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凌昊天一聲怒喝,手中一把金色仙劍猶如仙龍降臨!

仿若其勢可開天,其威可裂地!

陳天斗面色一寒,不料這凌昊天堂堂掌門居然從中偷襲,轉眼已來到自己身後。

此刻陳天斗抬手一劍,以七星鬼劍之力阻擋凌昊天那勢挾萬鈞的一劍劈面打來!

噗!

陳天斗被凌昊天那一劍所攻,一股強橫真氣順著劍身直灌全身,直震得他五臟俱裂,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雖然有九天神兵在手,但是修為與一派掌門相比卻是天差地邊,危如懸卵,亦如以卵擊石!

見陳天斗似乎被凌昊天重創,其餘大唐山莊護衛便一擁而上,轉眼間便將陳天斗牢牢圍住。

一股濃烈的鬼煞之氣從陳天斗的那一把七星鬼劍之上隱隱溢出,不知不覺間竟要將他的右手臂緊緊纏繞。

陳天斗一聲悶哼,已經感覺到一股鬼煞之氣傳來,眼中頓時紅光一閃。

「呼!」

突然間,陳天斗發出了一聲如魔獸般的低吼,隨即七星鬼劍上那紅色的北斗七星符印瞬間亮起。

「哈——!」

陳天斗一聲怒喝,舉起手中七星鬼劍,調轉劍鋒,回身殺向了大唐山莊護衛。

血洗龍陽城的一幕彷彿重演,轉眼間這茫茫古道之上已是一片鮮血淋漓的景象。

唐文耀雙拳緊握,一股霸悍內力緩緩浮現,似乎隨時準備出手擊殺陳天斗。

可是不知為何,當他看到陳天斗那如鬼如魅的身法和縱身殺敵的身影,居然靜靜挺立在原地,久久不曾動手。

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反應。

難道,是被陳天斗那戰場上拼殺的狂放姿態所動容嗎?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番激戰中,陳天斗始終控制著自己保持清醒,不至於被七星鬼劍的鬼煞之氣所控。

現在鬼劍力量還未完全釋放,如果一經釋放的話,恐怕方圓百里將再無人煙。

當人,人煙盡滅的代價,就是陳天斗失去自我,被鬼煞之氣吞噬。

不知不覺中,大唐山莊經過無數風雨歷練,如凝血所鑄成的護衛士兵,轉眼間就被陳天斗和他手中那一把七星鬼劍滅去了一半!

或許是唐文耀從陳天斗如魔如龍般的氣勢中驚醒過來,眼中頓時有了一絲濃濃的殺伐之氣閃閃而動。

只見他雙拳緊握,竟有一種極其霸悍的混元之力猛然溢出,如一層冥河寶光,隱隱現於他的雙手之上。

「哼!」

唐文耀忽然一聲悶哼,偉岸身影頃刻躍起,破空而出,直奔正與大唐山莊護衛拼殺的陳天斗。

陳天斗感覺到一股陽剛之力從背後猛然襲來,不慌不忙,匆匆轉身,手中七星鬼劍從下至上,順勢挑起,帶著一股極其凌厲的劍氣,激射而出!

「鏘!」

忽然間,一陣脆響頓現,陳天斗面色冷然,如同籠上一層寒霜。


卻見唐文耀雙拳緊握,以小臂牢牢擋住了陳天斗那勢挾萬鈞的一劍!

竟是猶如砍在一塊千年寒鐵之上,堅硬無比,震得劍身不住發出陣陣嗡鳴,緩緩顫動!

「什麼!」

陳天斗雖然知道唐文耀武功了得,可是卻沒料到,他居然將自己的身體練成了銅皮鐵骨,刀槍不入,連七星鬼劍這樣的九天神兵揮砍其上,居然的都能夠牢牢抵住!

「哈!」

隨著唐文耀的一聲爆喝,一股金黃色的內力瞬間爆發,以他自身為圓心,釋放出一股極其強勁的勁力波濤,向著四周洶湧而至!

