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冰寒聖衣,什麼玩意兒?”聽到張林口中喃喃的聲音,子謙有些狐疑的問道。

“別管什麼玩意兒,這肚兜,沒收了。”斜撇了子謙一眼,張林手一招,冰寒聖衣收入了空間戒指當中。

“誒?這肚兜是我找到的好不好,你還沒問我同不同意就自己收起來了,怎麼這麼沒禮貌。”子謙又不樂意了,一臉委屈樣。

“呵,除了這個,這裏面東西隨你挑。”

子謙目光有些怪異的看着張林,難不成張林還真好這一口,“嘿?怪人,非得要個肚兜。”

“哈哈,子謙兄就是子謙兄,竟然沒有你不知道的機關,那你看看這裏面還有什麼地方隱藏着暗格呢!”

“我說那修煉臺下就有暗格你信嗎?”張林嘴角揚起了一抹弧度,沒有說話,直接向那圓形修煉臺行了過去。

目光從修煉臺上掃過,張林用手指輕敲了敲,隨後對準中間一拳打了下去。

咔!強勁的力道下,修煉臺應聲而碎,而伴隨着修煉臺的碎裂,一個暗格赫然呈現了出來。

“你大爺的,不會吧,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誒!”望着那露出的暗格,子謙眼珠差點沒掉出來,嘴巴張大,臉龐上盡是驚詫之色,剛剛是真的只是隨口說了一句。

“子謙就是子謙!”目光盯着暗格,張林臉龐上頓時洋溢着燦爛的笑容,讚歎着搖了搖頭,隨後將手伸了進去。

暗格不大,裏面是一個盒子,盒子是黑色,做工還比較精美,盒子上沒有鎖,很輕易的就能打開。

張林把盒子取出來,仔細端詳了一會,發現沒什麼危險之後,小心翼翼的將盒子打了開來。

啪!隨着張林輕輕掰動,盒蓋一彈,盒子輕鬆地打開。

“這是什麼東西?”子謙這時候也湊了過來,望着盒子裏的東西,他有些詫異。

這是一張羊皮圖,盒子不大,而盒子裏面除了這一張羊皮圖,空空如也。

“莫非是藏寶圖?”看着張林從盒子裏面將羊皮圖拿出來,子謙這時候驚聲道。

“什麼藏寶圖,哪呢?”聽到聲音,葉諾和葉子行這時候也湊了過來。

“狗屁藏寶圖,你見過藏寶圖就這麼大點,你看邊上都沒有紋路,很明顯這就是完整的一張,哪有這麼小的藏寶圖。”看到幾個人在那瞎嚷嚷,張林瞪了子謙一眼,不知道不要瞎說好不好。

“那不是藏寶圖又是什麼?”“等下我看看。”羊皮地圖僅有兩個巴掌大小,上面有着凌亂的紋路,還有一些陌生的標記,看這樣子,並不像是專業人士畫上去的,倒像是有人看到什麼,急急忙忙自己點上去的。

張林順着紋路向上看去,而當看到最後一個點時,他的手突然猛的抖了一下。 羊皮地圖僅有兩個巴掌大小,上面有着凌亂的紋路,還有一些陌生的標記,看這樣子,並不像是專業人士畫上去的,倒像是有人看到什麼,急急忙忙自己點上去的。

張林順着紋路向上看去,而當看到最後一個點時,他的手突然猛的抖了一下。

地圖之上,有着一個個標記點,而最後一個是一個暗紅色的圓圈,圓圈圈在一個山峯的標記上,在圓圈旁邊,赫然寫着幾個小字,朱雀之魂!

“朱雀之魂?朱雀那是神獸啊,死了靈魂都不容易覆滅,沒想還有人知道朱雀之魂出現的地點,而且還記錄了下來。”地圖上的字葉諾他們也都看見,這時候葉諾輕道了一句,只不過他們不知道張林爲何會再度露出激動的神色,而且比之前看到那肚兜時還要強烈。

朱雀,遠古六大神獸之一,相傳自從遠古的一場動盪之後,到現在爲止,六大神獸的六個種族已經絕跡,不過他們的靈魂卻並未盡數消失,只不過很難碰到而已。之所以張林看到朱雀之魂爲何會這樣激動,就是因爲他所修煉的功法,大吞噬術。

大吞噬術是張林和楚蘭蘭在一個山洞的時候得到的,這卷功法異常霸道,不管是吸收靈氣的速度,還是恢復的速度,都不是一般功法能夠媲美的,最少張林現在還沒見到過比他這功法還強的,但是大吞噬術真正霸道的地方並不是這些,而是能夠吸收神獸之魂。

