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其中鬼物和殭屍最爲普通,因爲他們可以分別由人的靈魂和肉身轉化。

接下來就是妖精。

妖精又分爲兩種,一種是植物成精,一種是動物成精。

而邪靈則是一種沒有生命的物體,經過吸收天地靈氣,日月精華變成妖精。

邪靈是四種邪物中最稀少,也是最厲害的一種。

“趙大師,你知不知道怎麼收服邪靈?”秦巖虛心請教。

“恩人,恰好我會收服之法。我現在就告訴您!”

“太好了!”秦巖聽說趙子神會收服邪靈的方法,立即豎起了耳朵,準備洗耳恭聽。

趙子神乾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說:“恩人,金牌現在還沒有化靈,是最容易收服的。你只需要每天往金牌上滴三滴鮮血,然後念三遍化靈咒和馴服咒,等到金牌化出牌靈的時候,就是它認你爲主的時候。”

聽完趙子神的話,秦巖似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這就像一些小動物剛剛從蛋殼中被孵化一樣。

當它們第一眼看到眼前的人後,就會習慣性地將眼前的人當成媽媽。

而秦巖現在不但每天要滴三滴鮮血,還要吟念三遍化靈咒和馴服咒,相信牌靈出來之後肯定會認他爲主。

雖然這個類比不太恰當,但是秦巖覺得應該是這麼回事。

秦巖點了點頭說:“好的!謝謝你趙大師!”

趙子神擺了擺手:“恩人言重了!你救了我孫子的命,我只不過是告訴你馴服牌靈的方法。相比之下,我這根本算不了什麼。”

停頓了一下,趙子神接着說:“恩人,其實你完全可以找你的師尊,他肯定也懂這些。”

秦巖點了點頭,師傅他老人家可是天師級別的高手,又是馬家的嫡系分支,肯定懂這些。

一想到師傅,秦巖突然想起來馬嬌今天說的事情。

師傅和馬家的人下午三點就要來了,他應該好好的準備一下。

與此同時,在帝都的一棟別墅裏,兩個馬家的晚輩正在談論秦巖。

“二哥,你說馬嬌是不是瘋了?居然喜歡上這麼一個窮小子,還和這個窮小子有了孩子,我真是搞不懂啊!”

馬國濤醋意盎然地說。

馬國濤一直以來暗戀着馬嬌,可惜馬嬌後來被許配給了毛家嫡系分支的一個公子哥。

這個公子哥叫毛詹砼,他可是九陰之體,年紀輕輕就是道尊,而且僅差一步就要晉升爲天師了,是毛家百年難遇的奇才。

“國濤,我們今天下午去了保市不就可以看到這個窮小子了嗎?到時候我們就讓他在各位長輩面前好好的出醜!”

馬友邦搖晃着手中的酒杯,眼中閃過兩道凌冽的兇光。

馬友邦也喜歡馬嬌,可是馬嬌卻不理睬他,這讓馬友邦心生怨念,總想找機會讓馬嬌出醜。

不過馬嬌比馬友邦的實力強,每次馬友邦刁難馬嬌,反而被馬嬌戲耍了一遍。

現在機會來了,只要他狠狠地羞辱一番秦巖,那就相當於羞辱了馬嬌,因爲秦巖是馬嬌的未婚夫。

“二哥,可是我聽說秦巖這小子是九陰九陽之體,比毛詹砼還要厲害,我們能鬥得過他嗎?”

馬國濤沒有信心,他現在只是一個道師。

馬友邦揚起眉毛,翹起嘴角冷笑起來:“國濤啊國濤,你腦子長在哪了?他雖然是九陰九陽之體,但是他纔剛剛拜入師叔馬澤洪門下,據說現在只是一個道徒,難道你連一個道徒都收拾不了?”

停頓了一下,馬友邦恨鐵不成鋼地說:“你不要忘了,你可是道師啊!他即便天賦再高,也差你一個等級。更何況……”

說到這裏,馬友邦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搖晃了一下高腳杯中的紅酒,“咕咚”一聲喝了一大口。

等馬友邦“吧唧”了一下嘴後,才慢條斯理地說:“更何況還有我啊!”