一時間,官道之上塵土飛揚,附近的樹木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勁風吹得沙沙作響!

隨即唐文耀迅如閃電,右手化作手刀,一掌向著陳天斗的心口帶來!

唐文耀的攻勢太過猛烈迅速,這一掌如同夾帶這層層電光,嘶嘶作響,似要至陳天斗於死地!

陳天斗心頭一沉,知道此掌以無力閃躲,便突然讓出了半個身位。

下一刻,空中便是爆出一片血霧!

一片鮮血順著陳天斗舉著七星鬼劍的右臂噴薄而出!

唐文耀已經修鍊到能夠將身體作為殺器,恐怕此等實力,放眼整個武林,也是屈指可數。

相比修真之人,這種霸體神功也是不多見的,哪怕是修成六星天脈的強者,恐怕也難以做到。

但陳天斗雖然吃了一掌,可是在身體向後頓飛出去的同時,長劍也是順勢橫向一揮,劃破了唐文耀胸前衣衫,在他的身體上也留下了條細細的血線!


那刀槍不入的身體,居然被陳天斗手中的七星鬼劍,劃出了一道細細的傷口!

就在唐文耀震驚之餘,陳天斗腦中意識急速流轉,知道有凌昊天與唐文耀這等高手在,自己在不動用七星鬼劍全部力量的同時,是不可能敵過他們強大攻勢的!

只見他忽然眉頭一展,轉眼望去,將目光落在了唐天穎的身上。

而此刻唐天穎已然目瞪口呆,完全被陳天斗的真正力量給驚呆了,一張櫻唇微張,久久不曾閉合。

「不好!快救下小姐!」

凌昊天與陳天鬥打過交到,知道此人詭計多端,極是聰靈,頓覺他有意將矛頭對準了唐文耀的女兒唐天穎!

還活著的護衛此刻也是遍體鱗傷,身上鎧甲破裂,鮮血汩汩而下。

但一聽到凌昊天的一聲呼喝,便同時心領神會,向著唐天穎一擁而去。

唰唰唰!

誰知他們還沒等靠近一丈,陳天斗如鬼如魅的身影突然間閃至他們眼前。


接著,陳天斗手中七星鬼劍紅色七星符印再次亮起!

隨即闊劍一揮!

一道暗紅色冥海波濤便是撲面而來,直接將那些人斬為齏粉!

