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僅僅一個撞擊,一面盾牌上便出現一個窟窿,瞬間裂開無數裂縫,當然,這一擊透明長槍也消耗的不少力量,但是,力依然未盡。

繼續朝着尤尺攻擊而去。

砰!

第二塊盾牌終於擋住長槍,但是,也被長槍最後的力道損壞,無數裂縫出現在盾牌之上,似乎再來一點力量,就足以將其打散。


尤尺輕呼一口氣,還好是擋住了。

正要閃身退開的時候,尤尺突然聽到一聲呼喊:“嘿!”

最後關頭,尤尺聽出了這句話的意思,這是在給我打招呼嗎?

這個念頭還未結束,尤尺就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變得透涼,同時,他也感受到自己的血液、骨頭和血肉都在被吞噬。

怒血空間土著,尤尺部族首領,尤尺身死! 將萬劫長槍抽出,槍身上沒有一絲血跡。

殺人不見血,就是這個意思嗎?

就在這時,林楓單手一番,一枚玉牌出現在他的手中,玉牌純白無比,一面書寫這“林楓”二字,而另一面,則是另一個文字“二”。

擊殺尤尺,玉牌自動吸收了屬於尤尺的血氣,已經由當初的‘一’變成‘二’了。

這枚玉牌林楓就掛在腰間,因爲玉牌在儲物法寶中不能吸收血氣,所以只能佩戴在身上,這樣,自己玉牌上的數據都會被他人知道,爭奪得就會更加嚴重了。

隨即,將玉牌收好。

與尤尺一戰,林楓並未動用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可以說只有用了三成不到的力量,怒血空間的土著身體素質極好,戰鬥意識也非常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感悟不夠,力量太過單一。

當然,這只是林楓與尤尺一戰之後得到的結果,並不能囊獲整個怒血空間,或許,還有其他意想不到的情況呢。

屋卡遠遠的看着林楓,他有飛天的優勢,所以也不畏懼這個連‘戰將’都未達到的外來者,但是,剛剛過手一招,屋卡知道自己不是林楓的對手,君不見那強大的尤尺都死在他手中了嗎?

林楓回望一眼,也看這屋卡,這鳥人剛纔是怎麼悄無聲息偷襲到我的?出現得悄無聲息,直到極短的距離我才發現他的存在,難道是什麼特殊功法?

這怒血空間確實有些古怪。

二者對視許久,最終,屋卡選擇不去招惹林楓,去更大的部落彙報外來者的消息。

火山山谷中,還有尤尺和屋卡的部族子民,林楓當然發現了他們的存在,但是剛來這空間,林楓暫時不急着去擊殺土著,畢竟,還要一年的時間。

先確定自己是在什麼方位吧,到時候好與沙步匯合。

縱身一躍,林楓便遁向遠方。

其實林楓現在發生的事情,在這怒血空間許多地方都發生着,當然,也有人幸運,投身在安全的區域,相反,有人降落在一些強大的部落中,甚至有人倒黴得直接掉入土著之間的戰場中。

剛進來,就被亂拳打死!




看着外來者遠離,那些躲在暗處的土著民也出來了。

“族長居然被擊殺了,剛纔他可是達到戰將境界的存在啊。”

“剛纔那外來者居然也能御空,難道,他也是戰將境界的嗎?”

“不對啊,剛纔尤尺族長說他只是戰士,還沒有達到戰將境界的。”

….

這些子民沒有驚慌,部落、部族的首領被殺那是常有的事,現在他們的首領死了,很快便會有其他部族、部落招收他們。

因爲,怒血空間中,所有土著的分別就在於戰士和平民,若是有背景的平民還好,可以好好的平民,若是沒有背景的,那就只有做奴隸!

當然,無論是誰,只要達到一定的標準之後就會得到戰士的稱號,這個標準就是實力超脫普通土著,並且開啓自己的天賦,只要達到這兩個要求,都可以得到戰士的稱號,每一位得到戰士稱號的都是擁有着極強的力量,也只有戰士,纔有資格組建部族去征服其他部族,得以提升自己。

兩天後,依然是這一座火山之處。

林楓手持這萬劫長槍再次回來。

面色有些苦澀的看着火山,有些失然:“沒想到這裏居然是怒血空間的西北方,剛好與東南相對,在這後面是西北血漠,無邊無際,玉牌上根本沒有記載關於它的信息,只是知道,進去過的修士就再也沒有回來過,被前輩們列爲怒血空間四大禁地之一。”

所有參賽者的身份玉牌都有關於怒血空間的介紹,這也是給所有參賽者一些必要的提示,免得都已經進入絕地了還一無所知。

“根據玉牌的描述,僅僅前輩們知道的空間,就已經是地球的三倍大小,若是靠自己行走,不知道要走到何年何月才行,最主要的是,自己現在實力微弱,若是用飛行舟代步,恐怕會立馬被海量的土著高手圍攻。”

自己現在的實力,還不能這麼去冒險。

“唉,只能走一步看一…”

轟隆隆!

就在這時,林楓感覺大地猛然搖晃起來,由於晃動極強,身體的平衡險些沒有控制住…

穩住身子,感受着搖晃,林楓面色有些難看:“這,這是…火山爆發?”

我的運氣怎麼會這麼差,剛來到這空間的時候就被土著狩襲,就在這裏,兩天前還好好的,現在剛趕回來又碰到火山爆發,此地難道克我?

