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俊美男子摸一下自己高聳的鼻樑。

「哈!」一拳擊中洞口的水幕。

「尊階六級。大混蛋你還不是對手。」錦澤提醒道。

「怎麼辦?」楚閑溟問。

「把你融入這個領域內,快點!」錦澤道。

楚閑溟立即把全身的靈力轉化成水靈力,可還不夠。楚閑溟沒有對水屬性的規則的領悟。如水是如何承載萬物而不爭的。體悟這種的大規大則需要歲月完成。

楚閑溟腦中飛速思考:要領悟水的規則,就領悟最基礎的,水的流動性。

定慧丹吃到嘴裡,身體四肢張開。原本用靈力懸浮的他,只是半個身子沒入水中。現在沒有靈力承載,楚閑溟腦袋隨著身子沒入水中。

水色暗深,略有藍溟,楚閑溟緊閉雙眼,心通領域。

俊美男子只是把洞口轟擊開,後續蝙蝠全都進來,在巨大的山洞裡盤旋飛翔。

俊美男子是孔信用特殊渠道雇傭的殺手,之所以選擇是吸血鬼。是因為他們夠神秘,成功殺死楚閑溟,留在現場的證據會少得多。

「大混蛋,你需要跟這個領域建立簡單的聯繫,使用水箭射殺它們,不要在乎靈力。因為死去的蝙蝠能被領域自動煉化吸收,補充你損失靈力。」錦澤在生命空間里告訴楚閑溟。

「好!」楚閑溟道。

他本身有水屬性,只是沒有領悟規則。且尊階之前也不可能領悟,能有一絲的體會便是萬分幸運。

一眾蝙蝠觀察片刻,開始分幾批沖向水池裡。水池從兩邊到中心,逐漸提高。起伏差度在三米左右,楚閑溟在正中心,四周包裹他的水層很厚。

「噗!」第一隻蝙蝠衝進水層探明情況,時間沒差幾秒。

第一波蝙蝠打擊群沖入水中。楚閑溟使用星階功法玄冰柱,不斷地擊殺闖到身邊的蝙蝠。像是水滴被一顆石子打破成飛濺四散的水花。如此情況楚閑溟覺得要正事反做。在震蕩無序的池水中,方能領悟它真正的大靜。

古話,人莫鑒於流水而鑒於止水,唯止能止眾止。人不能在流動的水面看清自己的容貌,只有自己的心靜下來,才能處理運動的規則。

心如止水,冰柱凍透蝙蝠的腦袋,擊殺它們。領域把它們的靈力返還給自己。領域給自己補充的靈力,遠遠超過自己損失的靈力。

月階的功法寒霜降,凍住第二批攻擊蝙蝠的經脈,血管。它們在空中僵持住,紛紛掉落,像雨點一樣落入池塘中。

接下來的幾批攻擊,被領域裡的水靈力,凝聚成的水箭擊敗。這時楚閑溟使用的不是領域,是自己的功法。

俊美的男子,察覺到自己控制的蝙蝠失去聯繫。親自走進領域中,張開嘴,漏出兩顆虎牙,金屬的光芒驚駭嚇人。

楚閑溟在水裡看著他,也亮出自己的兩顆虎牙,他是殭屍不比他的吸血鬼檔次低。在這個圈子裡,吸血鬼知道殭屍,也知道他們的獨到之處。

俊美男子的背後,一對蝙蝠的翅膀亮出,巨大的翅膀覆蓋住整個領域。

楚閑溟褪去一段水層,漏出腦袋:「喂,同類相見,不介紹下自己嗎?」

殺手殺人,從不廢話。他的腳下一個五星陣出現,楚閑溟縱然是殭屍,也感覺自己的血脈僨張,不太受控制。水層重新籠罩住自己的腦袋。

心理上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涌動好一些。「大混蛋,你建起聯繫沒有?沒有的話再過五分鐘,我就要出手了!」錦澤道。

「水納萬物,我也是萬物的一種,所以領悟起來,應該不太難。」楚閑溟回答道。

第一擊,俊美的男子,揮手三支血箭攻擊過來,應聲刺入水層中。楚閑溟純肉體力量雖然能一時地抵擋住血箭,可被後續的力量炸開身體,口中露出一點血絲。

第二擊,是他釋放出的功法,一個聲波快速到來,聲波震動攪拌身體,肉體的顫動還好。水層直接被震動得蒸發。

其實有著水的流動,楚閑溟不能領悟水的靜,以動知靜只是楚閑溟的瞎猜。

在水全部離體的那一刻,楚閑溟懂了。

「回來吧!」領域又重新回到楚閑溟周圍,領域組成一個橢圓形空間。

「大混蛋,使用水箭,這是消耗和回復靈力得完美比例。」

「水箭,十支!」楚閑溟心想:怎麼也要是你的幾倍吧!

