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其一,讓量來以擎天的名譽立誓,既是在試探他是不是四大人,也是在試探四大人背後之人是不是擎天。

畢竟天南的無量,不止擎天一位。

其二,精神力達到量來的地步,是真的很難被煉殺,就算肉身化為灰燼,神魂被煉化,也不會死,會以精神力的狀態活着。

只要量來的精神力不滅,一旦自爆神心,就將非常危險。

其三,可以拖延時間,等待地獄界更多的強者到來。到時候,合諸神的精神意志,就能壓制量來自爆神心。

(本章完) 看著緩緩升起的朝陽。

此時的謝千山可謂是意氣風發。

經過之前的試探,基本可以判斷,這林漠是真的廢了。

武道當世的天下,一個廢人還不是仍人宰割。

唯一的可惜的,就是薛五爺保著他,加上之前的保證書。

不然將其折磨致死,才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

房門打開,謝家成員走了進來。

「家主,吩咐的事情已經布置完畢,現在只要靜待謠言發酵便可。」

滿意的點點頭,謝千上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的濃烈。

「好!哈哈哈,不久之後,再造丹就是我們謝家的了。

憑藉此神葯,華夏十大家族,必有我謝家一席!」

………..

隨著林漠卧病在床的消息傳播的越來越廣。

廣蘇兩省內,謠言也越傳越離譜。

「聽說了嗎?那廣省之尊的事情。

錢家潛心研製了數十年的再造丹,就是被他強行霸佔了。」

「竟然還有這事?」

「那還有假。我表叔的二侄子的朋友,就是蘇省錢家的科研人員。

這事決定錯不了。」

當初林漠只是為了掩藏身份,同時也掩藏了與錢永安比試醫術的經過。

所以外部人員,並不知道其實林漠的再造丹,效果更甚。

只知道的是,好像錢家開了新聞發布會。

後來再造丹便成了廣省之尊名下的。

如今被有心人這麼一提,好像真有貓膩啊。

「想不到,這廣省之尊背後還有這齷齪之事。」

「而且,最近你也聽說了吧,這廣省之尊這段時間一直都再家裡卧床養病呢。」

「對哦,聽你這麼一說才發現,是有一段時間沒有聽到他的消息了。」

「所以嘛,這廣省之尊不是對外的身份也是神醫嗎?

