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兩人定睛一看,通過空間法則的發動與轉移,這個地方四周全是綠色的,很像是森林內部。

「怎麼陰森森的啊?」小白龍木語嫣有些害怕的說。畢竟,兩人都是小孩子,這陌生的環境的確是有些讓人害怕。

夏洛奇要好些,他已經有了山崖之下獨處的經歷,而且他身懷裂空穿雲手的絕技,加上龍潭中空間龍王與光明龍王傳授了心法,他還有細甲護身,還有絕逼鋒利的匕首。

他又是一個公的,不好意思害怕啊。

於是,夏洛奇安慰小白龍木語嫣說:

「這有什麼,森林而已。走,咱們穿過去。」夏洛奇帶頭往森林深處走去。

這裡應該是特雷斯城堡周圍的深山老林,夏洛奇與小白龍木語嫣不知道,他們所處的位置是靈淵暗黑部落侵佔的地區。

森林中悄然無聲,兩人的腳步吱嘎吱嘎的顯得驚心動魄。

忽然,夏洛奇看見不遠處一雙綠油油的眼睛盯著他們。然後,從一顆粗壯古老的大樹後走出來一隻白色的野狼。

「啊!」木語嫣驚叫一聲,差點撲進夏洛奇的懷裡。

夏洛奇用手抱住她,站在那裡緊張的盯著野狼。野狼忽然加速沖著撲了過來。

夏洛奇將木語嫣往旁邊一推,手中匕首唰的一下刺向狼腹。左手施展一招裂空穿雲手,撕拉一下,一道漆黑的裂縫憑空閃現,方位剛好是那白狼撲過來的路線。

那白狼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龐大的軀體忽然在空中分成了兩截,狼頭悄沒聲息的滾落在地。一枚晶核浮現在空中,木語嫣說:「竟然是三階狼王!」

等那白狼沒有了動靜,夏洛奇走過去將那晶核收入儲物手環。

「這三階狼王怎麼這麼不禁打啊?一招就完蛋了,早知是這樣我才不害怕呢。」木語嫣為自己的害怕感到了後悔。

她根本不知道,這狼王主要是輕視了夏洛奇,它沒想到夏洛奇竟然能夠割裂空間,那一道漆黑的裂縫就是一枚利刃,並不是物理狀態的刀刃,因而,狼王不認得這種空間招數,大意之下導致身首異處。

三階狼王的身體是非常堅硬的,尋常刀劍根本傷不了它,剛才夏洛奇的匕首劃在了白狼的腿上,只留下了一道白痕而已。

這讓夏洛奇越想越怕,若是那白狼躲過了自己的裂空穿雲手,那可就危險了。

正說著,從森林四下里默默的閃現出了數十隻白狼,應該都是狼王的族人。

它們警惕的圍了過來,腳步很慢,但眼神中充滿了憤怒與復仇的火焰。

狼是一種非常記仇的動物,自己的王被人殺了,那麼一定要不死不休的復仇到底,這是狼的精神。

木語嫣再一次的發出了令人驚悚的叫聲,這一次,夏洛奇也緊張到不行了,這麼多白狼,要是一起圍攻過來,怎麼辦?

