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像他們這種人,生怕驚世駭俗,根本不會這麼做。

“主人,我們該怎麼辦?”

“走!我們去看看!堅決不能讓他們禍害普通人!”秦巖想了想,準備將這兩個異道者收拾掉。

不過秦巖剛準備出發,突然發現周小雨和莫忘不在身邊。

她們兩個不在身邊,秦巖根本不是異道者的對手,去了只能送死。

秦巖立即念動咒語拿出通信符召喚周小雨和莫忘。

“嘿!秦巖,你的尿有問題,我們懷疑你服用了興奮劑!”在這時,韓組長從醫務室裏面走出來,面無表情地對秦巖說。

嗯?什麼?我服用了興奮劑?你他嗎的沒有搞錯吧!

秦巖擰起了眉頭。

有沒有服用興奮劑,秦岩心裏面最清楚了,他覺得韓組長肯定弄錯了。

“主人,我剛纔看到他們……”慕容雪菡立即將剛纔看到的一切悄悄傳音給秦巖。

聽完慕容雪菡的話,秦巖眯起了眼睛,滿眼寒芒地向韓組長望去。

剛纔他覺得韓組長肯定是搞錯了,把別人的尿檢當成了自己的,現在秦巖才知道,這根本是陷害。

嗎的!想陷害我!我看你是活膩了!秦巖在心冷笑起來。

“誰說秦先生服用了興奮劑?我看他不想活了!”在秦巖準備出手教訓韓組長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聲音充滿了自信和威嚴。

聽到這個人的話,秦巖轉過頭向他望去。

不過秦巖並不認識這個人。 這個人大搖大擺地向韓組長走去,在他身後跟着好幾個人。

他們身材魁梧滿臉兇相,一看知道不好惹。

不過當這個人看到秦巖正在看他時,立即點頭哈腰地走前,大聲地向秦巖示好:“秦先生!”

“你們是誰?居然敢來這裏搗亂!”韓組長擰起眉頭大聲斥責起來。

雖然韓組長只是組委會的一個組長,但是擁有很大的實權,他管着整個賽場的保安工作。

如果對方敢搗亂鬧事,他讓保安將這些人趕出去。

“劉昊!”不等劉昊說話,他身邊的人立即大聲回答,同時走前狠狠地推了一把韓組長。

而劉昊則依舊諂媚地看着秦巖,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我不管你是誰,總之……咦?哪個劉昊?”剛開始韓組長還不以爲然,但是他突然發現劉昊和電視裏面那位長得好像有些一樣。

“你說呢?除了那位,還有哪位?”劉昊身後的人翹起嘴角冷笑起來。

聽到對方的話,韓組長的臉在瞬間變得一片蒼白。

劉昊的勢力太大了,是在整個帝都也只有寥寥幾個人敢惹,他只是一個小公務員怎麼敢和劉昊對着幹,那不是找死嗎?

特別是想到劉昊的兒子劉少辦出的那些事,韓組長被嚇壞了,生怕自己也不如後塵。

原來這個劉昊不是別人,正是劉少和劉雨潤的親爹。

當劉珙同回去將帝都西郊的事情告訴劉昊之後,劉昊立即猜到了秦巖的身份,他被嚇壞了。

秦巖可是各大陰陽世家的掌舵人,那些陰陽世家的家主地位都高。

如果他惹到了秦巖,秦巖只需一個指頭能要了他的命。

爲了活命,劉昊明明對秦巖恨之入骨,因爲自己兩個親兒子都被秦巖打殘了,可是他卻不得不向秦巖低頭,甚至是親自來向秦巖賠禮道歉。

與此同時,秦巖也猜到對方的身份了,立即眯起眼睛打量起劉昊。

“你!立即給我滾開!我們家家主要和天尊大人說話!”劉家的人又推了一把韓組長。

韓組長一個踉蹌沒有站穩差點摔倒在地。

“秦先生,我是劉昊!”劉昊笑眯眯地說。

“你是來找我麻煩的嗎?”秦巖冷冷地問。

其實秦巖知道劉昊來做什麼,不過他在故意調侃劉昊。

“不不不!我是來向您道歉的!犬子有眼不識泰山打擾了您,您千萬不要往心裏去!”

“嗯!我不會往心裏面去的!不過還有下次的話,我不排除送他們去見閻王!”秦巖說的鏗鏘有力,一點面子都不給劉昊留。

“是是是!我明白!”聽到秦巖的話,劉昊恨不能掐死秦巖,但是他卻不敢將自己的所思所想表現出來。

“好了!我走了!”秦巖懶得再和劉昊說話,轉過身走了。

劉昊站在秦巖身後,畢恭畢敬地說:“秦先生慢走!”

