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兩百塊你是個啥意思!

晨景滿頭黑線,「算了,我不……」

「不!」蘇眉當即打斷他的話,義正言辭一臉倔強,「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這點兒工資,但是我絕對不會欠別人的!就算明知這樣很多年償還,我也不願意欠別人的!」

「我是說……」

「不!我知道您很忙,分分鐘百萬上下不會在乎,可是這關係到我的尊嚴和品質!還有我的良心也會過不去的!」

「……」

焦急的抽出手錶一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而眼前的這個女人還在淚眼婆娑喋喋不休,晨景有一瞬間真的想掐死這個女人。

他深呼吸一口氣,「行了你別說了。我有事交代你,你做了以後我們的債務一筆勾銷。」

啊咧?

張雅欣震驚了,「總裁,可是她……」

晨景冷冷的看了一眼張雅欣,對方頓時噤聲。

蘇眉眨眨眼,眼睫毛上都還掛著晶瑩的淚珠。「可是……」

在她又要開始長篇大論談著自己高尚的品德之前,晨景迅速拉過她的手,黑著個臉不容拒絕的樣子,「邊走邊說。」

呵,要是再讓這個女人說幾聲道歉,他分分鐘百萬上下的生意還做不做了!

【今天總共更新12章,感謝V群妹子妍又打賞】 蘇眉被強勢拉上晨景的車,關鍵是她還一身清潔服,扎個馬尾辮,坐在副駕駛瑟瑟發抖。

呸。

暗暗偷笑。

然後就被晨景看到了。

他很生氣!

「你笑什麼?」

蘇眉:「總裁,你剛剛炸毛的樣子好可愛啊。」

晨景:……

更想掐死這個女人了。

深呼吸,想到自己能夠用一次酒會就能撇清這個女人,晨景總算覺得心情好了點。

「我帶你去換身衣服換個造型,晚上你陪我去趟酒會當我女伴,我們的事就兩清了。」冷著臉發動車子,一邊開車上路,晨景一邊吩咐。

蘇眉點點頭沒有多話。 小炮灰今天成首富了嗎 居然也沒開口詢問各種白痴問題,這倒是讓晨景多看兩眼。

不過……

這些都不是重點。

只要這個女人別妨礙自己就行了。

俗話說人靠衣裝馬靠鞍,儘管這一次蘇眉進入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有專業造型師幫忙打造並且換了一身價格不菲的裝扮以後,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蘇眉是沉澱了多少個世界的資深老鐵,氣質一出來,整個氣場都不一樣。

雖然沒能達到驚艷四座讓晨景發愣出神的地步,但也得到他的一句認可。

「看起來還不錯。」

也不知是說他的眼光不錯,還是蘇眉很不錯。

蘇眉默默看了一眼鏡子里被男主打扮成粉紫色系的閨閣少女……

這一定說的是他自己眼光不錯的問題了!

算了,反正這是男主的錢,他開心就好。

老娘是無所謂,因為老娘百搭啊!

對於晨景參加酒會又新換了一個女伴,在場的人沒有多大震驚,只是看到蘇眉身上所穿的少女系裙子,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看向了晨景。

這個人已經喪心病狂到開始向少女下手了嗎?

晨景的臉黑了黑,唇線一度抿直。

反而是蘇眉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禮貌性的微笑以及規矩的動作,讓旁人以為她真是一個千金小姐。

晨景:……

他不傻,知道若是普通人第一次來到這樣高檔酒會,一定會東張西望各種好奇。可是眼前這個陸小小,不僅沒有絲毫好奇心,並且鎮定自若,彷彿早已見識過各種大場面,穩的一批。

想到她今天在公司里那一段白痴又讓人無奈的邏輯,晨景不得不懷疑對方是裝出來騙他的。

於是,晨景帶著陸小小一邊走著,一邊攬著她的腰,湊近她的耳邊詢問:「你不緊張嗎?」

蘇眉:「還好吧,我以前上學的時候演出過不少話劇啦。」

晨景:……

所以,對方做得這麼有模有樣,竟然只是因為上過話劇的緣故?

蘇眉反客為主,嘻嘻哈哈地偷笑,「總裁大大,我是不是沒有讓你丟臉呀!」

晨景點點頭,還不忘提醒一下,免得對方得意忘形露出馬腳來。

「只要你繼續保持這個樣子,到酒會結束以後,這一身衣服鞋子都是你的,我們的債務也一筆勾銷。」

怎料,蘇眉一拍胸脯,「放心吧!」

然後……這過大的動作碰到了旁邊疊起來的香檳杯塔,瞬間只聽得玻璃落地摔碎的聲音,晨景和蘇眉在一旁石化。 嘩啦而下的酒水,飛濺了兩人的下半身。

驚動了服務員。

晨景的臉黑如鍋底,憤憤然咬著牙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只能狠狠瞪著她。

蘇眉一臉無辜,一雙淚眼汪汪,輕咬紅唇,「總裁,我……」

「叫晨景!」晨景在她耳邊惡狠狠的威脅。現在他們兩個已經變成了整個酒會裡的焦點,他可不想這個女人一開口總裁總裁的叫暴露了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

叫他晨景的臉一丟再丟,說不定過不了兩天,他晨景飢不擇食的名聲都傳揚出去了。

所以,逼不得已才會讓這個女人改口。

蘇眉沒有一點遲鈍,接話接的毫無違和感,「晨景,我要賠嗎?」

晨景:……

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因為太多人看著他們倆尷尬而臉紅。

「這不怪你!」 單身公害 他一字一頓,「分明是酒水擺放間距不一,只是剛好垮掉濺到我兩人身上了。」

蘇眉:……

總裁大大,你這甩鍋技能滿分呀!

