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八大勢力撤軍,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是他們自己放棄的,與人無關,至多我們得到什麼寶物,被他們看上拿出來就是。”那人說完也跟着衝了進去,緊接着又有幾人同樣陸續進入。

…… 戰天歌在這駐足良久,並沒發現百泉山有更加特別的地方,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既然姚族沒有通知我進百泉山,我何必蹚這趟渾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正當他準備往回趕時,突然一個聲音傳入他耳中:“百泉山上聖女峯,劫下續神換舊朋。”

“是誰?”戰天歌冷哼,掃視空無一人的四周:“姚族就這點能耐?只能藏頭露尾嗎?”

“進入百泉山後會有人告訴你該怎麼做。一切行動聽他的指揮即可,不得違抗。否則韓禹將會見不到明日的太陽。”虛空中的人沒有動怒,說完後便消失了。彷彿從未來過。

“該來的還是來了。”戰天歌無奈搖頭長嘆了口氣。旋即跟隨最後進去的人闖入其中。

他非常惱恨這種被人頤指氣使的感覺,生存在別人的監控下,什麼都受到制約和禁制,是他最不想要的。

但現在必須得忍氣吞聲,等韓禹安然無恙後再做打算。

穿過重重霧氣,進到百泉山後,戰天歌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若說遠距離能看到百泉山的巍峨雄壯,近了還能感到它模糊的存在。

可來到百泉山復地,卻又是另一番景象。高聳入雲的懸崖絕壁,已經悄然消逝,挺拔奇秀的山峯也不知去向。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獨特的景象,這裏彷彿自成一體,與外界隔離。

此地荒無人煙,乃是一片寬闊的平原,放眼望去,只能看到稀疏的枯草雜亂地生長在枯竭的土壤裏。

天空昏暗,好似被鮮血染紅,黑霧飄散在空氣中,仿若能夠遮天蔽日。

“嗯?進來的人去哪了?”戰天歌通過玉淚之眼感知周圍的變化,沒有找到一個人的蹤跡。

他隨便找了一個方向,緩慢走去:“先熟悉這裏的環境。”必須要摸清自己所處的地界,方便禦敵逃生。

不知走了多長時間,黑霧也越來越濃,戰天歌彷彿走進了一個死衚衕,無論怎麼轉悠都在原地來回走動。

“這黑霧在搗鬼?”當他明白時,已經晚了:“而且還有劇毒?”這一點他卻始料未及。

自他修煉元極經以來,尤其是突破第一層祕境,能夠看到模糊的療傷符文時,一般的毒物對他來說已經毫無作用了。

雖不至於百毒不侵,但許多毒藥自身便可輕易化解。首先是修士武者自身的先天罡氣,能夠抵擋一些毒素的入侵,之後便是他修煉的元極經。

元極經的功法高深,每修煉精進一層,他就會覺得自身體外皮肉更加強悍堅韌,猶似銅皮鐵骨,擁有金剛不壞之體。

並且元極經自突破第一層後,就出現一層無形的力量籠罩着他,時刻都能預知危險。可如今對這黑色霧氣失去了效果。他萬沒想到會發生這般怪異的事。

“呼……”戰天歌運轉元極經調息片刻之後,才稍微恢復了神智,擦去額頭上的冷汗:“如再晚一步,我可能就會迷失在這茫茫的草原中。”

“必須儘快走出草原。”他時刻保持警惕,神足通運轉,腳下大地只在尺寸之間,快速向遠方奔去。速度之快,讓人望塵莫及。

“叮,當……”

“砰!轟隆……”