「糟了!」

唐文耀此時也是急速而來,知道大事不妙,可卻為時已晚。

陳天斗迅疾伸出左手,一把將呆坐在樹下的唐天穎攬在手中,置於自己身前,隨即小臂向上遊走而去,自唐天穎胸前繞過,緊緊的抓住了她的右肩,勒住了她如雪般白皙的脖頸。

「站住!」

陳天斗一聲厲喝,頓時喝止了正迎面衝來的唐文耀,凌昊天,以及一眾大唐山莊護衛。


唐文耀突然駐足,一臉驚色的立在原地,眼中殺氣閃動。

「放開我的女兒,如果你還想要活命的話!」

誰知陳天斗將身體完全掩藏在唐天穎的身後,冷笑道:「你們以為我是笨蛋嗎?以我現在的身份,如果放了她,還可以從你們的手中活著嗎?」

此刻,凌昊天上前一步,就要運起似要吞沒天宇般的強橫修為。

陳天鬥眼中精光一閃,牙關緊咬,滿含殺氣的低聲說道:「你們敢輕舉妄動,別怪我劍下無情,看看是你們快,還是我陳天斗的劍快!」

說罷,陳天斗便將七星鬼劍,輕輕的抵在了唐天穎白皙細嫩的勃頸上,用力之處,可見一道細細的紅線緩緩浮現。

唐文耀心中一沉,知道面前這小子或許真會痛下殺手,便立刻命令眾人停止向前。

陳天斗見對面人群已停止行動,便冷聲道:「唐莊主,你是從什麼時候發現我是假冒肖凌峰的?」

唐文耀此刻面色已經恢復如常,不愧是大唐山莊莊主,定力驚人。

「起初凌盟主已經與我說過,你定非凡人,或許不是真正的肖凌峰,但我卻不信,可是當我聽說你要與唐天穎雲遊四海,離開大唐山莊的時候,我便得知你圖謀不軌。」

「而且,真正的肖凌峰既然知道此次前來天玄城是做駙馬,又怎會說公務在身呢?你把我唐文耀想得太簡單了,我同意你們的請求,就是要當面將你看清,這都要多謝凌盟主。」

聽罷,陳天斗便是嘴角一歪,眼中殺伐之氣閃閃而動,看著凌昊天冷聲道:「凌昊天,又是你這個烏龜王八蛋!你爺爺我早晚有一天,要親手送你歸西!」

「哼!大膽狂徒!你誅殺軒轅雷鳴,又血洗龍陽城,光是這份罪責你就縱然死上一百次都不夠,現在居然還敢劫持唐莊主的掌上明珠,我看你就是下被輩子都還不清這孽債!」凌昊天指著陳天斗罵道。

陳天斗見大勢已去,此時已別無他法,便是餘光瞄了一眼正目瞪口呆的唐天穎,輕聲說道:「唐大小姐,委屈你了,我現在只有一個辦法能夠活著離開這裡。」

接著,陳天斗便左手用力勒緊了唐天穎的脖子,慢慢向後退去,邊退邊道:「如果你們不想唐天穎死的話,就不要追上來,如果誰敢不聽勸阻,我立刻就殺了她!」

「你敢!」

唐文耀怒喝一聲,仿若聲動四野,竟然令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出現了一陣劇烈波動。

陳天斗雙眼掃過對面人群,冷聲道:「敢不敢你試試便知,只要你們不追來,我保證不會傷害你們家的大小姐,為保自己安全,我會暫時帶她一起上路,到我覺得安全的地方之後,我自會放了她,如果這段期間,我發現你們又加大力度懸賞與我的話,我也會動手殺人,請你們就像沒見過我一樣,悶不吭聲就好,不然大家魚死網破!」

聽罷陳天斗的話,唐文耀一雙眼睛便是微微眯起,肅殺之氣蘊含其中。

想不到陳天斗短短的時間內居然想的如此周全,連自己的退路都想好,甚至不讓他們加大懸賞力度。

這份鎮定與聰靈,卻是同齡人中極為少有的。

只見陳天斗忽然轉身上馬,隨即將唐天穎至於身後,似是用來防止大唐山莊背後暗箭。

接著陳天斗一拉韁繩,駿馬一聲嘶鳴,人立而起。

陳天斗坐與馬上,轉身凝望了唐文耀一眼,「唐莊主,得罪了,陳天斗乃是形勢所逼,不得已而為之,只要你們不步步緊逼,我絕對不會做過分之事,幾日之後,定然歸還愛女!」

說罷,陳天斗便轉身馭馬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古道的盡頭,隱沒在一片樹林之中。

見陳天斗就這樣挾著唐天穎逃去,凌昊天便是祭起仙劍,就要追趕而去。

「凌盟主,且慢!」

唐文耀忽然伸手攔住了凌昊天,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陳天斗離去方向,眼中神色變化不定。

凌昊天面色一緊,言道:「唐莊主,我現在就去追上陳天斗,找機會殺掉他,助你奪回愛女。」

「算了,讓他去吧。」唐文耀沉聲說道。

凌昊天大吃一驚,忙道:「唐莊主,你這…..」

只見唐文耀忽地一擺手,說道,「看他的樣子,不像是背信棄義之人,我就姑且信他一次,天下各處都有我大唐山莊的眼線,晾他也逃不到哪去,我自會派人注意觀察天穎安危,盟主莫慌。」

聽聞此話,凌昊天眼中便有一片迷離流轉,實在不明白這唐文耀心理究竟在想些什麼。

自己的女兒被擄走,他卻看上去很是鎮定,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還是說,他對陳天斗產生了興趣,故意放他一馬?

這唐文耀的想法一向天馬行空,連凌昊天也猜不到個三四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燕絶山,絕命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