聽到秦巖和劉昊的話,再看到劉昊對秦巖的態度,韓組長徹底被驚呆了。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堂堂劉昊居然會這樣低聲下去地和秦巖說話。

而且聽兩人的口氣,劉昊的兒子被秦巖打了,但是劉昊卻跑來向秦巖道歉,這簡直令人難以相信。

劉少在帝都那可是臭名遠揚,不但強男霸女,而且到處做非法勾當。

即便如此,也沒有人敢惹劉少。

“嘿!秦先生興奮劑的事情不要給我說出去,否則的話我弄死你!”劉昊眯起眼睛向韓組長望去,眼寒芒凌冽。

此時此刻,劉昊又恢復了高高在的姿態,似乎韓組長在他眼是一隻螻蟻。

韓組長趕快點頭。

“我們走!”劉昊轉過身走了,他的收下緊緊地跟在劉昊身後。

當劉昊等人走後,韓組長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額頭冒出無數冷汗。

連劉昊都不敢惹的人,他現在卻惹了,韓組長覺得自己肯定會被秦巖報復。

其實他不知道,秦巖怎麼可能和他們這些人斤斤計較,那樣顯得自己也沒有水平了。

這像一個百萬富翁和一個流浪漢打架,實在是太丟臉了。

過了好一會兒,韓組長才站起來,抹掉額頭的冷汗趕快向醫療室走去。

剛進了門,郭領隊興奮地問:“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老郭啊!你差點害死我!”緊接着,韓組長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郭領隊。

聽完韓組長的話,郭領隊的臉色一片煞白。

他沒有想到秦巖的背景這麼厲害,連天天電視的劉昊都不敢惹。

那可是位高權重的大人物啊!弄死他這樣的人踩死一隻螞蟻都簡單。

另一邊,秦巖回到了賽場。

夏雪尼想讓秦巖幫她參加跳高賽。

在秦巖準備答應的時候,他再次感到了兩股強大的魂力從遠處急速飛來。

而且這一次是衝着賽場來的。

秦巖擰起眉頭,轉過頭對慕容雪菡說:“不好!剛纔那兩位回來了!”

慕容雪菡也感到了強大的魂力,點了點頭問:“主人,我們怎麼辦?”

“趕快疏散人羣!”

“嗯!咦?主人,難道你想讓我現身嗎?那樣的話……”慕容雪菡有些無奈地說。

秦巖拍了一下腦門,剛纔太着急了,居然忘了慕容雪菡是女鬼。

他轉過頭對夏雪尼說:“夏老師,你趕快讓大家終止賽,讓大家離開這裏,用不了多長時間這裏極有可能發生大事!”

“發生什麼大事?”夏雪尼好地問。

“你不要管了!現在也沒有時間解釋了!你趕快去找組委會的領導,讓他們疏散人羣!”

夏雪尼非常相信秦巖的判斷,立即點了點頭向組委會辦公室走去。

恰好這時,組委會的會長、祕書長等相關的工作人員過來了。

看到他們,夏雪尼立即走前,恭敬無地說:“會長,祕書長,你們趕快讓大家從這裏撤走。這裏一會兒要發生大事了!”

聽到夏雪尼的話,會長等相關人員一臉蒙圈,全度詫異地看着她。

“夏領隊,能有什麼大事啊?不會是地震和火山爆發吧!”祕書長反應過來後調侃地說。 聽到祕書長的話,會長和其他工作人員哈哈大笑起來。

“各位領導,我說的是真的!我沒有和你們開玩笑!”夏雪尼鬱悶極了。

會長乾咳了一聲,用非常嚴肅的口吻說:“夏領隊,我們現在正在舉行賽,你居然讓我將所有的人都撤走。萬一發生了騷亂怎麼辦?到時候誰負責?”

如果組委會讓大家火速撤離,絕大部分人肯定會胡思亂想,萬一發生了踩踏事件,會長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會長,你相信我,我說的可是真的?”夏雪尼急了,大聲地勸解會長,希望他能採納自己的意見。

“哦?那你說說爲什麼會出大事?”

“這……”夏雪尼轉過頭向秦巖望去,她也不知道爲什麼會發生大事。

秦巖乾咳了一聲,一字一句地說:“會長,事情是這樣的,馬有不乾淨的東西要經過這裏,我怕它們會害我們。”

“不乾淨的東西?”會長和祕書長,以及其他工作人員不可思議地對視了一眼,隨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他們覺得秦巖肯定是腦子壞了。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不乾淨的東西。想不到你這麼年輕居然還高封建迷信,真是可悲可笑啊!”

