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凌晨3點。

慕家格外安靜。

夏冰傾輕輕的從牀上下來,隨手拿慕月森的睡袍披上,打開陽臺的門,走到外頭。

迎面吹來的夜風冰涼入骨。

裹了裹身上的睡袍,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這一坐就是半個小時。明明夜風如薄薄荷葉般清涼,呼吸卻愈發的悶。

“不睡覺坐在這裏幹什麼?”

身後,響起低沉的嗓音。

夏冰傾回過頭,看到逆光站着的慕月森,輕聲的吐息,“失眠了!”

“好端端的怎麼會失眠?”慕月森追問,他能看到她眉宇間瀰漫着的煩憂。

竟然她掩飾的很好。

夏冰傾咧開嘴,無聲的笑了起來,“失眠就是失眠啊,哪會有什麼原因,也許是因爲在自己家住了太多天了,一下子又回來,有點不適應吧。”

慕月森一眼就看穿她在撒謊。

可顯然,這丫頭是鐵了心的不會跟他說實話的。

“外面太涼了,睡不着也回牀上去躺着。”他淡淡的說。

“你先去睡,我再坐一會,啊——”

夏冰傾的話還沒說完,人就被抱了起來。

慕月森這麼說了,並不是讓她自由選擇,而是勢必要執行的。

他這麼做是不想她得重感冒。

陽臺的門被關上,慕月森將她抱回牀上,給她蓋上被子,“如果你真的失眠睡不着,醒着又覺得無聊的話,我可以陪你做些有趣的事情。”

黑眸盯着她的瞳孔,幽深邪魅。

所謂“有趣的事情”,暗示的不言而喻。

“沒心情,不想!”夏冰傾直接拒絕。

慕月森碰了壁,輕微有點小失落,“那好吧,沒心情那就算了,不勉強你!”

他難得這麼紳士,說完躺在她的身邊,閉上眼睛,很快就像是睡着了。

夏冰傾也沒心情探究,拿起放在牀頭的書翻來了起來。

“怎麼會沒心情呢?”

安靜裏空間裏,很突兀的冒出了一句話。

夏冰傾被他嚇的心臟突的跳動了一下,她捂着胸口,壓了壓發脹的太陽穴側頭去看他,“我不是告訴你了,沒心情!”

“面對這麼帥的男人說沒心情,我覺得你問題很大。”慕月森說的很是認真。

夏冰傾翻翻白眼,“就算是顆二十克拉的鑽石,看久了也會麻木的,所以你不用糾結了。”

慕月森表情莫測,“言下之意,你是在暗示,你對我已經麻木了?”

“只是比方而已,別天較真!”夏冰傾是沒力氣跟他扯下去的,伸手撫了撫額頭,內心疲憊。

“丫頭,你似乎很不耐煩的樣子。”

“因爲我心裏本來就很煩啊——”

夏冰傾脫口而出。

說完之後才發覺到自己不小心說漏嘴了。

慕月森目光精銳了一下,起身,板過她的身體,“你煩什麼?”

“沒有啦!”夏冰傾逃避他的眼睛。

跟他說了也沒用啊!

“我們就要登記做真正的夫妻了,我可不想我的新娘帶着滿腹的心事跟我去民政局。告訴我!”慕月森捧起她的臉,強逼她看着他的眼睛。

朦朧的燈光下,夏冰傾看着他的眼睛,看着這張熟悉的臉,心裏一點點的柔弱起來。

貼過去,她摟住他的脖子,與他呼吸相近,“就,懷孕的事情嘛。媽覺得我已經懷了,可我有種直覺,我沒有。看着她那麼開心的樣子,我有種想逃走的衝動。”

“你敢!”慕月森眼睛瞪起,捏了她的臉。

“慕月森,我壓力真的好大!”夏冰傾沮喪的嘟嘴,吐露她的心聲。

慕月森拍拍她的臉,“你這完全是庸人自擾,你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孩子總是會有的,這個月沒懷,下個月繼續努力。”

“那如果下個月我還沒懷呢?”

“那下下個月就加倍努力!”