聽到馬友邦這樣說,馬國濤嘿嘿陰笑起來:“二哥這樣說我就放心了!到時候咱們坑死那小子。”

馬國濤和馬友邦這兩小子現在還不知道,秦巖已經晉升爲道師了,他們兩個就是加在一起,也不是秦巖的對手。

更何況,秦巖現在又收了一個屍王屍僕,以及馬上又要多一個牌靈靈僕。

他們如果找秦巖的麻煩,只會自取其辱。

在另一棟別墅中,馬嬌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低着頭噘着嘴坐在沙發上。

馬洪澤和另外一個馬家長輩馬天通坐在一起。

馬天通看了一眼馬嬌,嘆了口氣說:“洪澤,這件事你有什麼打算?”

“我能有什麼打算?我總不能把我女兒一巴掌拍死吧!”馬澤洪冷眼看着馬天通,語氣不善地說。

因爲馬嬌懷孕的事情,現在不但馬家炸了鍋,就連毛家也炸了鍋。

馬嬌和毛詹砼的婚姻其實是這兩大世家的聯姻,他們沒有任何感情基礎。

原本兩大世家想通過這次聯姻,讓兩大家族的關係更上一層樓,現在卻因爲馬嬌懷孕的事情,兩家的關係直接降到了冰點,反而不如從前那麼火熱。

毛家覺得他們受了侮辱,要馬家給一個說法。

可是馬澤洪在馬家的地位雖然不是最高,但也是舉足輕重的一個人物,馬家自然不能繞過馬澤洪,將馬嬌扭送去毛家。

當然了,如果馬嬌只是馬家旁支的一個小姑娘,馬家自然不會這樣頭疼,肯定將馬嬌交出去了。

到時候毛家要殺要剮,和他們馬家沒有一點關係。

毛家看到馬家不願意交出馬嬌,爲了面子,爲了不傷和氣,他們就想讓馬家交出罪魁禍首秦巖。

但是馬澤洪好不容易收了這麼一個徒弟,怎麼可能交出去。

馬澤洪在心中已經想好了,女兒他要保,徒弟他也要保,他倒要看看誰敢在閻王爺頭上動土。

“那你準備怎麼處置秦巖那小子?”馬天通試探馬澤洪的口風。

“秦巖是九陰九陽之體,千年難遇的天賦,給一些小小的警告就可以了!”馬澤洪語氣平淡地說。

馬天通嘆了口氣,裝出無奈的樣子說:“真希望秦巖這小子能給咱們馬家長長臉!”

馬天通表面上表現的有些爲難,心裏面卻憤恨無比地想:秦巖,我不管你小子是不是九陰九陽之體,等我去了保市我一定要弄死你。

馬天通的老婆是毛詹砼的親姑姑。

她私底下和馬天通說了,他如果不幫自己的親侄子出這一口氣,她就和馬天通沒完。

馬天通卻不知道,秦巖身邊不但有慕容雪菡保護,更有李天霸保護,他這次去了不但殺不了秦巖,極有可能被秦巖反殺。 “對了,秦巖現在是什麼等級?”馬天通不動聲色地問,想探一探秦巖的虛實。

“只是道童!他雖然天賦異稟,但是學習道術的時間畢竟還是太短了!”馬澤洪語氣平淡地說。

馬澤洪現在也不知道秦巖已經晉升爲道師,而且身邊還多了一個和他同一級別的屍王當屍僕。

如果馬澤洪知道了,肯定既驚訝又高興。

聽說秦巖只是一個道童,馬天通不由在心中冷笑起來,原來只是一個道童,真是可笑之極,我還以爲九陰九陽之體有多厲害。

馬嬌也真是賤,毛詹砼可是堂堂道尊,而且只差一步就要登上天師了,這麼富有潛力的青年才俊不喜歡,偏偏去喜歡一個窮小子,而且還未婚先孕有了孩子。

真是不知廉恥!

當年馬澤洪爲了一個普通女子,寧願捨棄馬家家主之位,也要娶那個女人。馬嬌這也許是遺傳了她爸的基因吧!

