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利用這一點,自己可以肆無忌憚,越是囂張,越是跋扈,那麼自己被發現的幾率也就越小。

摸清楚這一點,黃宇越發是大膽。

「是……是……」那護衛苦著臉,沒辦法,對呼延恨他可是不敢招惹,不然這位祖宗發怒,把自己打死了,可沒人說話。

心中叫苦,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霉,不帶他去的話,肯定是死路一條,沒有好下場,但帶他去的話,自己肯定會被城主責罰的,這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不過,如果不去,自己說不定小命就沒了,只是希望這位祖宗不要太為難自己吧。

那護衛無奈,只好道:「二少爺,跟我來。」

「這還差不多。」黃宇滿意的點了點頭。

跟在他後面,一路環繞,來到了城主府後院之中,一處優雅的小院落。

裡面鬱鬱蔥蔥,十分優雅,完全是按照人類院落布置。

看來布置這裡的人,應該是個人類,而且還是屬於大師級別的,也許是那個城主,搶來的圖紙或者是工匠吧。

「站住,二少爺。」這院落中,也有護衛,見人來,便阻攔,不過一看到來人是呼延恨,頓時都苦著臉,這個魔王怎麼來這裡了,難道,難道他對這個人類女子感興趣?

這……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事情就麻煩了。

如果出了什麼事情,自己等人可無法對城主交代。

但是,如果不同意這二少爺的話,那更麻煩,這個二少爺,可不是善茬,一旦違逆了他的話,肯定沒有好下場,他對付人的手段,那可叫一個殘忍。

「二少爺,您,您怎麼來了?」那帶頭的護衛看著呼延恨,堆起了笑臉,一臉諂媚的說道。

「怎麼,這裡我不能來么?」黃宇頓時板起了臉,看著他,微帶怒意的喝道。

「不是,不是,二少爺當然可以來。」

「那就好,讓開,我去耍耍。」黃宇一揮手道。

「不,這個……這個……二少爺,城主大人有命令,不許……不許任何人進入。」

「這麼說,你是不讓我進去了?」黃宇眯起了眼睛,看著那護衛語氣變得冷冷的。

「我……我……二少爺,您,您要體諒我啊,不是我不讓二少爺進去,是……是城主大人吩咐,沒有他的許可,不讓任何人進去。」那護衛無奈不已,差點都要哭出來了。 「你的意思是,我也不許進去是嗎?」黃宇看著那護衛,語氣冷冷的說道。

「我……我……」

「我什麼我,讓開。」黃宇一把將他推開,跨步走了進去。

「這……這可如何是好啊。」看到黃宇走了進去,那護衛道。

「老大,這個我們管不了,反正……反正那不過是個人類女人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就算二少爺玩玩,那也沒事的,我想城主大人不會怪罪我們的。」另一個護衛道。

「你知道個屁。」那護衛頭,氣得不行,一個巴掌拍在他頭上,「那個女的很重要,不容許有一點閃失,城主交代了,要是那女人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兩人可能就性命不保了。」

「那……那怎麼辦?我們……我們……豈不是慘了。」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希望二少爺不要做得太過分吧。」兩人也是無奈,一個都招惹不起,如果惹怒了這位呼延二少爺,值不定就被當場給打死了。

「也只能如此了。」

……

黃宇和拓撥野進入了小院中。


一路就來到了一處屋子。

這裡有幾個侍女守護。

「你們出去吧。」黃宇看了看,一揮手道。

「可是……二少爺,我們……」

「怎麼,我的話,不管用么?」黃宇一瞪眼道。

見黃宇如此,幾人嚇了一跳,忙轉身離開,她們也都清楚這個二少爺的脾氣,如果違逆他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

黃宇和拓撥野會心一笑,沒想到,這呼延恨的地位如此之高,而且說起話來,這麼容易。

黃宇推開門,走了進去。

只見一青衣女子,面如冰霜。

距離這麼遠就感覺到了寒意。

不愧是先天極陰之體。

「青衣。」拓撥野不淡定了,看到女兒,激動不已。

「爹爹,你……爹爹你也被抓來了,我……」看到拓撥野,拓撥青衣第一個反應是自己父親也被抓了。

「不……不是,爹爹我是來救你的。」

「不可能的,爹爹,這裡太危險了,守衛森嚴,根本沒有辦法走出去的。」拓撥青衣道。

此時黃宇已經變為了原來的樣子,看著父女兩道:「青衣師姐,既然我們趕來,就有把握的,我先解除掉你體內的封印。」

黃宇如今修為達到了陰陽境,破除禁制還是可以做的的,這禁制並不難,只是一般的禁制而已,故而輕易就破除掉。


接著,黃宇又拿出了一張符篆,隱身符。

遞給了拓撥青衣道:「青衣師姐,這是一枚隱身符,你使用隱身符跟著我們。」

「這……少宗主,你……」

「不要多說,我們的時間不多,一旦被發現就麻煩了。」黃宇說完,整個人變化了樣子,再次變成了呼延恨的模樣。

「走。」

三人,走出了屋子。

黃宇走出來,罵罵咧咧道:「這該死的女人,怎麼這麼冰冷,差點被凍住本少爺。倒霉,真倒霉。」

走遠了之後,幾個侍女不由掩嘴輕笑。

見到這位少爺吃癟,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沒想到,這少爺,今天吃了苦頭。

黃宇身上還有些冰渣。

這是黃宇故意弄的。

很快,三人就出了白夜城。

「沒想到這麼輕鬆。」黃宇都出乎意料,不過,如今三人就不好乘坐雙翼飛龍了。

「小宇,你帶著青衣先走。」


「不行,爹爹,不,要走一起走,不然我也不走。」拓撥青衣聞言立馬拒絕道。

「不好,麻煩了,他們發現我們了。」黃宇眉頭一皺,先走隱身符已經失效,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怎麼發現自己的?

