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保鏢郭子嚇得臉色發白,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放我走,不然我殺了她!”

我感覺他很害怕,怕的手都在哆嗦,就連說話都變得有些結結巴巴的。

“你怕了?”我問。

“閉嘴!”他衝我吼了一句。

景言一步步走過來,他因爲發抖不小心在我脖子上割了一下,一瞬間鮮血順着脖子流了出來。

我看着景言,他皺了下眉,卻沒有再多的情緒。

呵呵,果然啊!

我沒有說話,也沒有喊疼。

“放了她!”景言說。

“除非你放我…”

郭子的走字還沒說出來,手就被一股黑氣打了一下,疼得刀子都掉了,可是他還沒來得及反應,人就飛了出去,和剛剛一樣,景言的手掐在他脖子上,將他高高的舉了起來。

“我猜你肯定也什麼都不知道?”景言調侃的問。

郭子害怕急了,哆嗦着說:“我知道!”

“說!”

冷冷的一個字帶着強烈的壓迫敢從景言的口中吐了出來。

八卦女王 “姜萌萌有一次打電話,管那個人叫s先生,我聽到她和那個人彙報情況了!”

“還有麼?”景言問。

郭子茫然了,他以爲這個消息就夠了。

景言搖搖頭和剛剛殺吳大師一樣殺了他。

我坐在車裏呆呆的看着眼前陌生到讓我害怕的景言。

“蘇顏,沒事吧?”蕭然的聲音自另一邊傳來,他打開車門,把我拉了出來,解開我身上的繩子。

我一句話都沒說。

“流血了!”蕭然說了一句。

剛剛還冷冰冰的景言突然跑過來:“蘇蘇,你沒事吧?”

我看着他清澈漆黑的眼睛,忽然覺得我從來都看不透景言還有…蕭然!

蕭然爲我做了個簡單的包紮,招呼我上了他的車。期間我一句話都沒有再說過。

“我送你們回家吧!”蕭然以爲我受了驚嚇。

我和藍胖子的修仙之旅 “我要去姜萌萌別墅!” 帶著空間闖七零 我說。

“這麼晚了先回家,那裏的事我會處理!”蕭然說。

“我要去姜萌萌的別墅!”我又說了一句。 我們很快到了姜萌萌的別墅,這裏似乎也進行過一次打鬥,滿地的狼藉。

我衝進去,走進一個血腥味極重的房間,看見李雙正躺在地上,一張臉血肉模糊,她的臉被人扒掉了…

姜萌萌不知所蹤!

“李雙!”我叫了一聲。

李雙突然動了一下,她還活着。

我走上前卻不敢看她的臉。

“蘇顏,對不起!”她說。

我搖搖頭!

“幫我把錢給我弟弟!”她說。

“嗯,我會的!”我點頭,不敢看她的臉。

“謝…謝…”

李雙閉上了眼睛,隨後一股青煙飄出來卻在我還沒看清時就消散了。

“李雙…李雙…”我叫了兩聲。

“姜萌萌取了她的臉,鬼蠱吃了她的魂!”蕭然說。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門口的景言。

“這一切都是你們安排的是不是?”

蕭然一愣。

“景言早就回來了,這都是你們做的局,爲了引出背後的那個人是不是?”我問。

他們騙了我還利用了我。

“蘇顏,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蕭然說。

“那是哪樣?你敢說你不是早就知道?你敢說你們不是拿我做誘餌?你敢說景言他是剛剛碰巧到的麼?”

蕭然張了張嘴沒說話。

我都說對了。

可是讓我疑惑的是景言不是不信任蕭然的麼?

爲什麼他們兩要一起追查景言仇家的下落?

而且最讓我痛心的不是他們騙我,是景言,他剛剛殺吳大師後看着我的眼神裏滿是殺意。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可我還是看清了。

爲什麼他想殺了我?

我覺得自己活在一個巨大的謊言中,身邊的人都是騙子…

騙子!

“蘇顏,你聽我解釋!”蕭然又說。

“我不聽!”我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

一擡頭景言已經出現在我面前。

“怪不得我爺爺說鬼的話不可信,果然是真的,你想殺了我是不是?”我問。

淚水溼了眼看不清他的表情。

蕭然明顯就是一愣。

“景言…蘇顏說的…”

“不是真的,我不會殺蘇蘇!”景言說。

“鬼話連篇!”我冷哼一聲。

“我們回家!”他抓住我的手,卻被我狠狠的甩開了。

“我沒有家!”

景言皺了皺眉,然後他一把將我扛了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

我不斷的捶打他的後背,可我的反抗沒有任何意義。

不知道他疼不疼反正我的手是很疼。

景言把我扔進車裏,對蕭然說:“還不走!”



