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先前關押兩個小學生的囚室算是隱祕的了,入口會不會在那裏?

於是他從走廓來到囚室,發現囚室門口已被水泥磚堵住!

“嘩啦”一聲,朱清宇推出一記如意掌,一掌將磚牆打垮。

飛身進入,立即有兩團影飛來!

血紅寶劍一揮,一道紅光劃過,只聽得“啊呀”一聲慘叫,一團黑影中劍倒下,另一團黑影遁地不見了。

夜眼裏,兩具白骨還擺在四方桌上,旁邊兩把小刀,白骨之上尚有一些精肉,估計剛纔兩個人是在割食人肉也不一定啊。

囚室後面還有一間密室,房門大開,朱清宇閃身進入,只見屋子中間是一個魔頭的雕塑,就如先前在空中飛躥的魔頭一樣,猙獰恐怖。

四周是一些魔鬼的壁畫,其中一張壁畫上是一位少女赤祼着蹲在地上,屁股下方有一個臉盆,少女的初潮正從隱祕處滴入臉盆裏。而旁邊的一個老道士,則將初潮經血與少女的肉沫捏成一顆顆藥丸……


還有一幅避畫,是幾個魔鬼圍在一具少女的屍體旁邊,用尖刀切食少女的生肉,屍體旁邊有一碗辣椒和醬油……

朱清宇一看全身不寒而慄,他想起城南小學失蹤的兩個少女,如果不是自己前來解救,必然被這些魔鬼生吃了或製成藥丸了。

朱清宇用夜眼在室內搜索,企圖在室內找到祕密入道口,然而他到處試了試,卻沒有發現。

最後他將眼光停留在那具魔鬼雕塑上,越看越覺得有問題。

他走上前去,用手指捏了一下魔鼻子,魔鬼的眼睛突然發亮,嘴裏吐出一口陰氣,他大吃一驚,急忙放手。

他並不死心,接着又去捏了下魔鼻子,,魔鬼的眼睛雖然發亮,但是亮度比先前暗了許多,吐出的陰氣也少了一半。

他暗笑一聲,又捏了一下魔鼻子,只聽得右邊牆上傳來“嚯嚯”之聲,他一看,那一幅少女初潮的畫面正徐徐向右退去,一扇房門打開!

昏暗的洞口呈現!

而十幾條黑影和十多個魔頭正向他飛撲而來!

朱清宇先推出一道神火,再大叫一聲:“陰陽傘!”

血紅寶劍呼的一聲變成傘狀,那些飛撲前來的魔頭本想逃避,但在這窄窄的暗道裏面怎麼能躲開呢,眨眼之間都全吸進了陰陽傘,化成血滴,反爲陰陽傘增加了不少內力。

黑影全是黑衣人,這時衝到他的眼前,好在他們在暗道裏面無法散開,因而形成不了包圍之勢。

“如意神火!”朱清宇大叫一聲,一條火龍從掌中飛噴而出,直貫暗道。

“啊呀!”黑衣人們驚叫一聲在火龍中通過,但除了頭髮和眉毛被燒掉外,身上竟然絲毫無損!

“難道這些黑衣人們都變成了陰陽人?”朱清宇想罷,又是一掌推出,寒冰真氣直噴而去,黑衣人們瞬間變成了冰雕!

朱清宇冷哼一聲,進入暗道,此時他左手中的陰陽傘已變成血紅寶劍,因吸食了那麼多鬼頭而能量充盈,劍身不停地抖動。

初戰得勝,朱清宇心裏十分暢快,他此時頭腦十分清醒,全身似有使不完的勁,當他經過被冰雪封凍的黑衣人們的前面時,一時性起,寶劍一揮,黑衣人一個個人頭落地!

正當他想大笑兩聲時,只聽得“咕嚕”聲響起,回頭一看,夜眼裏的人頭紛紛從地上自動飛上斷了頭的人樁上,並立即轉動幾下,向朱清宇投來綠色的幽光!

