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其中一個老者神態凝重,仔細的看了四周一眼後,沉聲道,“這位化鼎道友顯然是不願現身,罷了,只要他不在西水城惹出事端,我等也沒必要找此人麻煩。”

其他二人相互看了,身子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他們卻不知,至始至終,蘇然的神識,都鎖定在他三人身上,一直到他們消失後,蘇然才收回神識,信步走在城內。

城內店鋪還算多,蘇然看了一圈,沒過多久,他腳步一頓,嘴角露出似笑非笑之色,在他的面前,是一座閣樓,其上寫着三個大字,天寶樓。

舊人舊事,立馬涌上心頭。

蘇然內心淡笑,沒有進入此閣,而是直接略過。

正行走間,蘇然雙眼驀然一閃,他盯着前方路口角的一家玉器鋪子,在這鋪子之外的牌匾上,有一道淡淡的靈力痕跡。

這靈力痕跡極淡,只有修爲達到化鼎境後,纔可以察覺得到,若是化鼎以下,根本看不出任何異常之處。


蘇然看了幾限,邁步正要走去,突然他神色一動,看到了迎面快步跑來一個少年。


這少年眉清目秀,但神色卻頗爲慌張,邊跑邊回頭後望。在他身後,一箇中年漢子,一臉兇惡的從後面幾步便追了上來,一把抓向少年肩膀,少年匆忙一躲,險些一頭撞在自己身上。

蘇然當即身子一閃,從側面讓過。

那少年踉蹌幾步,摔倒在地,從其懷中,掉出一個紫色玉牌,這玉牌足有拳頭大小,看起來晶瑩剔透,極爲漂亮。

少年臉上露出驚懼之色,連忙一把抓住紫玉,狠狠的攥在手中。

此時,那中年漢子已然來到近前,許是蘇然所站的位置擋了他的道路,此人大手一揮,向蘇然撥來。

蘇然眉頭一皺,退後一步,躲過了這次攻擊。

那中年漢子立馬目露詫異,但仍然惡狠狠的說道,“給我滾,好狗,不當道!”

蘇然看了此人一眼,這漢子的修爲,只不過勉強達到養魂九階,體內靈力更是駁雜不全,絕對沒有結珠的希望。

漢子一見蘇然不說話,輕哼一聲,轉身盯着手攥玉牌的少年,惡聲說道,“兔崽子,到底是誰給你的膽,敢偷你爺爺我的東西!”

那少年身子一顫,眼中儘管露出恐懼之色,顫顫巍巍的說道,“你胡說,這分明是我的東西。”

“呵!”

漢子大笑,上前一腳便把那少年踢起,右手一抓,輕鬆至極的拿到了那偌大的玉牌,冷聲說道,”就算是你的,你又能如何,告訴你,老子不是搶,而是買,給,拿着快滾!”

說着,他拿出一塊元石,仍在了地上。

少年在這漢子的一腳之下,整個人狠狠的摔在地上,吐出大口大口的鮮血,面色蒼白,一雙眼睛露出怨恨之色,死死的盯着對方。

此時,四周一些過往的行人,紛紛側目,但一看到那漢子,不由得面色一變,立刻低頭裝作沒看見,匆匆離開。

蘇然,自然也一樣!

他看了一眼之後,便不再理會,轉身離去。

少年的玉,蘇然認識,那是煉器材料的一種,叫做化型石,這石塊似玉非玉,價值不菲,這拳頭大小的一塊,少說也能賣上十萬元石左右。

至於那漢子剛纔的污言穢語,若是放在之前,以蘇然的脾氣,定然斷不會輕饒,只不過隨着修爲的漸漸升華,對於這等小人物,自己實在提不起興趣懲戒一番。

只是,他不屑尋對方麻煩,可那漢子卻是不依不饒!

此人把那紫玉搶到手後,許是頗爲自得,氣焰越加囂張,回頭一看蘇然轉身離開的背影,不由得眼珠一轉,喝道:“你給大爺站住!你聽不懂人話麼!我說的是滾,不是走。”

說着,他大步一邁,右手向着蘇然腦袋上拍去。

這一拍,速度倒是尚可,可在蘇然眼裏,卻是一個十足的笑話。

他腳步一頓,轉過身看了此人一眼,這一眼之下,那漢子頓時心驚肉跳,拍出去的手掌,生生的止住,其額頭頓時泌出一排冷汗。

“你,就滾一個看看!”

