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兩個守城兵丁臉色立變,剛才那高大武者,他們也認識,是經常出入洛月城的一個元胎境武者,實力不低,沒想到一個照面就被眼前這個年紀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青年打趴下了。

慕辰帝國,元胎境武者確實不算稀有,但說多如狗是誇張的說法,一尊元胎境。怎麼都算得上高手了。可以出入各大城池不需要入城費。

何況唐玄還如此年輕,這種年輕實力又強的武者,不可能是散修,應該是某些大勢力的天才。

兩個兵丁只是狐假虎威。本身實力是不怎麼樣的。想欺生卻踢到鐵板。眾目睽睽之下,兩人臉色青白了一陣,一個年紀大些的兵丁揮手冷道:「你進去吧。」

唐玄也沒有廢話。往城裡走去。

「狂什麼,元胎境了不起啊,這裡是慕辰帝國,遲早被人打死。」身後傳來兵丁嘀咕的聲音,不大,正好能夠讓唐玄聽見。

唐玄一笑,也懶得和這種底層人物計較,也計較不完。

進入洛月城,裡面街道四通八達,建築都宏偉中透著精巧,尤其幾乎每棟建築都有風格獨特的石雕,這些石雕中,很多不是人,而是一些上古生物,透著陰森味道,唐玄也不認識。

唐玄進城后,第一個就先找了家服飾店,把身上的衣服換成了慕辰帝國普通的衣服。

他剛才就是因為穿著像外地人所以被兵丁刁難,換身衣服,也省得許多麻煩。

至於語言倒不難,白霜帝國語言和慕辰帝國語言是通用的,就是語調方式不一樣,以唐玄的靈魂力,可以輕鬆控制聲帶,讓自己的聲音接近慕辰人。


在洛月城先找了個旅店住下,唐玄準備先摸摸情況,這不難,花錢就可以辦到。

「唐少。」在一間酒館里,唐玄坐在那裡,一個小個子的少年走過來,恭敬道。

「小烏,你坐吧。」唐玄揮了揮手。

「謝唐少。」這個叫小烏的少年坐下來。

他是唐玄這幾天在洛月城內找的嚮導,那天唐玄在酒店裡探聽消息,這小烏走過來自薦,洛月城是邊境,進入慕辰帝國的人其實很多都會從洛月城路過,很多外來武者,都會找嚮導,先了解洛月城情況,小烏就專門做這種活。

唐玄看人還是有這一套,尤其他靈魂強大,這小烏眼珠靈活,但又不像一些人賊眉鼠眼,眼神看人比較清澈,所以唐玄就雇傭他,也順便讓他叫教自己方言和慕辰人的一些生活習慣。

幾天下來,唐玄的言行舉止已經和慕辰人有九成相似了,不熟識他的人都會把他當做土生土長的土著,連小烏也嘖嘖稱奇。

唐玄任給小烏一壺酒,小烏年紀不大,不過早早出來混生活,酒,女人都已經會來了。

小烏接過酒,喝了一口,目中露出迷離之色:「好酒啊。」

唐玄笑起來,小烏看起來才十五六歲,這副酒鬼的樣子很好笑。

又喝了一會,聽小烏說了些慕辰帝國的情況,唐玄站起來道:「小烏,今天你就帶我去銘文師公會吧。」

「好的,唐少。」小烏連忙站起身。

銘文師是九天大陸很高貴的職業,銘文師也異常高傲,他們組成了自己的組織,就是銘文師公會,銘文師公會可以說是九天大陸最強盛的組織之一,遍及九個大域,所有銘文師只有到銘文師公會註冊,通過考核,才能被正式認定為銘文師。

而有銘文師公會認定的正式銘文師,不但身份高貴,還能得到銘文師公會的庇護,傳說正式銘文師一旦進入銘文師公會,那麼連蛻凡境武者都不允許追殺,否則就會遭到銘文師公會的制裁。

唐玄的銘文水平已經達到頂尖中級銘文師,不過他沒有經過銘文師公會考核認定,這一次出來,他就要獲得正式銘文師的身份,這是個很現實的世界,要想讓別人敬服你,只有拿出強大的實力,就好像他在宗門內,擊敗火雲嘯,那麼整個宗門就在沒有一個弟子不會敬畏他,所有反對的聲音都會消失。