“續頭功!”朱清宇失聲叫道。他這纔想起,無影幫的李江水曾經使用過續頭功,所以曾逃過一劫!而今這些黑衣人能自動續頭,說明這門功夫他們早已學會了!

而且,由於朱清宇剛纔一劍,黑衣人身上的封冰破裂,一個個黑衣人用內力震開冰封,他撲來!

朱清宇急忙又推一掌,重新將他們全部封凍!

接着,他轉身小心翼翼地繼續往裏面走去。

這時一個細小的聲音提醒道:“目標一百米,正前方行走!”他心裏一喜想道:這仙智是越來越精確了,好啊!

過道里面每隔二十米纔有一顆低功率白熾燈泡,燈光昏黃,忽明忽暗,更添了暗道時的恐怖氣氛。

忽然一股如龍的陰氣從裏面奔騰而來,其氣勢似乎要將他吞噬,他急忙推出神火接住,他分明地感到對方內力強大,若不是自己內力深厚,必然被其吞噬!

於是陰陽兩股神力在空中角力,幾秒鐘內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看來對方又想消耗自己的體力,等待時機反撲,但是朱清宇可沒那麼容易上當了,他舉起血紅寶劍用力向前揮去!

“嘣嚓”幾聲神彈炸響,陰氣被衝擊波震得七零八落,但是很快又合攏,而且其勁道比剛纔更加強大!

看來剛纔爆炸時陰氣已經吸收血紅寶劍的能量,致使對方能量劇增,他漸漸感到難以抵擋。

同時,無數把無影刀帶着厲風,在陰氣中翻滾而來!

“啊!”朱清宇大叫一聲,腦海裏剎時一片空白!

又忽然頭上“嚓啦”一聲,金光籠罩全身,如來佛主金像在頭上顯現,一串神火已“呼”的一聲向陰氣撲去!

神火所到之處陰氣盡失,朱清宇迅速跟進,陰氣在他前面逐漸縮短、壓縮,最後“嘣嚓”一聲卡巨響,有人發出一聲慘叫,轟然倒地。只見一團黑影閃過,地上留下一灘鮮血。

朱清宇估計對方一定是李江河,而且已受到重創!

他冷笑一聲,來到鐵門前面,正想用神火打開鐵門時,忽然後頸一股厲風襲來,他急忙用血紅寶反手一擋,只聽得“當”的一聲,一把無影刀的影子劃過,而一團淡淡的黑影遁地不見了。

正待轉身,另一把無影刀懸空飛來,並不見任何人影,只覺無影刀被遙控操縱,在他的頭上來回旋轉。他用寶劍抵擋,卻不能將無影刀擊落,看來對方功夫了得!

而先前那一位尚有淡淡的影子,其功夫定在眼前這位之下。

朱清宇手掌一推,噴出神火,神火將無影刀吞噬。然而神火用盡之後,那無影刀卻更加發亮,旋轉的速度更加驚人,直往他的頭上飛來!

朱清宇始料不及,只聽得“嗡”一聲顫音之後,他的寸頭被無影刀割下一片!

“好險!”他吸了一口涼氣,忙用手指往額頭上一按,佛光顯現,陰陽神火向無影刀撲去,片刻之後,那無影刀幾擺擺,成爲一塊廢鐵掉落在地上。

朱清宇轉身,“譁”一聲用寶劍劈開鐵門,再噴出陰陽神火,那鐵門如一堆稀泥垮塌在地。

朱清宇一步跨入,頓感陰氣逼人,連續打了三個冷戰。

第二隻腳剛一邁進,如浪的陰氣已將他掀翻在地,幾隻綠眼照得他睜不開眼睛。同時,幾隻魔頭張着血盆大中向他撲來!

情急之中,朱清宇撐開陰陽傘,快到傘邊的魔頭卻突然轉向飛開了。

但是,他發現自己的能量正隨着綠光的照射而逐步減弱,一絲絲真氣隨着綠光流向對方體中!

