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先前他說過,他是東方星域尊者樓十八的女兒。

葉雄不想再跟什麼尊者有什麼瓜葛,搞不好,亂星海四大星域的尊者,他都打了個遍。

「我只不過是一介散修,無名無姓,告辭。」葉雄身體啾的一聲,化成一道金光衝天而起,瞬間就消失了。

「大師請留步,大師,大師……」

樓蘭衝天而起,想在背後追,但是剛落到半空,已經不見了人影。

半空中的護城禁制,在他面前,形成虛設一樣。

「同是半步元嬰,為什麼他的實力這麼可怕,這也太嚇人了吧!」

「本來想收服他,現在看來,根本不可能,像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被勢力收服。」

樓蘭看著半空之中早就不見的人影,嘆了口氣,心有不甘。

她只得回到皇城之中。

「公主,見到他沒有?」蘇錦雄上前問。

「他想走,誰留得住。」樓蘭公主說完,話音一轉,問道:「傳送陣那邊準備得怎麼樣了?」

「公主,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蘇錦雄回道。

「很好,我現在就前往傳送陣,回東方星域。」

蘇錦雄點了點頭,溝通傳送陣那邊。

……

離開太陽城,葉雄將黑袍脫了下來,恢複本來模樣。

今天一戰,讓他徹底知道自己的實力。

連魔淵化身他都能秒殺,試問還有誰是自己的對手?

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梵聖功》第四層,如此逆天。

加上法寶千眼菩提佛珠,讓他的實力得到了質的提升。

哪怕再遇到霸絕,都能自信能將他打敗。

他突然對跟魔淵化身的相遇期待起來,到時候,他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馬不停蹄地趕路,一周之後,葉雄終於再次來到土星。

這個土星,跟靠近地球的土星不是同一個,只是名字相同而已。

土星面積不小,上面有一個通往亂星海的巨型傳送陣。

上次葉雄來過這裡,被告知傳送陣半年才開啟一次,然後又等了三個多月。

差不多來到巨型傳送陣的時候,葉雄被兩道人影攔住了。

「站住,你是想去亂星海嗎?」其中一人問。

「是的,我正準備去亂星海,三個月前來過,被告知半年才能開啟一次。」葉雄道。

「由於人員太多,前往亂星海需要選拔。」

「還要選拔?」

「傳送陣半年傳送一次,每次最多傳送六人,之後要經過檢測修復,為了安全起見。」那人說道。

沒想到太陽星域通往亂星海的通道,已經成熟到了這種程度,比起五行星域,不知道強了多少。

葉雄覺得,如果自己回五行星域之後,要借鑒一下這種方法,很科學。

選拔而已,他沒有怕過。

「怎麼報名?」葉雄問。

「前面有報名處,自己去找,交納一千萬顆上品靈石就行了。」 葉雄朝前面飛去,很快就到了巨型傳送陣面前,那是一座光禿禿的山峰,一株樹都沒有,無處可躲藏。

地上建了一個十分巨大的廣場,廣場中間,用無數巨石鋪著,石頭上刻滿了銘文。

這些石頭跟銘文,可以防止有人從地下潛進來。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有人在傳送陣開啟一瞬間,從地里竄出來,進入傳送陣之中。

以前,這樣的事情不是沒發生過。

石頭跟銘文,可以杜絕這樣的事情發生。

廣場之上,匯聚了大概一百人左右,看樣子,全都希望前往亂星海。

「這麼多人選出六個,競爭蠻大的。」

葉雄靈識掃過這裡的人的修為,基本上都是金丹後期跟巔峰,半步元嬰只有一個,是一名外表六十多歲,留著鬍子的老者,背著手,臉上露出狂傲之色。

葉雄將自己的修為下調到金丹巔峰,這樣的話,哪怕遇到半步元嬰,將對方打敗也不至於那麼驚世駭俗。

走鏢新娘 這裡金丹巔峰實力的人很多,他也不會太過耀眼。

正在這時候,突然周圍的人,目光齊刷刷朝頭頂望去。

一名身穿紫衣的女子,從天而落,落到廣場之上,瞬間就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身材高挑,婀娜多姿,氣質不俗。