蘇然聲音平淡,說完之後,繼續走着。

此時在那玉鋪之外,走出一個老者,老者滿臉皺紋,昏暗的雙眼掃了蘇然一眼,便不再留意。

那漢子面色青白不定,斜眼看了看四周,發現很多來往行人均都看向這裏,不由的一咬牙,一個閃身,頓時飛出一把厲劍,此人一指蘇然背影,嘴角滿是憤慨之色。

那厲劍快若閃電,再加上距離蘇然本就不遠,幾乎是瞬間,便飛到蘇然近前。


只不過……那劍尚未碰到蘇然,便詭異的從中間斷開,分成兩半,摔在地上。

蘇然轉過身,目光漸冷。

這一次,他動了殺機,右手一揮,一道氣旋立刻脫手而出,驀然間印在了那中年漢子額頭之上。

此人身子一抖,慘嚎一聲,整個人立刻化作一灘血水,只留下血水中的一塊偌大玉石。

一旁的那個少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血水中的紫玉,咬牙之下身子衝出,一把撿起玉石放在懷裏,仔細的看了蘇然一眼後,連忙跑開。

四周的行人頓時臉上露出震驚之色,紛紛二話不說快步走開,遠離此地。誰都可以看出,蘇然,絕非善茬。

即便是那店鋪內的老者,也不由得眉頭一皺,看到蘇然神態平靜向他這裏走來,老者連忙上前攔住,說道,“鄙店已經打烊,道友還請離開。”

英雄聯盟——幻之第五人 ,指着這鋪子的牌匾,緩緩說道,“你當我瞎麼”

那老者神態一怔之下,整個人立刻恭敬起來,連忙說道,“前輩……休怪,咱們,還是裏面說吧。”

進入這店鋪之後,那老者面有難色,欲言又止,最後嘆了口氣,說道,“前輩,此地是西水城祕市之一,但要三曰後才能開啓,晚輩勸您還是不要等待,而是早早離開爲妙。”

蘇然神色一展,端坐一旁,平靜的說道, “可是我剛纔所殺之人有甚背景?”

那老者面有難色,躊躇少許,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就在這時,突然從此城東部,傳出一道強悍的神識,在城內橫掃一圈後,留下一道神念,“殺我弟子的惡徒,滾出來!”

店鋪內那老者面色大變,連連哀求的望向蘇然道,“前輩,您可憐可憐老小吧,還請離開。那人若是怪罪下來,老小實在擔當不起。”

“還有,參加這次祕會,需要令牌。如今令牌已經發放完畢……”

蘇然站起身子,目光平靜,問道,“剛纔傳出神念之人,可有令牌?”

那老者一怔,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但立刻,他便面色劇變,再看對方時,蘇然已然消失在原地。


在西水城上空,一個身體纏着一隻妖媚狐狸的光頭大漢,屹然而立,此人粗眉大眼,目光陰沉…… 此人,正是西水城護法之一,原本是西蒼宗的一名長老,是一位實打實的化鼎境修士。

他正在閉關,但感應到自己的弟子命魂信息消散,顯然是被人所殺,大怒之下,這才走出閉關之所,興師問罪。

爲了防止對方逃走,他甚至已經派人把整個城池封死,再加上一些看到其弟子被殺過程的修士的描述,他已然知道對方長相。

於是,他便以其元嬰期的神識,開始在城內肆無忌憚大範圍的尋找起來。

只是他越找,心中越是疑惑,他已經把整個連墨城找了數圈,可那人彷彿是蒸發了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於是這才怒極傳出神念,在他想來,那人不過養魂修士,能躲過自己的追查,定是以某種祕術逃走了。這般傳出神念,只不過是泄憤罷了。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神念幾乎剛一傳出,在他身前十多丈外,驀然間出現一個青年,此人一身青衣,滿頭銀髮,冷峻異常。

這個模樣,正是與那些行人口中的殺人者一摸一樣。

光頭大漢瞳孔驀然一收,他退後幾步,盯着對方,怒火幾乎立刻便斂了起來。

他相貌雖然粗獷,但內心卻是頗爲謹慎,否則的話,根本就不會有如今的修爲與地位。

眼前這個青年居然是瞬移而出,再加上他神識找了許久屆然也沒找到對方,這兩點綜合在一起,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此人,並不是什麼養魂境修士,更是和自己一樣,是化鼎之修,而且修爲,遠超與他。


蘇然現身後,二話不說,直接一拍儲蓄戒,驀然間御獸旗落在手中,他目中寒光一閃,口中低喝道,“散!”