萬化爺爺不是說我是天之驕子嗎?可是現在卻被老天開玩笑了…

林楓現在所有的想法萬化老人都不知道,因爲,一個月以前,萬化老人就告訴林楓他要進入沉睡,林楓有問過萬化老人爲什麼,好好的又沒受傷,怎麼就要陷入沉睡呢。

當時萬化老人並未多做解釋,告知一聲之後,便無聲息了。

這麼長時間萬化老人依然沒有醒來。

不管了,先離開這裏。

四周已經開始有炙熱的岩漿噴出,隔着老遠林楓都能感受到極強的溫度,若是沾惹在身上,恐怕連自己也要被燒掉皮肉,所以林楓不能繼續逗留於此。

wωw ¸ttкan ¸¢ o

然而….

剛擡起腳步的時候,林楓又頓住了,一滴汗水從他的面頰順流而下。

“這是,殺氣?怎麼會這麼強大…”


之所以頓住腳步,因爲林楓感覺只要自己再稍微有一絲動作,就會被瞬間擊殺,按理說林楓的意志極強,普通的威壓根本不能讓其卻步,可是現在瀰漫出來的殺氣幾乎質化,猶如一柄柄鋼刀對着林楓,不得不停下腳步。

林楓根本不知道殺氣從什麼地方散發過來的,想要轉頭查看一番,可是冰冷的殺氣太強大,根本不敢有多餘的動作。

其實,不僅僅是林楓,周圍沒來得及逃跑的生靈都被這強大的殺氣震懾,多數生靈被殺氣死死的鎮壓在地上不能動彈,更有許多弱小的生靈直接被這殺氣嚇死了,滿場只有林楓還能穩穩的站着,已經很不錯了。

殺氣瀰漫得正盛,突然一聲震天之音傳出。


“呱!”

一聲呱叫,所有生靈都感受到自己身邊的殺氣消散許多,林楓抓住機會飛身出去,遠離此地。

足足飛出十里地,林楓才停歇下來,當然,依然在火山範圍中,不過,這個距離安全許多,至少在這裏,那濃烈的殺氣已經消失。

林楓纔回頭看了過去。

“呱~”

呱聲再次傳來,聲音洪亮無比,傳響十里之外,靠近這聲音的火焰都被深深震散。

聞聲望去,林楓看到一隻渾身土色的蟾蜍。

妖獸!

其實,在聽見呱聲的時候,林楓就差不多猜測出了這聲音主人的身份,畢竟,確實很明顯。

蟾蜍身體極爲龐大,足有近十丈高,這麼大的蟾蜍林楓還第一次遇見,蟾蜍渾身盡顯土黃色,背後一顆顆濃胞隱隱散發着暗紅色的光暈,極爲可怕。

四周的火漿迸射出來,但是蟾蜍根本不在乎,只是,僅僅的望着醞醞待發火山口。

那是?

林楓正要望去,地面卻再次震動起來,這次火山口迸發的火漿更多。

“啊啊啊…”

許多生靈、土著來不及逃跑,揹着火漿直接燒化。

轟隆隆!

火山震動得越來越劇烈,林楓雙眼微眯,那一股殺氣又傳來了。

毫不猶豫,直接轉身再退五里!

“哇翁~”

火山口火漿飛濺得正開心,卻從內部傳來一聲哇叫,或許由於在火山內部,所以這一聲哇叫有些低沉,但是,林楓卻看到蟾蜍眼神中的警惕。

“這一隻妖獸,不比蟾蜍弱,聽着聲音,或許是一隻雀類妖獸。”

遠遠的看着,林楓心裏也在暗自猜測。

“哇!”

叫聲再次傳來,這一次卻清脆無比!

轟!

火山口的火漿瞬間迸發出來,在火漿中,林楓看到了一隻足有一米多長的喙探出來,真的是雀類妖物,長喙漆黑無比,似乎被烘烤發焦一般。

“哇!”


長喙一張,哇聲傳出,一隻三長的鳥雀飛出火山口,慢慢的漂浮在空中。

“烏鴉?”看着那火紅的鳥雀,林楓一眼認出來,這鳥雀就是烏鴉!

“不對,應該是火鴉。”

這一隻烏鴉渾身除了長喙和雀爪之外,全都是通紅一片,火紅色的羽毛光亮無比,絲絲光暈在其間流轉,顯得極爲漂亮。

但是,林楓卻感覺極爲壓抑,因爲,火鴉出來之後,殺氣再次傳遞出來,很明顯,剛纔蔓延在整個火山的殺氣,就是從這隻火鴉身上傳出來的。

好在是殺意並非針對林楓,火鴉飛在空中,靜靜的看着土色蟾蜍。

火鴉與蟾蜍四眼相對,隔着這麼遠,林楓也能看到它們眼中的火花,看來二者是早就結下仇恨。

相互對視的二者其實也知道遠遠觀望的林楓,但是,拿個人類太弱小了,根本沒有被他們放在眼中,若是有機會,還是將對手一擊斬殺,這樣自己就能獨霸整座火山,享用裏面的重寶了。

“哇!”

“呱!”

二者同時朝着對手攻擊而去,火鴉雙翅展開,三十隻火紅色羽毛瞬間飛出,速度足以劃破空氣,每一隻羽毛上都有流光運轉,這是血煞之力。

看着朝自己飛來火紅色羽毛,蟾蜍雙眼一眯,又有精進。

但是,蟾蜍並未慌張,腹部上下起伏,似乎在醞釀力量。

眼看火紅色羽毛就在眼前,蟾蜍突然大吼一聲:“呱!” “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