但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時間不多。

這時候拓撥野一把敲在拓撥青衣的肩頭,將其擊昏了過去,然後對黃宇道:「小宇,你帶著青衣先走,我擋住他們。」

「師叔,這……這你擋不住他們的。」黃宇一聽,開什麼玩笑,他怎麼擋得住。

「你難道忘了我有秘法么?」拓撥野笑了笑道,「放心,我自有辦法脫身的。」

黃宇想了想,也對,自己差點忘了。

不會黃宇還是拿出了元靈符,這元靈符已經使用了兩次,還有最後一次,遞給了拓撥野道:「師叔,這元靈符,你拿著。」

「不,我不能要,你自己拿著,有這元靈符,我才能夠放心你們。」拓撥野還是拒絕了,「這些人這麼快追了過來,我擔心他們肯定是在青衣身上下了跟蹤秘法。」

「快走,不然來不及了。」

黃宇聞言點頭,抱起了拓撥青衣之後,整個人一躍而起,穩穩落在了雙翼飛龍身上。

「師叔,你小心。」說完,黃宇扭頭就走。

雙翼飛龍全速飛行。

「該死的,別讓他們跑了。」那些魔族看著黃宇帶著人逃離,忙喊道。

「你們的對手是我。」拓撥野長劍拔出,看著一群魔族冷冷道。

「殺了這傢伙。」

……

在雙翼飛龍全速之下,很快就走了近半的路程。

眼看著就要趕到傳送陣,卻見到前方有一群魔族。

和一般魔族不同,這一群魔族都是乘坐魔鷹,這是魔族的魔鷹戰士,黃宇從呼延恨的記憶中得知的,這些人,才是魔族真正的精英,他們一個個都是陰陽境的武者,配合魔鷹,實力驚人。

帶頭的傢伙,修為居然達到了生死境。

黃宇暗道不妙,這下子,還真有些麻煩了,不過,幸虧雙翼飛龍是六階異獸,不然根本沒有獲勝的機會。

「小子,放下那女人,饒你一命。」那帶頭之人,額上是一對金角,面容俊朗,如果沒有那對金角的話,根本和人類無異。

這人,是白夜城的城主,也就是呼延恨的四叔,呼延立,生死境初期。

「饒我一命,好大口氣。」黃宇冷哼一聲,「想抓我,那也得你追得上再說。」

黃宇冷哼一聲道:「小翼,全速飛行。」

說完,雙翼飛龍振翅一飛,速度增加了近一倍。

快得驚人,在空中只留下一道長長的影子。

「該死的,怎麼速度這麼快,追,給我追,這樣的速度,堅持不了多久的。」那呼延立暴怒,不過隨即平靜了下來,「等等,我們去傳送陣那裡守著,他肯定會去那裡的。」

見到這些傢伙居然沒有追來,黃宇有些詫異。

緊跟著眉頭一皺,這些傢伙,肯定是去傳送陣了。

不好,自己要速度快點,再快點。

黃宇知道,如果自己不快點的話,就有麻煩了。

「小翼,快點,快點,再快點。」

速度已經達到了極致。

一個小時之後,終於趕到了傳送陣處。

但黃宇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果然,這些傢伙都等在了這裡。

看來,沒有辦法,這隻有一場苦戰了。

「小子,你跑不掉的。」那呼延立看著黃宇笑道,「你們還是老老實實投降吧,我或許會給你們一條活路。」

「好大口氣,讓我投降,就憑你們?還差得遠。」黃宇語氣冰冷,將拓撥青衣弄醒了過來,「青衣師姐,我們有麻煩了。」

「爹爹,我爹爹呢?」

「青衣師姐,不用擔心,師叔他有秘法,可以離開這裡,不過,我們現在麻煩了,必須要從陣法離開,不然就被困在這裡了。」黃宇道,「一場苦戰再所難免。」

「放心,我可是你師姐呢,如果不是這些混蛋偷襲我的話,怎麼會被抓到這裡。」想起這些,拓撥青衣就滿是怒火。

黃宇想了想,也對。

拓撥青衣畢竟也是陰陽境的武者了,而且一身寒氣極其驚人,一般人根本無法靠近。

一旦施展開來,威力也是十分恐怖的,只要不是陰陽境後期以上的武者對他動手,那還是能夠堅持一段時間的。

「敬酒不吃吃罰酒,上,給我殺了他,那個女人要抓活的。」呼延立大喝一聲道。

人數太多,自己一個人肯定扛不住,看來這一次又要出動元靈符了。

最後一次機會,無奈,也是無奈不已。

黃宇手一伸,元靈符在手,輕輕一捏,元靈符瞬間化作了赤尾蠍。

「該死的,怎麼會有六階玄獸赤尾蠍,元靈符,居然是元靈符?」那呼延立見狀大聲喊道,「擋住這赤尾蠍,給我殺,這只是元靈符而已,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黃宇冷笑一聲,半個小時,已經足夠了。

而且,自己如今可是陰陽境三層的修為,真正的戰鬥力,那足以抗衡生死境初期了。

「萬劍歸宗。」

手中紫極劍揮舞,劍氣縱橫,一道道劍氣,衝擊而去,一個個魔族,被劍氣刺穿,生死不明。

「劍勢如山,碾壓一切。」黃宇並沒有停下來,沒有絲毫留手,戰力全開。

恐怖的氣勢,轟然壓了下去,那些被劍氣所傷的魔族,再被這恐怖的氣勢一壓,頓時氣息一窒,被氣勢壓死。

一下子,這些魔族就死了十數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