“前面有動靜。”戰天歌停下飛快的腳步,現在終於見到人了。

不過,他並沒有現身,而是躲在一個較高的地方,能夠俯視下方,看清下面的情況。

這裏是一個巨大的天坑,周圍被山丘環繞,有些伶仃的樹木雜草生長,戰天歌便躲藏在雜草叢中。

在情況未了解時,他不會輕舉妄動,這樣只會暴露自己,徒增禍端。

只見天坑中有三股勢力正在對壘,成掎角之勢,互相牽制。

其中有一幫人戰天歌認識,是在百泉山外的華服青年,雲蒼山水族的人。他身後站着一些武者,看樣子追隨的人不少。


而另外兩幫人,與其說是一個勢力,不如說只是兩個勢單力孤的武者罷了。

在戰天歌右手位的還好一些,那人身後還有兩三個同伴,而另一人就顯得孤立無援了,隻身一人。

但是這人站在那,好像就是一種威懾,沒人敢靠近。這讓戰天歌十分好奇,他感受不到那人身上有何特別之處。

單從樣貌上看,此人左臉上有一抹赤紅,說是胎記卻又不像。

身着墨色玄衣,站立在那,半晌都沒開口說話。約摸十八九歲的年紀。但卻並未有半點稚嫩,處變不驚。

“這人必須小心提防。”戰天歌心中警惕道,他從那人身上感受到一股無形的殺念。眼中的陰冷如同毒蛇般伺機而發。

“怎麼在進來之前沒見過這人?”他有些疑問了:“難道百泉山還有其他入口?看來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解釋得通了。”

此時此刻,這三股人馬正對峙着,沒有人先動手,但都是劍拔弩張,**味很足,隨時都可能打起來。

“這是在造勢嗎?”戰天歌看着這些人想打又不打的樣子,有些無語。

旋即又道:“不過造勢能給己方爭取時間尋找敵人的破綻,但同時卻又一個致命缺點,就是心態難穩。只要給敵人找到破綻,便是生死之時。”

“試問誰又能堅持幾天幾夜,不動如山,精氣神高度集中。”

天穹上的太陽已經高掛,燥熱難當,地表的溫度也越發熾熱,好似火爐在烘烤。

這些人除了臉上有赤紅印記的人沒有半點躁動外,其他人都開始浮躁起來。

“這是什麼鬼天氣,熱得要死。我們可是實力強大的武者,居然擋不住太陽的炙烤?”一些人抱怨,不停扇動自己的衣袖,以此來解暑。

“是啊,這百泉山果真與外界差別很大,怪不得八大勢力要禁止人進入。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可不是,當年百泉山有百道泉眼時,那真是修煉的聖地。如今泉水乾枯,這裏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看我們還是早點離開百泉山吧。如果讓外面的強者知道我們違背禁令闖進百泉山,定會受到責罰。”

“尤劍飛給老子閉嘴,再動搖軍心,我立刻斬了你。”雲蒼山的華服青年暴喝一聲,一掌拍在身後膽小懦弱的人臉上。

“砰!”

這一掌迅猛異常,直接將尤劍飛抽飛出幾丈遠,砸在土丘上,狂噴鮮血,臉色十分難看。

“劍飛,你……你沒事吧?”從隊伍中立即衝出一人,扶起受傷的人。

“哥,我們走吧。”尤劍飛臉上露出痛苦之色,祈求道:“這百泉山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

“劍飛,我們好不容易來到這,可不能半途而廢啊。”尤劍鴻說道:“不能退縮,勇往直前纔是追求武道的途徑。”

“尤劍鴻給我管好你兄弟,這次就算了,下次可沒那麼好的運氣。”只聽前方傳來華服青年的冷喝聲。

“是,墨生兄放心,我一定會教管好我弟弟的。”尤劍鴻笑着迴應道。

“這樣最好,別給老子添亂。”華服青年水墨生輕喝道。

“雲蒼山好大的威風,真讓小弟另眼相看。”突然另一邊的勢力,有人嘲諷道。

“你是何人?竟敢如此對我說話,想死嗎?”水墨生勃然惱怒。

“我是什麼人你沒資格知道,你只要記住見到我趕快滾就可以了。”那人陰笑道。

“囂張的傢伙,有本事咱比試一下。” 水墨生脾氣暴虐,與他的名字恰好相反:“敢輕視我雲蒼山,打得你滿地找牙。”

“我可沒功夫跟你瞎折騰。”那人冷笑道,看了一眼不遠處,一直聳立不動的玄衣人,頗爲忌憚。

面對水墨生的挑釁,他只能隱忍,因爲若是兩人大戰,讓旁邊的人坐收漁翁之利,他不是白癡。

“這幾人都不是省油的燈。”戰天歌觀察了許久,得出這個結論。

“身着墨色玄衣的人一直沒開口,連身子都沒動一下,非常神祕。有時候就是因爲神祕,才讓人無從下手,虛實不知,纔是令人最頭疼的事。”

“而水墨生看似張狂無度,殘暴無忌。這何嘗不是一種策略,給人造成一種假象,迷惑敵人。”