“要是下下個月,下下下個月,半年,一年都沒有呢?”

夏冰傾頹廢。

慕月森劍眉蹙起,“你這是在懷疑我的能力嗎?”

夏冰傾的手從他肩頭拿下來,焦慮的低喊,“我是懷疑我自己的能力啊!我們做的次數那麼多,照理應該要懷上了。”

“也許你已經懷了。”慕月森摸向她平坦的小腹。

“這種也許,實現了自然是歡欣雀躍,可若是沒有實現——”夏冰傾嘆息,“只會更加的失望。”

“年紀不大,想的真多,”慕月森環住她纖細的腰肢,拉過她的小手,摁在他身上炎硬之處,“我這裏有一支強心針,保證你打了以後,會自信很多!要不要來一針!”

“……”夏冰傾的臉驀然發燙,抽回了手,用力的打了他的胸口,”你就不能正經一回嘛!”

“我非常正經啊!你覺得我不正經嗎?”慕月森抓過她的手又按回去。

“跟你真是無法交流了!我睡覺了!”

夏冰傾抽了抽手,身體反而被側壓住了,他咬着她的耳垂,氣息灼熱,“現在換我失眠了!”

想要反駁的小嘴被封住。

黎明之前房間裏一片旖旎緋色。



另一個房間裏,蕭茵也是輾轉難眠。

原因是,一個人睡一張牀好空虛寂寞冷~~~~

她翻來翻去的好像牀上有釘子似的。

“哎呀——”

最後煩躁的整個人從牀上蹦起來,睜着一雙帶着帶黑眼圈的眼睛,怨氣沖天的盯着某個地方。 “你要是真的這麼想的話,我只能說我媽媽現在的選擇一點錯誤都沒有,你根本就配不上她。”

向霆均一點都沒有猶豫的說道,他現在只想要把手中的牛奶全部都潑到他的臉上。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的人?這樣的話都說的出來,明明就是他自己的錯誤,但是在他眼中就硬生生的變成了別人的錯誤。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不想回來?這裏才是你的家,你到底要去哪裏?”向墨仁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向霆均找他是爲了什麼,之前他以爲是艾曉寧找他,但是在看到了是向霆均之後,他也以爲是向霆均想要回到他的家中,和他一起生活,或者是代替艾曉寧來和他談判。

但是現在看來好像都錯了。

向霆均根本就不是來講和的,更不用說是幫着艾曉寧來了。

但是他們現在的話題已經偏向了艾曉寧的選擇和向墨仁的態度,要是他們真的能夠談下去的話也是一種奇蹟,明明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甚至想法也是南轅北轍,怎麼可能真的在一起生活了這麼長時間?

知道現在向墨仁才完全的明白了,之前他們之所以能夠相安無事,那萬泉河司音爲向霆均沒有和他計較,甚至他連自己的事情都很少計較。

因爲向霆均一直以來話都不多,所以他才會好好地和向霆均一起相處,不然的話,按照現在向霆均這種說話不饒人的方式,他們不吵架才怪。

雲凱風也是個強勢的人,怎麼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就能夠相處的那麼好呢?

“有時候,我們的事情不是你想想的那樣。”

向墨仁試着放緩了語氣,決定要換一種方式來和他說這個,希望能夠緩和一下現在的氣氛:“其實要我說的話,我們現在就已經是在一起的了,畢竟我們這麼多年的夫妻,這一點總不會是假的,就算是現在雲凱風說他不介意,他就真的不介意了嗎?”

向霆均眉頭都沒有動一下:“你要告訴我,爸爸是個僞君子,以後他會對我媽媽不好?”

即使是早就知道了他一直都在叫雲凱風爸爸,但是現在再次聽到他還是覺得有些不舒服。

明明之前他還是那個叫着自己爸爸的。

變得可真快。

“你在我的面前可以不要叫他爸爸,我可不相信你真的把她當做是自己的爸爸,既然你們之間也不過是爲了利益,那麼在我的面前就不要再裝了,我看得出來。”

他們都是明白人,還有什麼好裝的?