瓜子臉,下巴處有一顆小小的美人痣,讓她看起來有種獨特的氣質,讓人看了一眼,就難以忘記。

來人赫然是太陽尊者樓十八的女兒,樓蘭公主。

「居然是樓蘭公主,沒想到她也是這麼一趟回去。」

「這一次真是倒霉,有兩個人回來辦事,只剩下四個名單,競爭更激烈了。」

「本來還以為這一次有機會,這下徹底沒戲了,又要等半年了。」一名金丹巔峰修士嘆了口氣。

「樓蘭公主,沒想到會這裡遇到你。」

那表情狂傲的老者連忙迎上去,來到樓蘭面前,恭敬地打著招呼。

「青山掌門,沒想到會這裡遇到你,真是有緣分啊!」樓蘭客氣地走了過去。

兩人寒磣起來,顯然是老相識。

周圍的人不敢過去,畢竟面前是兩個半步元嬰老怪,一般人,根本沒有資格套近乎。

片刻之後,兩道人影飛到半空,一名穿白衣,一名穿黑衣。

兩人正是守護傳送陣的黑白雙使。

「各位道友,時間到了,咱們開始吧!」黑使道。

「因為這次情況比較特殊,樓蘭公主跟青山掌門回來辦事,佔了兩席之位,只剩下四個席位。」

周圍的人,開始喧嘩起來,很多人在低聲議論著,不平的聲音四下響起。

突然,人群之中傳來一道聲音:「黑白雙使,他們兩個在,咱們認了,但是保送是不是有點不公平,最起碼也要讓他們參加選拔,進入六強也沒人說什麼。」

「對,讓他們參加。」

「半步元嬰又如何,金丹巔峰打敗半步元嬰的事情,又不是沒有出現過。」一個聲音不服地說道。

黑白雙使相視了一眼,頓時有些為難。

白使站出來道:「樓蘭公主跟青山掌門的實力,你們不是不知道,他們參加,你們只有被輾壓的份,何必呢?」

「他們都是成名已久的大人物,不用參加了,誰對上他們誰死。」

「他們憑什麼不參加?」

「都是修士,想進前六,就得干。」

四下的聲音紛紛響了起來,雙方站成兩種陣營,各不相讓,一時之間,場上亂成一團。

葉雄在一邊冷眼旁觀,也懶得去管,反正誰對上他,算他倒霉。

「大家肅靜一下!」樓蘭公主站出來,雙手一壓。

周圍的聲音,漸漸停止下來,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不敢不給她面子。

「既然有規定,就得遵守,我們也不例外,我跟青山掌門同意參加選拔,就按照你們的要求去辦吧!」

「公主說得沒錯,入鄉隨俗,我們怎麼能倚老賣老。」青山掌門呵呵地笑道。

「既然這樣,那就開始吧。為了公平,老規矩,抽籤比賽之後,還有一個挑戰的機會,如果遇到強者第一時間被淘汰的,最後擁有挑戰六強的機會。如果挑戰者將六強之中的一人打敗,就能取代他們的位置,下面,大家開始抽籤,抽出相同字數的,開始PK。」

接下來,一行人排隊,走到前面的箱子裡面抽籤。

葉雄排在人群之中,很快就輪到他,他伸出手,在箱子裡面抽出一張紙條,攤開,上面寫著一個『4』字。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將紙條收了起來。

對於他來說,對陣什麼人,沒有區別。

抽籤之後,雙方就在遠處的戰擂,開始比拼起來,分幾個戰擂進行,過了就進入下一輪,輸了的就淘汰。

兩個小時之後,比賽差不到末尾,終於輪到葉雄了。

「接下來是4號,請4號上台。」

開局就當世無敵了 白使一聲令下,場下一道紫影一閃,落到台上,赫然是樓蘭。

「沒想到,樓蘭公主是4號。」

「4號死號,誰抽中她,真是倒霉。」

「根本就沒辦法打。」

場下的人,議論紛紛,全都在人群之中看著,看誰是那個倒霉鬼,撞上樓蘭公主。

「誰說倒霉了,要是我,只會覺得幸運,能跟樓蘭公主交手,那是多大的福氣。」

「可不是,樓蘭公主肯定不會下狠手,有機會這麼親近女神,高興還來不及呢!」

另一派的人,紛紛說道。

「4號,4號……」白使在上面喊道。

葉雄手中捏著號碼牌,舉起自己的手。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他身上。

「我想請問一下,如果認輸,接下來是不是還有挑戰六強的機會?」葉雄先問清楚。

「沒錯。」白使道。

「我認輸。」葉雄道。

「4號認輸,這一戰,樓蘭公主勝。」

對於樓蘭來說,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她根本就沒有把這事情放在心上,連自己的對手是誰,她也只是一眼掃過,很快就忘記了。

