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兩女美眸中,閃過疑惑的光芒。

葉翌的話,剛剛說完,一聲囂張的大笑聲,從洞門外,傳了過來。

「哈哈哈,趙梅,趙畫,我真要謝謝你們,給我帶路了。」

聲音之後,只見,十多個黑衣人手,拿著刀劍,簇擁著一個青年公子,忽然出現。

他們從黑暗中,一步步的走了進來。

為首的那個青衣少年,滿臉陰沉,身材瘦弱,七尺三寸高,眼中,滿是淫邪的目光,這個人,是葉翌的熟人,真讓葉翌,在心裡,感慨了下:「我與狗的緣分,真是多。」

「葉翌,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青衣少年看著葉翌,桀桀冷笑道。

不錯,這個少年,正是在宴會上,對著葉翌起了殺心的元劍,沒有想到的是,他這麼快,就有殺葉翌的機會了,這樣看來,元劍的運氣,比起葉翌,也是不差,能這麼快,實現自己心中願望。

元劍的後面,跟著十多個黑衣人,都是人高馬大的大漢,他們看上去,一臉的冰寒,身上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葉翌猜想,這些人,恐怕都是元劍家裡的死士,不過這些黑衣人,不放在葉翌的心裡,他掃了一眼之後,發現他們的修為,都是在天尊一二階左右。

有著天老的幫助,葉翌自然看不上他們,真正讓葉翌在意的是一個老頭,他站在元劍旁邊,白髮蒼蒼,鶴髮童顏,低著頭,駝著背,一聲不響。

葉翌竟然感受不到他的氣息,一個人,怎麼會沒有氣息呢?

若是感受不到他的氣息,那麼,只能是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這個老人,是個死人,身上任何的氣息流動,所以他感受不到,這個老人身上的氣息。

還有一種可能,「如果是這一種可能的話,那自己可就危險了。」

葉翌的心,沉了下去。

最後一種可能,就是這個老人,為絕世強者,很強,強的連他身上氣息,都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地步了,不是葉翌這種修為的人,能夠感受到的。

能跟在元劍的身後,這個老人,自然不會是死人。

葉翌可不會傻傻以為,這老頭是個死人,是殭屍。若不是殭屍,那麼,只能說明這個老人,是個絕世強者了,看著來者不善的一群人,葉翌額頭上,晶瑩的汗珠,不由的流了下來,把他的嘴唇,都浸濕了,然後,落在了地上,葉翌心中苦笑:「看來,這次尋寶之旅,沒有那麼輕鬆了。」

… 青衣少女點點頭,道:「恩,等我把這株,海天一色葉,收了之後,就過去前輩那裡。」

見兩個少女,目光轉移開了,葉翌拿著三把鑰匙,快步的來到了黃金盒子身前,他摸了摸黃金盒子,上面的金屬孔,嘿嘿笑道:「我有鑰匙了,我可以打開你們了,寶物,小爺,馬上就可以看到你們了,哈哈哈。」

不過,等到葉翌再次摸著金屬鎖后,突然,轉過了頭,看向了,還在採摘草葉的兩個少女,大聲說道:「你們過來吧,過一會兒,不要說我,又獨吞了寶物。」

除了青衣少女,還在采海天一色葉之外,黃衣少女早就瞪大了美眸,直溜溜的瞧著葉翌了,葉翌想要獨吞,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葉翌自然發現,黃衣少女直勾勾瞪著他,所以,他才裝模作樣的呼喚一番。

「我們來了。」


「嘻嘻,前輩,我忽然發現你是一個好人了。」

兩個少女,馬上,一前一後,手拉著手,跑了過來。

「我本來就是好人嗎?」

收了這個那具骷髏,手上的黃銅戒指后,葉翌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有點矛盾的同時,又有點兒發虛,生怕,老天爺會降下雷電,劈了他這無恥小人。