“另外的人最能隱忍,這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他會時不時在你視線的盲角區捅你一刀,讓你防不勝防。”

正當戰天歌推敲時,水墨生再次開口:“好了,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來此的目的。”

“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只要雀翎,其他的你們自己分吧。誰要是敢跟我搶雀翎,誰就得死。”


“你這也未免太霸道了吧?”另一邊的人冷聲說道,頭髮微卷,瞳孔不停轉變。在轉動時,會看到瞳仁的變化,讓人骨寒毛慄。

“雀翎可是天夢九雀留在百泉山唯一的至寶,你想要門兒都沒有。”

“哼!我說過不服咱就來打一架,誰贏了歸誰。”水墨生異常強勢,不肯退讓。

“你……”捲髮青年咬牙切齒,轉而大笑道:“別以爲來到百泉山就能找到雀翎。”

“說不定則八大勢力的人早就摘走了,還等着你來搶奪。可笑至極。”

“他們拿沒拿走這你就不必操心了,我只是通知你們雀翎是我的,誰搶我殺誰。”水墨生怒吼道。

“你有找到雀翎的方法?”捲髮青年大吃一驚,瞠目結舌地瞪着水墨生。就連一直無動於衷的玄衣青年也看向水墨生。

“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們?”水墨生高傲道:“記住,你們誰要是與我爭搶,我絕不會留情。就算你們身後有強大的靠山,我也無懼。”

“我們走。”正當水墨生等人要離開時,忽然天搖地動,大地在震顫,山石滾落。飛沙走石,仿若山呼海嘯一般,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隨即天邊出現一抹七彩異象,朵朵祥雲彙集,在雲海間翻滾沸騰。波瀾壯闊,洶涌澎湃。

“發生什麼事?這是怎麼了?”所有人都看向天空中的變化。

“有寶物出世了,趕緊過去。”有人大喊,立即朝七彩異象出現的方向奔去。

“我說的話,你們當成耳旁風了嗎?”水墨生怒氣沖天,一掌力劈一人,首先跑去的人直接被打成飛灰。

嚇得後來的人立在當場,不敢挪動一步,小心翼翼。

突然有人大喝:“快看有人衝過去了。”

“混蛋,誰那麼想找死,老子成全他。”水墨生鼻子都起歪了,一張臉氣得不成人形。剛建立的威嚴立馬被打破。

老臉好像被人抽了幾大嘴巴子,火辣辣的疼。

向七彩異象衝去的不是別人,正是一直隱藏的戰天歌。這麼好的寶物不搶,必遭天譴。直接無視了水墨生霸氣絕倫的話。

戰天歌去了之後,玄衣人也快速跟了去,緊接着是捲髮青年。

這讓水墨生氣炸了肺,暴跳如雷,也趕緊飛去,心中惱恨:“若是讓我知道那人是誰,非扒了他的皮,拿他煉油點天燈不可。”

…… 戰天歌一路飛馳,神足通在這一刻達到速度的頂峯,風馳電掣,迅疾如雷。轉眼消失在遠方。

他可不能耽擱時間,這種重寶出世,稍縱即逝,錯過了就沒有了。必須趕在至寶消失之前搶奪。

“看來這東西就是他們要爭奪的雀翎了。”戰天歌心道,一路飛奔,不敢有半點停留。

“得寶之後,必須趁他們還沒趕到之前離開。”他不停盤算:“如果讓他們知道我拿了雀翎肯定會合力阻殺我。”

“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還是幾個實力都在我之上的強者。”

天空七彩異象被濃濃的雷電淹沒,風雲涌動,發出滔天的咆哮聲,雷霆炸響。

“天夢九雀爲什麼會留下雀翎在這裏?”戰天歌看向天穹上轟響的滾滾雷電。他知道翎羽對於天夢九雀的重要性。就好比人族身上骨骼中的命輪。

命輪是啓動身體寶藏的關鍵,只有將之熔鍊打熬之後,才能開闢強大的元府,元府一成,又是新的境界。

到時實力和肉身,將堪比強大的兵器,能夠把自身修煉的功法凝練摩刻到元府中,隨時以元府攻殺敵人。威力將會成倍增長,達到驚天動地的高度。

聚力境是將外界的骨之魂力,彙集到體內的丹田中,而淬骨境則是將丹田的無窮力量導引淬鍊骨骼中的命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