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出乎陸方的意料,陸其峰竟異常的平靜,只是說到皇朝兩個字的時候,是咬著牙光說出來的,看樣子是和皇朝有著什麼深仇大恨。

「就算你和皇朝有什麼大仇大恨,也不能控制這些死者的屍體吧,俗話說的好,逝者已逝,你何必讓他們死了之後還不能得到安息,你這樣做會讓你落入18層地獄的。」

陸方對這一動作極其不滿意,畢竟這是個人的深仇大恨而已,為什麼要動用別人的屍體,對死者是極度的不尊敬。

「我管不了這麼多了,只要皇朝能覆滅,哪怕讓我做出一切喪盡天良的事情,我也能做到,這一切都是皇朝逼我的,我也是無可奈何。」

說到這裡的時候,陸其峰的表現異常激動,眼圈都有些發紅。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不過陸其峰很快就平靜了情緒,臉上再次露出了一絲微笑:「好了,我不想和你說這麼多沒用的東西,接下來你就好好嘗試一番吧,原本我想出手解決你,但看到你如此模樣我又不忍心,還是把你交給他們來處理吧。」

說著,陸其峰騎著金色的獅子,轉身離開了這裡,並沒有任何想對陸方出手的意思,讓陸方暗暗鬆了一口氣,經過剛才的施法陸方身體的元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

陸其峰總給他一股異常凌厲的氣息,如果與其進行對抗的話,陸方必輸無疑,他的離開倒是給了陸方一種喘息的機會。

「老大,我過來幫你了!」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戰場中,有四個人殺出了一條血路。

葉飛一馬當先,帶著王麗程軍還有龍凌菲,來到了陸方身邊,緊緊把陸方圍著中央。

「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剛才不是讓你們搞出大動靜嗎?」

面對葉飛幾人的出現,出乎陸方的意料,原本他還在煩惱該如何解決,現在葉飛的出現給了他一絲機會。

128個政法陸方已經完成了120個,還需要8個就可以完成一切,卻被阻攔了下來,讓他沒有任何辦法,眼下葉飛的出現,給了他一個機會。

在葉飛出現在陸方身邊的時候,發現陸方身上竟出現了一道道刀痕,在剛才的戰鬥中,陸方應該受到了偷襲,只是不致命罷了,不過陸方肩膀上有一個傷口見骨的刀痕。

說明陸方在施法的時候受到了攻擊。

但陸方卻還沒有放棄,說明陸方永不放棄的精神有多麼可敬,這一刻,葉飛肅然起敬!!

「老大,我這一輩子都是你的小弟,你都這麼努力,我怎麼可能不為其而努力,你放心好了,接下來就由我葉飛來守護你吧,我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對你偷襲。」

說著,葉飛緊緊站在了陸方身邊,時刻注意四周,從剛才陸方的施法中,他知道陸方的消耗絕對不比他們低,但陸方還是死死的堅持著,這種堅持不懈的精神足以得到他們的敬佩。

他們在休息和恢復的過程中,陸方還在不停戰鬥,這一點也讓他們十分愧疚。

王麗和程軍臉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絲尊敬,這一刻,他們才把陸方當是真正的一等將軍,因為這才是一等將軍該有的精神。

「陸將軍,你放心好了,哪怕用性命來做鋪墊,我們也定護你周全。」

王麗緊緊的咬住牙光,說出這麼一句話,她長這麼大,從來沒有想過要為哪個男人拚命,陸方是第一個讓她有拚命的感覺。

「我也是這麼說,今天誰想要動陸將軍,就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

聽到葉飛幾人堅定的話語,陸方心中一陣欣慰。 「好了,別說得這麼煽情了,你們還是趕緊為我護法吧,接下來還剩下八個陣法,只要你們護著我在十分鐘之內沒有受到任何攻擊,我就能啟動這一次的陣法,絕對能把20大軍全軍覆沒。」

說到這裡,陸方已經再次有了動作,葉飛雖然心中很驚訝,但還是緊緊跟在陸方身邊。

他們真正被陸方這番話給驚訝到了,陸方剛才可是說,如果能把這個陣法給建立起來,就能把20大軍全都給毀滅,這是多麼恐怖的一個攻擊力啊!!