畢竟,葉翌還是十八歲的少年,有點兒迷信。

旋即,葉翌搖了搖頭,晃掉了內心深處的罪惡感,對著兩個少女,露齒一笑,向她們展現出,自己最善良的一面。

葉翌拿著鑰匙,來到石盆前,再次摸了摸,那泛著溫熱的金屬鎖,偏過頭,望著兩個瞪大了美眸,看著他的少女,笑道:「這個打開之後,誰有用,就給誰。」

??「好的,前輩。」

青衣少女微笑點點頭,旋即,從戒指裡面。拿出了七八個小瓶子,然後。將它們遞向葉翌,輕聲道:「喏,前輩,這些是你的。」

意外啊。葉翌沒有想到,青衣少女這麼好,竟然把自己,辛辛苦苦收集起來的藥草,給了這麼多瓶他。

兩廂一對比,葉翌發現,自己實在太無恥了。簡直,無臉見人了。

葉翌心裡感動,接過玉瓶,瞟了一眼后,收進了造化鐲之中,看著青衣少女,感激道:「謝謝你了。」

這青衣少女,真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葉翌平生,就是喜歡像青衣少女,這樣善良的女孩,要是青衣少女,沒有老公的話,葉翌還是可以接受她的,若是兩人在一起,她生的這麼美麗,自己什麼事情都不做,就在家看著她,那該多好,嘎嘎嘎。

「前輩,你快開盒子吧。」

黃衣少女見葉翌,直溜溜的看著自己的姐姐,自家姐姐臉紅紅的,站在哪裡,兩隻小手搓著衣角,忍不住,打斷了葉翌的想入非非。

「哦哦……」

葉翌擦了擦,嘴角處,流下來的口水,向著兩個少女,揚了揚手中的鑰匙,尷尬的咳嗽了一下:「那麼,我打開了哦?」

「好的,前輩,你打開吧。」青衣少女輕聲說道,只是,她臉上的紅暈,還沒有完全褪去!看去,可愛又迷人。

??「開吧!」黃衣少女白了葉翌一眼,彎下腰來,湊近了葉翌,頓時,纖細的柳腰,變得豐滿了許多,葉翌聞到了一股茉.莉花的香味,他的鼻子,忍不住,嗅了嗅,心裡道:「我喜歡茉.莉花。」不過,現在不是聞香味的時候,葉翌舔了舔嘴唇,隨意的從三枚鑰匙中,選出一個,然後抓起鎖孔,直接探了進去。

喀嚓,黃金盒子沒有開,葉翌扭了扭,發現轉不出去,他就知道,這個黃金盒子,不是這把鑰匙,於是,葉翌換了一把鑰匙,這把鑰匙為白色,之前,葉翌開的那柄鑰匙,為黑色。

葉翌的運氣,很不好,換了兩次鑰匙后,這才成功的開啟這個盒子,當這個盒子打開之後,一股黑煙,冒了出來,還好葉翌早就有準備了,為自己和兩女身上,祭出一道屏蔽,黑煙被屏蔽給遮掩住了,襲擊不進來。

轟!

葉翌抬起手掌,打出了一記,狂風吹去,當這股掌風,吹過之後,就把黑煙吹到了旁邊,黑煙,遇到了地上岩石,竟然直接把岩石都腐蝕了,很快,岩石,變成了一灘粉末,其上面,還冒起了一縷白煙。

葉翌看了兩女一眼,發現她們臉色蒼白,笑道:「還好我早就準備了,不然,你們就要死了,我可是你們的救命恩人哦。」

兩女嬌軀顫抖,結結巴巴道:「謝…謝謝……前輩!

「不要謝我。」葉翌笑嘻嘻道:「不過,我救了你們一條命,你們真的要謝我的話,我也阻止不了,是不?那麼就這樣好了,你們以身相許,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

「前輩,不要開玩笑了。」青衣少女臉紅紅說著,還伸出纖纖玉手,扭了葉翌腰畔一下,嬌嗔道:「你太壞了?一點兒都不像是前輩。」

葉翌心裡嘀咕道:「我本來就不是,我才十八歲,比你們兩個都小。」

「相許你個頭,你這個老不休。」黃衣少女很快恢復了本色,似乎。忘記了之前,那黑煙的恐怖,被葉翌這麼一打岔,臉上恐懼之色,消失不見了。

黃衣少女叉著腰,美眸,惡狠狠的瞪著葉翌,展露出兩顆鋒利無比的小虎牙,似乎,葉翌若再說一句,調戲的話,她就要撲過來,咬斷葉翌的脖子一樣。

見這黃衣少女蓄勢待發了,葉翌還真有點兒,怕怕的感覺,畢竟,現在天老沒有藉助他力量,他只是大天師的修為,這兩個少女,任何一個,伸出小拇指,就能把他滅了。

葉翌是看出來了,這兩個雙胞胎姐妹,模樣,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是,她們的性格卻是不同,黃衣少女刁蠻潑辣,青衣少女溫柔文靜,一個強勢,一個柔弱。

