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光頭俊不再說話,或許是他知道,暴徒殺意已出,絕不會罷手。身後的暴徒也離他越來越近,或許是他故意放慢腳步,以此擊潰光頭俊的心理防線。

張北羽此時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而對於光頭俊來說,眼下只有一條路,就是跑。

暴徒的腳步聲如同催命鈴,這意味著死亡離光頭俊越來越近,再不做出行動,很可能就真的交代在這了。

「嗖!」一下,光頭俊突然間撒腿向前跑。此時暴徒離他不過三四米的距離,立馬跟了上去。張北羽也本能的跟著跑出去。

光頭俊沒跑出幾步,身後的暴徒如影而至,飛身向前一躍,掄起鬼槍劈下去。

鬼槍之所以能被稱之為「槍」,就是因為頂端被削尖,極為鋒利。這一記劈斬下去,光頭俊的後背被撕出一道血痕。他低哼一聲,不顧背後的疼痛,繼續往前狂奔。

這種情況下,已經來不及判斷是非。眼下暴徒心意已決,攔是肯定攔不住了,那就只能幫他。張北羽已經掏出腰后的天收,緊握手中,腳下加快速度衝過去。

然而,暴徒何許人也,如果一對一還收拾不了光頭俊,那也就沒資格統領渤原路了。

只見暴徒突然加速,「蹭蹭蹭」三兩步追了上去,飛起一腳踹在光頭俊后腰。

光頭俊哇呀一聲大叫,向前一個踉蹌撲倒。他哪敢有半點停頓,連滾帶爬的站起來繼續往前跑。

此時張北羽也已經跑到兩人身前,在他視線中,暴徒幾乎是緊貼著光頭俊。而接下去發生的事,再一次讓他認識到,這所謂「江湖」的殘忍…

暴徒邁開步子,橫掃一腳,踢在光頭俊的脖子上。Don!光頭俊本能向旁邊栽倒,嘴裡不斷大喊:「放我一馬!放我一馬!」暴徒不為所動,走上去抬腳狠狠踩在了他的肩膀上,光頭俊幾乎是半趴在地上,磚頭看著暴徒道:「我把所有錢都給你,放我走,我離開盈海市!」

「都說了,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暴徒面無表情,冷冷的說著,將鬼槍的槍尖頂在了光頭俊的脖子上,「認命吧,成王敗寇。」

張北羽跟著心裡一緊,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突然間,光頭俊猛然起身,回手一拳打在暴徒側臉。Pon!一下,暴徒向後一仰,再轉頭回來,光頭俊已經撒腿跑了出去。

暴徒的眼神陡然凌厲,殺氣更盛,彎腰向前一閃,追了上去。張北羽也邁開步子跟上,從側面包抄。單論速度,他可要比暴徒快多了,眨眼的功夫已經超過兩人,向前一跳,攔在了光頭俊面前。

光頭俊剛剛開口說了一個字,「你…」還沒說完,他瞳孔突然放大,嘴巴張大,身體開始微微抽搐。張北羽只感覺渾身發麻,汗毛倒豎,他看到的是漆黑的鬼槍貫穿了光頭俊的胸口!

就在張北羽攔在光頭俊面前的一瞬間,後面的暴徒果斷出手,拉開右臂,全力一擊將鬼槍從光頭俊後背刺過去。Puu!!

張北羽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景象。光頭俊抖了兩下,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由於剛才這一擊威力太大,從光頭俊胸膛穿過來的不單單隻有鬼槍,還帶出一片血跡以及碎小的內臟…場面之駭,讓張北羽差點吐出來。

嘀嗒…嘀嗒,鬼槍的槍尖上沾滿了粘稠的血液,一滴一滴墜下來。張北羽已經失神,望著光頭俊身前一片暗紅,感到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難。

這個結果,在他的意料之內。從今天見面開始,張北羽就猜出了暴徒的心思:殺了光頭俊。可這種想法始終被他壓在心中,這畢竟是一條人命。打架可以,斷手斷腳也能接受,但是殺人,是目前他無法接受的。

更讓張北羽感到可怕的是,暴徒的神情、狀態與之前無異,十分平靜,這證明了他不是第一次殺人!