這一點讓他們難以想象!

就這樣,陸方在葉飛幾人的掩護下,繼續在現場施法。

十分鐘的時間轉眼已經過去了,陸方已經在進行最後一個陣法,這個陣法是最為痛苦,最為艱難的一個。

在陸方手中不斷的變換的結印,身體爆發出恐怖氣息的時候,臉上突然露出了濃濃的痛苦之色,口中也因此噴射出了一口猩紅的鮮血。

這一口鮮血並不是陸方受傷而噴出來的,而是陸方故意從身體逼出來的精血,為的就是更好的啟動這個陣法,因為天老在腦海中告訴他,他和普通人的血液不一樣,蘊含著龍之血脈,如果有這種能量的話,陣法威力會更巨大。

「老大,你沒事吧?」

看到陸方臉上的痛苦,葉飛在戰鬥中不由一臉關心的開口問道。

這一幕讓龍凌菲心中一痛,忍不住開口:「如果真的做不到的話,就不要勉強了。」

龍凌菲很害怕陸方會出了什麼大問題,到時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沒事,不過是一點小摩擦罷了,這是最後一個正眼,我怎麼可能放棄,接下來你們要好好為我護法,因為這才是成功的要點。」

說到這裡,陸方的眼睛已經緊緊閉了上去,口中還在念著一些極其生澀的語言,這些語言連葉飛他們都聽不懂,隨著陸方口中的語言不斷加快,陸方手中的結印也不斷變換,速度越來越快,到了一種出現殘影的狀態,難以想象其中的速度有多猛。

霸道首席俏萌妻 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其激烈的光芒,原本站在不遠處觀看的陸其峰也發現了這一幕。

卻沒有多大的表情變化,反而眼中露出了一絲意外。

「哦??沒想到他還真的做到了,說起來,真是讓我感到驚訝。」

留下了這麼一番話之後,身為將軍的陸其峰竟騎著金色的獅子離開了這裡,往營地快速溜了過去,看樣子是不準備理會這強大的20萬大軍。

如果這一幕被其他的將軍看到,一定會為之感到驚訝,因為誰也不願意就這樣放過20萬大軍,畢竟現在不過是發生一些光芒罷了。

「匯!!」

就在這時,陸方口中突然發出了一聲暴喝。

緊隨著,陸方手中的結印也因此而停止,身體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其耀眼的金光。

隨著這一絲精光的升起,戰場上留下結印的地方,也因此受到了回應,發出一股極其耀眼的金光,此時,這些陣法已經全部聯繫在一起,站在城牆上的遼嘯天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龐大的戰場竟然形成了一個五星光芒中。

「什麼??這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陣法??」

遼嘯天睜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五星光芒陣。

這種陣法,他曾經在古書上看過,據說這陣法可以,一定的祛邪能力,無論什麼邪惡力量都能被這個陣法驅散。

當然,這不是最讓遼嘯天驚訝的,讓他驚訝的是,現場這麼大的地方竟布置了如此大的一個陣法,想來這得消耗多麼強大的能量。

以遼嘯天如今的能力自然能布置出這麼一個陣法,可在戰場上有誰能有如此實力??

很快,遼嘯天的腦海中就出現了兩個字。

陸方!!

唯一能造出這種奇迹的,除了陸方之外,真的沒有其他的人。

一想到這裡,遼嘯天心中不由升起了濃濃的欣喜,他知道陸方是什麼樣的實力,照一般道理陸方這樣的實力壓根不可能成就如此巨大的陣法,但他卻真的做到了,足以說明一切事情。

這小子果然不一般,以後定能有巨大成就,看來我的眼光的確不錯。

在遼嘯天驚訝和高興的時刻,站在城牆上的眾多將軍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他們心中想的完全不一樣,有些人認為這是奇迹,有些人認為是什麼高人出手幫助。

一旁秦紹雲表情就非常古怪了!