第一批水箭,十支呈半圓形殺向俊美的男子。

男子煽動翅膀,躲過第一波的攻擊。然後楚閑溟連貫攻擊,水箭十支十支的發射,男子應付不斷。楚閑溟發現他在應對同時,非常注意保護自己的翅膀。

寒霜降,領域裡的水靈力被楚閑溟汲取。一縷寒霧在他後背落下,冰冷的氣息,讓他瞬間意識到危險,向地面飛速墜落。

「降吧!」儘管寒霜凍住他的翅膀,三十支水箭還是被他弓著身子兜住。他口中的血液落下幾滴,掉落池塘里。他的翅膀從後面,伸過來遮住自己前胸及全部身體,隨後消失。

緊繃著精神的楚閑溟,等了半個小時,才堪堪騰空放出錦澤。

「錦澤,我要吸收他,你看有希望嗎?」楚閑溟道。

「打敗他容易,可是你萬一吸收不了他,然後被撐死,我就少個可以睡覺的異空間啦。」錦澤有些可惜的摸摸嘴唇。

「滾,你和小白,蘇寂大人怎麼看?」楚閑溟問道。

「什麼怎麼看?」錦澤問。

「你跟她的成長周期不一樣,如果?你懂嗎?」楚閑溟氣息現在平復了。

「我跟小白是真心相愛的!」錦澤說完后,很嚴肅,沒有以前玩鬧的狀態。

「我尊重你的選擇!」楚閑溟肯定的告訴他。

「大混蛋,你吸收吸血鬼,最好多做一點工作。吸血還是融合身體?」錦澤問。

「是,都要!」楚閑溟道。

、、、

揚天南是大長老楊凌的十一弟,從名字上來講,楊凌原名楊天凌。現在的名字是他發跡后改成的。

「賢弟,咱們楊家這麼多兄弟。就咱們兩個在天曉宗,在仙界打下自己的一片事業。怎麼樣這麼多年,因為具體的分工。雖然同在天曉宗,可是見面的機會也不多。怎麼樣,有什麼困難告訴大哥我,我給你解決,」楊凌道。

「大哥,您說玩笑了,我有著大長老這樣的大哥,在天曉宗不論常在會,還是議政堂,都沒人會給我找麻煩!」揚天南道。

「賢弟,你說話總是有一點怪大哥的意思。可是大哥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呀。」楊凌對他說道。

「大哥,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揚天南坐在烤肉爐的對面道。

「有回到我身邊的想法嗎?哦,你想想其實在天曉宗都是一家人嘛。怎麼樣,只要你回來,我相信我們死去的父母也會開心的看著我們的。在議政堂你絕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楊凌把烤肉翻過來香味飄香。烤的西方的羊肉,他們那裡大部分是一馬平川的草原,畜牧業很發達。

