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兩股不同的大聖氣息瀰漫開來,恐怖無邊,連四大聖地的大聖都是眉頭一桌,站在數千裡外的姜羽更是連忙催動聖者圖卷,這樣才好受一點。

「我和五行大聖正在往這邊趕,一時半會無法出現,你們帶著我的山河社稷圖建立根基。」聲音轟動,展開的古畫震動,下一刻化作一方宮殿。

這個宮殿呈水墨色,擁有大威能,防禦力更是能讓至強者一等級的存在絕望。

「是!」

一位尊者境修者的天羅大世界修者恭敬道,打出靈魂之力進入山河社稷圖所化的宮殿上。

「原來你們還不能降臨!」啞舍羅一笑,棲身來到空間通道前。

「你要幹什麼?」

天羅大世界修者怒吼,可完全奈何不了啞舍羅。

「就憑你還不是我的對手!」聲音從空間通道內傳出。

「撕拉——」

劍光轟鳴,啞舍羅毅然出手,直接就要毀掉整個空間通道。

「滾!」

空間通道內傳出兩道聲音,瞬間震退啞舍羅。

「雖然都是大聖,但你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聲音再次響起。

啞舍羅面色難看,看向身後的蒼靈古宮大聖三人。「你們還在看什麼,難道真要看著對方降臨?」

「轟隆!」

蒼靈古宮大聖,波林,虛空大聖瞬間出手,不過作用不大,空間通道內的天羅大世界大聖雖然沒有真身降臨,但卻有力量源源不斷的傳出來,更能催動大聖級至寶。

由其是那座被稱之為五行山的至寶,威能之強,幾乎相當於一尊完整的大聖級戰力。

「都回來!」

天意神殿的聲音傳來,四大聖地的大聖這才罷手。

「沒用的!你們阻止不了。」從天意神殿傳出的聲音沒有任何絲毫感情,很冷漠。

「看來你就是天聖大世界的天意?」空間通道內再度傳出聲音。「你應該很清楚自己阻擋不了,不如直接歸順我們。」

「找死!」還沒離開的四大聖地大聖震怒。

… 對方實在太過囂張,不僅看不起他們四位大聖,竟然連天聖大陸的天意都不放在眼中。


天意是什麼?那是至高無上,可以孕育無數生靈的偉大存在,域外星空浩瀚無邊,可是像天聖大陸這樣擁有完整天意,可以孕育生靈的大世界屈指可數。

「既然你不願意臣服,那我們也不強求,等我們本尊降臨,直接毀滅就是。」空間通道后的聲音大笑。

另一道身影響起,也就是天羅大世界修者口中的五行大聖。

「毀滅你,讓我們的天意締結一個傀儡天意。」

「轟隆!」

天聖大陸的天意震怒,施展大神通將天羅大世界的修者團團圍住,包括降臨的大聖級至寶山河社稷圖和五行山。

「怎麼回事?」天羅大世界的修者緊張起來,看著面前出現的一道道幕牆,有些不安。

「不用擔心,這個東西傷害不到你們。」還未本體降臨的天羅大世界大聖說道。

「我只能困住他們一段時間,一旦那兩大存在本體降臨,這道幕牆就會破開,你們回去等我的消息。」天聖大陸的天意說完就消失不見。

四大聖地的大聖看了眼被困住的空間通道和天羅大世界的修者,轉身離開。

待四大聖地大聖消失后,姜羽來到幕牆,看著另一邊的空間通道。

「這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姜羽心中想到。

「你很奇怪!」空間通道后的兩尊天羅大世界大聖竟然沒有離開,瞬間發現姜羽的靠近。

「你身上的氣息很熟悉,我們似乎見過,但一時間想不起來。」五行大聖開口。

「你們已經是大聖,為什麼還要入侵其他大世界?」姜羽對這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大聖已經達到修者絕巔,境界幾乎不能突破,就是將整個大世界的資源加上,也不能讓一尊大聖突破,所以對大聖來說萬物已經不是那麼重要。

「我們雖然不需要,但我們所處的世界還有很多低階修者,他們需要生存的資源和修鍊資源。」功德大聖開口。

「我能感覺到你很不一般,不比任何一尊大聖差,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天羅大世界。」

