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分明在一個小時前,艾小咪還滿臉興奮地說要跟著豐城爵回家,怎麼才過沒多久,她就改變了主意?

這小丫頭的腦子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豐城爵的表情很快籠罩上一層濃重的冷意,在旁服侍的保鏢和助理二話不說,立馬識相地退避三舍,而且是有多遠就退多遠。

很明顯,爵爺又要發怒了,不想被引火燒身的那就得趕快走。

艾小咪眼見豐城爵身邊的人一個不留地迅速「逃離」,就知道大魔王又被自己惹怒了。

「豐城爵,我……我只是想回自己的家。」

我為什麼還不結婚 艾小咪突然間沒了底氣,雖然她知道豐城爵已經痊癒了,但是出於本能還是害怕男人發火的樣子。

「艾小咪,從現在開始,我住在哪裡,哪裡就是你的家!」

都說女人是善變的,而且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不過沒有關係,因為無論艾小咪怎麼變都逃不出豐城爵的掌心。

艾小咪,他要定了!

在這之後,豐城爵拉著艾小咪踏入了「芳華絕代」,女孩的腳步停在了一幢豪華不失典雅的獨棟別墅前。

「金屋藏嬌?」

這裡的別墅實在特別,每一棟的門牌上都掛著一個別樣風情的名字。

而豐城爵擁有的這棟別墅……可惡,他確定自己不是故意這麼做的嗎?

「呵,是不是很有意思?」

艾小咪瞪著門牌上四個明晃晃的大字,覺得特別諷刺,這擺明了就是在挖苦她現在的處境嘛!

「豐城爵,你太過分了,我不要住這裡!」

還有意思?有意思個鬼!

艾小咪這下是真生氣了,她一把甩開豐城爵的手頭也不回地往回跑。

只可惜身後的保鏢很快就將她攔住了:「艾小姐,你要去哪裡?」

「你們讓開,讓我走,我不要住在這裡,我也不稀罕被藏在什麼金屋子裡,我也……我也不是那什麼嬌!」

「艾小姐,那只是塊名牌而已,你不喜歡我們立刻就幫你把它摘了。爵少帶你來這裡住也不是那個意思,是你誤會了!」

保衛隊長薛老大伸出長而有力的胳膊攔住了艾小咪的去路,他腰間的電棒看上去極為醒目,不覺讓女孩打消了逃跑的念頭。

「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你怎麼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豐城爵的身體狀況就只有艾小咪一個人知情,所以他故意選了掛著「金屋藏嬌」的名牌別墅入住,就是在拐著彎子教育女孩兒認清自己的位置。

商女重生之權臣有毒 「艾小姐,你真誤會了!這房子是爵少讓我替他選的,至於這名牌……他今天也是第一次見。要怪就怪我,忘記把這破玩意兒給摘下來了!」

薛老大是個五大三粗的男人,之前豐城爵只是交代他在「絕代芳華」挑選一棟地段最好的別墅,至於這些細節方面,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啊!

「……」真的假的?

艾小咪半信半疑,不過見薛老大如此認真的模樣應該不像是在說謊。

緊跟著,刻著「金屋藏嬌」四個大字的名牌就被薛老大一個蠻力拽了下來,瞬間被他敲個粉碎。

「艾小姐,現在你總該相信了吧?」

薛老大以實際行動表明了一切,雖然他的動作特別粗魯,險些嚇到了在旁觀看的艾小咪。

「嗯,我,我……知道了。」

暈,原來就是一場誤會啊!

艾小咪回過頭,不好意思地瞄了眼豐城爵,只見男人站在那裡正一臉好笑地望著自己。

豐城爵也真是的,分明那塊名牌不是他故意為之的傑作,那他剛才為什麼還要擺出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來呢?

這不是擺明了要讓她誤會嘛! 天色漸亮,艾小咪跟著豐城爵坐上豐家的私人飛機返回了黃金城,等到他們住進「芳華絕代」的新居時已經是接近凌晨五點了。

好累,艾小咪打了個哈欠,然後向後一倒就沒心沒肺地進入了夢鄉。

這個寒假已經過了一半,走到今天也是波折不斷,讓人感覺著實心累。

好在,一切又恢復到了原樣!

太好了,就讓一切都恢復到最初的模樣吧!

當天晚上,艾小咪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的豐城爵和她能夠和平相處,他們一起談天說地,他們一起看書學習,他們一起暢想著未來的美好人生……

在不知不覺間,艾小咪竟把豐城爵當成了自己的親人般看待,好像從一開始他們之間的關係就應該是親密無間、牢不可破的。

「豐城爵,這樣真好……」

女孩兒在夢裡甜甜地笑著,她卻不知現實中躺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內心深處是有多麼渴望擁有和知曉她的一切,包括她的夢想和追求。

