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其實青龍寨很多歸降之兵都是有家有室的,有牽挂的,柳風、王升、何淵他們三人也不例外。不過根據林牧的經驗,許詔對於青龍寨的陷落並不知情,也不知道青龍寨裡面的士卒都投降於林牧,暫時並不會對他們的家人動手。許詔也不會輕易出手傷害平民百姓,這樣會損害他的利益的。

而且,對於投降的士兵們,林牧也承諾,等打通通往外界的通道后,一定會第一時間秘密接取他們的家人到真龍領地這個世外桃源內,保證他們團聚一起,讓他們後顧無憂。

在某種程度上,對於林牧來說,這又是一個增加領地人口的機會。

一個士卒代表一個家庭,平均計算,上有父母雙親,下有老婆孩子,一帶四,14萬的士卒,那就是有56萬的家人,甚至有的家庭會更多人呢,拖家帶口的,到時候讓常胤安排一些擅長於安撫招降的文官隨行而且,把整個家族甚至一些村子的百姓都拐跑,那時候,領地人口又可以劇增了。

而且,在外面拐帶過來的百姓,能力會更全面,職業種類更豐富,不像流民營地與難民營地那樣,隨機刷新出來。

林牧非常期待這次接納親屬計劃的成果!

====================

求推薦票~求收藏!謝謝【春風吹細雨】與【yunqingai】的打賞! 收益往往伴隨著風險,這句話林牧一直銘記在心。

要把這些士兵的家人遷移到真龍領地內,需要冒很大的風險,甚至可能會直接對上許詔的青龍精銳軍,同時,數十萬人的遷移,那是隨隨便便的嗎,不,需要非常多繁瑣的手段和過程。

這可不是幾十幾百人,隨便一收拾東西,帶上家產說走就走的,家畜牲口,耕牛駑馬,鍋碗瓢盆等等,都需要處置妥當才行。

而且最重要的是,情懷,離鄉之情,離家之念,這些情緒是最大的阻礙,一定要好好規劃……

這次的行動,比上次清風鎮的民眾遷移難度提升數十個檔次。

而是還要防備許詔的爪牙,一步小心就牽連到士卒的家人,後果非常嚴重的。

林牧一直在想著怎麼妥善處理這些事情,這也算是一次對自己處理大型領民遷移的考驗吧,同時也是考驗領地內各層文官處理領民情緒的能力!

……

「不用防備他們,我得高人相助,已經有辦法安撫收服他們了,到時候他們會非常歡迎我們的!呵呵……」林牧沒有告訴柳風他們自己有應龍令牌的事情,只是自通道出有辦法搞定這些山族人。

既然主公都這麼說了,他們三人也不多勸,只是心裡微微留意防備,一有危險,保護主公撤退。點將出行,也有預防意外情況發生的準備。

林牧神色如常和他們三人聊著天,與他們溝通溝通下感情,畢竟以後這些就是手下的猛將了。

不多久,船就到對岸了,和柳風王升何淵他們三人一起登陸對岸,現在是中午時分,巡邏的騎兵偶爾出現。

跳下高級運輸船,林牧沿著一些河邊奇形碎石登岸。

他們登陸對岸行走一會後,一隊5個巡邏騎兵出現,帶著滾滾煙塵,快速趕來,迅速圍了上來。

這些巡邏士兵素質挺不錯的,那麼遠都能看到林牧幾人登陸。

看到一隊騎兵圍上來,並且兵器都亮了出來,殺氣凜凜的,柳風三人馬上向前三步半圓散開,緊握手中的武器,半圓弧防備般把林牧保護在他們後面,畢竟林牧現在的戰鬥力真的是連普通士卒都不如,雖然戰鬥意識不錯。

這隊騎兵,其坐騎是都是清一色的黃色的馬,高大壯碩,一看就知道不凡,林牧望著心裡一思量,這種馬應該可以充當良好的戰馬。

黃瞟馬,通體棕黃,連四個馬蹄子都是深棕黃色的,四肢發達健碩,毛髮棕黃飄逸,兩側的馬肋骨也發達厚重,精神抖擻,跑了不短的距離,絲毫不見喘氣的,耐力好,速度快,非常英武不凡。

這種馬和現實世界的黃驃馬有些許區別。

林牧望著馬匹,滿意點點頭,這些馬匹比之西涼鐵騎有差距,但應該不會太大吧。

……

五騎圍上來后,都是武器相向,謹慎防備著,這些應該是漢族人吧,終於過來這邊了。

其中一個領頭模樣的年輕騎兵手中的長槍一揚,怒目沉聲道:「你們是什麼人?來此有何貴幹?」

林牧輕輕走向前,從背包里拿出應龍令牌,道:「我們是河對面真龍村的村民,來此是想要見你們的龍馬鎮的鎮長,有要事相商!這是憑證!」林牧毫不拖泥帶水把應龍令牌出示,有禮沉穩道。