暴徒微嘆一聲,抬腳踩在了光頭俊的肩膀后,一隻手緊握鬼槍,向後用力一抽。Puu!!又一聲響起,將鬼槍抽了出來。

隨著鬼槍離開身體,光頭俊再次發齣劇烈的抽搐,而他的胸前一片血肉模糊,赫然出現一個血洞,裡面血肉相連,甚至能看見有什麼器官在跳動…

這一切都落在張北羽的眼裡。他完全呆住,忽然,噗通一聲,光頭俊直挺挺的倒下去,趴在了他眼前。

光頭俊死了。只要是個人,不可能承受這樣貫穿胸膛的一擊還能活下來。 翌日,天剛朦朦亮,卧龍山莊傳送陣管事打了個哈欠,看了看時辰,便開啟了傳送陣。

又到了跟靈劍宗傳送陣交互的日子了。

說起來,卧龍山莊這傳送陣建的也是夠尷尬的,生意慘淡啊,主要原因就是出在這青雲城上。

按理說,毗鄰青雲城這麼大一座修真之城,卧龍山莊的傳送生意應該非常火爆才對。

可是。

青雲城內也有傳送陣,而且還是喪心病狂的好幾座。

於是。

南來北往的客人,大都是直接從青雲城傳送,至於卧龍山莊這邊兒,也就是下轄那幾座傳送陣附近的修士才會在此中轉,生意慘淡,也是必然的了。

最近倒是好了一些。

多了一個土豪的鄰居,三天兩頭的包傳送陣,一次就是近百萬,把卧龍山莊這管事樂的啊,這樣的土豪鄰居要是多來幾個的話,卧龍山莊何愁不能發財。

辰時到。

開!

「今兒個應該會來吧?」

滿面期待的等待著。

唰!

白光亮了。

「來了來了!」

管事的那叫一個激動啊。

雖說來的時候是不收費的,可是,來了總得回去吧,回去的時候可是要交錢滴,生意又開張了!

這正激動著呢。

唰唰唰……

管事的懵了。

「卧槽,怎麼這麼多人!」

原以為還是跟以前一樣,就來一個人呢,卻沒成想,烏泱泱來了一大群,估摸著,近千人了。

「這是極限傳送啊!」

四級傳送陣,每次最多只能傳送一千人。

「什麼個情況?」

管事的一臉懵逼。

卻就在他懵逼的時候。

那頭。

有修士扯著嗓子吆喝道:「快點兒,都快點兒,趕緊走出傳送陣,下一波即將抵達,別擋著路!」

烏泱泱的,一群人衝出了傳送陣。

有一人,來到管事身旁:「這位道友,您是管傳送陣的吧,還得麻煩您一下,後面還有兩波呢,傳送陣先別關!」

啥?

管事的腦袋徹底不夠用了。

還有兩波?

這是想幹什麼呢?

想不明白。

繼續傳吧。

又是白光一閃。

又是烏泱泱近千號人。

這下好了,卧龍山莊開闢的這一片寬闊的用以傳送的廣場,人滿為患了,那聲勢,把山莊內的人都引出來了。

「卧槽,不好啦,有人來咱們卧龍山莊鬧事啦!」

「來人啊,快來人啊,好多的人啊!」

「何方賊子,敢來我卧龍山莊鬧事,活膩歪了!」

「咦?乘坐傳送陣來的啊,唔,要去青雲城啊,誤會誤會!」

「啥,後面還有一波?那還等什麼,都給我散開,趕緊散開,讓出地方來!」

估計,從卧龍山莊傳送陣建立之日到現在,就沒有這麼熱鬧過。

烏泱泱近兩千號人呢!