「有你在我的身邊,才是真的好。」

男人輕吻上女孩呢喃不停的小嘴,將內心深處的愛意傳達。

艾小咪一覺睡到自然醒,當她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傻了眼:「這是哪裡?」

好大的一個房間,好大的一張床,而她就睡在大床的正中央。

除此之外,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豐城爵!豐城爵!」

艾小咪莫名感到驚慌,她一股腦兒掀開被子,光著腳丫拉開了房門。

身後的卧室如此陌生,她一定是睡糊塗了,才會毫無戒備地讓自己獨自睡在一個四周全是白色牆壁的空間里。

她不喜歡那間房的顏色,白色,會給她帶來一種窒息的感覺,會讓她不得不去面對記憶深處時不時湧現的痛苦。

「豐城爵,你在哪裡?人呢?有人嗎?」

艾小咪知道自己腳下的地方是豐城爵給她新安置的別墅,所以這裡沒有西山別墅那麼大,也沒有西山別墅里那麼多的女傭和僕人。

可是,為什麼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艾小咪光著腳丫從二樓的卧室跑到一樓的大廳,無論她怎麼呼喚都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豐城爵不見了,而他離開前也沒有給艾小咪留下任何的口訊。

「豐城爵,你究竟把我當作什麼了?」

艾小咪幾近迷茫地站在空蕩蕩的別墅里,周身是一大片白色的世界——白色的壁紙、白色的大理石地磚白色的傢具,白色的天花板。

為什麼都是白色?

頭好暈,感覺天旋地轉,艾小咪的眼前突然間出現了一道模糊的疊影。

「爸爸媽媽,你們不要死,不滿離開我……」

耳旁湧入了一個無助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聲,那聲音一遍一遍迴響在四面被白色包圍的密閉空間里。

「啊,好吵,不要再哭了,不要再哭了……」

艾小咪被不知從哪兒來的哭聲攪得頭痛欲裂,她痛苦地抱著腦袋蹲在地上,連呼吸都覺得越發困難。

也不知是從何時開始,艾小咪發現自己特別害怕待在被大片白色包圍的空間里,那會讓她喘不過氣來。

說來也是奇怪,有一種病叫作幽閉恐懼症,那便是身處在一個狹小黑暗的空間內才會出現的病症,這和艾小咪的情況截然相反。

明明豐城爵提供給艾小咪住的房子又大又寬敞,而且就算是在晚上有了燈光的照耀,四周也都是透亮的。

可是艾小咪偏偏不能忍受住在這樣一個透著白色光亮的純凈環境里,她討厭白色,瘋狂的討厭!

「豐城爵,豐城爵,救我……」

拼盡最後一絲意識,艾小咪撥通了豐城爵的電話,男人此刻正在公司開晨會,他臨走前還特意吩咐了別墅里的所有傭人不許打擾艾小咪休息。

所以那些新來的傭人也就很識相地退出了別墅,一個個都聽話地逗留在別墅外的大花園內打掃整理。

「你怎麼了?」

艾小咪微弱的聲音在顫抖,分明今早豐城爵離開「芳華絕代」的時候,女孩兒還安安穩穩地睡在床上一點問題都沒有。

怎麼他前腳才剛離開不久,艾小咪就急著打電話給他求救了呢?

事發突然,艾小咪在撥通豐城爵的電話之後便徹底地倒了下去。

等到傭人打開門發現情況不妙的時候,只見艾小咪身穿一件單薄的睡衣倒在客廳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失去了知覺。

「艾小姐,你怎麼了?」

「不好了,有人暈倒了!」

「快,趕快打電話通知爵爺,還有醫生……」

十五分鐘后,豐城爵像頭被烈焰包裹著的瘋牛一般衝進了別墅,當他見到艾小咪蒼白的小臉一點血色都沒有的模樣時,一甩手砸爛了身旁的古董花瓶。

「你們都是死的嗎?為什麼這麼多人都照看不好一個?」

「都是些沒用的飯桶!滾,通通給我滾出去!」

「秦昊,艾小咪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就讓你給她陪葬!」

一號甜心:boss老公別裝純 太恐怖了,黃金城主豐城爵又要開始他那無休止的瘋狂了。

「芳華絕代」是豐城爵最新購置的一處資產,這裡的傭人自然也都是新聘的,但是他們在面試進來打工之前都已經被告知了這家主人的獨特性情。

豐城爵得了一種罕見的情緒病,動不動就會發脾氣亂摔東西,有時候還會出手傷害到和他最親近的人或離他最近的那個人,這些都不是什麼秘密。

但是傳聞畢竟只是傳聞,沒有親眼所見都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的。

艾小咪只是一個普通的小看護,不過從西山別墅傳出來的小道消息是她和豐城爵的關係非同一般。

都說黃金城主對待女人只是玩票性質,偏偏留在他身邊的這個艾小咪與眾不同,否則爵爺也不會因為她暈倒而怒髮衝冠,一下子將所有的傭人全都趕出了「芳華絕代」的大門。

「爵少,你冷靜一點。艾小姐沒有外傷,我想她突然間暈倒很有可能是因為精神層面……」

精神層面?什麼意思?

秦昊這個庸醫每次都說一些模凌兩可的話,實在讓人生氣。

據豐城爵所知,艾小咪已經不止一次地暈倒,如果說她的身體沒有出現什麼問題,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名少的神祕老婆:豪門梟寵AA制 難道是那次險些釀成車禍所造成的後遺症嗎?