夏洛奇抬頭一看,身旁一棵大樹足有百米高,於是,他嗖的一下就竄了上去,木語嫣都忘了自己會飛,也跟著夏洛奇笨手笨腳的往上爬。

夏洛奇大叫:「丫頭,飛啊,丫頭,飛啊!」木語嫣這才想起來,展開龍體,一下就盤旋到了大樹的枝杈上了。

這一下讓夏洛奇愣住了,好傢夥,說飛就飛,真利索。反而夏洛奇落在了後面。

沒想到這些白狼竟然也展開了翅膀,從下面飛攻了上來。兩隻白狼狠狠的撞在夏洛奇的背上,想將夏洛奇給撞擊到地面上去。

夏洛奇雙手緊緊抱住樹榦上的樹皮凸起處。

木語嫣一看夏洛奇被攻,立即念動龍族咒語。只是慌亂中一頓亂念,差點將「光明之箭」射到夏洛奇身上。夏洛奇心中暗罵,這個笨丫頭,真是幫倒忙。

夏洛奇也不閑著,心中在努力記憶那些龍族心法,看看哪些能夠幫自己對付這些白狼。

幸好有木語嫣的龍族魔法抵擋,白狼不敢貿然飛得太高,因為白狼的翅膀是一種變異,並不是天生如此,飛行的高度也就是十來米,超過這個高度就上不去了。

夏洛奇像猴子般的攀升,他估計忘了,自己亂穿越引動次元空間紊亂,神光進入猴子身體中。

他現在的本體就是一隻猴子,只是練習了裂空穿雲手后,不知怎麼的長得好看起來了,竟然比人類中漂亮英俊的後生還要英俊漂亮,這讓他忘記了自己其實是一隻猴子。

可猴子的本能還在,手腳極其利索,嗖嗖嗖的就來到了木語嫣小白龍所盤踞的樹杈處。

那些白狼再撲騰,也夠不著了。

只剩下挨打的份了,夏洛奇這時也想起了很多龍族心法,蹲在樹杈上開始拿這些白狼練習了。

「光明之箭」發動!

於是,一陣光箭撲的一下射向那些白狼。這下把那些白狼給打慘了,雖然白狼的皮糙肉厚,也經不住夏洛奇與木語嫣無休無止的攻擊。

不一會兒,新晉的狼王呼嘯一聲,那些白狼如潮水般的散了。

「喂,別呆在上面啦,咱們下去吧?」

夏洛奇抬頭對木語嫣小白龍說。

「你先下去,我再下去。」小白龍被嚇得不輕。

「真是的,哪有這麼膽小的龍啊,開眼了。」

「喂,你說什麼,我膽小?若不是我幫你抵擋那些白狼,你早被它們給吃了。」木語嫣急了。

「是,是,你是幫了我,要不是我提醒你飛,你是不是也早被白狼給圍住吃了啊?」

「你!……」木語嫣吵架吵不過夏洛奇,正不知該如何接話茬呢,低頭一看,夏洛奇已經順著大樹溜了下去。

「喂,等等我!」小白龍木語嫣也趕緊從樹上溜了下來。

「咱們朝哪走呢?」木語嫣看夏洛奇靜立在當地,就問。

「別吵,我想想。」夏洛奇閉目感覺,希望能通過自己的第六感找到安全的方位。

「嗯,走這邊。」夏洛奇拉著木語嫣的手朝右手斜上方走去。

「對不對啊?」木語嫣眼中露出懷疑的神色。

「不相信我,要不你來決定?」夏洛奇反問道。

「那還是算了,希望這次不要再碰見倒霉的怪獸。」

兩個孩子走了不到兩里路,森林裡的綠色越來越濃密。光線也暗了下來。

天似乎要黑了,森林裡時不時傳來狼的嚎叫聲,還有密林樹葉深處貓頭鷹的叫聲。

「等等,不對,這個聲音不對!」夏洛奇拉著木語嫣停下了腳步。

「快跑!」說完,夏洛奇就一拽木語嫣的胳膊,往後飛奔。

在正前方,顯現出數十個黑甲骷髏人,他們手持銹壞的鐵劍,朝夏洛奇剛才的地方包圍過來。

「漢密達,我剛才已經聞見了生人的血氣,怎麼忽然離開了我們?」領頭的一位骷髏甲士說。

「我的王,您判斷的十分正確,他們應該是發現了我們,開始逃跑了。」旁邊一位骷髏甲士低頭說道。

「嗯,好不容易發現有活人來到我們的界域,不能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給我衝鋒!」那個骷髏王手中鐵劍前指,身後數十名骷髏甲士紛紛跑動,開始時關節生鏽,拔不動腿,可是跑了十來步后,這些骷髏兵竟然越跑越快,尤其是骷髏王,一步邁出就是一丈多,身上的那些零部件丁玲噹噹的作響。

夏洛奇與木語嫣聽到了身後的聲音傳來,夏洛奇的臉色變了,因為這些聲音傳來的速度越來越近,慢慢的快逼近後腦勺了。

怎麼辦?正想著怎麼辦?