「我天羅大世界很歡迎像你這樣有天賦的強者。」五行大聖也開口。

「我沒有這個想法。」姜羽轉身離開,大聖都是神秘的,他怕自己留在這裡會神不知鬼不覺的答應。

姜羽離開后,空間通道進一步擴大,隱約能看到深處站立著的兩道身影,一者頭頂盤旋清淡之氣,一者背後有五色神光衝出,很顯然這就是天羅大世界的功德大聖和五行大聖。

「那個小子很不簡單,是一個大威脅,等降臨后要第一時間除掉。」功德大聖說道

「我也是這個想法!」五行大聖大笑。

……

與此同時的姜羽已經回到太靈宗,知道更強者即將降臨的姜羽心情不是很好,感覺南域已經不安全,有帶著所有人撤回鬼域的打算。

「就算撤退估計也沒用!」姜羽隨後放棄這個想法。


一旦五大域被攻破,天羅大世界肯定不會放過鬼域,這是肯定的事情。

「看來我必須早日找到第九塊聖者圖卷殘片!」姜羽站起來,目中清明一片,正在嘗試性溝通第九塊聖者圖卷殘片,可是一點反應沒有。

第九塊聖者圖卷殘片好像消失了,或者根本不在天聖大陸上。

「轟隆!」

太靈宗大殿震動,大聖氣息瀰漫,北域聖地無盡海的主人虛空大聖降臨。

「見過大聖!」姜羽連忙起身。

虛空大聖連連擺手。「你是幽冥聖王轉世,不用對我行禮。」


姜羽點頭。「不知道大聖前來所謂何事?」

「之前的戰鬥相比你也看到了,不知道你怎麼想」虛空大聖很是隨意坐在大殿下。

「天羅大世界很強,每個修者的戰力大概是天聖大陸同境界修者的一點五倍,即將降臨的兩尊大聖功德大聖,五行大聖估計相當於三尊完整大聖戰力,加上他們的至寶山河社稷圖和五行山,最起碼也是四尊大聖,一旦降臨,四大聖地的大聖將無法脫身。」姜羽說道。

虛空大聖一愣,沒想到姜羽竟然有這樣的見解,有些地方就連她都沒有想到。

「你說的很對,一旦對方降臨,整個天聖大陸都會陷入混亂,沒有大聖坐鎮的勢力必死無疑。」

「大聖是什麼意思?」姜羽有些搞不明白,虛空大聖會不遠萬里來到太靈宗,難道只是為了和自己說天羅大世界入侵的事?

「我是想來告訴你,信仰之力對成為大聖,進入大聖之境很重要,你一定要重視。」虛空大聖很是鄭重道。

「任何一尊大聖的出現都需要各種造化,機緣,消耗的是天聖大陸的氣運,同時也需要突破者本身之力,而靈力等一般能量根本支持不了,唯有信仰之力。」

姜羽點頭,從虛空大聖的言語都不難理解,信仰之力和靈氣,聖氣的本質相同,都是一種能量。

不過這種能量純度很高,能夠支持至強者突破進入大聖之境,是靈氣和聖氣無法相比的。

「多謝大聖告知!」姜羽拱手,虛空大聖能夠和他說這些,說明是真心結盟,不像其他三大聖地的大聖,各個心懷鬼胎,啞舍羅更是無時無刻不想羅木離開南域,不願意看到他蘇醒前世記憶。

「有人!」虛空大聖眸光悠遠,穿透大殿,看向太靈宗護宗大陣外。

姜羽也感知到,眉頭一皺。「是天意神殿的尊者!」

太靈宗,護宗大陣外,一名身穿長袍的年輕男子降落,神情倨傲,周身氣息澎湃,只差一線就能進入至強者境界。

「不知蒼天聖殿的聖主在不在?」天意神殿的年輕尊者很傲氣,根本不進入太靈宗,直接在護宗大陣外大吼。

「嗖嗖——」

護宗大陣下,一道道身影飛過,紫胤真人等一些臣服蒼天聖殿的勢力尊者現身。

天意神殿的年輕尊者見狀,面色一變,萬萬沒想到一個剛剛崛起的勢力中竟然存在如此之多的尊者。

… 不過年輕男子也有著他自己的驕傲,他來自天意神殿,代表的不僅僅有天意神殿的大聖,還有天意,經過短暫的驚訝后,並沒有將紫胤真人等強者放在眼中。

紫胤真人等人都是修鍊數千上萬年的強大存在,為人處世滴水不漏,怎麼可能看不出年輕男子是個什麼態度。

「在下天意神殿破風尊者,受大聖之令,前來見蒼天聖殿的聖主,不知道諸位中誰是?」天意神殿年輕尊者說道。

年輕男子這話就有些嚴重,根本沒將蒼天聖殿和姜羽放在心上,很是不屑一顧,要論實力,蒼天聖殿現在掌控整個鬼域,還有南域的九成疆土,勢力之大,比四大聖地都要強大,唯一不足的就是沒有大聖之境的存在坐鎮。