他也能想到這個陣法肯定和陸方有一定關係,可他又不願意這個陣法和陸方有關係,說起來也是矛盾不已。

現場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強烈了,現場發出一股極其恐怖的光芒,這股恐怖光芒讓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

陸衛軍的士兵在這一刻捂住了眼睛,因為這強烈的光芒讓他們完全睜不開眼,城牆上的將軍也閉上了眼睛,唯獨遼嘯天是睜開眼睛目睹這一切。

此時,遼嘯天眼中更是露出了一絲精光,在他眼中竟出現了陸方的影子……

陸方正靜靜站在原地,手中還保持剛才那一個動作,也睜大眼睛目睹現場一切事情的發生,站在旁邊的葉飛等人直接閉上了眼睛,雙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以免被這光芒刺傷雙目。

大概過了一分鐘時間,強烈的光芒才在這一刻消失,陸方在原地留下來的陣法,在這一刻直接被消耗完畢。

可當現場的士兵和葉飛睜開眼睛的時候,直接被嚇了一大跳。

因為戰場的這20萬大軍竟已經全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地森森白骨……..

這樣一幕把葉飛和現場的將士嚇了一大跳,也是下意識向後面倒退了好幾步,他們都是有一些經驗的士兵。

知道一個人在死去了之後多久才能化為一具白骨,這當中還有很多白骨是有了些年代的,這20多萬具森森白骨,到底會給人帶來一種多麼巨大的衝擊感??

「我的天啊,老大,你不會告訴我,剛才我們一直都在和這些行屍走肉的白骨在進行戰鬥吧??」

葉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一切實在太過於出乎他的意料了,誰能想象20萬大軍竟是由20多萬具白骨組成的,壓根是一種很靈異的行為。

「沒錯,剛才和你們戰鬥的的確是一些行屍走肉的人!你們看那裡,之前我們砍殺的那些人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陸方伸出手指著之前砍下的那些士兵,全都被砍下了頭顱,現場也出現了很多頭部和身體分開的白骨。

足以說明這些白骨就是他們之前砍殺的那些士兵。

想到這裡,葉飛身體不由發起了一陣陣不適,話說他從小到大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如今擺在他面前,讓他無法接受。

尋芳記:少爺哪裏逃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有這麼恐怖的事情發生???」

別說是葉飛了,龍凌菲也是皺起了眉頭,絕美的容顏上也出現了一絲驚恐之意。

陸方來到龍凌菲身旁,隨後伸出手輕輕地拍了拍其後背:「不要擔心,這不過是對方的一個邪惡之法罷了,他們利用一些特殊的邪術,控制了這些人的屍骨,讓他們染上一種特殊邪氣,從而達到能成為士兵般的存在,他們也不怕任何攻擊,除非把他們的頭給砍下來,不然的話他們依然能戰鬥。」

陸方緩緩的開口解釋,其實他心中也非常慌,因為這種事情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不過這些事情都是天老親口告訴他的。

「嗚嗚嗚!!」

就在這時,城牆裡突然發出了一陣歡呼聲,這也意味著這一是陸方已經大獲全勝。

原本陸方還想說什麼的,可聽到歡呼聲之後,很自覺的閉上了嘴巴,並沒有其他想法,對著眾人下令:「勝利是屬於我們的,現在所有人跟著我一起回城。」

說著,陸方一馬當先,帶著傷痕纍纍的身體往城裡走回去。

不過這個時候,城裡的百萬大軍直接歡呼了起來,陸方的名字再次在他們心中響了起來,雖然他們不明白剛才發生了啥情況,可陸方帶著他的護衛軍凱旋歸來,足以說明一切,陸方已經取得了這一仗的勝利,對他們百萬大軍來說,有巨大士氣加持。

在這之前,陸方已經有了一個以少勝多的名號,這個名號早已經坐實了下來,畢竟陸方硬生生用15萬大軍擊敗了對方20萬大軍,說起來,的確是一個奇迹。

更重要的是,陸方的損失還降到了最少,雖然損失了好幾萬的大軍,但最起碼損失可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當陸方來到城牆上的時候,所有將軍都乖乖的閉上了嘴巴,連秦紹雲也把頭轉到了一邊,臉上儘是不甘和驚訝。