身旁的木語嫣回頭看見了那骷髏王的面容,嚇得是花容失色,大叫一聲,那尖銳的聲音把樹梢上的鳥雀全部給驚飛起來。

骷髏王也嚇了一跳,好久沒聽見過這麼生動的聲音了。骷髏王的靈魂之火隨之也噗得一下閃耀了起來。

「哈哈,小傢伙,不要跑了,我可以不殺你們,但你們要當我的寵物,怎麼樣?」骷髏王見是兩個人類小孩,就停止了快跑,在夏洛奇身後不緊不慢的用生鏽的聲音說道。

「快,光明魔法,快,念咒啊!」夏洛奇低聲對木語嫣說。

「好,好,怎麼念來著的?我緊張的忘了。」木語嫣慌亂的說道。

「哎呀,你隨便念好了,想到什麼就念什麼,不行么?這還要我教你?笨死算了。」夏洛奇一邊跑,一邊還要跟木語嫣磨嘰。

小白龍開始了魔法準備,「阿迷古蘭達!阿若迷呢嘛!阿訇呢嘛迷!」木語嫣的三個龍語魔法全部念了出來。

第一個「阿迷古蘭達」將夏洛奇的屁股上給點上了一朵小火苗。夏洛奇被燒的大叫一聲,疼的直跳了出去。

骷髏王在後面看得哈哈大笑,「這人類小孩真是好玩!」

第二個魔法「阿若迷呢嘛!」把木語嫣自己給傳送到了半空中,由於拉著夏洛奇的手,兩人彷彿被人用網兜給兜住了一樣,然後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骷髏王與那些骷髏兵都停了腳步,笑得前仰後合,那些笑聲就像卡了帶的齒輪一般磨在耳朵里,刺在心頭神經上,難聽到要死。

夏洛奇與木語嫣的雙手趕緊捂住耳朵,實在是受不了這些骷髏兵的笑聲了,比哭也要難聽百倍啊。

木語嫣的第三個魔法終於念對了。

一道「光明聖焱」從天而降,直接落在那骷髏王的身上,骷髏王嚇了一大跳,不笑了。因為那光明魔法太針對他們了,骷髏兵靠著不滅的靈火存活,光明魔法卻能熄滅這陰暗的靈火。

骷髏王的靈火差點被木語嫣的這道光明聖焱給熄滅!

「給我將這兩個小孩殺掉,他們會光明魔法,快!」骷髏王撲滅了身上的火焰后,著急大喊道。

可是或許是因為很久沒有說話的緣故,骷髏王的這道命令說了三遍才說出來。

夏洛奇聽說這些嚇人的骷髏怕光明魔法,當即趴在那裡就發出了一道「光明的吟唱」。

一個骷髏兵不小心,當即倒下,靈火熄滅,骷髏化成了灰燼。

接著,夏洛奇的光明魔法心訣源源不斷的從口中念出,木語嫣一看魔法奏效了,也定下神,念起了光明龍族心法。

骷髏王一看,從夏洛奇和木語嫣那裡不斷有光明能量湧現,知道再等一會,這些骷髏兵恐怕全部都要隕滅了。

於是,骷髏王休斯頓仗劍跨步砍劈,大鐵劍帶著風聲從空劈落,夏洛奇與木語嫣兩人還趴在那裡念咒語呢。

夏洛奇聽到風聲,暗叫不好,一個翻滾就趴到木語嫣身上。骷髏王的大鐵劍正好砍中夏洛奇的背心。

疼得夏洛奇哇哇大叫,差點被噴出血來。

幸好自己的護身細甲擋住了骷髏王的鐵劍鋒銳,這時,木語嫣的光明禁錮咒語剛好完成,將離自己最近的骷髏王給禁錮在那光明罩中。

夏洛奇不敢繼續喊叫,連忙又念出「光明隕滅」的咒語,而且是正對著那骷髏王念出。

只見那光明罩中的骷髏王低頭看著自己胸腔中的靈火,被夏洛奇的「光明隕滅」一下就撲滅了。

來不及呼喊,來不及逃遁,來不及用鐵劍破開光明罩,骷髏王就這麼在木語嫣和夏洛奇的光明咒語攻擊中化成了一堆灰燼,不見了。

地上散落一個金屬手環,夏洛奇撿起來一感知,竟然是上千的金幣!