這恐怕還是開天闢地第一遭,神獸的強悍雖然現在沒有人知道,但是那緊緊殘存的魂魄,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得了的,更別說將神獸之魂引入體內,這簡直就是找死的做法,但是大吞噬術上面就是這麼說了,張林相信,必然不是空穴來風。

神獸有六種,按大吞噬術上所說,只要將六種神獸的魂魄盡數引入體內,就能催發六象大陣,六象大陣究竟有多強悍,張林不知道,但是光看困難程度便能知道,一旦六象大陣引發,恐怕真就是毀天滅地,無人會是對手。

想到這,張林有些駭然,也有些期待,究竟引入一個神獸之魂入體是什麼感覺,自己又會強到什麼程度。

“你們看看,這圓圈像是在什麼地方?”雖然有些激動,但是張林還是很快回過神來,指着那紅點向幾人問道。

“這個圖比較含糊,看不出是哪,但是應該就在靈域當中。”

“不會吧,張林你想打朱雀之魂的主意?不是我挖苦你啊,就你現在的實力,別說收復朱雀之魂了,恐怕剛剛碰到你就能被焚爲灰燼。”張林剛有些激動,旁邊的子謙便一盆涼水潑了下來。

“嘿?我就是問問,誰說我要打朱雀之魂的主意了,再說了,既然都有人能夠滅掉朱雀的本體,我就不信還沒有辦法收拾一道殘魂?”張林一把將地圖收了起來,瞪了瞪眼,千載難逢的機會,這朱雀之魂他還收定了。

“好吧!子行啊!咱們過兩天準備一副好的棺材,到時候好準備替某人收屍。”看張林言辭鑿鑿的,子謙陰笑了一聲,隨後帶着哀嘆的口氣在張林耳邊表述着。

“行了行了,別在那打擊我自信心了,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好東西,這些東西就留給你們,以後發展丐幫的事可就交代給你們了,過段時間我可能會出去一次,等我回來要看到丐幫讓你們給解散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哎呀?你這是長大了啊!想當初我見到你的時候你不過是個出靈境的選手吧,現在居然要收拾我們了,哥幾個,對於這麼囂張的人,我們還要手軟嗎,動手!”

聽得張林這話,葉子行陰陽怪氣的冒了幾句,朝子謙和葉諾遞了個眼色,話音落下就向張林撲了上去。

“我靠,真上呀!”見到葉子行撲上來,張林喝罵一聲,趕緊閃了開來,石室中頓時打趣聲一片。

在張林幾人這邊嬉笑聲一片時,天閣府那邊,卻是滿屋嚴肅。

“爹!咱們就能嚥下這口氣嗎?”大廳當中,霍白華、霍芊芊還有幾大長老坐在一起,在這肅然的氛圍下,這時候霍芊芊滿懷不甘的說道。

霍白華臉色還有些蒼白,看來上次的傷還並未好轉,輕輕咳嗽了兩聲,隨後霍白華緩緩道:“不咽這口氣又能怎麼樣?這小子說的很對,我現在受了傷,還奈何不了他,等他走了咱們也不敢動他的地盤,但是,這樣算計我霍白華的人,我又豈能這麼容易放過,憑他的才能,到時候他肯定要去靈域闖,我會給靈域那邊好友打好招呼的,只要一有他死去的消息,立馬踏平他所有勢力。”

“這口氣也夠憋屈的,咱們天閣府建立這麼多年了,好像還從來沒有受過這種窩囊氣吧!”大長老顯得也非常不滿,上次跟張林交手,就吃了張林的虧,對張林,他也恨得牙癢癢,而且,更是當着他的面將王熙斬殺,這讓他這個大長老很是憋屈。

“局勢不同,咱們就先忍忍吧,對了,太清派和楚禹國我讓安插的人手怎麼樣了?”輕嘆一聲,這時候霍白華又是問道。

“都安排好了,內外接應,到時候只要一有張林死去的消息,咱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小靈域所有勢力拿下。”

“嗯,那就好!”太清派中,該玩的也玩了,該鬧的也鬧了,張林幾人盤點了一下石室中的東西,總共算下來還真不少,丹藥武技武器,應有盡有,而且還有一些其他稀奇古怪的,這些東西對以後丐幫的發展都會有這大用處,因此張林將這些東西都交給了葉子行他們,馬上他就要去靈域了,先把這些東西安排好再說。