一陣驚慌閃過心間,但是他很快鎮定下來,手指按向額頭,佛光籠罩全身,阻斷了功力的輸出。

同時,神火噴而出,灑向黑暗中的魔頭,魔頭慘叫着在空中掙扎了幾下,轟然落地!

但是,幾束綠光仍然沒有收斂,試圖穿透佛光罩衣吸取功力。神火自動與綠光對接,形成均勢力敵之勢,黑暗的空間因佛、道神力的角力而變得亮堂起來。

“嗚——嗚——”牆邊傳來異樣的叫聲,朱清宇一看,發現一個少女上身穿着校服,下身**着坐在一個木桶上,而她的雙手被綁在兩邊的鐵柱上,嘴裏塞了一團布巾。她瞪着一雙驚惶的大眼睛,顯露出強烈的求生慾望——那是英子!

朱清宇心裏一陣激動:終於找到你了,英子!

而英子也認出了他,霎時淚如雨下,併發出痛苦的嗚咽聲。 「由我先攻,抽牌!」

雙方都準備就緒了之後,小薇看了看站在對面的那個由馬利克操縱的光頭壯漢,然後直接就搶了先攻,從卡組裡抽出了一張卡,而被馬利克操縱的那個壯漢,也不知道是因為遠程操縱會有延遲還是什麼緣故,在決鬥盤準備好了之後就一直沒有動彈過,也沒有說過一句話,如果不是他頭頂上的那個散發著綠色光芒的眼睛印記自然亮著的話,小薇都以為這傢伙已經休克過去了。


「我以背面守備召喚一隻怪獸!」

看了看自己的六張手牌,小薇隨意地瞟了一眼,然後從中間抽出了一張卡片,橫著將其以背面扣在了自己的決鬥盤上,而小薇面前的那一片空位之中,也出現了一張大大的背面守備的怪獸卡,看了看馬利克操縱的壯漢,小薇的動作似乎並沒有對他有什麼影響,他依然是保持著決鬥盤準備就緒的樣子,儼然一副我有姿勢我自豪的感覺。

「……我再蓋上三張卡片!」

猶豫了一會兒,小薇從手牌中抽出了三張卡片,塞進了決鬥盤的卡槽裡面,看著自己面前出現了三張巨大的蓋牌投影,小薇眯了眯眼睛,蓋這麼多牌雖然能給對面造成一些壓力,不過一旦遇到大風之類的卡片,也會損失慘重,「我的回合結束了!」

「呼……」

而彷彿突然接收到了信號一般,在小薇說出回合結束的那一瞬間,馬利克操縱的光頭壯漢終於不再是像卡機了的默劇一般一動不動一言不發了,輕輕呼出一口氣,馬利克接著這個光頭壯漢的身體開口說起了話,「三張蓋卡啊……我的回合,抽牌!」

說著,光頭壯漢的身體在馬利克的操縱之下動了起來,雖然是被操縱著,不過總體來說這傢伙的行動也不算是太過僵硬,如果眼睛再有神一些,頭頂上也沒有那個綠色的眼睛的話,可能動起來和正常人的區別不是很大,伸手從卡組裡抽出了一張卡片,光頭壯漢將卡片放入了手牌。

「嗯……我召喚暗之住人暗影殺手!」

【暗之住人暗影殺手,4星,暗屬性,惡魔族,攻擊力1400,守備力200】

看著自己的手牌,小薇覺得這個光頭壯漢的雙眼之中都散發著和他額頭上的那隻眼睛印記相同的綠色光芒,在掃了一眼小薇的場上之後,馬利克控制著光頭壯漢的身體,從自己的手牌中抽出了一張卡片,然後擺到了自己的場上。