吧嗒一聲。隨著三人說話的功夫,黃金盒子裡面的東西,掉了出老來,這是一本古樸的書,葉翌蹲下來,從旁邊撿起了一根樹枝,用樹枝挑了挑這本書。發現這樹枝完好無恙,這才把這本書,拿了過來,翻開幾頁,發現這是一本筆記,旋即,葉翌仔細的看了起來,不過,他看到封面上,幾個大字,他就對這本書籍,沒有什麼興趣了,只見,上面很坑的寫著:不死血脈的開啟方法。

尼瑪,他又不是不死族的人,開啟不死血脈幹什麼?他想開啟,也開啟不了啊。

不過,他沒有興趣,不代表別人沒有興趣?他不是不死族的人,不代表這裡的三個人,都不是不死族的人。

青衣少女,她就站在葉翌的身後,也是看到了這本書,發現是開啟不死血脈的筆記后。本來有些詫異的眼神,馬上變為了驚喜。

「前輩……」


青衣少女還沒有把話說完,葉翌直接把這本筆記,丟給了她。

「謝謝前輩,謝謝前輩。」接過了秘籍之後,青衣少女把筆記,遞給了,同樣欣喜不已的黃衣少女手上,她很恭敬的給葉翌鞠躬,激動道:「前輩深明大義,小女子,萬分感激。」

「不要客氣,這東西,對我沒有用,就給你好了。」

葉翌很大方的擺擺手,心裡卻在嘀咕道:「我生平,最討厭美女和我說謝謝,而不說以身相許了。」見兩個少女,歡天喜地的翻弄著這本筆記。

葉翌搖了搖頭,把他的目光,投向了,第二個黃金盒上面,他將白色的鑰匙,插進盒子的鎖孔,然後,慢慢的轉動著。

… 元劍對著三人,森寒一笑,旋即,揮了揮手,身後,十多個黑衣侍衛,成包圍之勢,把葉翌,還有趙畫,趙梅包圍在了中間。

元劍看著四周,當他看到,那個角落,小葯壇上面靈草的時候,目光中,閃過一絲貪婪,毫不掩飾。元劍向四周,觀看了一圈后,最後,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三人前面,三個黃金盒子上,猙獰的說道:「好啊,真是太好了。這個晚上,我討厭的人,都在這裡了,看來,我今天真是走運了,可以把你們這些,我討厭的人,都殺死。」

「元劍,你這個無恥之徒,竟然跟著我們。」

黃衣少女和青衣少女,美眸惡狠狠的瞪著元劍,她們被氣的不輕,原來真的是她們這個環節出問題了,她們兩個人,竟然,被元劍跟蹤了,還毫無發現,真是太失敗了,太失面子了。

尤其是青衣少女,剛才,還在葉翌的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證,不關她們姐妹的事情。所以,這一刻,兩女看著元劍的眼神,如同噴了火一樣,劇烈的燃燒著,裡面的恨意,看來,傾盡五湖三江之水,也難以洗刷掉了。

「是的,你們兩個笨女人,沒有你們的帶路,我還真的找不到。這個神秘的石洞呢?」元劍哈哈大笑著,看著兩女的目光,充滿著淫邪。

「你怎麼可以怎麼無恥。」

「你去死。」

兩女躲在葉翌的身後,對著元劍,破口大罵著。

「好了,廢話不多說了,交出你們得到的東西,我可以不殺死你們,只要你們做我的奴隸,每天伺候好我,沒準,這裡的東西。我還可以分一點兒給你們。」元劍淡淡道,說真的,對著這兩個,長得一摸一樣的姐妹,元劍這二世祖,對她們的念想,好早之前,就有了,可惜的是,一直沒有機會得到她們。

「休想。」青衣少女咬牙切齒,美眸,恨恨瞪著元劍,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的話,元劍這會兒,一定死無葬身之地了。

「做夢。」黃衣少女更是對元劍,破口大罵道:「元劍,每天都有這麼多人死,你為什不死。」

「哼,既然,你們這麼不識抬舉了,罷了,你們都得死。」

元劍不和她們說廢話了,看著兩女,極為森冷的說道,看來,他是對著她們,動了殺心了,旋即,元劍看向了葉翌,獰笑道:「小子,想不到吧,我們在這個地方,又相遇了,你在宴會上,竟然,不給我面子,今天,你死定了了,怎麼樣,現在知道,得罪了本少爺,沒有好處吧,哈哈哈,你是不是很後悔啊。」

