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兩人便向着三鼎交易廣場的方向走去。

……

而處於三鼎交易廣場的附近的一個交易廣場,陸火炎口中的陸焱燚正持着一把沾血的大刀,面色冷峻,身後也是一列整齊排着的同樣面色冷峻的炎鬼門的弟子,全部都達到了八品的實力,地上橫七豎八的躺着屍體,不是缺手缺腳,就是人頭分離,到處是血淋林的一片,讓觸目驚心聞之慾嘔,驚人的殺氣在他們的身上緩緩消失。

陸焱燚手上拿着一個通訊靈石,一段時間前才和陸火炎聯繫,沒想到陸火炎在他不在的時候,竟然已經把駐地都要淪陷了,現在還打算跑路。

“火炎那邊出問題了。”陸焱燚說這話的時候眉頭不自禁的皺了皺,這樣一來一回會浪費掉不少的時間,不過身爲同宗兄弟,兩人關係至少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地步。

陸焱燚說完,後列的那一排炎鬼門弟子沒有任何的波動,連呼吸和眼神都一致,似乎都無視了陸焱燚的話,不過陸焱燚知道,他們在等待自己下命令。

“走吧!清理一下,不要留任何活口。”陸焱燚閉上眼睛,但是說這話的時候,卻充滿了鐵血鏗鏘,如同經歷了千百仗的戰鬥歸來。

……

離得小天魔谷最近的一個交易廣場。

那頭黑色天魔漫無目的飄蕩着,幾天過去了,終於來到第一個人煙之所,一入眼的便是人來人往的行人,黑色天魔忍不住興奮的吼叫了一聲。

“吼!”

“什麼妖獸?”原本嘈雜的人聲在這聲吼叫之下都靜止了下來,所有人都看着外面那頭興奮咆哮的天魔,有人忍不住問道。

“不是妖獸,是天魔!”眼尖的一下子看出雖然是黑色的身體,但是本質卻是天魔的樣子。

“天魔怎麼會來這裏?什麼階段的天魔?”境界弱的趕緊緊張的問道。

“怕什麼,不過是一頭奇怪的天魔而已,我們人數這麼多。”有人不屑的說道。

“我好像看不出它的境界。”有些實力強的疑惑着說道。

“我也是。”所有人都嘗試了一下,真的發現這頭天魔的境界沒有人看得出。

“出什麼事情了。”而人羣的後邊突然傳出一陣嘈雜的詢問。

“管理衛隊來了,大家讓讓。”很快就有人喊起來。

那交易廣場的管理衛隊很快就走到了前面,有人指了指興奮狂吼完緊緊看着他們沒動的黑色天魔,說道:

“是天魔。”

“天魔?什麼時候天魔也能離開小天魔天了?”管理衛隊的領頭一人很奇怪的說道,說完卻搖了下腦袋,自嘲道:“管這麼多做什麼?還是先消除威脅吧!”

轉身示意了幾名隊員,手上也喚出了一把大錘,神識包裹住,只有神識才能對天魔造成傷害。

“圍住了,別讓他跑了。”那名領頭的管理衛隊說道。

“是。”後面的那幾名管理衛隊成員說道。

幾人迅速的朝着看似呆呆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的黑色天魔圍去,每靠近一步,耳邊就彷彿傳來了如同來自九幽地獄的慘嚎,緊緊揪住衆人的五臟提了起來,恐慌的感覺不自禁的在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蔓延,一股冰冷的寒意籠罩。

“隊長,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你們有沒有感覺到什麼?”一名隊員問道,不過環顧了衆人的神色,也是一臉莫名的恐慌。

“咿咿呀呀。”看到這麼多鮮美的食物圍繞着自己,黑色天魔如同興奮的嬰兒看到美味的食物一般,牙牙學語的喊着,讓所有的管理衛隊的成員感到強烈的危機。

“出手!”那位領頭的隊長終於抑制不住恐懼,猛然暴喝出口,手上的單手大錘猛地揮了下去。

幾名管理衛隊成員也是下一秒從各個角度出手,封死了黑色天魔任何躲閃的方向。

“啵——”黑色天魔沒有任何的躲避,任憑這些武器打在身上,沒有任何的改變,不過管理衛隊衆人卻感覺到耳邊隱隱聽到的奇怪的哀號慘叫卻陡然間提高了幾個層次。


“啊!”幾人正欲再次攻擊,不過一聲慘嚎卻打斷了他們的動作。

“嗚——”黑色天魔直視着管理衛隊的其中一人,其他人難以置信的看着那人,只見那人的耳朵,鼻孔,眼睛,嘴巴,不斷的涌出鮮血,衆人看過來時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臉上還帶着一股黑氣。

“七竅流血!”衆人大驚,手上的動作更是快了幾分,卻沒有對這頭黑色天魔造成什麼傷害。

“小心,這黑色天魔有古怪!”