不過這樣也好,馬嬌出了這種事,馬澤洪的地位在馬家肯定會掉一個檔次。

想到這裏,馬天通不由樂開了花,眉毛不知不覺地飛起來。

“哎呀!原來只是一個道童啊!這可就難辦了!讓馬嬌這麼漂亮的一朵花插到一堆牛糞上,是不是有點太……”

說到一半,馬天通沒有繼續說下去,大有深意地向馬澤洪望去。

“道童怎麼了?有錢難買我願意!我就是喜歡道童!”聽到馬天通的話,馬嬌特別生氣,當即大聲反駁起來。

停頓了一下,馬嬌接着說:“更何況,鮮花就應該插在牛糞上,因爲牛糞有養料!能好好的滋潤鮮花!”

“嗯?”馬天通擰起眉頭向馬嬌望去。

如果不是馬澤洪坐在這裏,馬天通恨不能拍死馬嬌。

馬澤洪瞪起眼睛,假裝十分生氣,大聲地呵斥起來:“嬌兒,幹什麼呢?哪有這麼和長輩說話的!”

馬澤洪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心中卻並沒有責備馬嬌的意思。

他心中清楚馬天通是什麼貨色。

馬澤洪轉過頭對馬天通說:“實在不好意思,我就這一個女兒,被我慣壞了!”

馬天通無奈地擺了擺手:“不礙事!不礙事!對了,我剛纔說的,不知道澤洪兄怎麼看?”

馬澤洪也不是傻瓜,自然能看得出馬天通的意思,當即不動聲色地說:“天通,我是這樣覺得,看一個人一定要用發展的眼光看,雖然秦巖現在只是一個道童,但是他遲早有一天會成長起來。”

“我相信,當秦巖成長起來的時候,他絕對會變成一顆耀眼的新星,將我們馬家的前途照亮!”

馬澤洪對秦巖充滿了希望。

但是這在馬天通來說卻不是什麼好事,他不容許馬澤洪的地位高過他。

馬天通嘴上什麼也沒有說,心中卻在暗想:馬洪澤啊馬洪澤,我恐怕你的夢想要被斷送了。

這一次去了保市,我一定要找個機會幹掉秦巖,讓他這個天賦異稟的妖孽死在萌芽中。

想到這裏,馬天通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他記得馬國濤和馬友邦這兄弟倆特別喜歡馬嬌。

如果讓這兩個人對秦巖出手,既可以除掉秦巖,又可以斷送掉馬國濤和馬友邦的前程。

馬天通和馬國濤他們的父親也不和,他想趁機打壓馬國濤他們在家族內部的勢力。

馬家規定,不容許世家內部相殘。

雖然秦巖不姓馬,卻是馬澤洪的親傳弟子,也相當於馬家的人。

如果馬國濤和馬友邦殺了秦巖,而馬天通追究起來,他們兄弟倆絕對會受到家族的懲罰。

想到這裏,馬天通不由在心中冷笑起來。

馬嬌根本不知道馬天通以及馬國濤兄弟倆都對秦巖動了殺機,她以爲他們去保市只是想檢測一下秦巖的實力,看看秦巖能不能配得上她這顆馬家的掌上明珠。

馬嬌此刻還沉浸在美麗的幻想中:

哼!你們以爲秦巖只是一個道童,其實你們根本不知道,秦巖因爲身負九陰九陽之體,卻能施展出接近道尊的道術。

到時候你們肯定會非常吃驚,覺得秦巖能配得上我了。

特別是我爸,肯定會愛死師弟的。

想到這裏,馬嬌在心中開心的笑了。

秦巖現在也不知道馬家因爲他的事情已經鬧翻了天,他此刻正和趙子神興致盎然地聊着金牌牌靈的事情。

趙子神一邊撫摸着鬍子,一邊對秦巖說:“恩人,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一旦這塊金牌的牌靈化靈出來,這塊金牌絕對可以變成一件非常厲害的防護法器。極有可能……”

說到這裏,趙子神故意賣了一個關子,沒有繼續說下去。

秦巖焦急無比地問:“極有可能什麼?”

趙子神摸了摸鬍子,挑起眉毛得意地說:“隨着它慢慢成長,我估計極有可能擋住鬼王、屍王這個級別的攻擊!”

聽到趙子神的話,秦巖不由睜大了眼睛。

如果金牌可以擋住鬼王、屍王一級的攻擊,那自己豈不是相當於得到了一個鬼王、屍王級別的護法嗎?