「陸方,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小子真是是好樣的,這次可是以少勝多,出乎了我的意料。」

陸方的身影才剛出現,遼嘯天就已經笑呵呵的出現在陸方跟前,臉上儘是讚許之意。

「遼將軍真是說笑了,我這一次的勝利完全是屬於運氣罷了。」

陸方的表現還是如此謙虛,身體卻傷痕纍纍,充分說明了一切。

「你小子就不用在我面前謙虛了,你有多麼努力,我們大家都能看到,你還是先處理身體的傷勢吧。」

遼嘯天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更是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十分晶瑩剔透的瓶子,塞入了陸方的手中。

「拿著吧,這是一枚三階治療丹藥,對療傷非常有作用,你辛苦了這麼久,趕緊把丹藥給吃下去,好恢復身體的傷勢。」

遼嘯天的表現很大方,畢竟陸方可是立了大功。

這一點惹來了很多人的眼紅,卻沒有任何眼紅的道理!

陸方也沒有含糊禁止,打開了瓶子,把這顆黑不溜秋卻帶著濃濃葯香的丹藥吞入口中,丹藥入口即化,化為了一道熱流,流暢進陸方的經脈中,不斷修復著陸方身體的傷勢,加快陸方恢復的能力。 這一點讓陸方眼前一亮,不得不說,丹藥效果還是不錯的!

「感謝遼將軍的賞識,陸方一定會再接再厲,肯定不會讓遼將軍失望的。」

遼將軍出手這麼大方,也是趕緊開口道謝。

「好了,你就不用在我面前客氣了,說起來你小子什麼都好,就是謙虛,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賞賜你,畢竟你剿滅了對方20萬的部隊,這種情況是從未有過的,用最小的損失滅了對方20萬軍隊,趕緊說,你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遼嘯天說到這裡的時候,嘴角竟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也把頭靠近陸方,隨後小聲在陸方耳邊說:「特別是那個陣法,一會你可要老老實實的和我交代,我知道這肯定和你脫不了干係。」

這句話聲音非常小,遼嘯天也特別的保密,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

「遼將軍,說起來這真的是一個運氣,許是因為有高人出手,利用一個特殊的陣法把他們給搞定了,我不過是坐收漁翁之利罷了。」

陸方對著遼嘯天拱手,也是帶著一絲笑意。

他明白,遼嘯天知道之前的事情和他有一定關係,但其他人卻不知道,陸方也不想那麼高調。

「嗯,不管怎麼說,這次的事情算是你的功勞,畢竟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遼嘯天也不追究這一件事,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看樣子已經接受了之前發生的事情,眼中還帶著一絲異樣。

但其他將軍卻一陣議論紛紛。

「我就說這小子怎麼可能完成這麼困難的事情,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有高人相助。」

「哎,這麼說來的話,這小子的運氣還真是好到了一種極點。」

大家都紛紛認為,是因為陸方太幸運了,才會出現此等局面,在這藍怒大陸中,有很多隱士高人,這一點他們也沒有感覺奇怪。

「嗯?陸將軍,如果這麼說的話,我倒是有些事情想問問你,話說你在剛才的時間中消失了一個多小時,那段時間裡你到底去了哪裡?」

就在這時,秦紹雲的聲音再次響起,他也是為了找心中的平衡,聽到陸方因為運氣才贏下了戰役,讓他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

要是陸方的實力比他強太多太多,他真的有點無法接受。

畢竟在他看來,陸方永遠不可能和他對比。

「除了英勇殺敵之外,你認為我還能有其他事情可做???」

面對秦紹雲的問話,陸方的回答非常講究,他的意思就是說在敵軍里進行廝殺。

「是嗎?那剛才我們怎麼沒有看到你的身影?我們確定你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人群中,這一點你不用騙我們,我們都有眼看。」