接下來,進行第二輪比賽。

凡是遇到樓蘭跟青山掌門的,直接認輸,倒是有幾個想找機會接近樓蘭的,最後被樓蘭輕易打敗。

沒多久,六強名單出來了。

這六強已經代表這一群人的最強實力了,基本上沒有遺漏。 「下面是挑戰的時間,如果大家覺得自己有能力挑戰六人的之中的一人,就可以進行挑戰。不過挑戰是有門檻的,每一名挑戰者必須交納五千萬顆上品靈石。」白使說道。

葉雄連忙用靈識進入自己的儲物戒之中查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印象之中,儲物戒裡面應該還有不少的靈石,怎麼只剩下這麼少?

他數了一下,只剩下四千七百多萬,還差三百多萬。

進入金丹後期之後,靈石對於葉雄來說,作用已經不大了。

在修真一道,昂貴的東西是無價的,靈石也買不了;所以他身上帶著的石靈不多,也就是消費,買一些簡單的用品,他就不明白了,怎麼剩下這麼少?

可能是太長時間沒有在乎過靈石,不知不覺之間,花光也不知道。

「兩位使者,為什麼還要交納靈石,前面不是交了一次嗎?」葉雄問道。

話音一落,周圍瞬間掃過很多鄙視的眼神。

作為金丹後期以上修為的修士,五千萬靈石真心不多,隨便都能拿出來,現在場上,哪名修士身上沒帶著幾億靈石的?

拽妃,算你狠 「不交納靈石,就沒有門檻了,人人都挑戰,浪費多少時間?」黑使解釋。

「為什麼前面沒有說過,我身上沒帶這麼多靈石。」葉雄說道。

「你來參加選拔,不會連這都不清楚吧,這可是是傳承了幾十年的規矩,連這你都不知道,還來參加什麼選拔。」見葉質疑自己的話,黑使非常不高興,索性無視他,朝下面的人喊道:「誰要挑戰的,抓緊時間。」

換在以前,如果黑使對自己這樣說,可能下一刻他就跪在地上求饒了。

但是,葉雄已經過了那種爭面子的時候了。

當下,就有人上前交納靈石,進行挑戰,但是最後挑戰失敗了。

接下來,不斷有人上前挑戰,但是沒有一個成功。

「還有沒有人要挑戰?」黑使大聲詢問。

葉雄站了出來,說道:「兩位使者,我身上只剩下四千七百萬顆上品靈石,還差三百萬,能不能通融一下?」

「規矩就是規矩,不能破壞,你可以向周圍的人借。」黑使斷然拒絕。

葉雄目光落到周圍的人身上,哪知道,沒有一個想借給他。

一來,這裡沒人認識他,二來,如果借給他,輸了還好,萬一他贏了,去了亂星海,被刷下來那人不找借錢的人算賬才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不是相識,誰理他?

「沒有錢是不是,沒有的話,那就算了,比賽結束……」

「等一下。」

葉雄連忙喝住他,然後從身上掏出一把劍,說道:「各位,我可以武器來換……」

「三百萬是吧,我借給你。」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樓蘭從身上掏出一個儲物戒,直接朝葉雄拋過去。

葉雄看了一下,裡面裝著五百萬顆上品靈石。

「多謝樓蘭公主,這五百萬,算我欠你一個人情,他日必當回報。」

此話一出,周圍一陣鬨笑聲傳來。

「這傢伙腦子不是抽了,就他,還回報樓蘭公主?」

「也許是臆想症犯了,他到底知不知道,面前的是誰?」

「堂堂亂星海東方星域尊者的女兒,公主,需要他幫助?」

各種各樣的嘲笑聲傳來,聲音之中都帶著戲笑,覺得葉雄不自量力。

樓蘭並沒有將他看在眼裡,一笑而過,算是給了他面子。

她萬萬想不到的是,就是這小小的三百萬顆上品靈石,接下來會救了自己一命,這是后話。

葉雄將靈石上交之後,那黑使不耐煩地說道:「好了,挑選你想要挑戰的對手吧!」

葉雄挑選了六人之中,實力最弱的一名金丹巔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