在外行走。唐玄的修為就不夠了,靈脈境而已,連入城都會被刁難,雖然他真實戰力不止如此,但他總不能看人就打,什麼嘍啰都上來挑釁自己,暴露自己真實戰力。

一個銘文師的身份很重要,甚至一個中品銘文師身份,比元胎境後期武者還高貴得多,即使是蛻凡境武者。也不會隨便得罪一個中品銘文師。

「走吧。」唐玄道。

小烏連忙在前面帶路。他不知道唐玄是去考核銘文師的,只當唐玄去銘文師公會有事求人,畢竟,像唐玄這年紀。能夠成為正式銘文師的少之又少。幾乎是沒有。

小烏見過的銘文師幾乎都是中年人。老者。

出了門,小烏領著唐玄往洛月城中心走去,銘文師公會地位超然。就在洛月城最中心。

「小烏!」前面忽然出現一群人,有一個半裸上身的光頭大漢冷冷的盯著小烏。

小烏的臉色立刻變了:「鐵頭哥。」

他的腳步一步步後退,這時候,後面有上來數人,攔住小烏退路,唐玄在旁邊皺著眉頭,沒有說話。


「你小子,很有膽子啊,我的錢你也敢貪墨。」光頭大漢冷聲道。

「鐵頭哥,不,不是……你聽我解釋。」小烏哭喪著臉道:「我沒有,我只是暫時用下……」

「暫時用下,嘿嘿。」光頭大漢

冷笑起來:「去暗月賭坊贖你爹吧,你貪的那些錢連賭債都不夠還,你拿什麼還我,來人,把他抓起來扔到洛月江餵魚。」

光頭大漢揮了揮手,幾個身影朝小烏撲來。

一道腿影閃過,這幾個人都飛了回去,唐玄皺眉道:「你們的事以後再說,我還要他帶路。」

光頭大漢眼神一縮,剛才唐玄那一腳他都沒有看清,眯著眼睛打量唐玄一眼:「你是什麼人,我們四海幫辦事,我勸你別多事。」

唐玄懶得理會他,拍了拍小烏肩膀:「走,先帶我去銘文師公會。」

小烏感激的看了一眼唐玄,他知道唐玄是要幫他離開這裡,可是他知道四海幫的勢力,在洛月城也堪稱一霸,眼神掙扎一番,他艱難低聲道:「唐少,你,你別管我了,你先走吧。」

唐玄有些意外看小烏一眼,想不到這小子還挺講義氣,他淡淡道:「沒事,你帶路就行。」

「找死!」

光頭大漢面色猙獰起來,他已經報出四海幫的名頭,這不知道哪裡來的傢伙竟然還敢無視,他知道小烏是做嚮導的,這傢伙估計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外地人,初次來到洛月城。

他抽出一根鐵棍,朝著唐玄的腦袋當頭劈下。

光頭大漢是十二重境後期武者,不過他兼修**,這一棍砸下,風聲嗚鳴,四周空氣都被劈爆,就是一頭頂級凶獸都要被砸扁。

不過他找錯了對象,唐玄的**堪比妖獸,這光頭大漢一棍在他眼裡就是過家家的玩意,隨意的伸手,一勾一帶,光頭大漢手一松,鐵棍被唐玄搶到了手裡,唐玄反手一棍,橫掃在光頭大漢手臂上。

嘭!

光頭大漢炮彈般砸進一個臨街的店鋪里,一陣巨響后,又撞塌店鋪後壁,穿了出去,不知所蹤。

四海幫那些手下看著唐玄手裡彎曲的鐵棍,全都膽顫心驚,連狠話都不敢撂,眼睜睜看著唐玄帶著小烏離開。

小烏走出很遠,才從剛才那一棍中回過神來,連忙道:「唐少,你快跑吧,那光頭是四海幫幫主的大舅子,你打了他,四海幫不會放過你的,四海幫在洛月城也屬於大幫派了,裡面元胎境高手很多的,那幫主已經是元胎境後期的大高手了。」

小烏是洛月城土著,當然知道四海幫的可怕。

「元胎境後期。」唐玄倒是徹底放下心了,他還以為真有多厲害,要是蛻凡境他還忌憚一番,元胎境他根本沒放在眼裡,不是說他元胎境無敵了,而是他有影翅,元胎境根本殺不了他,再多也不行,除非對方也能飛,但風青陽和他說過,飛行秘技可是一些五品大宗門都不一定有的。

「別急,帶我到銘文師公會就行。」唐玄神情泰然。

小烏不知道唐玄有什麼依仗,不過他該說的都說了,既然唐玄不肯走也沒辦法,於是加快速度,將唐玄帶到銘文師公會。

銘文師公會是一座巨型城堡,佔地非常大,和城主府都相差彷彿,這也能看出銘文師公會的強勢,公會城堡通體透出銀白色,上面還雕刻著許多神秘的符文,傳聞所有銘文師公會城堡都是一件大型銘器,一旦啟動,連蛻凡境武者都攻不破。

這或許是誇張,但唐玄確實看出這城堡十分不凡,估計就算不是巨型銘器,也有著極為強大的陣法,要知道這還只是洛月城一個普通的銘文師公會。

小烏道:「唐少,銘文師公會普通人只能從側邊小門進入,大門只有正式銘文師和公會成員才能走的,而且要進入銘文師公會辦事,收費也很高。」

唐玄微微頜首,從空冥戒里取出一個錢袋,扔給小烏:「拿著這些錢趕緊走吧,想辦法離開洛月城。」

唐玄不怕四海幫,不過小烏肯定不行,所以他才這麼說。

小烏接過錢袋,往裡面一看,臉色大變,他想不到唐玄會給他這麼多錢,他連忙抬頭,發現唐玄已經不見了……(未完待續。。) 銘文師公會側門入口,唐玄被一名護衛攔下,這護衛赫然是元胎境,一個元胎境就當守門的,可見銘文師公會的強盛。

