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儘管天才剛亮不久,可是領地內的兵種單位早就開始幹活了。

有的正在建築居民倉庫,有的剛剛狩獵回來,有的正準備出去巡邏,有的正在吃早餐……

輪班換崗,一切都井然有序。

這都多虧於領地里,擁有獸諾與暗琳,兩人精神都超過了30,一些事務處理起來,比秦淵還熟練。

「傷勢好了嗎?」

秦淵來到魔法屋旁邊的一片空地。

此時獸諾等人,正在吃早餐。

「領主大人!」

「領主大人,早上好!」

頓時,正在吃飯的獸人,哥布林,暗黑精靈都站起身來,紛紛站起身來,恭敬的向秦淵打招呼。

「大家都坐,都多吃一點。」

秦淵笑了笑,揮揮手。

「多謝領主大人關心,一點小傷而已。」

獸諾咧笑道。

此時,他的傷口雖然還很明顯,可是並不影響行動。

獸人可是天生的戰鬥種族,體質更是驚人。

「那就好,嗯?你們怎麼在吃飯吃菜,雖然是早餐,可我不是說過,每一餐都必須提供肉食嗎?」

秦淵看向獸諾碗里的米飯,看向其他獸人桌上的飯菜,竟然沒有一點肉?

聽到秦淵的質疑,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特別是另一邊哥布林的桌子,竟然發出咯吱咯吱聲,好多哥布林因為秦淵的一番話,連端著碗的手都在顫抖。

在哥布林桌子上,赫然擺放著好幾盤的烤肉,還有肉湯,全都是肉,沒有一點飯菜。

要知道,以往哥布林可是連肉都吃不到的,現在呢?他們竟然能夠在早餐上吃到肉,這讓他們非常的感激秦淵帶來的變化。

可心中不安的是,他們吃的是肉,而強大的獸人們,竟然吃的是白色米飯!

「這是怎麼一回事?」

秦淵也發現了一點,疑惑道。

「領主大人息怒,這是我的安排,不關其他人的事。」

獸諾站起身來,朝秦淵眨了眨眼睛。

「好了,既然是你的安排,那就沒事了,大家都吃吧,在我的領地內,絕對不會讓你們餓著,不論是想吃肉,還是想吃米飯蔬菜,一應俱全。」

秦淵點點頭,對正在吃飯的所有人說道,「大家繼續吃,不用在意我剛才說的話。」

隨後,秦淵坐了下來,看向獸諾,低聲道,「說說吧。」

「領主大人,是這樣的,我們兄弟們天天吃肉,實在是有些膩了,就想換換口味,而且我們多吃一點米飯加蔬菜,正好營養均衡。」

獸諾回答道。

「真是這樣?」

秦淵半信半疑,看著獸諾這麼大的體型。

獸人可不是吃素的。

何況,充足的肉食才能夠保障獸人的戰鬥體力消耗。

「沒有其他原因?」

秦淵又問道。 第1607章

梁靖看着那車,以及朝這邊趕過來的小林。

小林雖然因為工作需要穿了休閑西裝,可是臉上皮膚並不好,而且黑。

人也矮,又瘦。

從外形來說,是真的有點差。

起碼對於梁靖來說,搭配顧顧這樣的,真的差很多。

梁靖看着慕安安。

就是她一個給梁靖一種,小公主一般被養大,氣質很好,內心成熟強大,實在跟小林搭配不到一起去。

梁靖突然靠近慕安安,「送就算了,我自己回去了。」

她是突然靠近的。

梁靖跟慕安安身高差不多,一靠近,說話的時候,唇瓣差點碰到慕安安臉上去。

慕安安幾乎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梁靖跟沒感覺一樣,揮揮手,「晚安太早,就祝你有一個愉快夜晚。」