既然都心知肚明了,那麼其他的也就不重要了。

向霆均冷笑了一聲:“我當他是我的爸爸,那麼他永遠都是我的爸爸,這一點你就算是不懂也沒有關係,我現在也不是來和你討論這一點的,我只想說,你要是不放棄的話,後果可能會相當的嚴重。”

一個夢境者 “怎麼嚴重?你想怎麼對付我?”向霆均同樣的冷冷的看着這個自己養大的兒子。

他是看着向霆均長大的,但是他卻覺得愛自己從

來沒有弄懂過他,甚至很多時候他都不知道向霆均到底在想些什麼也不知道他每天看在眼中的到底是什麼。

他當初在她和艾曉寧離婚的時候,做出的決定讓人心驚。

明明是在人生之中第一次遇到這麼大的變故,在每一個孩子的生涯中,這一點大概都是會讓人痛苦的,但是他卻是那麼平靜地就接受了。

這個孩子,從很在之前向墨仁就已經覺得他不是他的孩子,不是從血緣,而是從天秤的氣場來看。

如果向霆均真的是他的孩子,那麼以後向氏集團也許就真的有指望了,也許以後向氏集團真的還能夠是他們向家的,甚至連雲夫人的集團都有可能是他們向家的。

但是很可惜,這個孩子和他並不親近。

“怎麼對付你,這個問題不該是我思考的,現在爸爸是媽媽的老公,應該讓他來想這個問題。”向霆均淡淡的說道。

“你是在威脅我?”向墨仁沒有想到向霆均居然會用雲凱風來威脅他。

“我現在沒有能力幫我的媽媽好好地教訓你,但是不代表我以後不會這麼做,別說我不相信你能夠把我兇爸爸的手上帶回向家,就算是你把我帶回去了又能夠怎麼樣?我以後一定會站在我媽媽那一邊,也許我會幫着我的爸爸,讓向氏集團儘快完完全全的成爲雲氏集團的子公司。”

他一直都是這麼打算的要是他們之間是這樣的關係,那麼他當然會選擇幫助自己的木器而不是向墨仁。

他現在只恨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不然的話,他定會馬上就給向墨仁一個狠狠地教訓。

“這就是我養的好兒子,你居然要幫着外人來對付我?”

向墨仁惡狠狠地瞪着他,真是養了一個好兒子!

“不好意思,現在對於我來說你才是一個外人,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地想想,你現在到底要不要放棄我的撫養權,這才是最重要的,我不想看着我的媽媽每天爲了這件事而奔波,既然是我的事情,我就要自己來解決。”

向霆均在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有轉身從自己的小書包裏面拿出來了一個小本子,這個小本子裏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字,但是一眼看上去卻非常的公正。

“這些是我從法律書籍上摘抄下來,你可以看一看。”

他擔心用書複印的話,那些傭人會告訴艾曉寧,所以還是自己去謄抄吧。

向墨仁接過來了之後只是大致的匆匆的掃了一遍:“這是什麼?”

“我就知道你看不懂,我來解釋給你聽。”向霆均也沒有吧小本子要回來,胸有成竹的轉動着腦袋中的記憶:“這個上面的法律是說,只要你贏了這一場官司,並且得到了我的撫養權,那麼我也有權利能夠分得你的財產,你只要好好的想想,要是我真的得到你的財產,那麼我會做什麼?我會把你和艾子雨全部都趕出去,趕得越遠越好。”

“你現在已經老了,而我還在成長,你這輩子的高度也就是這樣了,但是我還沒有開始,並且我現在就在

準備,我的時間比你們的都要長,你覺得我會不會活過你?當我得到了公司中的權利和你們向家的權利之後,我就會直接把你們全部度趕走,並且回到我媽媽的身邊,你現在還覺得這是一個划得來的好買賣了嗎?”

