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修行者可以不問緣由,對修行者動手,因爲修行者善鬥,善爭,這個正常,但是,普通人不同,他們沒有修行者通天徹地的大威能,他們只是生活在修行者陰影下的普通人,他們對於修行者來說,根本就是手無縛雞之力。

修行者對他們動手,這在大千世界,那是很不齒的行爲。

哪怕是在這個世界,非到萬不得已,修行者也不會對普通人下手。

這個殺神,實在是沒有底線了。

哪怕殺神追殺他,林辰也沒有這麼憤怒過,但是,眼見着殺神對無辜的普通人動手,林辰再也看不下去了,這一刻,徹底在心裏給殺神畫了一個大叉叉。

此撩必死!

“混蛋,我今日必殺你!”

口中大喝,下一秒,林辰體內,氣息炸裂,肅殺之氣,蒸騰而起。

濃濃殺氣,自他身體內爆發而出,立刻引動的四面八方,雲動風氣。

濃烈殺意,瀰漫開來,席捲四方!

下一刻,就見林辰手並指如刀,遙遙指向殺神,指尖劍氣凝聚。

“天樞劍指……”

嗡嗡嗡……


伴隨着林辰大喝之聲,就聽一陣陣劍嘯之聲忽然響徹天地。

天地間,立刻起了一陣一陣肅殺寒意,凜冽的劍意,攪動而起,形成刮骨的烈風,風中彷彿參雜着凌厲的刀子,刮在人身上,隱隱生出刮骨之感。

甚至於,林辰所在之處,方圓一米之內,氣息攪動的,連空氣都沸騰了!

“嗯?”而與此同時,身在半空之中的殺神,感受到可怖殺氣,臉色猛變。

轉頭看向林辰的方向,下一秒,眼珠子不由瞪圓。

按着林辰,這一刻,他忽然感覺自己被一股極強的氣機籠罩。

氣機強大的可怕,更是佈滿了讓人恐懼的力量!

沒來由的,以他真武大能的身份,竟然生出一陣心驚肉跳的感覺。

感覺如果不立刻擺脫這股殺機,那麼,他很有可能會隕滅於此!

不好!

暗叫一聲不好,下一秒,殺神也顧不得針對下面的普通人了,收起力量,猛地拔身而起,直接朝着虛空處,飛速的上升。

試圖擺脫掉這種讓他心悸的殺機。

“想走,走不了了,今日你必死!”

而林辰,眼見着殺神要跑,他暗自嘲笑。


他天樞劍已發,天樞劍下,沒有生還!

“飛吧,除非你能飛出這個世界,要不然,你就在我林辰必殺名單之中!”

“真武大能又能如何,惹怒我林辰,我照殺!”

“天樞劍,給我破!”

下一刻,林辰單手高揚,並且迅速斬落!

嗡嗡嗡……

劍嘯聲響徹,伴隨着劍嘯之聲,一道璀璨的劍光,斜着,劈了出去。

一瞬間,劍光幾乎劈開空氣,眨眼之間追上殺神!

而正在玩命逃竄的殺神,感受到身後恐怖的劍氣鋒芒,刺激的他渾身汗毛倒豎啊,他還從來沒有感受過如此可怕劍氣氣機。

太強了,太鋒利了!

這一刻,他幾乎可以篤定,如果被擊中的話,他十有八九會隕滅至此。

十有八九會被這一道劍氣給破了金身,一分爲二!

“不,不要,我不能死!”


在強烈的求生慾望之下,這一瞬間,殺神幾乎把身法催動到了極致,千鈞一髮之際,勉強躲過了天樞劍氣最致命的一擊。

勉強,避開了自身要害。

最後,劍氣斬在他的右臂上,劍光所過,殺神的右臂就這麼被一劍斬斷。

頓時血灑青天!

“啊,我的手,該死,該死,小雜種,我不會放過你的,咱們走着瞧……” 殺神慘叫着,騰身便走。

手臂受傷,身受重創,這個時候殺神自然不會繼續選擇跟林辰交手。

可是林辰不會讓他就這麼跑了的。

殺了這麼多人,這麼多條人命,說走就走,真當自己是凌駕衆生之上的王者了,可以隨意踐踏他人生命了。

“想跑,給我留下吧!”

林辰大喝,騰身便追。

兩個人一前一後,飛出了小鎮當中。

而當兩個人離開小鎮,小鎮的悲呼之聲卻未停止,哭聲,慘叫聲,覆蓋在整座城市上空,使得這原本寧靜祥和的小鎮,多了一抹悲色。

話說林辰身法展開,靈力催動極致,哪怕殺神死真武修者,在受傷之後想要甩掉他也十分困難,兩個人一直奔回大印寺所在的山脈,這時殺神還沒有甩掉他。

而殺神見狀,心裏真的是有些毛了。

他堂堂的真武大能,不管放在哪,那都是威嚇一方的存在啊,沒想到時至今日,竟然被一個修爲不過先天二品的修者追的狼狽逃竄。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日後他殺神還怎麼在修行界混了。

丟人,太丟人了!