「發了!」夏洛奇心中暗道。

身後的那數十個骷髏兵一看自己的王竟然被兩個毛孩子給滅了,嚇得開始往後跑,有幾個腳下磕絆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來。

夏洛奇跑上去就是一道光明聖火之隕滅!連續殺了四五個骷髏兵,其餘的再也不敢回頭,風一般的不見了蹤影。

兩個孩子擊退了骷髏兵,這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森林中的螢火蟲如幽冥之火般浮蕩在兩人周圍。

「夏大哥,我怕!」木語嫣有些瑟瑟的說。

「別怕,有什麼好怕的,若再有妖怪過來,咱們就點它們的天燈!」夏洛奇在安慰木語嫣的同時,也在給自己壯膽。

忽然,森林的前方似乎有一道亮光,彷彿是有人家。

夏洛奇帶著木語嫣朝亮光處走去。

約十來米處,夏洛奇看清楚了,竟然是一扇門,門的前檐上吊著一盞油燈,奇怪的是,這盞油燈竟然在森林的環境中紋絲不動,彷彿不受晚風的影響一樣。

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敲開門再說。

夏洛奇與木語嫣兩人戰戰兢兢的敲那扇開在大樹上的門。

「誰啊?這麼晚敲門,有事情嗎?」從門裡探出一個貓頭鷹一樣的大腦袋。

「咦,兩人人類小孩,不,一個是人類,還有一個是?嗯,是龍族的小孩……」

「進來吧,這麼黑,竟然在艾澤拉綠森林中亂跑,爸爸媽媽知道了,肯定要打你們兩人的屁股!」那個長得跟貓頭鷹似的小矮人打開門,讓夏洛奇與木語嫣兩人進去了。

「這跟我做過的夢有些相似呢!」木語嫣突然說道。

「嗯?你做過這夢?你來過這裡么?」那個貓頭鷹小矮人扭頭過來盯著木語嫣問。

「是啊,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但這印象十分清晰,對,就是這裡。」木語嫣認真說。

「哈哈,那你們就對了,這裡是貓頭鷹祖神吉瓦拉的詛咒之夢!」那個貓頭鷹小矮人怪笑著就不見了。

夏洛奇與木語嫣兩人四周的環境也突然變得兇惡起來,那些樹枝長出了利刃,那些石頭張開了大嘴,露出了裡面的獠牙,彷彿是被施加了魔法的群狼就要醒過來一樣。

「快跑!」夏洛奇拉著木語嫣飛快的跑了起來。

可是任由兩人如何跑,也跑不出這貓頭鷹吉瓦拉的詛咒夢境。

「哈哈,小傢伙,你們跑不掉的!」

夏洛奇、木語嫣頭頂的樹林上方忽然睜開了很多貓頭鷹的眼睛,像玻璃多稜鏡的折射一樣,詭異的笑聲與窺視的眼神讓兩個孩子十分驚恐。

那些樹枝忽然伸展開無盡的絲線,從四面八方纏繞過來,要捆綁夏洛奇與木語嫣。

「變身,咱們飛!」夏洛奇對木語嫣說。

於是,木語嫣變身為小白龍,唰的一下飛到了半空中。

夏洛奇一個躍身就跳到木語嫣的背上,雙手摟住她的脖子,木語嫣念了一句加速的魔法咒語,飛快的遠離那些撲過來的枝葉絲線。

「咦,居然會龍族魔法,這兩個孩子有點意思,嘿嘿嘿!」吉瓦拉的怪笑在夢境的四面八方傳過來。

「朝那邊飛,快!」

夏洛奇仔細觀察了一下夢境空間,覺得貓頭鷹眼睛越少的地方應該是夢境的邊界。

於是,木語嫣全力加速,飛進那無邊的漆黑中。

「小傢伙,你們跑不了的。」這一次,那吉瓦拉的語氣有些著急了,夏洛奇選擇的方嚮應該是對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