一個神醫卧病不起,不就是相當於一條魚被淹死了嗎,笑話!」

「確實如此啊,這廣省之尊,不就是一個欺世盜名的強盜嗎?」

「誒!你活膩了,人家可是廣省之尊呢,你想死隨便你,我還想多活幾年了。

對了,這話我這和你一個人說哈,不要瞎傳!」

「我省的,省的!」

等到雙方離開之後,傳播消息的男子,臉上瞬間露出了戲虐的神情。

人的逆反心理是一個很神奇的東西。

你若是不讓他幹什麼,他偏偏就是要幹什麼。

短短半天時間。

林漠欺世盜名,霸佔再生單的惡名便在兩省擴散開來。

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得到此消息,薛神醫、賀老等人第一時間為林漠發聲。

再造單確實是林漠之物。

而且,林漠神醫之名也是屬實。

原本以為這只是與林漠交惡勢力,噁心人的小手段。

有他們的說明,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然而令他們也沒有想到的是。

在就他們發聲不久之後。

質疑之聲也隨之而來。

「既然廣省之尊是神醫,研究出了再造丹。

那麼本人有兩個問題。

一、請問幾位老神醫,為什麼廣省之尊久病卧床。

二、是他不能自醫,還是說你們這些老神醫能力不足。

亦或者是幾位,想攀附廣省之尊,打算平步青雲,特意為其蒙蔽眾人?」

兩個問題,如同針尖一般,狠狠的扎入幾位老神醫的心臟。

這是想讓他們幾位晚節不保的節奏啊。

而這篇犀利的文章,在有人故意操縱的情況下,瘋狂被轉載。

一時間與林漠關係交好的幾位老神醫,也被捲入了這個旋渦。看着向自己打過來的藤條,白小小小臉嚴肅,只不過心裏面卻是瑟瑟發抖了,

「系統,現在都已經這個樣子了,我們現在怎麼辦?」

《快穿,救命男主總是想泡我》第一百二十一章黑化徒弟呆萌師21 凌若冰嚇的不輕,「哥,你,你什麼時候來的?事情都談好了?」

凌禹辰見她神色不對,「談好了,走吧,跟誰打電話呢?」

凌若冰慌忙找了個借口,「公司同事打來的,問了我一點事,哥,警方怎麼說?」

凌禹辰邊走邊說,「司機是新手,沒什麼經驗,錯把油門當剎車了,才會撞上前面的車子。」

凌若冰說道,「那也得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才是!怎麼也得關他幾天吧!」

「那小夥子認錯態度很好,損失有保險公司賠,既然爸和凌叔叔都沒什麼事,就別把事情鬧大了。」凌禹辰按下手中的車鑰匙,盯着她多看了眼,欲言又止,隨後說道,「路上小心點。」

凌若冰鬆了口氣,不懲罰就好,看來,這件事是平穩度過了,現在是需要做一份假的鑒定報告出來,心中不由得又賭上了,做鑒定報告不難,她電腦水平不錯,問題是,這件事能隱瞞多久?

凌若冰在辦公室忙了一下午,終於完美的合成了另外一份鑒定報告,其實只需要把沒有血緣關係改為『母女關係相似度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再合成一個印章,仿一個醫生的簽名便可以了。

快下班時接到了葉佳倩的電話,凌昊天醒了,凌若冰先去了龍夜擎辦公室,希望這事能增進她們之間的關係,「夜擎,我爸出事了!」

龍夜擎剛從會議室出來,這會兒才聽說了這事,「好,我知道了,你先去醫院,我忙完會過去。」

「我等你吧。」凌若冰沒打算走。

龍夜擎說道,「不用,一會我要去接安夏,我會和她一起去。」

「是嗎?那我先走了。」凌若冰再怎麼樣也不能不要臉,匆匆去了病房,進門便趴在病床邊哭了起來,「爸,你怎麼樣,你沒事吧?都快嚇死我了。」

凌昊天頭還是很痛,額頭上貼了塊紗布,傷口有點深還好不長,不過意識是清醒的,「我沒事,若冰,別難過。」

凌若冰淚眼汪汪的看着他,拉着他的手,「爸……」

「好了,讓你爸爸好好休息,」葉佳倩把她拉開。

夏夢茹又來了,上午來過一次,凌昊天還在睡着她站了會兒便走了,手中提了個果籃,「爸,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隨便買了點水果,要不,我切個蘋果給你吃吧?」

「還是我女兒懂事。」葉佳倩拉着她的手,「過來,跟媽媽坐。」

夏夢茹靠着她,「爸,你一定很痛吧?我給你揉揉吧?」雙手放到凌昊天腦袋上,輕輕按摩。

凌昊天想起了要去拿親子鑒定報告的事,見夏夢茹如此體貼,又把話咽了回去,他也沒把握這孩子到底是不是他家走丟的若雪。

凌若冰看着就難受,一個冒牌貨,居然比她還受寵!

夏夢茹看了眼凌若冰,故意說道,「爸,親子鑒定報告出來了沒有?要不,我和媽媽去拿一下?」

葉佳倩說道,「應該是今天會有結果吧?」

凌若冰明白夏夢茹的心思,真想揭穿她,卻又懼怕那個給她發短訊的人,「結果出來了,爸就是為了來醫院拿鑒定結果,所以才被追尾的。」 說出的話潑出的水,瓊熒再度流下悔恨的淚水。

她這下算是明白,為何之前狗男人總說怕傷到她了。

趁著狗男人不注意,瓊熒再一次起了逃跑的心思。

只是這一次,她還沒跑出凌霄老祖的芥子空間,便被某個神采奕奕的狗男人逮了回去。

「乖,不碰你。」凌霄老祖對着她笑的和善。

瓊熒警覺地看他,對他的話半個字都不信。

「不是說了受不住便叫停我么?」凌霄老祖呵笑搖頭,看向她的時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來了。

瓊熒撇嘴,嫌棄地看他。

她每次想叫這男人就堵她嘴,她怎麼叫?

時隔三日,凌霄老祖才打開了那個被瓊熒當做『新婚賀禮』的盒子。

盒子裏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不過安靜的躺着一枚晶瑩的骰子而已。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凌霄老祖看着那骰子,再度擁抱了她。

「你說你不碰我的!」瓊熒被嚇怕了,像是炸毛的貓兒,當即便要掙扎開。

「嗯,知道,是我不好。」凌霄老祖抱着她,只覺著慶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