向墨仁震驚的看着向霆均,這個小孩子說出來的話竟然是井井有條,各個擊破,抓住了他的痛點。聽到了他的話,向墨仁還真的有些猶豫了。

向霆均再接再厲:“其實我也不明白你爲什麼一定要我,你去找一個沒有自己的思想的小孩子,把他當做是自己的孩子養大,以後你老了之後也有人會孝順你,何樂而不爲?年輕的時候種的孽老了以後會還的。”

“找一個沒有自己的思想的小孩子?那我要怎麼牽制住艾曉寧?你不要想得太簡單了,而且你也不要忘記了一點,我找你不是因爲你而是因爲你背後的艾曉寧,我想要的是你的媽媽,並且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會放手。”

向墨仁悠哉悠哉的說着,臉上更是多了幾分得意。

他想要的是艾曉寧,並且這輩子都不可能會放棄。

“你既然很喜歡媽媽,以前又爲什麼要傷害她?”向霆均現在到底還小,不明白這些情情愛愛的東西,他的想法很簡單,以前爸爸的行爲分明就是不喜歡艾曉寧了,那麼既然不喜歡的話,他們現在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不是很好嘛?

爲什麼他們現在還要強求要在一起?

更何況現在媽媽過得很開心,既然他現在很開心,而以前並不開心,那爲什麼還要回去?

爸爸以前和媽媽在一起的時候,喜歡的就是艾子雨,既然他喜歡的是艾子雨,現在他們又能夠名正言順的在一起了,爲什麼還要在苦苦糾纏?

他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所有人都說他是個小神童,非常非常餓聰明,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這樣的他不懂得事情還有很多,以後可以多多看一看。

“這些事情你現在還小,不明白,以前的事情就算是我做錯了,我現在可以給你的媽媽道歉,但是她不能喝雲凱風在一起,必須要跟我走,不然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他們兩個人的,你作爲一個男孩子,更是要知道,要是有人搶了你的女人,你要是翻過了他們並且甘心被了這個綠帽子,那麼以後你就永遠都擡不起頭來了。”

他不會甘心,也不會放棄,就算是他現在的能力並不夠,不然的話,他一定早就爆發了。

“向墨仁,你現在的想法真的很可笑,我這麼和你說吧,你是不可能會爭得過我的爸爸的,他不光是人比你好,實力也很強,你以前就被他才在腳下,現在要怎麼和他爭?就算是我是媽媽,我也會這麼想。”

這個問題實在是太簡單了,不管是誰,在向墨仁和雲凱風之間,都會做出一個肯定的選擇。

“你這是什麼話?你不要以爲你現在和雲凱風在一起我就不敢對你怎麼樣!我要是想收拾你,方法多得很!”還沒有人敢指着他的鼻子這麼罵他,就算是有,那個人也不該是自己的兒子!

(本章完) 洛婭珊知道自己的煽風點火起了作用,故作驚慌的說:“伯母,你要去哪裏?”

這種好戲,自己怎麼能錯過呢?雖然臉上是擔心的表情,內心卻十分得意,急忙跟上秦母。

只見秦母快步走到套房門口,顧不上敲門,徑直走進去。

眼前竟然是一片黑暗!秦母頓時氣得火冒三丈,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她竟然還在睡覺!

慕抉真是把這個女人慣壞了!

“啪!”毫不留情的打開燈,林雨霏被刺眼的燈光打斷睡眠,朦朧中睜開眼,才發現秦母正站在門口!

“媽……”她立即知道自己睡過頭了,連忙從牀上爬起。

秦母卻被搭在沙發上的毛毯吸引了目光,不理會林雨菲的稱呼,轉手一指,質問道:“昨晚慕抉睡的沙發?”

突如其來的質問,讓林雨霏有些遲鈍,更讓秦母從她的表情上得到答案。

怒火力氣熊熊燃燒起來,秦母毫無顧忌的看着林雨霏,厲聲指責道:“林雨霏,你憑什麼讓慕抉睡沙發?”

林雨霏沒料到,她生那麼大的氣,急忙開口解釋說:“媽,這是個誤會。”

“誤會?”秦母本就是有備而來,打斷林雨霏的話,怒氣衝衝的向前一步,拿起沙發上的毛毯:“林雨霏,秦家能讓你進門,你還不知道感恩戴德!把整個家攪得不得安寧,你說!你到底安的是什麼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