心裏火冒三丈,極爲不忿,真恨不得回身跟林辰血戰,把林辰弄死,當然,他這也就是想想,此刻他還真沒有這個勇氣敢跟林辰一戰。

林辰在他心裏,已經留下了很深的恐懼烙印。

先天修爲,身法快的異乎尋常也就算了,剛纔那一劍,確實太恐怖了。

那一劍之威,連他這個真武大能都扛不住,要不是他反應快,差點就被滅殺。


太古怪了,這個先天二品的修者絕對不能以尋常先天二品揣度。

如此,殺神唯有逃跑一個辦法。

直奔着那山谷出口的方向飛奔而去,似乎打算鑽進山谷裏,躲避一時。

而林辰見狀,不禁有些腦袋疼,暗罵這貨太無恥了。

虧得他當初還罵幽冥是縮頭烏龜,這下可倒好,自己這會也要往裏面鑽。

林辰雖然有心必殺此人,但是他是真不想在回到那個山谷裏了。

想着,林辰邊追,邊罵道:“殺神,你不是嘲笑幽冥縮在山谷,縮頭烏龜嘛,難道你今日也想要效仿他鑽進山谷裏,當縮頭烏龜!”

“小子,你給老子閉嘴,有本事你就追來!”殺神回身大罵。

嘴裏罵着,心裏卻是氣炸了肺。

是啊,不久之前,他還曾嘲笑過幽冥,結果轉眼的功夫,他就得學人家。


這實在是有些打臉啊,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不過,即便如此,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往裏面鑽,顧不得丟人。

實在不能繼續這麼跑下去了!

殺神手臂的血雖然已經被他止住,但是劍氣侵體,還是給他造成不輕的內傷,長此跑下去,對他沒有什麼好處,哪怕最後能甩開林辰的追殺,但是一會使得內傷加重,沒準會烙下病根,影響了日後的修爲。

影響修爲那纔是大事,畢竟他可是好不容易纔修煉到真武中期的。

期間,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瀑布越來越近,轉眼便到,而看到那洞口之後,殺神幾乎想都不想,一頭便鑽進了山洞之中,跟着,消失在了洞口的方向。

於此同時,洞內響起了殺神的冷笑之聲:“小子,有本事你就跟老子進來!”

“老子不是嚇唬你,這地方雖然我從未進去過,但是,絕對比你小子要熟悉,在裏面,老子有的是辦法撲殺你,你敢進來,必死!”

這個時候,殺神還不忘了激將林辰。

林辰自然不會受他激將,眼看着對方進去了,他飛身落在了瀑布口。

看看洞口方向,臉色陰冷,衝着洞口冷喝道:“殺神,你不用激我,我纔不會學你,往烏龜殼裏面鑽那,不過你記住,我林辰有生之年,只要你不死,你便在我林辰的必殺名單當中,早晚一日,我會將你殺了,給那些無辜生命報仇!”

“……”洞內沒有回聲,想必殺神已經跑遠了。

林辰心下懊惱,但是也沒辦法。

轉頭看了一眼橫死在洞口的幽冥,最後一句話也不說,飛身落下瀑布。

邁開大步朝着山下而去,同時,開始尋找魅尊者的下落。

當然,他關心的並非是魅尊者的安危,而是擔心那兩枚天機果。

天機果還剩下兩枚,那可都是無價之寶啊,千萬別被魅尊者偷偷的拿跑了。

這個時候林辰還做不到對魅尊者完全的信任。

而就在他朝着山下走去,找尋魅尊者下落之時,剛剛走到半山腰處,忽然聽到山路上,卻是傳來一陣陣的吵鬧之聲。

似乎有不少人,正在山路上爭吵。

林辰心思一動,立刻朝着那邊飛身撲去,眨眼的工夫,他便靠近,落在一處草叢之間,而隔着老遠,他發現魅尊者此時正被一羣黑袍人圍在正當中。

這些黑袍人,從衣着打扮上看,正是黑巫教的教徒。

而此時令林辰很是不解的是,這幫黑巫教徒卻是團團包圍魅尊者,態度很不友善,似乎把魅尊者當成了對手,而魅尊者此刻也是如臨大敵。

唉,不對啊,他們不是一夥嘛?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難不成內訌了!

林辰心裏想着,便沒有立刻出頭,而是躲在草叢裏,觀望起來。

與此同時,只見魅尊者被團圍在正當中,小臉冰冷,一雙漂亮的狐媚眼睛,眼角挑的老高,狠狠的瞪着黑巫教徒當中的赤炎尊者。

“赤炎尊者,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別忘了,我是聖教的魅使者,你敢對我動手,一旦祖巫知道了,他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