從地下室中出來,不知不覺已經是黃昏,張林也沒去什麼地方,直接留在了慕容東海住的這間屋子裏,而葉諾他們,則去了解太清派的各種情況了。

丐幫安頓好,三項任務也算完成了一項,還有兩項,應該也花不了多長時間,兩項完成,張林就打算直接去找朱雀之魂。

天空的昏暗昏暗,夜幕漸漸降臨,一輪殘月搖搖的掛在天際,柔和的月光灑下,在大地上鋪上了一層薄紗。

從隕落之界出來,張林還難得有這麼清閒,進入意動境之後,更是在追殺中渡過,現在閒下來,也應該想想自己的事了。

伸手在戒指上一抹,一個圓盤閃現在了手中,進入意動境,好像應該又能再上一層了吧。 乾坤玲瓏盤,一共九層,實力每上升一個層次,都能再上乾坤玲瓏盤一層。

上次上乾坤玲瓏盤,還是張林在隕落之界的時候,也就是他剛剛晉級化形境之時,乾坤玲瓏盤第四層。

現在進入意動境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是基本上都是在被追殺中渡過,因此,一直以來也沒有時間去看看究竟,如今閒下來,也應該知道一些事情了。

定了定神,張林盤腿坐下,漸漸的調整了一下呼吸,隨後將乾坤玲瓏盤取了出來。

乾坤玲瓏盤乃傳說中的神器,但是到現在,張林也不知道究竟神在哪,想要夠實力使用乾坤玲瓏盤,也不知道什麼時候。

輕嘆一聲,張林意念一動,進入了那熟悉的空間當中。一切還是那樣,沒有一絲變化, 妻限99天:撒旦老公太霸道

目光在這稍作停留,隨後張林向樓上踏了上去。按照實力劃分,張林現在意動境的實力應該已經能夠進入第五層,前四層牆上的壁畫的意思張林基本上已經知道了一些,兩個人物,分別就是他跟大壯,但是出現在第四層的最後一幅,卻出現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看不出來是誰,也看不出來是要幹什麼,張林只期盼,不要因爲這個女人,而讓他跟大壯兵刃相見就好,那實在是他不願見到的一幕。

目光在第四層掃視了一下,張林帶着略微激動地心上了第五層。



果然,境界到了這一步,很容易的就上了第五層,然而,當張林滿懷期待的將視線落在牆壁上之時,卻是讓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第五層上面同樣是一間石室,甚至比第四層還小一些,同樣空空如也,但是那牆壁上,卻並沒有像前幾層那樣清晰的畫面。

灰白色的牆壁上印着一些影子,仔細看去,不難發現是一些壁畫,但是這些壁畫若隱若現,很是模糊,根本看不清,張林幾步跨到牆壁之前,眸子盯着牆壁看了很長時間,也看不清究竟畫的是什麼東西,反而時間長了讓眼睛有些發酸,心也酸酸的。

“莫非是天機不可泄露?”張林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好不容易有着解開謎底的機會,可現在卻給他來這一茬,讓他只能幹看着,究竟接下來他跟大壯會發生什麼情況,也只能自己猜想。

想了半天,張林也釋然了,這種暗示的方法,也算是未卜先知的天機吧,凡是天機總是不能多泄露的,知道多了,是會遭天譴的。

前四層已經向張林透漏了不少事情,最少讓他知道,大壯還沒有死,而且最後兩人還會匯合,共同闖下一片天地,只是接下來兩人之間會發生什麼,張林確實有些擔心。

雖然張林跟大壯並沒有血緣關係,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大壯就是他最親的親人,如果真有他跟大壯兵刃相見的那一天,那張林寧願輸給大壯。

嘆息了一聲,張林也不想在這多留,該來的總是會來的,至於事情的結果,還是需要自己去創造。

目光從牆壁上收回,隨後張林出了乾坤玲瓏盤。

“呼!”輕吐了一口氣,張林緩緩睜開了微眯的眸子,手中的乾坤玲瓏盤翻轉了一下,隨後放入了空間戒指當中。

“似乎實力達到進入乾坤玲瓏盤第六層就可以用了吧!”乾坤玲瓏盤放好,張林喃喃的道了一聲。

乾坤玲瓏盤九層,但是那介紹上已經說了,實力達到可以進入第六層就有能力啓動乾坤玲瓏盤,張林現在意動境,可以進入第五層,那麼第六層,也就是說涅槃境的實力,只要達到涅槃境的實力,就可以啓動乾坤玲瓏盤了。

對於這傳說中的神器的威力,張林很是期待,他現在意動境後期,距那涅槃境也只有一步之遙,只要跨過那一步,希望就到了。

夜,已經漸漸入深,一輪殘月掛在天際,給大地釋放着他僅有的能量,而在這濛濛的清輝之下,又有多少遊子在思念着自己的親人。

而這份思念之情,張林也只有深深藏在心底,“呵呵,花弄影,月灑輝…………….”