說完,梁靖便頭也不回走了。

慕安安停留在原地,想着梁靖剛才的舉動,以及晚上的聊天內容。

一直到小林走近喊了她一聲,慕安安才回神。

慕安安看了下小林,沒多說什麼,朝馬路對面走去。

小林加快腳步走在慕安安前面,並且為慕安安打開後座車門。

而。

在慕安安看着空蕩蕩的後座車門時,愣了一下。

小林說,「家裏有點事,七爺在處理,讓我送您回學校。」

這麼一說,便是今天約會取消了。

聽到這麼一句的時候,慕安安心裏還是有點失落的。

她臉上沒有過多表現出來,進入車內。

小林將車門關上,便回到駕駛位,開車離開。

慕安安拿着手機,點開跟七爺的對話框。

沒來接她,他並未發信息告知。

而,就在慕安安想着時,手機則震了起來。

七爺來電。

慕安安深呼吸一口氣,隨即接了電話,「宗政御,你放我鴿子了啊。」

她說話的時候,盡量讓自己語調情況起來,而掩蓋下自己的小失落。

畢竟七爺現在一堆麻煩事。

她能理解的。

雖然心裏有小失落,但也不會不懂事的在這個時候跟他發脾氣。

「臨時有事,以後補償你,嗯?」七爺沖着電話說。

不知道是他貼著話筒的緣故,還是其他,慕安安只感覺七爺的聲音比以往都要低幾分。

但也有可能是一直忙於工作。

「跟你開玩笑了,本來要打電話跟你說,我今晚要回去,那邊學校老師找我,結果剛好了啊。」

她就跟沒事人一樣說,「反正我們現在在同一個城市了,等下個周末在見面啊。」

「哦對,我這周一還要考試,我還要拿專業第一呢,明天要看一整天書。」

說這些慕安安語調就很歡快。

宗政御一直靜靜聽着。

在慕安安不說話后,才說,「到學校給我發信息。」

「行行行,你去忙吧,我掛了啊。」慕安安爽快的說道,隨後直接結束跟宗政御通話。

原本臉上帶着幾分偽裝的輕鬆,隨着掛斷電話,失落的情緒便全都爬了上來。

慕安安又深呼吸了兩次,扭頭看着窗外調整情緒。

車子過半路時,慕安安拿着手機給七爺發信息。

安:哦,忘了跟你說一聲啊,宗政御,我感覺有人在追我。 接下來的日子,喬顏便又過上了五年前被強制精神治療,灌精神病藥物的日子。

每次灌完鎮定葯,王野都將她渾身綁住並塞住嘴的弄司邵斐的病床上。

大概是吃了葯沒力氣折騰了,精神又疲乏脆弱,連續幾天她都只是掙扎一會兒,就乖乖的躺在男人懷裡睡著了。

只是這段時間被王野折騰的,喬顏整天都是又憤怒又委屈,好幾次在夢囈中都能聽到她嗚嗚的哭聲。

司邵斐不醒,王野每次雖然對她很客氣,但是下起手來毫不留情,比司邵斐之前都冷血可怕。

「滾!我沒有病,我不要打針,我不要喝葯!滾啊!」

喬顏每次治療都反抗的激烈,但王野讓護工強制的掰開她的嘴,往裡面喂。

王野只有一個訴求,那就是請喬顏喚醒他家主子,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一天天的將喬顏除了看病吃飯都關在司邵斐的病房裡。

「不要綁我,王野,我的手好疼,我不傷害他了,不傷害他了還不行嗎?」

喬顏現在因為天天被逼著吃精神藥物,精神脆弱的很,很多時候,在王野的恐嚇下,她神經錯亂的都彷彿都回到了五年前那個卑微懦弱的喬顏。

「不行夫人!」

「您忘了您前天也是這樣說的,可是您把司總身上的管子全拔了,司總差點就窒息死了,他現在再也經不起一次這樣的折騰了!」

「可是我手腕好疼啊,嗚嗚嗚,司先生你救救阿顏啊,阿顏快被你的好秘書折磨死了~」

喬顏的哀求沒讓王野心軟一點,為了司邵斐他什麼事都能做。

今天他甚至親自綁的更緊了,喬顏的手腕腳腕都被麻繩磨得到處都是血,骨頭都快露出來了。

疼的喬顏一動也不敢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