這羣管理衛隊的領頭喝道,大錘上綻放出熾熱的光芒,狠狠的砸了下去。

“呼。”籠罩在黑色天魔身上的黑氣頓時被雜散了一些,露出那些表情奇形怪狀攝人心神的臉孔。 “什麼東西!”那名領頭的隊長被露出來的那些怪異臉孔嚇了一跳,神色呆滯,瞳孔放大,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隊長!”旁邊的那幾名隊員心中已經驚懼了起來,那張臉孔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烙印在心頭,揮散不去,但是手上也下意識如同那名隊長一樣,武器綻放出一陣陣鋒芒,驅散了不少的黑氣,也露出了一張張詭異的面孔。

“啊——”


“嗚——”

“吼——”

“……——”


顯露出來的臉孔一重見天日,如同活了過來,掙扎着脫離了黑色天魔的身體,鬼哭狼嚎的撲向那一名名隊員。

衆人舊力剛盡,新力未生,對這些奇詭臉孔的襲擊措手不及,一張張臉孔撲向他們的臉上,消失。

而他們的臉孔則突然扭曲了起來,如同剛纔那些臉孔的表情一般,扭曲成狂叫狂哭狂吼的各色表情,然後緩緩倒地。

而遠處一直頻頻注視着這一切的不明真相看到管理衛隊的人都趴下了,臉上也慌了起來,能選上管理衛隊的實力自然不會太差,現在這頭黑色天魔一下子撂倒了一個衛隊的人手,他們這些實力算不上多高的存在還不跑還在找死?

“跑啊!”不知誰喊了一聲,帶動了所有的圍觀羣衆,洶涌的人潮擠壓着想要跑進交易廣場,不過作爲交易廣場,自然是設置了一道大門,洶涌的人潮就擠在大門口,前面的艱難的擠進去,後面的拼命推,自然少不了踩踏事件。

“咿咿呀呀!”管理衛隊的幾人死亡後,那些臉孔又重新回到黑色天魔的身上,還多附帶了一些人臉,黑色天魔在這些臉孔回到身上後,如同獲得了營養一般,黑氣濃郁了幾分,隱隱的鬼哭狼嚎之聲更勝之前。

看到這些如同補品食物般的人類們竟然要逃跑,黑色天魔的臉上幻化出一個憤怒的嬰兒臉,手臂揮舞着,迅速飄向了那些尚未來得及逃跑的人類,身上的黑氣收斂回體內,露出一張張臉孔,然後隨着天魔的一聲嘶吼,所有的臉孔張牙舞爪的離開了黑色天魔的身體,在黑氣的牽引之下迅速的飛向那如潮的人羣中。

“啊!”

“什麼東西!”

“呃啊——”

“……”

一被這些臉孔接觸,那些人彷彿觸電了一般狂跳起來,但是下一秒就七竅流血,倒地而亡,然後那些殺死這些人的臉孔重新離開那些人的身體,還帶着一個個死去人的臉孔,更快的撲向了旁邊的人羣。

不到五分鐘,這個交易廣場的外面,凡是看得見的地方,都倒下了數不勝數的屍體,這些屍體的臉上都有着令人不忍目睹的奇異扭曲表情。

而黑色天魔殺死這些人之後似乎還是不滿足,身形飄蕩着,從交易廣場飄了進去,黑氣在這座交易廣場蔓延開來,哪裏都可以傳來人們的哭喊聲,濃濃的黑氣擴散得很快,不到半個時辰,整個交易廣場都被包圍起來,這裏也變成了一片墳墓,沒有一個人能夠逃離!

“呃——”清空了這個交易廣場,這頭黑色天魔才滿意的打了一聲飽嗝,籠罩交易廣場的黑氣漸漸收回了身體內,那些臉孔也重新迴歸,如同毀滅的根源一般,黑色天魔所處的地面如同風化了一般,這個情況就在黑色天魔的腳下漸漸的蔓延開來,如同那個小天魔谷一般,漸漸的化爲了廢墟!

……

“陰魔出世!天下大亂!” 替嫁婚寵:霸道老公深度愛 ,也就是陰魔的方向,在陰魔將那座交易廣場摧毀成廢墟的時候,猛地口吐了一口鮮血,仰頭迷惘的望天,下一秒眼神堅定起來,腳下繼續狂奔起來,向着陰魔的方向,他要將陰魔扼殺在苗頭之中!

……

而此時,三鼎交易廣場的炎鬼門駐地之中,傅孤白已經跟隨着陸火炎來到了另外一個密室之中,看着陸火炎打開密道,傅孤白嘴角露出淺笑。

哎哎,我就說嘛,原來真有第二個密道,這傢伙果然夠謹慎的,不過,他敢下去嗎?