莫名變成酒店本身的失誤,挽回了他的一點面子,可是因為兩個人被酒水濺濕了的下半身,還是要先到房間里換身備用衣服。

蘇眉一臉苦逼相,「晨景,你準備了備用衣服這種東西嗎?」

晨景:……

早知道這種女人一定會出什麼差錯,他倒是給她準備了一套,可是自己的卻沒有準備。

誰能想得到這愚蠢的女人,居然會把他拉下水。

晨景黑著個臉,彷彿要吃人。

蘇眉眨著眼睛有點怕怕,稍微後退了一步,笑的一臉真誠,「要不這樣吧,我先換衣服出來自己逛逛,然後晨景就在房間里等著別人給你買衣服上來?」

晨景:……

「不可能!」就算是他在一旁看著這個愚蠢的女人,還是出了事情,他怎麼能放心讓這個女人再獨自出來丟他的人?

「我沒有衣服,你也休想出去!」晨景咬牙切齒,第一次有一種控制不住的掐人慾望。

蘇眉略帶失望,垂下眸子好不可憐,「那……那好吧……誰讓你是我的大大呢。」

晨景莫名眼皮子一跳。

你的大大是什麼鬼?

只不過看到這個女人,終於消停了下來,屈服於他的淫威之下,晨景第一次感覺到以上欺下以大欺小的爽快感……

為了防止這個該死的女人在丟他的臉,晨景決定和這個女人待在同一個房間里等著他的衣服到來!

然後?

然後晨景突然發覺自己被人下藥了。

沒錯,這萬惡的定律大多都是男主被下藥強上了女主!

他渾身燥熱,口乾舌燥。

尤其是前面還有一個唾手可得的女人。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慾望燃燒理智,哪怕他明知道這個該死的女人就是一個麻煩,也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一把將對方撲倒在床上。

蘇眉早有準備,使用防狼電擊法,直接把人電暈過去。

雖然說假裝白痴是為了破壞男女主的重大轉折點,可是就不代表她非要走白痴人設呀。

她的目標只是拆瑪麗蘇,也沒說讓自己攻略誰。

所以……

在這個世界里,老子可以隨便浪了! 蘇眉順帶還給暈過去的晨景餵了一粒丹藥。

是的,就是上個界面順過來的丹藥。

雖然在修仙世界里不算什麼稀奇的東西,但是對於科學世界的正常人來說,這玩意兒比仙丹好用多了。

祛除催情葯so-easy!

藥性是過去了,但是晨景被電暈,這一時半會兒也醒不了,以至於晨景的助手把衣服買來了,給晨景打電話,卻聽到一個女人無辜的聲音:

「啊……總裁大大暈過去了,你放心,房間很乾凈,也沒有別的女人……嗯。你快上來把他抬回去,我估計總裁大大要睡到明天早上了。」

助理:……

這姑娘就是今天拖地太乾淨讓總裁摔了一跤的人沒錯了。

「總裁怎麼暈的?」

蘇眉義正言辭:「喝多了。」

助理:……

他信嗎?!

不信也沒辦法,無論他怎麼問,甚至拿辭退威脅這個女人,這個女人都是一臉坦蕩蕩的,「你不信我你就等總裁大大醒了自己問他好了。」

助理也無奈了。

不過,替晨景善後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所以兩人很順利就把晨景從酒會裡帶出來,蘇眉順便搭了個順風車回家。

助理在看到蘇眉所住的三教九流大雜居忍不住瞅了瞅嘴角,又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下去,趕緊回去照顧晨景了。

翌日。

晨景一臉懵逼揉著太陽穴在自己家裡醒來。

身邊放的手機里幾乎都是助理髮來的報告簡訊,還在末尾特意問了一句,「總裁,昨晚您跟那個陸小小……沒發生什麼吧?」

晨景太陽穴頓時一突一突的。

努力回想昨晚上的事,發現自己竟然被人下藥,隨後……他就暈了!

撥打電話詢問助理,助理這才把昨晚跟蘇眉的對話如實說出,語氣里明顯帶著八卦的詢問。

晨景鬆了一口氣,慶幸自己沒有跟那個麻煩掛上鉤,但同時心裡也在好奇,對方一個柔弱的女人,竟然能在一個被下藥的男人手裡逃脫,還不知用什麼方法把他弄暈。

而更讓人震驚的是,他醒來后完全沒有受到催情葯後遺症的影響,這是不是說明,藥性已經解除了?

可又是怎麼解除的?!

這種猛烈的東西,除非徹底發泄,否則完全無法控制。甚至有些藥物能夠猛烈到讓人死在上面!

他居然一點事也沒有!

「總裁……總裁?」耳邊傳來助理的再三呼喊,晨景才回過神來,「今天我要去趟醫院,公司的事你幫我處理著,處理不了的先壓著等我回來。」

「哦,好的……」助理也是一臉茫然。總覺得總裁今天怪怪的,語氣裡帶著緊張不算,還出神了。

該不會真是和陸小小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吧?!

助理覺得自己真相了。

可是,這跟總裁去醫院有什麼關係?

難道總裁是被迫……貌似也不對,還是說,總裁昨晚沒能盡興??可總裁打電話要衣服到他過去,不到十分鐘時間……

該不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