會長根本不相信秦巖的話,他是一個唯物主義者,從來都不相信牛鬼蛇神這些謬論。

祕書長等工作人員也一樣,他們也不相信鬼怪之說,他們覺得那都是人杜撰出來的。

秦巖想不到他們這麼頑固,剛準備露一手,天空突然在瞬間陰沉下來,整個體育場變得昏昏暗暗的。

“不好!他們來了!”秦巖擡起頭向半空望去,他沒有想到異道者來的這麼快。

“雪菡,趕快聯繫莫忘和周小雨,看看他們到了哪裏?”秦巖緊接着說。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立即念動咒語開始聯絡周小雨她們。

看到秦巖一會兒看天,一會兒又對身邊的空氣說話,會長等人十分詫異,不明白秦巖在搞什麼。

他們也擡起頭向天空望去,並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只看到黑壓壓的雲越降越低,好像要將整個體育場壓扁似得。

“主人,他們馬要!我們只要能堅持一分鐘行!”慕容雪菡給秦巖傳音。

秦巖點了點頭,此刻也顧不驚世駭俗了,念動咒語拍在地。

一圈金光像漣漪一樣,以秦巖的掌心爲原點,向四面八方擴散出去,最後將整個地面都覆蓋住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情況。

“大家都不要動,一定要站在金光覆蓋的地面!”秦巖念動咒語對着大家大聲說。

雖然秦巖的聲音不大,但是賽場的每一個人都能聽到。

“哦!原來這裏還有陰陽師!真是太好了!哈哈哈!”一道張狂的聲音從雲層傳下來。

緊接着,一雙巨大的利爪將雲層撕開,露出了一顆猶如小山一樣的頭。

頭的雙眼像燈籠一樣,炯炯有神地向秦巖望去。

突然看到雲層的異道者,賽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他們從小到大接受的都是唯物主義,根本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鬼怪。此刻他們看到異道者後,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睛張大了嘴。

“會長,我們沒有騙你吧!”夏雪尼不忿地說。

她經常跟在秦巖身邊,見過不少妖魔鬼怪,甚至於天天和妖魔鬼怪打交道,因爲慕容雪菡是鬼,狐小媚是藥,戰孤城是邪靈,所以在看到異道者的時候一點都不害怕。

會長回過神,伸出顫抖的手指,指着雲層的異道者,聲音顫抖地問:“他是什麼東西?”

這一刻會長被嚇壞了,他覺得鬼即便再厲害,那也不應該這麼大。

現在的異道者趴在雲層,像是天神一樣。

不等夏雪尼說話,異道者“桀桀”冷笑起來:“我還以爲是誰,原來是你!”

這個異道者認識秦巖,不過秦巖卻不認識他。

華娛大佬刷副本 “你這是來送死了嗎?”秦巖口氣平淡地問。

“天神啊!”在這時,一個學生突然跪到在地,對着異道者開始磕頭。

這個學生叫吳天,他父母特別相信迷信,只要是做大事都喜歡找大仙算一卦。

所以吳天在耳濡目染之下,覺得這個世界有鬼。

他現在看到異道者後,居然將異道者當成了天神。

看到吳天跪下了,有幾個學生也跪下了,跟着吳天高呼天神。

聽到這幾個人居然叫異道者天神,秦巖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他們是用眼睛來看待事物的,異道者此刻趴在雲端,再加個頭極大,無論是誰看到了都以爲是天神。

“你們起來,他不值得你們拜!我家主人才值得你們拜!”

慕容雪菡此刻也顧不隱身了,立即顯出了身形。

那一襲烈烈紅衣迎風飄揚,顯得慕容雪菡清麗脫俗,像盛開在火焰的雪蓮一樣,一半熾熱一半純潔。

“哦!想不到還有一個鬼王!不錯!”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異道者一邊說,一邊伸出手嚮慕容雪菡抓去。

“哼!”秦巖念動咒語,身形在瞬間急速脹大。

他同時伸出手向異道者的手抓去。

看到秦巖突然從一人高變成了三層樓那麼高,所有的人都被嚇壞了。

他們沒有想到秦巖居然也是“天神”!

特別是會長等人,心更是翻起了驚濤駭浪。

他們剛纔還在嘲笑秦巖,可是現在秦巖卻變成了令他們難以企及的存在,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會長是一個聰明人,當即決定在秦巖戰勝了異道者後向秦巖示好。

其實這種道術很簡單,只要達到了天尊,陰陽師們都會使用。

這像孩子長大之後會自動發育,屬於附帶道術。

不過這種道術並沒有什麼實用性,最多是嚇唬嚇唬其他弱小者。

而凡是達到天尊之後,無須使用膨形脹大術,天尊之下的陰陽師也會怕你的。

只是秦巖爲了給一些人信心,所有才使用了這種雞肋般的道術。 秦巖抓住了異道者的手腕,異道者冷哼一聲,手腕反轉準備反制秦巖。

秦巖的目的只是想阻攔異道者對慕容雪菡動手。

既然目的達到了,秦巖也不再糾纏,立即收回了手。

更何況秦巖深知自己不是異道者的對手,如果想對付異道者,必須等莫忘他們兩個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