傅孤白心中疑問,看着陸火炎似乎還在猶豫不決,他那個什麼師兄,聽說叫什麼陸焱燚的,要來支援他,現在如果跑了,到時候想要重新回來恐怕更難。

最終,陸火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合上了密道的門,其實只要把傅孤白抓到,就算他們不顧及傅孤白的性命,至少還能借助傅孤白和他們拖延上一天,不過傅孤白豈是這麼容易抓到的?

陸火炎並不知道傅孤白就在他的頭上,還在計劃着怎麼將陸火炎和金古冥的希望掐滅。

“金兄!”正好,這時候金古冥進來了,陸火炎打了一個招呼,問道:“傅孤白抓到了嗎?”

“沒有,瘴氣有人穿過的痕跡,但是找到最後卻慢慢消失了。”金古冥狠狠的踩了一下地,口中怒意洶涌。

“傅孤白不死,我心難安啊!”陸火炎嘆了一口氣,他是最早接觸傅孤白的那一批人,傅孤白的速度如何他自然是知道,那種速度簡直叫人防不勝防,人手稍微少點的包圍,他一晃就能過去了,希望在這個狹小的地方能抓住他吧!

狗日的,要我死了你才懂得好好做人嗎?傅孤白心中不屑的冷笑道,一炷香是一個時辰,一根蠟燭也是一個時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時辰,再過上一個時辰,他們的希望就要化爲泡沫飛影,現在就先破滅他們的希望吧!

心中一定,傅孤白的兩隻手的手上各出現了十枚爆丹,陰惻惻的笑了一下,猛地一揮,直接向下方扔去。

“咻——”爆丹破空落下,一聽到響聲的金古冥和陸火炎齊齊擡頭一看,就看到了那個令他們心神皆懼的東西。


“不!”金古冥不甘的喊道,手上迅速出現了一條布條,猛地揮了過去,但是即將觸碰到爆丹的時候,卻又輕輕拉回了一點,將那二十顆爆丹全部卷在一起,然後怒意滔天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傅孤白,直接將布條裹着的爆丹甩向傅孤白,口中暴喝:

“還給你!”

“一個大男人學什麼擺弄這種娘們的東西,你還是回家弄個女紅搞搞基算了,學啥打打殺殺,唉。”傅孤白裝模作樣的嘆息了一聲,手腳一動,飛快的逃離了爆丹籠罩的區域,向着下方跳去。

“轟!”

爆丹爆炸,不過沒有分毫傷到傅孤白,但是金古冥和陸火炎哪裏能夠讓傅孤白如願,拉出各自的武器,向着傅孤白劈去。

傅孤白哈哈一笑,腦海中兩人的氣息迅速成型,還未落地,就分別在兩人攻來武器的鋒刃之上借力一點,重新彈起,在兩把武器帶來的陣陣清風之下順勢飛退。

“關門!”金古冥厲聲喝道。

早有準備的萬獸門弟子立刻封死房門,還將鎖打壞了,看來已經是不死不休了。

“哈哈哈,傅孤白,今日關門打狗,看你如何應對!”金古冥囂張的大笑起來。

小爺我爆丹多!

傅孤白不屑,誰打誰還不一定了,手上大把的爆丹扔了過去。

你以爲就你有?雕蟲小計!

陸火炎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手上也是一大把的爆丹。

哼哼,光腳不怕穿鞋的,這不是我的地盤,就怕你心疼。

念頭一閃即逝,傅孤白神色一凝,手上的爆丹接連不斷的扔向兩人。

“轟轟轟。”

爆丹在兩人腳下炸開,兩人早有防備的分別閃開,幾名萬獸門弟子和炎鬼門弟子也配備了爆丹,向着傅孤白扔去。

小角色也好意思獻醜?

傅孤白不懈冷笑,腳下迅速閃避,根本不能造成傷害。

“喂!”

傅孤白突然喊到,等他們的目光都看過來,不過還看到他們手上的爆丹作勢欲扔,傅孤白從身後突然搬出一堆**,至少幾十斤,咧嘴笑着看着他們,這些**爆炸了可就好玩了。


一名炎鬼門弟子神色一驚,但收不住勢頭,一枚爆丹朝傅孤白扔去,而傅孤白卻依舊是笑容滿面,不閃不避。

這個瘋子!所有人心中都閃過這個念頭,那幾名小角色已經露出絕望的神色。

“你們不要出手!”

陸火炎說道, 輪回修羅道

動真格了嗎?

傅孤白對於金古冥的箭術還是有點忌憚,看着金古冥已經對準自己,***直接炸開,不過卻沒有逃離金古冥的氣機鎖定,一股危險的感覺籠罩。 有兩下子!

傅孤白心中不懼,手上爆丹對着密道的門扔了過去,在金古冥的箭矢射過來之前跳進了密道。

“來抓我啊!”傅孤白怪叫着喊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