回到家,天都快亮了,我被景言扛上了樓,放在牀上。

我一句話都不想說。

“蘇蘇,你聽我解釋!”

我看着他那張好看的不行的臉。

他變臉變得可真快!我就是被這張臉給騙了嗎?

“蘇蘇,,求你不要這樣看着我!”他眼神一下子柔和了下來。

“祁家的事解決了?還是一開始祁家就是你用來迷惑那些人工具?”我冷冷的問。

“還有平江村的手機信號還真是好啊!你發那張棺材的照片不過是爲了讓我相信你去了那,我還真是傻,居然就信了!”

“蘇蘇,不要這樣!”他走過來,想挨着我坐下。

“滾!別碰我!”我吼了一句。

景言站在一邊說:“蘇蘇,對不起,我知道我不該騙你,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

“我不想知道,你離我遠點!”我說。

景言低着頭:“蘇蘇…”

“收起你這副嘴臉,我看着噁心!” 穿越在幻想世界 我說完蒙着頭睡了。

我知道景言一直站在那,我躲在被子裏哭了一會,最後可能因爲太累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起的很晚,醒來時就看見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子裏倒影出的自己。

景言就睡在我身邊,一動不動的看着我。

我像躲瘟疫一樣急忙往後退。

“咚!”

卻沒防備的掉下了牀…

狼狽至極!

“蘇蘇!”

景言緊張的過來扶我,我甩開了他的手。

他坐在牀上,沉着眼睛說:“蘇蘇,我們和好吧!”

我看了他一眼,想和好就和好?

我一點都不想理他。

“我全告訴你!”他說。

“我不想聽!”

景言沒管我,自顧自的說了起來:“我的確是去了祁家祖墳,只不過我去那還有一個別的目的!”

他指了指地上的一個大袋子。

我看着那黑色的大袋子,看着像裝了一袋子土。

真是好笑,廢了那麼大力就去裝一袋子土?這種蹩腳的謊言虧他想的出來。

“那是我祁平挖我出來時從我墓裏帶出來的土!”他說。

“安排完祁家的事後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就自己回來了,可是回來後才發現你不在,於是我找到了姜萌萌的別墅,聽到了你們的談話,我也看到吳大師就在樓下的一個房間,於是我…”

他聲音滿是愧疚:“蘇蘇對不起,我不該利用你!”

我沒說話。

景言的話沒毛病,可我卻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忽然,景言一把抱住了我。

“放開我!”我推了幾下都沒有成功,只能任由他抱着。

“蘇蘇,你原諒我好不好!”

我半晌沒說話,最後我還是選擇了相信他有些蹩腳的謊言,不知道爲什麼,似乎我和他之間還有一層別的聯繫,讓他無論說什麼我都會義無反顧的選擇相信他。

這種聯繫,後來我知道是什麼後,我才明白,從我來到這個世上開始,我的命和我的心就都是他的。

“吳大師他們說的上面是什麼人?”我問。

顯然景言和蕭然知道不少,而我一無所知。

“陰陽盟的人!”

景言說:“戰國時期百家爭鳴,玄門也是其中的一個流派,始至周文王,從周易開始發揚。

後來漸漸的玄門也發生了變數,有的人主張修正道,煉氣,有的人則選擇了捷徑,一種能快速提高實力的邪術。

所以玄門分成了兩派,陰陽盟和清平盟,幾千年來兩派一直明爭暗鬥,不過陰陽盟一隻處於劣勢。”

“大唐時候,我景家便是清平盟的領導,那時候陰陽盟以任家爲首修煉邪術,加上唐朝末期戰亂頻發,使得任家和陰陽盟的勢力很快的發展起來。

邪術是一種修煉極快的術法,所以到了後來,陰陽盟已經和清平盟勢均力敵了。”

“再後來,陰陽盟派了一個奸細到了景家,某一天殺光了景家所有的人…”他沒往下說。

我驚的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原來還有這麼一檔子事,可是…

“你不記得那個奸細是誰了嗎?”我問

“記得一部分,我的死前的一部分記憶被封印在了釘我的棺材釘了,所以我…”

他似乎很不想提,而且他說奸細的時候,總是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所以你纔會幫祁家,就因爲祁家拿了你的棺材釘嗎?”

“嗯!也不全是,還有別的東西…”

景言欲言又止,我知道他又不想說了!

我這下才完全明白過來。

吳大師他們想必就是陰陽盟的,而蕭然所在的蕭家很明顯就是清平盟。

所以一開始和蕭然根本也不是偶遇了…

難怪…

“蘇蘇,你能原諒我了嗎?我不是故意的!”景言說。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從一開始就在騙我!

“蘇蘇…”他又叫了一聲。

我很想不原諒,可是一看到那張帥臉,我就很容易失去原則。

看來男人長得好看也是一種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