「竟然是應龍令牌,應龍圖騰的象徵!」這五個騎兵一見到應龍令牌,都不由自主驚呼起來。

「原來是貴客,剛才怠慢了,請恕罪!」五人立即下馬,雙膝跪拜於地虞誠行禮道,不過跪拜的是應龍令而已,話卻是對林牧說的。

應龍圖騰,就是他們鎮子的信仰,是他們心中至高的神,庇護他們,就是因為有了應龍的庇護,他們才建立龍馬鎮,過上了幸福的生活,而不是以前日夜擔驚受怕的生活,防備山林兇猛的野獸突然的襲擊,朝不保夕。

男子漢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應龍令牌也值得他們跪拜。

「好了,你們起來吧,快帶我們去見鎮長吧。」林牧走過去扶他們起來道。

「是,大人!」年輕的領頭起身道,並且轉過頭對身邊的一位騎兵道:「三娃子,你立刻騎馬先行回去告訴鎮長,說有貴客降臨,帶著應龍令牌的!快!」

九零蜜婚:軍少盛寵千億妻 「是!山?哥!」

那個騎兵立即一抱拳行禮,然後拉著坐騎轉頭,一跨而上馬,迅速消失在林牧他們的視野中,回去報信去了。

擁有應龍令牌,就是龍馬鎮的貴客,並且鎮長也吩咐過,只要貴客出現,一定不可怠慢,不然一定嚴懲。

多年期待的貴客終於降臨了。

之後剩下的四騎兵拉著坐騎和林牧他們一起步行往龍馬鎮走去。

路上,林牧也從旁側敲出一些龍馬鎮的信息。

「這位勇士,不知道你貴姓呢?」林牧笑著問道。

「貴客客氣了,在下免貴姓山,名?,還沒有表字,是龍馬鎮巡防隊的一個伍長,他們都是我的手下。」這位領頭的騎兵隊長名為山?。

山?,年紀非常輕,和小虎一般,大概也是十七八歲左右,臉上的稚嫩之氣還未褪去,但卻都擁有些許英武之氣,定當為猛將。

「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五人之長,看來你的能力是不錯了!」林牧看著山?誇讚道。

美女上司的貼身兵王 「嘿嘿,那是當然了,山?可是我們鎮子第一弓騎兵,弓馬嫻熟,他的馬術箭術都位列我們鎮上第一,不過因為他還年輕,鎮長只是安排他到巡防隊歷練歷練而已,不然一定能當上將軍呢。」旁邊一個騎兵聽到林牧的誇讚,彷彿就是誇讚自己般,馬上激動為林牧介紹起山桂的光榮歷史。

「而且,山?還是鎮長的孫子,但是鎮長一點都沒有偏袒他,甚至還很嚴格要求他呢!」旁邊另外一名騎兵也湊過臉來道。

「是啊,山?不但武功厲害,脾氣也好,很多鎮里的姑娘都暗戀他呢,羨慕死我們了!」

「哈哈,你自己不努力練功,整天遊玩閑逛,哪裡有姑娘喜歡你啊!要不是你老爹督促你,你都不會來巡防隊啦!」

「哈哈哈哈……」

頓時幾名年輕的騎兵都七言八語說道起來,能這麼熱情為林牧介紹,那是因為他們看到林牧這個貴客和他們年輕差不多,彷彿沒有什麼代溝,而且林牧面善和氣,易於相處,迅速得到了他們的好感。就沒有剛開始那種肅穆拘束,熱情和林牧他們聊了起來。

而柳風他們三人心中也微微鬆了口氣,這些山族人也並不是那麼不好相處嘛,和傳聞中邊塞的兇惡的匈奴鮮卑這些異族之人有巨大的不同。

他們也開始和山桂他們聊起天來。

======================

求推薦票求收藏咯!謝謝【春風吹細雨】的500起點幣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 林牧在山鞏和柳風他們眼裡其實都是一個平易近人的和和氣氣的領主,相處得非常融洽,能迅速博得他們的好感,這算是一種人格魅力吧。