御獸旗瞬間移動,立刻化作一道幾乎遮天蓋曰的巨獸,瘋狂的向着四周席捲而去,幾乎是眨眼間,整個連墨城便被包裹在內,天空,一下子暗了起來。

那光頭面色一變,內心暗自叫苦,他連忙打開自己的儲蓄戒,一隻只形態各異的蟲子,頓時從儲物袋內飛出,密密麻麻連成一片,把那大漢包裹在內。

與此同時,他口中連忙說道,“道友,此事一定有所誤會……”

蘇然不待他說完,冷哼一聲,右手一點御獸旗,頓時發出嗡嚨之聲,九道灰氣形成的巨龍,驀然從旗幟內衝出,咆哮而至。

與此同時,燒火棍殘片在其手中出現,被他祭起後,散發出陣陣青芒。

御獸旗御使的巨龍,壞破力極強。。它們從不同的方向,轟然落下,幾乎瞬間,大漢身邊的那些噁心的飛蟲,便一個個消散一空。

大漢內心驚駭,以他化鼎初期的修爲,在對方的法寶之下,居然有種窒息之感!

他來不及思索,立刻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後,整個人化作一道血影,疾馳而退。

他心知若是一直在這天空巨獸的包圍之下,定然沒有半點機會取勝,眼下只能衝出對方這隻巨獸,在外面再圖成敗。

眼看就要衝出巨獸圍城的包圍圈,但就在這時,御獸旗內,再飄出一隻同樣的巨獸,形成了包圍之勢。

蘇然早就料到此人會這般行動,只見他頭頂的燒火棍殘片一閃,冷光立刻落下,照在了此人身上,大漢疾馳的血影,立刻不由自主的一頓,這一頓之下,九條巨龍立刻轟然而來,落在了此人身上。

大漢在這危機時刻,張口吐出一把拂塵,握住之後面色猙獰的橫掃一圈,頓時巨龍門,全部死亡。

只是他的身影,卻是被此耽擱一下,不由得爲之一緩,雖說最終還是從冷光內逃出,但他整個身子卻是不斷地散發濃霧,神態也極爲萎靡。

幾乎是他衝出冷光的瞬間,他噴出一口鮮血,元鼎從頭頂一臉驚慌的鑽出,迅速遁走。

蘇然身在遠處,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右手一召,大漢的肉體,便徹底不見。

這一切,都是在極快的時間內發生,從王林現身,到大漢元鼎離體,只不過是幾息之間。

此時,西水城內一直關注這場戰鬥的幾個化鼎修士,紛紛面色大變,其中先前那三個元鼎修士,立刻瞬移而出,不敢進入那巨獸的包圍之中,而是在外面,準備幫大漢一把。

大漢的元鼎,一路疾馳而走。

他看到了三個好友,只要到了他們身邊,他相信,自己這一次就算是躲過一劫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惹出這麼一個煞星,根本連話都不說,見面就下殺手。

但他,卻是忘了,自己的本意,原本就是殺了對方爲弟子報仇,只不過是看到對方真正實力之後,他這纔有些顧忌起來,若是蘇然並非化鼎,那麼怕是早就被此人殘忍的殺死。

眼看就快要衝出巨獸之圍,大漢的元鼎眼中露出喜色,但就在這時,突然那三個元鼎修士臉上露出驚色,身子向他衝來。

大漢一怔,但緊接着,他感覺到四周突然出現一陣狂風,他下意識的擡頭,只見一隻牛犢子大小的恐怖妖物,驀然間出現在他的頭頂上空,帶起陣陣狂風。

這妖物最顯眼的,就是那巨大且越來越細的尖角。

此刻,御獸旗又引出了數十隻元獸,橫阻在三個衝來的修士之前。

他三人身影不由一頓,與那些元獸糾纏起來。

只見那猙獰生物的尖角,深深的刺人大漢元鼎的頭頂,在一道青光照耀下,大漢的元鼎顫抖着越來越小,最終整個元嬰,被那猙獰的異物完全吞噬。

此物原本青黑的身體,慢慢閃現出一絲金紋,冰冷的雙目看了三人一眼後,翅膀一揮,快若奔雷的消失在原地,回到了遠處的蘇然身邊。

蘇然則是冷哼一聲,抓住了大漢的儲蓄戒。

蘇然神識一掃,從其內拿出一塊令牌,上面工整的寫着一個“祕”字,拿到此牌後,他擡頭看了遠處三人一眼,冷哼一聲之後,消失在原地。

這一戰,西水城內觀看者衆多,其中有一些是特意趕來參加祕市的化鼎修士,蘇然乾淨利落的斬殺大漢,給他們造成了極爲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那詭異無比的小旗以及最後那吞噬元嬰的異獸,以他們的見多識廣,也認不出此獸爲何。

即便是那三個元鼎修士,也是沉默少許後,沒有上前找蘇然理論。三人相互看了眼,均都是暗歎一聲,閃身離開。

蘇然再次現身時,出現在店鋪內,把令牌扔給那呆呆望着他的老者,輕笑道,“現在,可否能參加了?” 所謂祕市,其實就是一些高階修士才能參加的枋市。蘇然之所以先來到這水靈城,自然是爲了參加這機會難得的東西,換取自己想要的東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