秦紹雲壓根不想在這一點上多糾結,直接下了定論。

「我真的很想知道,陸方將軍在剛才那一刻是否有潛逃的想法?」

「混脹!你知道你在說些什麼嗎?我陸方堂堂一等將軍,遇到這種情況我會潛逃嗎?秦紹雲,請你記住自己身份,不過是三等將軍而已,你是我的下屬,有什麼資格質疑我?」

讓秦紹雲沒想到的是,陸方這一刻竟異常的強勢,還利用他一等將軍的身份壓了下來,把秦紹雲給氣炸了,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如陸方口中說的,陸方是一等將軍,他不過是三等將軍,這當中的差距根本無可對比。

他的確是陸方的屬下,的確沒有資格!

但秦紹雲最看不慣的就是陸方仗著身份對他發起威脅,這是他最為生氣的一件事!

「夠了,都不要吵了,秦將軍,我就罰你再次回到軍營中,一個星期時間都得面壁不得,陸方再次以少勝多,這麼一個大功勞在陸方頭上,你竟想給他扣大帽子?你可知罪?」

遼嘯天終於忍不住心中的憤怒,開口教訓這麼一句話,讓秦紹雲的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我,遼將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不過是想弄清楚陸將軍在消失的時間到底去了哪裡。」

秦紹雲還是不願意放棄,哪怕遼嘯天開口了,他還是再次質疑。

「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我去了哪裡,我就告訴你們吧,我在這一個小時的時間裡,一直在孤軍深入,想打敗對方的首領,畢竟在軍隊中永遠有一句話,擒賊先擒王,只要把對方的頭領給打敗了,對方的士氣就會大跌,到時我們肯定能輕而易舉的把對方給滅殺掉,可是對方的頭領實在太狡猾了,我沒能將其給打敗,還好關鍵時候有高手出手,不然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得不說,陸方胡扯的能力還真不是一般強,這一番話也是讓眾人不得不相信,就如陸方口中說的,一切都說得過去。

「大家都明白是什麼情況了吧,這就是你們和一等將軍的差距,打仗之際必須要定一個計謀,如果計謀失敗,必須要想出應對的方法,陸方做的非常的好,如果換作是你們,能想到擒賊先擒王的想法嗎?」

遼嘯天非常贊同陸方的話,不得不說的是,陸方強大的統領能力,真的不是一般出色。

畢竟身為一名將軍,最應該在意的就是個人能力,特別是在遇到微小事情的反應能力,更是極其重要,陸方在這一點做的非常好,足以得到遼嘯天的稱嘆。

秦紹雲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乖乖的低下頭,只是眼中的怒氣一點都沒有消失。

「秦紹雲,我早就說過了,在軍隊里就應該有軍隊的模樣,哪怕你是秦家的少爺又怎麼樣?必須要照這裡的規矩來辦事,若是以後你還敢想這樣的想法,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別以為秦家的少爺我就不敢動,把我遼嘯天給惹怒了,就算把你老子扯過來,老子也照樣把你給砍了。」

遼嘯天是一個十分有魄力的人,這一番話說得秦紹雲一句話也不敢說,因為他知道遼嘯天一旦生氣了,真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鴛鴦恨:與卿何歡 「是的,遼將軍,我知道錯了,下次一定會好好表現。」

………

事情就這樣穩穩結束了,陸方的名字在百萬軍隊中傳得更是響亮無比。

陸衛軍這麼一個稱號,更是在軍隊中無比榮耀,連那些老牌的隊伍也不敢與其相提並論,畢竟是以少勝多,用15萬的兵力打敗了20萬的部隊,傷亡還很低,說明陸方統領的陸衛隊實力絕對毋庸置疑的。

而陸方則是跟著遼嘯天回到了軍營之中。

遼嘯天所在的軍營完全不一樣,布置不凡,身為護國將軍,這樣的置辦還是要有的。

「遼將軍,你這軍營真不是一般豪華,我那小小的帳篷和你這相比,還真的沒眼看啊。」

看著如此大的軍營,陸方心中一陣感慨,他來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居住的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帳篷,雖然升為了一等將軍,不過陸方還是在原來的地方居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