想到這裏,秦岩心潮澎湃,激動無比。

“恩人,你收好金牌吧!可千萬不能再丟了!”。

日久成婚:豪門老公太霸道 “好的!我知道了!”秦巖將金牌放進了褲兜裏。

可是秦巖剛剛將金牌放進褲兜,他就有點不放心了,生怕金牌從褲兜裏面掉出去。

“主人,金牌上面有一個小孔,你用繩子將它繫好掛在脖子上吧!”慕容雪菡看出了秦巖的心思,給秦巖出主意。

秦巖想了想,覺得慕容雪菡這個主意不錯。

他當即拿出三根紅色的法線編成繩子,將其中一頭穿進小孔,然後將兩頭系成疙瘩,掛在了脖子上。

當金牌緊緊地貼到秦巖的胸口上後,秦巖立即感覺到胸口傳來一股暖意,而且這股暖意居然竄進了他的魂力中,帶着他的魂力在體內快速的循環起來。

秦巖忍不住在心中大叫舒服。

秦巖將金牌產生的反應告訴了趙子神。

趙子神笑了笑說:“恩人,這是因爲你剛纔滴血唸咒之後,牌靈已經認你爲主了,就像小孩子喜歡往媽媽的懷裏鑽一樣。”

不過緊接着趙子神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只是我很好奇,爲什麼你只滴了三滴血,唸了三次咒它就認你爲主了。一般情況下,這個過程至少需要一週。” “因爲我家主人是九陰九陽之體!不服嗎?不服來和吾練一練!”李天霸得意無比地說。

秦巖獲得了牌靈認主,李天霸非常高興,覺得能有一個這樣的主人特別有面子。

一語驚醒夢中人。

趙子神恍然大悟,慚愧無比地拍了拍腦門:“恩人!我真是老糊塗了!居然忘了你是九陰九陽之體了!”

九陰九陽之體就是有這麼一個好處,別人學三個月的東西也許才能學會,但是秦巖只需要學三天。

要不然爲什麼叫千年難見的天賦呢!

“好了!別說了!咱們找個地方休息休息吧!我下午還要去接我師傅呢!”

“恩人,去我家吧!我家雖然寒酸了一些,但是非常安靜!保證你能睡好!”趙子神盛情邀請秦巖。

秦巖剛準備說話,手機響起了歡快的鈴聲: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

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秦巖發現是唐小夢打來的。

“小夢姐,有事嗎?”

“秦巖,我想請你幫個忙,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唐小夢語氣中透着無奈,似乎被什麼煩心的事情纏住了。

“晚上行不行?我今天下午要去見我師傅!”

“好的!那我等你電話!”

唐小夢剛準備掛斷手機,秦巖接着說:“小夢姐,到底是什麼事情?你先給我透露一點,我好有個心理準備。”

秦巖覺得唐小夢找自己,肯定是遇到了妖魔鬼怪,因爲其他事情他也幫不上忙。

“唉!別提了!郊區一戶人家,七口人全部被吸乾了,高先生說應該是殭屍所爲!我想請你幫我們抓住這些殭屍!”

“哦!是這事啊!不過我記得你不在刑事特別科啊!這肯定是駝背讓你來找我的吧!”

靈異刑事犯罪一直歸市局刑事特別科管,駝背高先生就是其中的負責人。

秦巖估計這肯定是高先生無法處理這件事,所以讓唐小夢請他幫忙。

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這個駝背還真有意思,他不來請我,居然讓唐小夢來請我,這顯然就是一個美人計。

不過我對唐小夢可沒有一點感覺,駝背這個美人計恐怕派不上用場了。

當然了,駝背之前照顧過我,唐小夢這個人也不錯,我就順手幫幫他們吧!

想到這裏,秦巖笑着說:“好的!我知道了!晚上我去找你,不過你記住了,一定要把駝背叫上。”

“咦!駝背現在是不是……不!高先生現在是不是在你身邊?”秦巖突然想起來,駝背此刻極有可能就站在唐小夢的身邊。

也因爲猜到了這一點,秦巖趕快將駝背改口爲高先生了。

不等唐小夢說話,手機另一邊傳來了駝背的乾咳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