還沒完。

白光一閃,又是一波。

這一波的人倒是不多,也就二百來號人,可是……

「不好啦,不好啦,妖獸攻城啦!」

「我勒個去,哪來的這麼多妖獸啊!」

「準備戰鬥!!!」

「咦?唔。擦!原來是馴養的妖獸啊!」

都是些馴養的妖獸,拴著呢,什麼閃電貂啦、嗜血狂狼啦、白玉狐狸啦,都是青麓山脈那一塊兒的特產。

也虧得這一次傳送喬拉丹沒收費,否則,就這些個準備兜售妖獸的傢伙,得虧死,畢竟,這些都是妖獸,還沒有馴養成靈獸,無法附靈,只能呆在外面,傳送的時候,也是要按人頭收費滴。

出發!

跟卧龍山莊的管事打了個招呼,晚上這些個人還得回去,到時候幫忙開下傳送陣,而後,喬拉丹帶著這一群一輩子沒到過中州的窮鄰居,向著青雲城進發。

他們這剛走,卧龍山莊那邊兒也忙碌開了。

幹啥?

開會啊!

「這小子不簡單啊!竟然跟七寶玲瓏閣搞出了一個展銷會,聲勢浩大啊!」

「我說前幾天七寶玲瓏閣鬧那麼大聲勢宣傳,感情,就是這小子鬧的啊!」

「咱們要不要派幾個人過去看場子啊!」

「看場子?又不關咱們卧龍山莊的事,咱派人去幹什麼?」

「你傻啊,你也不想想,要是這展銷會大獲成功,以後肯定會有很多修士前往狐岐山,肯定會乘坐咱們的傳送陣,咱們豈不是賺大發了!」

「嘿,你不說我還真沒想到呢,對,必須派人去,紫龍,就你吧,記住,一定要保護好這次展銷會,誰要是敢鬧事,就是跟咱卧龍山莊作對!」

致命糾纏:絕色特工妻 「謹遵莊主號令!」

於是乎。

喬拉丹這浩浩蕩蕩的一大群人走了還沒多遠呢,打後頭,紫龍尊者追了上來。

「參見尊者!」

「免禮免禮,本尊此次前來呢,是奉了我家莊主的號令,前去幫你們維持秩序的,你們別管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嚯!

跟隨著喬拉丹而來的這兩千來號人齊齊震驚。

元嬰境幫忙看場子啊!

這得是多大的面子啊!

跟著拉丹子老大混,果然有前途!

走起!

沒有進青雲城。

別看青雲城那麼大,發展至今,早就人滿為患了,這麼大規模的展銷會,根本就擺不開。

所以。

七寶玲瓏閣是在城外找了片空地,做這展銷會的會址。

人都到齊了,開始吧。

這頭全都是賣藥材的。

那頭全都是賣材料的。

再弄出一塊兒全是賣妖獸的地方。

兩千來號人,再加上那一大群妖獸,要多熱鬧有多熱鬧。

城內,去上幾個人一吆喝,就說七寶玲瓏閣召開的展銷會已經開始了,就在城外。

烏泱泱的,逛街的修士就撲了出來。

「呦,好多藥材啊!我去,洞冥草,這東西可不便宜啊,數百靈石一棵呢,沒想到還有這等寶貝。咦?怎麼賣的這麼便宜,才一百?不會是假的吧?」

「呀,好可愛的白玉狐狸啊,比瑩瑩姐養的那隻漂亮多了,兩千五百靈石?買了!」

前妻的復仇 「這!這是千年檀木芯啊,製作佛器的絕佳材料啊,我去,這麼大一塊兒才一萬靈石,買了,買了!」

便宜?

真的是便宜,不是一般的便宜!

為啥?

簡單,少了中間費用啊!

這些東西,都是青麓山脈南端的特產,以前,這些東西想要運到中州,不知要乘坐多少傳送陣,光是傳送陣的費用,就得上萬,再加上中間人賺差價,貴了去了。

這次卻就不一樣了,喬拉丹一丁點兒傳送費都沒要,賣家還是第一道手,不便宜就怪了,就這價格,還是在喬拉丹強烈要求下,眾人黑了心才敢要這麼高。 張北羽低著頭,額頭上滲出點點汗珠。光頭俊背後的血洞也清晰可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