「來登記一下,進銘文師公會什麼事?」護衛冷冰冰道。

唐玄在一個羅盤上輸入自己名字,說道:「我是來考核銘文師的。」

護衛臉色一變,懷疑的打量唐玄,唐玄的年紀比他看起來都小多了,也就二十歲左右的樣子,這種年紀來考核銘文師的他還沒見過,他皺眉道:「你考核銘文師?」

唐玄點點頭。

沉默了一下,護衛道:「既然是考核,你等著,我讓人來帶你去。」

有自信來考核銘文師的,至少是預備銘文師,沒有人敢到銘文師公會亂來,公會當然不會收錢,護衛用一個銘器通知裡面的人,過了一會就有一個穿著青衣的公會幹事走過來,看到唐玄的年輕,這公會幹事也有些吃驚,不過沒有過多盤問,朝唐玄道:「你跟我來。」

唐玄跟著那公會幹事往裡走。

銘文師公會很大,城堡里分出數個區域,唐玄去的就是考核區,在城堡里彎彎繞繞走過了很長的走廊,進入一個大廳。

大廳裡面有些椅子,稀稀落落坐著七八個人。

公會幹事帶著唐玄先去報名登記,唐玄登記好后,公會幹事指著那些椅子道:「這裡是等待區,你就坐在這裡等,記住,考核材料自備。」

唐玄從風青陽那裡了解過銘文師考核要點,點了點頭,走到等待區。

等待區里等著考核的那些人年紀最小看著也近三十歲了,看到唐玄走過來。都露出意外和冷笑之色。

正式銘文師是非常稀有的,需要在靈魂力上有天賦,要麼達到元胎境靈魂蛻變一次。所以能夠在三十歲前成為正式銘文師就算很不錯了,唐玄這年紀。很多人都認為他是來鬧的,除非是那些大家族培養出來的銘文天才,可是那種天才怎麼可能單獨來銘文師公會考核,基本上都有長輩陪同。


大廳裡面一個門打開,一個紅髮青年垂頭喪氣走出來。

「柯西,你怎麼樣?」幾個在大廳等待的人立刻站起來,他們和這紅髮青年認識。

「奶奶的,就差一點啊。就差一點,我平常成功率都有八成的,還是失敗了。」紅髮青年十分懊惱,用力揪著自己頭髮。

等待區里不少人臉色變得難看,柯西的水平他們都知道,而且已經考了兩次,這次是第三次,還是失敗。

「不要緊,以後還有機會是吧,柯西。下次你肯定就過了。」

紅髮青年的情緒還是很不好,走到一旁,正準備坐下。看到唐玄,他心裡就更不爽,罵罵咧咧:「怎麼回事,現在真是什麼人都有資格來考核了,我看公會就不應該放些垃圾進來,以為銘文師是過家家和泥巴啊。」

唐玄想不到,自己坐這裡,不招誰惹誰,竟然也會被殃及進去。這柯西明顯是自己考核失敗,就把氣發到他頭上了。

「我是你。就沒有臉站在這裡,說別人是垃圾。你一個連初級銘文師考核都通不過的廢物又是什麼,連垃圾都不如嗎?」唐玄冷冷道。

他向來信奉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但要是惹到他頭上,他就會加倍奉還。

柯西被唐玄犀利的話氣得臉色都發青起來,渾身發抖。

「你……你……」他竟然氣得說不出話,因為唐玄說的是事實,他確實沒有通過考核。

「你什麼,我有說錯嗎?以後別仗著年紀大就倚老賣老,如果我是你,考核三次都通不過,早就一頭撞死了。」唐玄嗤笑道。

「啊……氣煞我也。」柯西氣得腦袋充血,大呼一聲,竟然暈厥了過去。

旁邊幾個和柯西認識的人連忙扶起柯西將他放到椅子上,急救起來。

「你這小兔崽子,牙尖嘴利,缺乏教養,我要教訓教訓你。」柯西的一個朋友站起來,真元鼓盪。

眼看有混亂起來的趨勢,一個聲音低喝道:「誰在銘文師公會吵鬧,就滾出去。」

一個穿著銀甲的武者走出來,氣勢凌人。

整個大廳溫度急劇下降,剛才要教訓唐玄的那個人連忙收縮氣息,銘文師公會的規矩很嚴格,絕對不允許在裡面鬥毆,一旦發生,後果很嚴重。

所有人都低頭不語。

唐玄冷笑一聲,也懶得理會這些人,坐到一張椅子上閉目養神,大廳顯得有些沉默下來,一位幹事出來,又叫了一位等待區的人進去考核。

一炷香時間后,進去的人又出來了,也是一臉頹喪。

連續的失敗,讓等待區里的人都緊張起來,終於,第五個人進去,一臉興奮的走出來:「我通過了,我通過了。」

無論認識還是不認識他的人都連忙站起來恭賀,和一個正式銘文師打好關係,是每個人必備的,只有唐玄依然閉目坐在那裡,這等姿態讓其他人更加看不順眼,只覺得這小子無禮狂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