「秦昊,你老實告訴我,艾小咪的腦袋是不是真被撞出毛病來了?」

一定是這樣沒錯了! 艾小咪的腦袋根本就沒有問題,因為秦昊在那次小小的意外之後已經聽從豐城爵的吩咐把艾小咪的身體從頭到尾都檢查了一遍。

「爵少,艾小咪頭上的包早就消腫了,而且我剛才反覆檢查,她的整個頭,包括臉部都沒有發現任何的傷痕。」

真是關心則亂,這還是秦昊第一次見到豐城爵為了一個女人驚慌失措到脾氣暴走的程度。

若不是秦昊知道豐城爵的身體已經恢復了正常,他不禁懷疑爵爺的病是否又要複發了。

「那你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她會無緣無故昏倒?」

豐城爵雙眉緊皺,目光關切地望著躺在床上一臉蒼白的艾小咪。

艾小咪還這麼年輕,在沒有接觸他之前應該是一個活蹦亂跳的健康人,就和絕大多數在校讀書的年輕人一樣。

可是為什麼?

自從她來到了豐城爵的身邊,大傷小傷卻不斷,時不時又給來了個不省人事、暈頭倒地。

長此以往,就算是再年輕的身體也無法抵擋病魔的摧殘啊!

「爵爺,我剛才已經說了,艾小姐既然不是因為表面傷痕引發的暈倒,那多數就是心理原因了。」

秦昊也只是猜測,但是他認為自己的猜測是很有根據的,只是這具體的根據是什麼,除非他不想活了,否則是絕對不會當著豐城爵的面說出來的。

「心理原因?什麼心理原因會造成她不止一次地暈倒?」

豐城爵極不耐煩地回頭,當他對視上秦昊刻意閃躲的目光時,瞬間明白了對方的弦外之音。

秦昊這個庸醫果真是過得不耐煩了,他居然膽敢把豐城爵說成是造成艾小咪暈倒的誘因。

沒錯,之前艾小咪在西山別墅里是受到了很多一般人都無法承受的傷害和壓力,但是那些都已經過去了啊!

而且,就豐城爵近些日子和艾小咪之間的相處也都是朝著好的方向在發展,期間也沒發現小丫頭對他的言行有什麼不好的反應啊!

難道真如秦昊所料,其實艾小咪都是裝出來的,在她的心裡根本就把他認定成了一個冷血殘忍的大魔王,每天都被逼不得已地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久而久之,她的精神世界就崩塌了,身體也跟著倒下了?

不,不會的!



這次是艾小咪主動要求跟我回來的,我沒有強迫她!」

沒錯,所以艾小咪的心並沒有討厭豐城爵,否則她也不會瞞著養父養母提前陪豐城爵回來了,不是嗎?

豐城爵很難得會去向別人解釋,要不是看在秦昊此刻正在為艾小咪解析病情的份兒上,他根本就沒這閑心開口多說一句話。

「反正遲早都要被抓回來,主動不主動的有什麼差別。」

只不過,秦昊並未因此動搖原先的判斷,他下意識就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在一般人的眼中,艾小咪被豐城爵帶回西山別墅之後經歷了種種的磨難,能夠活到現在都已經算得上是奇迹了,如今她只是在心理上出現了一點問題,這又有什麼稀奇的?

秦昊脫口而出,下一秒就被豐城爵大掌擊背一個「旋風腿」踢出了卧室:「滾,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否則,見一次就打一次!

嗚,「爵爺,我錯了!是我嘴賤,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諒我一次吧?」

「滾!」

所以說,實話總是傷人的。

早知如此,秦昊剛才就不應該把實話給說出來。

現在可好,他是徹底將豐城爵得罪了。

哎,艾小咪倒頭一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給他求情了。

同樣都是醫生,為什麼給豐家當個醫生就那麼難呢?

秦昊走後,豐城爵陪在艾小咪身邊鬱悶了很久,他多想立刻把女孩兒叫醒,問問她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艾小咪,你主動跟著我回來只是因為你知道自己不得不回來嗎?」

「艾小咪,你是在擔心我會當著你家人的面把你抓回去嗎?」

「艾小咪,所以……你暈倒是因為我的緣故嗎?」

這一晚,豐城爵躺在艾小咪的身邊自言自語了很久,但始終得不到對方任何的回答。

男人的腦中還曾一度出現了一道聲音:放艾小咪走吧,她不屬於這裡,勉強把她留在身邊,她會死的。

「休想!」

悠閑鄉村直播間 那不可能,他不做不到!

即便秦昊的推測都是真的,即便艾小咪並不是真心實意地留在他的身邊,即便小丫頭不止一次地暈倒都是他造成的……豐城爵也無法說服自己將艾小咪放走。

艾小咪是他的,從此以後也就只能是屬於他豐城爵一個人的!

天色漸亮,豐城爵守在艾小咪的床邊熬了一整晚都沒有合眼,直到女孩好不容易睜開了她那迷離無神的大眼時:「我,這是怎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