而隨著這個召喚的動作,只見馬利克的場上,一片黑色的霧氣突然憑空升起,然後迅速佔領了馬利克的整個怪獸區域,這個場景讓小薇嚇了一跳,因為她以前也見過類似的場景——貘良了和歐西里斯打開黑暗遊戲的時候,也是無數的黑色霧氣湧出,然後籠罩上了整個戰場。

「放心吧吾主,不是黑暗遊戲, 我為仙君種情蠱 。」

就在小薇心神不寧感覺又要被拖進黑暗遊戲的時候,歐西里斯的聲音在小薇的耳邊響了起來,解釋了馬利克場上的這些黑霧的來源,這一下總算是讓小薇鬆了口氣,她可不希望再來一次黑暗遊戲,那種感覺純粹是找罪受。

而馬利克操縱的光頭壯漢在召喚了這隻只能看到黑色霧氣而看不到怪獸本體的怪獸之後,看著小薇場上的那隻覆蓋的怪獸,發出了一陣詭異的笑聲,聽得小薇心頭有些發毛,就在小薇以為下一刻他就會然後暗之住人暗影殺手攻擊過來的時候,馬利克說出的話,卻是出乎了小薇的意料:

「暗影殺手直接攻擊對方!」

「什麼!?」

小薇一愣,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而馬利克場上的怪獸卻是完全不給小薇反應過來的機會,黑色的霧氣突然延伸到小薇的場上,甚至延伸到了小薇本人的腳下,就在小薇正在疑惑的時候,只見在小薇腳邊的黑色霧氣突然一陣翻騰,然後在小薇驚愕的眼神中,一個渾身穿著像是忍者但是頭上卻套著一個骷髏的人影猛地從黑色霧氣中跳了出來,手中那些一把長長的日本劍,直接就對著小薇砍了過去!

「唔……」

幸好不是黑暗遊戲,小薇雖然能感覺到隨著暗之住人暗影殺手的攻擊,有一陣衝擊力傳到了自己身上,但總歸是很輕,不會像真刀一樣痛,不過小薇真正意外的,卻是自己場上明明有怪獸還能被直接攻擊的這件事情。

【小薇,lp4000→2600】

萌,是那一雙獸耳的心動 ,所以,小薇只能認為這是怪獸效果了。

「暗之住人暗影殺手,在對方場上只有守備怪獸時,可以直接攻擊玩家。」

馬利克借著光頭壯漢的話對著小薇如此說著,畢竟是決鬥之中,自己的怪獸效果還是要解釋清楚的。否則那已經不僅僅是缺德不缺德的事情了,「你場上的守備怪獸,可沒什麼用啊。」

【暗之住人暗影殺手:對方的怪獸卡區域只有守備表示怪獸的場合,這張卡可以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嘖……」

原本以為還是能像對付海馬瀨人一樣發動人海戰術來保證怪獸數量和自身的lp呢,沒想到馬利克居然用了一隻可以直接攻擊的怪獸,這倒是讓小薇覺得有些頭疼,這樣一來,自己為了擋住對方攻擊的守備怪獸反倒是沒什麼用了。

「唔……蓋上兩張卡片。」

看著自己手中的卡片,馬利克操縱著光頭壯漢,口中發出了一陣讓小薇覺得十分悠遠的聲音,然後就看見馬利克操縱著光頭壯漢,從自己的五張手牌中抽出了兩張卡片,塞進了卡槽,「回合結束!」

馬利克也蓋下了兩張蓋卡,也不知道是不是陷阱,不過現在輪到小薇的回合,如果不把那個暗影殺手搞掉的話,小薇自然很清楚自己會是個什麼下場。

「我的回合!抽牌!」

抽出一張卡片將手牌補充到三張,小薇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卡片,笑了起來,「很好……」

========================================================

【中文名:暗之住人暗影殺手

日文名:闇の住人シャドウキラー

英文名:shadowslayer

卡片密碼:20939559

卡片種類:效果怪獸

星級:4

屬性:暗


種族:惡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