「後悔你個頭。」葉翌摸摸鼻子,不屑道:「憑你這個垃圾,也想殺我,痴心妄想,痴人說夢。」

很有才華的葉翌,一連說了兩個成語。

元劍不可置否的搖了搖頭,轉移了話題,淡淡道:「葉翌,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你只要乖乖交出寶物,我可以留你一個全屍,我知道,你能從天王強者手中,把公主救出來,一定有些手段,不過,這是沒用的。」頓了頓,元劍的目光,看向自己身旁的老者,悠然道:「你知道,他旁邊的這個老人,他是什麼修為嗎?」

「什麼修為?」葉翌冷笑一聲,看向了元劍身邊的老者,很配合他的裝13,不過,說真的,這個黑衣老人的修為,葉翌還真不知道。

「哼,說出來,我怕會嚇死你,還是讓李老自己說吧。」 誤惹邪王:無良醫妃難搞定 ,把裝13的風采,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看著元劍,葉翌身邊的兩個少女,快要嘔吐了。不過葉翌卻有不同意見,他覺得元劍,已經把紈絝子弟,裝13的氣質,領悟到精髓了,不容易呀,這要禍害了多少人,才能擁有這等氣質。

「是,少爺。」

黑衣老人看向了葉翌,淡淡道:「老夫修鍊三百六十五載,如今,已是不死玄境,高階實力了。」

「哦,這麼弱了。」葉翌的話,顯然傷害到了,這老者脆弱的心靈了。這老頭,看著葉翌的眼神,驟然,冷了很多,不像之前那麼平靜了。

葉翌表面上淡然無比,心中,卻掀起了滔天巨浪,竟然是不死玄境高階強者,那不是相當於,天帝巔峰高手了。

他根本就沒法抵抗嗎?甚至,這個老人,只要揮揮手指頭,就能把他殺死,現在,他可以說是毫無辦法了,只能指望自己師傅,天老了。

誰知,葉翌丹田內,天老苦笑道:「天帝巔峰啊, 重生男的青春時代 ,最多,能爆發出天帝三四階的實力。」

「啊?」

??就在葉翌心中,思量著如何突困時,他身後,忽然,有一隻鮮嫩的小手,突襲他的手掌,軟軟的,小手動了動,葉翌的手掌,似乎有著什麼東西,被這一隻小手,悄悄的塞了過來。

??眼眸微眯,葉翌不著痕迹,握了握手掌,眼角,隨意的一瞥,目光,不解的望著,緊貼著自己身旁的青衣少女。

「這是傳送捲軸,只要注入真氣到裡面,就會把你傳送出去,至於,會把你傳送到哪裡?我也不知道了。」

青衣少女紅唇微微蠕動,細微的聲音,傳進了葉翌的耳中,葉翌輕點了點頭。

「師傅,看來,我又要藉助你的力量,脫困了。」

葉翌在心裡,悲呼道。

「好,我現在,就把力量傳到你身上,記住,我實力沒有完全恢復,這次,只有兩柱香的時間。」

天老嚴峻的聲音,在葉翌心中緩緩響起。

葉翌心道:「好。」

「待會兒,你們緊跟著我!」

葉翌臉色凝重,對著身後的兩女,低聲吩咐了一句。

「嗯。」

兩女都乖巧的點了點頭,這時候,她們也只得把所有的脫困希望,放在葉翌身上了。


「動手,殺了那小子,注意,別給我傷著趙畫,和趙梅,這兩個女人,死之前,本少爺還是要玩玩她們!」

望著葉翌三人,元劍滿面森然,忽然,一揮手,猙獰的大叫著。

「是,少主!」

聽得元劍地命令,其身後,十多名黑衣侍衛,頓時,分出八名,然後,滿臉凶光,朝著著葉翌三人撲來。

「師傅,力量現在傳來吧。」

「好,葉翌,你要小心,記住,只有兩柱香的時間。」

頓時,一股強大能量,從葉翌的身上透發而出。


幾個撲過來的侍衛,同時愣了愣,元劍氣急敗壞的大吼道:「白痴,愣著幹什麼,有李老在,這小子,翻不了浪,給我上,都給我上,把他砍成肉醬。這不識抬舉的小子,我要把他的肉,拿來喂狗。」

在元劍的大吼聲中,八名大漢,夾帶著無窮的殺氣,奔向葉翌。

??「嘭!」

葉翌目光,掃了掃,疾撲而來的八名侍衛,手掌一揚,一道強猛的勁氣,直接打在了一個大漢身上,這個大漢悶哼一聲,整個人,化作七八塊碎片,血肉模糊,飛濺開去。

如此殘忍的手段,讓其他七個人,忍不住退後一步,

「這……這是天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