翌日清晨,當和煦的陽光刺破黎明的昏暗,穿過山巔那薄薄的霧氣,灑在大地之上時,盤坐了一夜的張林也緩緩睜開了眸子。

大吞噬術的手印收起,隨後從地面站了起來。

“是時候離開了。”目光望了一下窗外那掛着晶瑩露珠的綠葉,張林喃喃的道了一聲。

太清派已滅,丐幫已經安頓好,第一個任務算是暫時完成,現在,該去完成第二個任務了,把這邊事都了結了,張林就打算直接去找那朱雀之魂。

嘎!緩緩將門推開,張林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清晨的新鮮空氣,微眯着眸子沉醉了片刻,隨後擡手將門合了起來。


目光向遠方眺望了一下,而後他身形一動,直接化爲一條黑線消失在了天邊。

從新丐幫離開,張林也沒有給子謙和葉諾他們打招呼,他不想看到離別的時候兄弟間那種依依不捨的眼神,那隻會讓他心酸,因此,還是自己悄然離開好一些。

而現在張林的方向,正是聖葬山脈。聖葬山脈,一片充斥着古老色彩的山脈,一座座聖者的墳墓埋葬於此,不過到現在,已經開啓的卻在少數,畢竟那是聖者所鑄,結界的能量並不是那麼容易就流失的,上次張林他們來的那個聖墓,就是在此。

想到上次來聖墓發生的種種事情,張林嘴角就露出了一抹淺淺的弧度,總的來說,上次聖墓之行給他帶來了無與倫比的好處。

沒有聖墓之行,就沒有神尊大印,沒有聖墓之行,就沒有涅槃聖心,也就沒有現在的實力,沒有現在的一切,沒有聖墓之行,就認識不了莫白他們,就沒有莫小嬈這讓自己心動的女人,就沒有莫白和黑擎這兩個兄弟,雖然危險多多,多次在閻王殿前徘徊,但還是過來了。

上次來聖葬山脈是爲了聖墓,而此次,卻是爲了救那老頭,說是救那老頭,其實也是救自己。

老頭在自己身上下了個坑爹的血靈符,不拿麒麟火珠來救他,自己也就一命嗚呼了。

張林現在意動境後期實力,按道理來說也不算差了,但是到現在,他也感覺不出來老頭說那血靈符在什麼地方,這麼長時間也沒有什麼異樣,莫非真的要等到時間了才發作,還是老頭實力高深,他張林根本就查不出來。

搖了搖頭,張林也不去想這些,反正救了這老頭之後自己就自由了。

從新丐幫出發,花了約莫有一天的時間,張林終於是趕到了聖葬山脈,確定了一下自己上次練功的地方,隨後向下面掠了下去。

咻!一道黑線穿過層層綠葉,最後落在了鋪滿枯葉的石板之上。

“應該就是這了吧!”目光在四周環顧了一圈,張林點了點頭,他記得很清楚,當時練那乾坤六合指的時候還拿一個石頭做了測試,而這個石頭,就在前面不遠處,隱隱約約,還能在上面看到以前戳出來的痕跡。

上次來這裏的時候是夜晚,老頭也只在夜晚出來,但是現在是白天,天空中豔陽高照,因此,張林也不着急,找了一個平坦的地方,鋪點乾的葉子,而後盤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待老頭的出現。


修煉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太陽升起,隨着地上陽光映射的斑點漸漸的移動,火紅的圓日也漸漸的從天邊落下,不知不覺,昏黃漸漸來臨,黑夜也開始逐漸侵蝕着大地。


張林的眸子沒有睜開,直到一道久違的笑聲收入耳中,他的臉龐才略微動了一下。

“哈哈哈,你小子總算來了,老頭我等得你好辛苦啊!”伴隨着笑聲的落下,一道若隱若現的身影也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張林的跟前。

呼!淺淺的吐了一口氣,張林緩緩睜開眼睛,隨後從地上站了起來。

“哈哈,老頭我果然沒看錯人,竟然到了意動境後期,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聖墓中的涅槃聖心應該是被你小子給吃了吧?”老頭飄渺的身形飄蕩在張林跟前,臉上盡是笑意。

張林可沒有笑的意思,眸子幽怨的瞅着老頭,牙齒不自禁的咬了咬,“行了,別廢話了,趕緊說正事吧!”

“呵,怎麼,着急了?我還沒找你算賬呢,那麒麟火珠你應該很早就得到了吧,怎麼拖了這麼長時間纔來?”

“你個死老頭,還好意思說我,你知道爲了給你搶這個麒麟火珠,我受到了多少強者的追殺麼,整的我跟過街老鼠一樣,要不是我命大,早就一命嗚呼了,還能來給你送麒麟火珠?”

聽得張林這話,老頭深邃的眼睛閃了閃,臉上浮現在不屑的笑容,“追殺你,爲了麒麟火珠是假,是爲了你那涅槃聖心纔是真吧?”

姜果然是老的辣,這些東西哪能瞞得過他,話還沒說完,張林臉上的表情便凝了下來,有些尷尬的砸吧了一下嘴,趕緊把話題轉移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