「大哥,小弟認為,既然都是在天曉宗,那麼也沒必要非在一個部門工作,追求形式也不符合道的真諦。您說是嗎?」揚天南道。

「啊,哈哈哈!!!我一猜,你這倔脾氣就不會同意的。肉好了,快吃!」楊凌道。

在他們吃肉的期間,揚天南的傳訊牌靈力微弱的波動。面不改色做到心裡有數,後面他們沒聊一些有營養的話題。吃完烤肉揚天南一拜,離開。

看著楊天南的離去,楊凌若有所思,王擷在後殿出來。她雙手相盤,面帶微笑:「十一叔看來是不會和我們一條心。」

楊凌手捂著額頭,在原來吃烤肉的座位上:「那也不要對他下手。否則我的母親在天之靈不能寬恕我的,寬恕我的。我們這些個兄弟,就出落這一個人才,我不忍啊!」

王擷走到他的身後,給他揉肩:「夫君,放心人間親情,咱們是珍愛的,我會做事有分寸的。」

走出來的揚天南,反覆思考,他腦里的畫面,回到楊凌察覺自己的通訊牌靈力波動時的表情。心裡想:楚看來閑昊的事情暴露。

在唐眾的大廳里。揚天南對唐眾一拜,起身後對正在看書的唐眾說道:「大長老已經知道了?」

「嗯,凡間有工恆我沒有不放心的。這次要告訴他不要多插手。」唐眾把書放下對他道。

在龍幽國奧龍大學外的一處,私人別墅里、、、

「彤兒,你怎麼來了?」楚閑昊問謝彤。他有一些驚訝,沒想到這個姑娘膽子怎麼這麼大。

「我想你了,你想我嗎?我不來,現在惦記你的美女那麼多,我可有點管不過來。」謝彤吃一口蘋果后對他說。

「別瞎說,我只愛你一個人,有人跟著你嗎。」楚閑昊問道。

「什麼?我看你比較關心,我父皇派沒派人,根本就沒關心我!」謝彤生氣的站起來。

「沒!沒!沒!不是,,,」楚閑昊。

「不是,誰的不是,你的不是,我的不是?」謝彤問。

「我,不是,你,我想,,,」楚閑昊,

「我?楚閑昊你給我等著,你,你必須給我道歉。哼,不想聽了!」謝彤。

楚閑昊趕緊跑過去,拉住他的胳膊。「小彤,小彤,你別生氣,我錯了,我給你道歉。」

「我不要聽,不要聽!哼!」謝彤轉過身來,粉嘟的嘴唇,晶瑩的眼眸攝人心魂。楚閑昊一口親到他的嘴唇上,良久唇分。

謝彤嬌羞的問他:「如果我們以後是世仇,我還能做你的妻子嗎?」

「能!一定能!」楚閑昊肯定的說道。

蔚藍帝國、、、

皇帝謝禪通在一處私院里:「相國大人,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嗎?只有讓他消失,才會讓楚夜徽頭緒凌亂,我那個魔怔的女兒才能知道,這個世界實力為尊。只有自己人才是最可靠的。」謝禪通修剪著自己的花。

「我在仙界雇傭的殺手,楚閑昊必死。陛下英明決斷,像龍幽這樣弱小的國家,怎麼能泛起一點浪花。」賈儀道。

在奧龍大學旁邊的別墅、、、楚閑昊剛剛出來,就嗅到了一股濃烈的殺氣,他們是尊階的殺手,這可能是蔚藍帝國情報沒能及時更新出了延遲。

楚閑昊笑著回望著他們所在的位置,他繼續往前走,幾名殺手跟著他,楚閑昊走進奧龍大學校園,幾名殺手左右看看沒有跟進去。

一會一個中年人,跟著楚閑昊一起出來他樸實無華,沒有一絲氣勢的外漏,普通的衣服,帶有一種軍人習慣。

殺手們看著他這個有著軍人習慣的人,輕蔑在他們心裡出現:凡間的軍人只是炮灰。

他們跟著楚閑昊來到,一處等待重建的大樓旁。

第一個殺手直奔著中年人,雲木蕭殺去。他還沒到跟前,雲木蕭冷笑:「呵!找死!」

他擺好姿勢,右手抓著殺手揮刀的胳膊,向後一掰,直接把他的胳膊弄斷。「雲叔,你要留活口。」楚閑昊道。

因為楚閑昊已經把剩下的殺手全部殺死,左手把佔滿血的劍擦乾淨,收入儲蓄戒中。

「你呀,我說你叫我來幹什麼,是不是就為了留這個活口?」雲木蕭笑呵呵的對楚閑昊說。

「雲叔,您還是那麼聰明。」楚閑昊。

「額!!」那名殺手咬破口中的牙齒,牙齒里是事先藏好的毒藥死去。

「你看看,白費事了,白費事了。閑昊看來你是白費事了!」雲木蕭可惜的對他說道。

「雲叔叔,您看他的路數,是哪國的人?」楚閑昊道。

問道這事,雲木蕭不好回答,跟他說是哪個國家的還行,要是說是仙界的,可能牽扯到宗門勢力。他在年輕氣盛,萬一出了什麼事,這是涉及到國本的大事。

「我也不清楚,不知道。大少爺您知道?」雲木蕭問道。

「不知道,不知道。」楚閑昊微笑的對他說。楚閑昊自己心裡清楚,他們是仙界的人,只不過他自己只去過天曉宗,對於仙界的社會,他還不熟悉,這次回來是為了完成一件任務。

九君在楚閑溟那裡總吃虧,似乎是要在楚閑昊這裡找回來。給他的任務是——找到殺手的身份。

剛發布的時候,楚閑昊一頭的霧水,哪裡有什麼殺手?查誰?什麼都不說,就給他踢出了宗門,真的是踢。

剛出來的楚閑昊,在宗門周圍轉了幾圈的他,都沒等來殺手的刺殺。他可能是剛來仙界,聰明一世,糊塗一時。這裡是天曉宗的地界。誰瘋了來刺殺他,毒販子剛出來都被盯上了,何況更有殺傷力的殺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