在和山鞏他們聊天中,林牧不但知道山鞏與他手下的囧事,也知道他們的能力,同時也對龍馬鎮有大概的認識。

結合應龍龍褚的信息,林牧心中已經對龍馬鎮有了一個詳細的了解了。

龍馬鎮,因為盛產一種龍馬而得名,天時地利,龍馬鎮可以把這些龍馬馴養培養,形成一定的規模。

山?他們騎的就是一種龍馬,雖然說是龍馬,但是外表一點特徵都沒有體現出來,不過卻是其體內流淌有一絲龍之血脈的黃馬,這一絲龍之血脈,卻能讓這些黃馬比同階的馬匹速度更快,耐力更好。

鎮子人口是13萬人左右,裡面多數是放牧的牧民,只有少數工匠,如鐵匠師,裁縫師,建築師等等,都是非常少,而如造船師這些工匠那就更少了,而且技術更差,普通的漁船都製造得比較粗糙,耐久度非常低。

林牧領地內的這四座大型山寨,都是主世界的真實山寨。

何為主世界?在林牧這些華夏區玩家中,主世界就是現在的神州大地,就是大漢皇朝。

《神話三國》中,除了主世界外,還有一些秘境世界,副本世界等等,這些都被玩家叫做副本世界。

主世界的規則都是根據自然規律為根基發展的,雖然會有一些神話傳奇之事發生,但也在情理之中,天地規則之內。

而副本世界就比較神異了。林牧領地內的怪物營地就是副本世界之一。怪物營地裡面的怪物被幹掉后,不定時會刷新出來,讓人繼續練級,生生不斷,如永動機一樣。

主世界的原住民被擊殺后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發生,就永久損落了。

龍馬鎮是主世界的真實鄉鎮,不會像林牧這樣的玩家建立領地後會有流民營地贈送,能刷新流民難民,其中幸運的話還能刷新出特殊的人才,對於領地建設非常有幫助。

龍馬鎮的人口增長是自然增長的,和大漢的城池鄉鎮村莊一樣。

生老病死,自然輪迴!

所以他們並不能發展如造船業這些需要高級技藝的行業,因為沒有技術知識來源與傳承。

龍馬鎮是應龍建立的,裡面的山族人也是它從南面的祁連山脈中聚攏收服的。

並且,龍馬鎮位於應龍谷地西南方,在應龍口中,這裡就是一處龍脈泄氣之所,說得難聽點,這裡就是龍脈排泄的屁股!

這裡培養馬匹就會自然沾染上龍氣,一些馬匹運氣好能激活龍之血脈,成為真正的龍馬。

龍脈泄氣之地,也比其他黑土肥沃的土地珍貴!雖然被理解為龍脈排泄之地,但是,龍放個屁都是香的呢!嘿嘿。值得稀罕!

在很久以前,應龍聚攏山族之人建立龍馬鎮,指示龍馬鎮裡面的民眾,以培養龍馬為主要任務,等待有緣之人到來。

龍馬鎮內,除了培養龍馬外,對於畜牧業也非常有經驗,裡面的每個鎮民,可以說都是一個畜牧好手,說的誇張點,那就是他們都是生活在馬背、牛背、豬背、羊背上的人。

龍馬鎮面積大概有50平方公里,不過沒有加上馬場、牛欄、豬欄、羊圈等場地的面積。

據山桂他們介紹,龍馬鎮最大的就是龍馬場,佔地面積達到5萬平方公里,遼闊無垠,基本把應龍谷地西南的面積都佔據了。

應龍谷地非常大,其面積是800X800=64萬平方公里。應龍河從中間把應龍谷地劃為兩邊,林牧所在的就是北邊,面積約有32萬平方公里,而南邊也差不多。

以應龍谷地中央為中點,應龍谷地概念上可劃分為東南、東北、正東、西南、西北、正西、正南、正北等八個區域,每個區域佔據8萬平方公里。當然,這是概念上的理想狀態。

應龍谷地雖然大部分都是平原,但並不是說都是一望無際的平原,其內還會有一些小的谷地、山林、湖泊,甚至是矮小的丘陵等等地貌的。

而位於西南的龍馬鎮,就是一望無際的廣闊平原,和其他區域不一樣,這裡彷彿就是天然的馬場,牧草青翠搖曳,其營養也充足,培養馬匹事半功倍。

一個馬場就佔據5萬平方公里,浩瀚無比啊!而且裡面的牧民都有9萬人,龍馬鎮的大部分鄉民都在裡面工作。

但,從另外的方面來說,龍馬鎮的發展是畸形的。

主業畜牧業非常發達,形成壟斷,其他產業落後。

龍馬鎮的鄉民都沒有種植耕田作物的技藝,比不上林牧林地內的農夫好手。也許是他們習慣風俗問題,也沒有發展這方面。

龍馬鎮的鄉民以畜牧業為主,山野果子為輔,偶爾會去河流中的捕捉漁產為食。

以肉食為主食的他們,身材都高大魁梧,比平常的大漢百姓強壯許多。而常年在外訓馬養馬的他們,皮膚黝黑,粗糙結繭,粗狂豪氣。

鎮內最發達的就是馬場,如通天巨樹般,支撐起整個鎮子,而其他的如牛欄、羊圈這些畜牧業卻如低矮灌木般,組成了不對稱的龍馬鎮產業。

而且其他的生活職業發展也非常非常滯后。

林牧還問山桂關於其畜牧的馬或者羊等等的數量,他也毫不保留介紹出來:

馬場馬匹數量約有:27萬匹。

牛欄牛的數量約有:7000頭。

羊圈羊的數量約有:25000頭。

豬欄豬的數量約有:85000頭。

聽到如此數字,林牧真是倒吸了一口氣,眼睛瞪大,震驚異常。

牛羊豬,這些林牧並不是太看重,擁有無數底蘊的他,更看重的主要是那27萬匹馬,如果減除一些年幼之馬、母馬、種馬、殘馬後,應該至少會有15萬匹可用之馬吧,那是多少錢??

以前世的經驗來判斷,林牧知道以後馬匹的市場價值,普通的馬匹,10金幣左右,戰馬類的馬匹,100金幣以上,以林牧粗略估算,這個馬場裡面的良馬價值至少達到2億金幣以上!而且這還是有價無市的良馬,屬於朝廷戰略物資,很難很難購買到的。

再缺錢再傻的人,都不會販賣這些馬匹,林牧當然也不會販賣這些馬匹,得把他們當做寶貝一樣自己擁有,作為自己的底蘊。

=====================

求收藏!求推薦票咯!謝謝【春風吹細雨】和【RaineHawke】的打賞!拜謝~ 15萬匹馬,就可以培養15萬的精銳騎兵,這真是成為霸主的根基!

怪不得應龍說林牧會有巨大的驚喜了。而且,馬場還能源源不斷產馬,以後騎兵的坐騎就不用愁了,林牧之前還計劃準備到匈奴那邊秘密購買馬匹或者是劫掠他們的馬匹,以達到裝備騎兵坐騎的目的。

現在就不需要了,計劃趕不上變化!應龍的幫助果然巨大。

聽到有如此巨大的驚喜,林牧他們就不斷督促山桂他們趕路了,最後四騎每個帶一人,狂奔起來。

霸主根基已浮現,驚的主人心漣漪,共騎狂奔為早見,龍馬只是應龍助。

可以說,到目前為止,林牧得到的寶貝要是有一個排行的話,龍馬可以排到第一神物黃龍神令的後面!

……

有坐騎就是不一樣,黃馬的速度杠杠的,不到半天,就已經趕到了龍馬鎮範圍內了。要是用雙腿奔跑起來,也得要一兩天左右吧。

隨著路途接近,龐大的鄉鎮盤踞在廣闊的平原中,從遠處看,彷彿浩瀚天地際下一道細小的黑線。

世界上,天地最大!

四騎風塵僕僕的趕到鄉鎮大門口,那裡已經有一群人擁簇著一個年老的長者在等待著,林牧猜測應該就是山?的爺爺,龍馬鎮的鎮長了。

見到林牧他們到來,山?的爺爺馬上相迎而出,熱情道:「歡迎貴客前來,閣下應該是一位異人吧!」老姓山名鏡,字南逢,是龍馬鎮的第八代鎮長,同時也是一位大師級的馴獸師!

大師級的馴獸師,沒錯,竟然比之前領地內專家級馴獸師高一級!林牧聽到山? 租妻,租金太貴你付不起 的信息后,竟然也只是心裡高興了下而已,嘴上說了句不錯而已,沒有驚喜欲狂,這應該就是被龍馬信息的巨大喜悅影響的。

要是換作以前,早已經驚呼跳了起來吧,大師級人才,前世發展那麼就也就只有一位,而且還是非常普遍的大師級建築師而已。

大師級的馴獸師,放在外面,那就是比大熊貓都珍稀的存在啊!如果有機會得到,相信無數玩家都會打破腦袋爭奪吧,可惜,在林牧這裡也只是心裡激起點點波瀾而已,林牧的心裡承受驚喜的上限已經提升了,這是林牧沒有發現的。

林牧現在最想要看到的就是龍馬了。不過急切歸急切,基本的禮貌林牧還是有的,把急迫的心情壓制住,林牧熱情握著山鏡的手,呼道:「想必閣下就是山?的爺爺,龍馬鎮鎮長了!在下林牧,真龍村的領主,是一位異人!」把山?的爺爺放在前面,那是想要表示自己和山?已經很熟稔,可以一個後輩身份拜訪山鏡,拜訪龍馬鎮,雖然最後的目的是說服他們歸附自己領地。