「我主人也是你想見就能見得?」幽冥道場器靈從下方衝上來。

「你在找死嗎?」天眼走出,大半身子擠進至強者境界,周身散開無敵氣息

『荒』直接化作本體,從無盡高空降臨,很是冷漠的看著破風尊者。

「至強者!」破風尊者終於知道怕了,深深明白蒼天聖殿恐怖,根本不是他這個尊者能狂妄的地方。

「轟隆!」

護宗大陣上,一道空間裂縫裂開,從中伸出一隻大手,抓向破風尊者。

「蒼天聖殿的聖主?」破風尊者大驚,沒想自己的態度會引來姜羽的攻擊。

「啊!」

破風尊者慘叫,整個人被抓進空間裂縫。

「都散了!」空間裂縫癒合,姜羽的聲音從中傳出。

幽冥道場器靈,天眼,『荒』等強者微微躬身。

太靈宗大殿內,破風尊者很是惶恐的看著坐在上方的姜羽,同時發現虛空大聖的存在。

「見過大聖!」破風尊者連忙跪下去,就算他是天意神殿的尊者,在大聖面前也什麼都不是,見到大聖行跪拜禮是必須的,只有至強者能免掉。

「真不愧是天意神殿的尊者,果然很狂妄,目中無人。」姜羽大笑。

破風尊者臉色一紅,他剛剛可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對方的恐怖,無法抗衡。

「拜見聖主大人,之前多有得罪,還請聖主大人-大量。」破風尊者恭敬道。

「說吧!來找我什麼事情?」姜羽問道,懶得在一個小小尊者身上浪費時間。

「神殿十日後在西域舉行『聖會』,商議如何對付異世界修者的入侵,大聖讓屬下來請聖主大人前往。」破風尊者手中出現一張請柬。

請柬一出現就散開銳利氣息,這哪裡是請柬,根本就是一件強大的造化靈寶。

「天意神殿就是天意神殿,果然財大氣粗。」姜羽一笑,抓住請柬。

破風尊者得意一笑,心道天意神殿也是你一個小小蒼天聖殿能夠比的?

「砰!」

姜羽見狀冷笑一聲,看都不看手中請柬,直接捏碎。

「聖主大人!」破風尊者大叫。

姜羽冷哼一聲。「這裡是我蒼天聖殿,收起你那點心思,不然我不介意殺了你。」

想到自己即將成為至強者,現在竟然被一個進入尊者境不久的小輩威脅,破風尊者心中就很是不滿。

… 虛空大聖看出姜羽和破風尊者之間的摩擦,為了避免兩人發生戰鬥,連忙站出來打圓場。

這到不是虛空大聖想救破風尊者,而是她不想看到姜羽和天意神殿之間發生衝突。

「神殿只邀請了姜羽聖主嗎?」

「這當然不是,大聖貴為北域無盡海聖地的主人,自然也在邀請的行列中。」破風尊者笑著說道。「只是大聖的請柬不在我這裡。」

姜羽心中冷笑,天意神殿雖然名義上承認他蒼天聖殿聖主的位置,但實際還是看不起蒼天聖殿的存在,估計這請柬也是分檔次的,自己屬於比較次的那一類。

「天意神殿真不愧是天聖大陸上的霸主,果然會做人。」姜羽冷哼。

虛空大聖本來是想打圓場,結果發現事情越來越糟,臉色不是很好看。

「你下去!」虛空大聖開口,這是在保護破風尊者。

姜羽哪裡看不出破風尊者的意思,也就沒有在難為破風尊者。

破風尊者早就想離開,現在有虛空大聖幫忙開口,自然很快就消失不見。

「那我也就先走了,希望聖主早日進入大聖之境。」破風尊者走後不久,虛空大聖站起來。

姜羽起身微微拱手,看著虛空大聖離開后,臉色一黑。「這個天意神殿肯定沒安什麼好心。」

十天後的聖會在姜羽看來就是一場勢力分割大會,但他還是要去參加,不然蒼天聖殿可能會被坑掉。

「嗡!」

姜羽剛要離開大殿,周身不由自主的散開氣息,強大的精氣力量從體表每一個毛孔轟出,場景恐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