼間便只剩下那婆媳兩個人,顫抖著身子看着沈明珠,尤其張秀芬更是死性不改,

「你……你要是真殺了我們,你也不會好過!」

「我已經到這樣了,還怕好過不好過?」

她反問。

張秀芬一梗,

「我…我一會定要個說法兒……」

「滾吧。」

「……」

婆媳倆顫顫巍巍,互相攙扶著從院子裏走了出去,直到大門被砰的一聲關上后,才下意識的鬆了口氣。

本來想着沈明珠會稍稍顧忌下眾人,再刻意擺出幾分姿態,先把她騙回去,把工錢的事兒解決了再說其他…….

可卻沒料到她如此直接!

甚至都沒有給她們說出一切的機會,這般彪悍不要命的架勢,也徹底鎮住了她們,只一想剛剛若是她們說出那個心思,恐怕連囫圇著走出來都難!

這下,倒是不好算計了。

「現在怎麼辦?」

「找沈家!」

張秀芬臉色黑沉。

**

那些人前腳剛走,

沈明珠又聽到門聲響起,臉色頓時一沉,剛剛轉身卻對上了劉嬸兒那一臉揣揣的神色,看她微沉的臉色,心裏更緊張了幾分。

磕磕巴巴道,

「我…我一早去了村邊兒上菜了些蕨菜,想着給你送過來嘗嘗鮮……」

說着。

舉了舉手邊揣著的籃子,

「妹子,那天的事是我考慮不周到,你別太往心裏去了。我替着我婆母和你道歉,你別放在心上啊。」

劉嬸兒神色局促,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更不敢直接對上沈明珠的目光。畢竟那日她也是好心送肉卻被她婆母說教了一番,她輾轉反側猶豫了兩天,這才的想了個由頭,當面和沈明珠說一聲道歉。

沈明珠微微一頓。

剛剛還綳著的眉眼頓時緩和了下來,聲音溫柔,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也不用放在心上,這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另外,她有沒有為難你?」

「沒有沒有。」

劉嬸兒連忙擺手,

「畢竟她也是要我養活的,雖然說話不好聽,但始終不敢和我做些太過分的事兒。」

「……」

那就是刁難過了。

沈明珠眸子一閃,

「若她做的過分,你便和我說,我自有辦法收拾她。」

「好。」

劉嬸兒應聲,一直提着的心此時也落了下來,想着來的時候聽到的話兒,更是忍不住的開口道,

「我剛過來聽你那婆母和妯娌的話兒,好像是要找沈家人和你好好說道說道?又聽着那李秀秀和老楊家好像因為這幾日看病錢打了起來,說鬧得也挺熱鬧的,你得罪了她們,現下安分一些,有些事兒也能忍就忍忍……」

她還想再說兩句,卻被沈明珠直接打斷了,

「找沈家人?」

她眸子閃爍著。

在原主記憶中,沈家人對她也向來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雖是沈家正兒八經的大女兒,從原配肚子裏生出來,但母親早去,沈父又娶了繼室,生了一個小女兒和一個兒子,她倒成了多餘的,被繼母橫看豎看不順眼,這才草草的五吊錢便賣了。

若沈家真敢來人,她也定要替原主好好報復回去!

至於那李秀秀?

她若再敢往上湊,就不是打兩巴掌的事兒了!

「謝謝劉嬸兒,我知道了。」

「你,其實今兒的事兒我都聽說了,張秀芬要是真的和你認錯讓你回去,你其實順着她的意思對你來說也……」

「劉嬸兒!」

沈明珠臉色一沉,

「這些事我自己心裏有數兒就成。」

「……」

劉嬸兒頓時不說話了。

她也沒有再說下去的心思,畢竟,她不能管的旁人的事,但她做的決定也向來容不得旁人來質疑。

即便是知道劉嬸兒在以她的思想勸她覺得那些才是對的。

她起身。

向著裏屋走了過去,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便拿着一匹布走了出來,放在了劉嬸兒跟前,

「我前些天買的著兩匹布,一直想着做兩套衣裳,但我這手藝也實在不到家,所以想着麻煩劉嬸兒幫我做兩套衣裳,剩下的就再給小月做個薄衣應該也夠了。另外,我知道你的難處,也知你的好心,但卻也不想你為難,所以日後就不用太過麻煩了。」

「……」

劉嬸兒一愣。

頓時反應了過來,這是想着日後別來往這般頻繁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