山鏡沒有滿頭白髮,只是間梳有些白髮而已,頭上是一灰白的束冠,把頭髮梳理束起的整齊,面色紅潤,留一指長須,鼻下是兩撇細鬍子,一副標準的古代文士面容。一百七十公分左右的身材,穿的是灰色的麻袍

「我就是山?的爺爺了,本人姓名為山鏡,字南逢,忝為龍馬鎮鎮長。想不到山?和貴人已經熟稔了!」山鏡老臉一臉和氣道。

山鏡已經50多歲,已經做了20多年的鎮長,龍馬鎮在他的管理下雖不說蒸蒸日上,但也沒有原步踏步,慢步前進著。

「呵呵,山鞏可是大才,他勇武善戰,弓馬嫻熟,以後必是一位馳聘沙場的可敵萬人的猛將!」林牧稱讚道,而旁邊的山鞏在聽到林牧和自己爺爺誇讚自己的時候,稚嫩的臉也有些通紅起來。

「哈哈,劣孫能得貴人如此評價真是他的福氣!以後我也能安心一點,無需在操心於他了!哈哈……」山鏡說著就大笑起來,並且習慣性捋了捋鬍子,心情高興的時候就會這樣。

望子孫成龍之心,身為爺爺的永遠擁有!聽到貴客誇讚,山鏡很是欣慰,孫子能得外人的認同,說明這個孫子還是很出色的。

自己孫子在鎮上已經略有薄名,自己和他的父母都非常欣慰能教出如此後人。

「今天冒昧來訪,希望不會唐突先生!」林牧點點笑頭道。

「不會,不會,今天貴客來臨,是我們迎接不足,來,林牧村長請進,我們到陋室暢談一番!」山鏡熟練地邀請林牧。

「好!先生請!」

之後林牧在山鏡帶領下,一行人來到鎮中的議事大廳。

柳風他們三人沒有坐下,而是在林牧後面站著,一副忠誠保鏢的模樣。

「今天貴客臨門,真是讓我們龍馬鎮蓬蓽生輝啊!」山鏡在安排林牧等人坐好后,率先開口說道。

1胎2寶:總裁爹地,輕點寵 「聽巡防隊的小兵說,貴客帶著應龍令牌,不知道可否讓鄙人瞻仰下呢?」

林牧聽到山鏡說要看令牌,也不介意拿了出來遞給他。

「果然,真是應龍令牌!見應龍令牌如見明主!看來閣下就是我們龍馬鎮以後的明主了。」山鏡感嘆道。

應龍在龍馬鎮的地位無比尊崇,同時其前輩也留下傳言,只要有人拿應龍令牌出現在龍馬鎮,以後整個龍馬鎮要以此人為主公,輔佐於此人,這樣方能在亂世中安身立命!

雖然神龍(應龍)已經多年不顯靈,也沒有出現過,但是先祖之言一直鞭策著後人。

其實山鏡雖然表面沒有多說什麼,但是其心裏面還是有些不服氣的。自己一個偌大鄉鎮的鎮長,領地內擁有一種神奇物種,發展潛力巨大,而且在這偏僻之地,哪裡有亂世之象。

「我們先祖有言,龍馬鎮是神龍大人建立的,給我們這些山族人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神龍大人的恩情,我們一直銘記於心,永不敢忘!」山鏡緩緩說道。

「這個龍馬鎮,是神龍大人為持有應龍令的主人建立布局的,我們這些山族人只是代為管理髮展而已!」

「但歷代傳承下來,我們數代人為龍馬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斷發展探索,在這荒郊野嶺遠離塵世發展,非常不容易!」

「我們對龍馬鎮有了非常深切的感情,這裡就是我們的家,是我們的根!」山鏡深切感嘆道。

「其實多年下來,我們一直等待著應龍令的到來,一方面希望早點來臨,另一方面又希望不要來臨,因為我們都害怕鎮子換了主人後,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山鏡看著林牧說道。

林牧點點頭,知道山鏡的意思。

「先生放心,神龍前輩已經對我說過你們這個鎮子的一些情況,你們無需擔心,歸附於我,我一定會真誠對待大家,讓大家繼續安居樂業,安身立命的。而且,在大方向,龍馬鎮不會作大多的改變的。」

「好,有林牧村長的一言,我們就放心了!」心中不服氣,也只是不想讓鎮子領民的命運如此輕易把握在不知道情況的人的手裡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