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到底發生了什麼?

它從牆壁中掙脫,待到灰塵散盡時,整個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你…”它指着血池方向,聲音在喉嚨裏打轉,卻是怎麼也說不出完整的話!

無怪它會如此,因爲血池的水面上,竟是站着一個女人!

女人身材高挑,身穿血袍,裙襬落地,垂落的長髮就像鮮血染出來的一樣血紅,透着無盡的殺伐之氣。

惹上總裁:高冷嬌妻不好追 她五官精緻,容顏驚世,如羊脂玉般白皙的肌膚在血紅色的襯托下,更加明顯,好似附着了一層朦朧的光暈,帶着神聖之感。

殺伐與神聖,兩種截然相反的概念卻在她的身上完美融合!

“你..怎麼會是你!”惡魔醫生驚聲一句,竟是連聲調都變得尖銳許多。

儘管這個血衣女人出現得極爲突兀,可它還是在第一時間認出了對方的身份,這不就是之前那個瘋女人嗎?!

她什麼進來的!!

冰冰沒有理會惡魔醫生的反應,擡腳向着血池外邁出一步,再出現時,已是站在了陳沖身旁。

這一幕,詭異至極!

“呼,你還在,真好。”陳沖心中的一塊巨石落地,整個人長長的鬆了口氣。

他的目的不是爲了完成任務,也不是爲了戰勝惡魔醫生,而是要把冰冰,送進血池!

當初在獲得冰冰的人物卡牌時,上面的內容就提到過,冰冰屬於成長型稀有助手,而讓她成長的方式,就是吸收稀有之物。

陳沖無法肯定血池中的血液算不算稀有之物,但可以肯定的是,冰冰之所以從不進食,是因爲她的食物和惡魔醫生一樣,都是活人!

重生的冰冰少了幾分稚氣,多了一些成熟女人特有的韻味,連身材也好似..

呃..

變得有弧度了..

冰冰緩緩蹲下身子,輕輕擦拭陳沖臉上的血污,“讓你擔心了。”

“彼此彼此。”陳沖十分享受這一刻,熟悉的感覺終於回來了,“咦,你的手?”

“暖和嗎?”冰冰嫣然一笑,那一霎那的風情,簡直能讓陳沖的心融化。

“嗯,暖和。”陳沖點點頭。重生後的冰冰不僅有了體溫,似乎連聲音也變了。變得柔和且富有磁性,就像耳畔經過的暖風,好聽極了。

“暖和的話,回家再讓你好好感受,現在的話,我還是先處理掉這個怪物吧。”冰冰微微笑道。

呃..唯一沒變的,還是這無時無刻都想挑逗自己的語氣。陳沖心想。

“怪物?”

另一邊,當聽到冰冰的形容詞後,惡魔醫生頓時氣得暴跳如雷,可它實在看不透前者現在的實力與能力,當下也不敢妄動。

“你剛纔,是打算用踩的嗎?”冰冰看向惡魔醫生,之前柔和的目光盡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毫無感情的冰冷。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惡魔醫生冷笑道。

“那我就認爲是了。”冰冰淡淡的說道。

“那又如..”惡魔醫生眉頭一皺,還未來得及將‘何’字說出口,眼前便是一花,再看清時,血衣冰冰已經出現在它身前。

氣氛靜止了片刻,然後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瞬間響起。

“啊!”

惡魔醫生面容扭曲,它呆呆的看向自己右腿,哪裏空空如也,只剩下大腿中段參差不齊的缺口,粘稠的血水順着外露的血管暴涌而出,鑽心的疼痛令它生出極致的恐懼。

這個女人,竟然在一瞬間,徒手扯斷了自己強壯的右腿!

房間的坑裏,躺在裏面的陳沖雖然沒有看清冰冰是如何出手的,但此時後者手裏抓着的那條斷腿足以說明一切!

那之前在他眼中無法戰勝的怪物竟然在冰冰手中脆如豆腐!

血衣冰冰,她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 被冰冰抓在手中的斷腿附着上一層淡淡的紅霧,只聽‘咔咔’幾聲細響,整條腿便成了一根血色冰腿。

啪。

她鬆開手掌,冰腿落地,摔成滿地冰沙,場面華麗而血腥。

“吼!我的腿!”

惡魔醫生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腿就這樣消失而去,不由憤怒咆哮,旋即五指成爪,對着冰冰腦袋抓下。

一個是身高兩米之多,生有巨大古翼的恐怖怪物,一個是身披血衣,擁有驚世容顏的嬌小倩影。

無論是誰看着這樣的對比都會生出憐香惜玉之情,外表所展現出來的差距猶如鴻溝。

不過,面對惡魔醫生的憤怒一擊,冰冰確實連眼皮都沒眨一下。她小手一擡,輕輕抓住了牽着的手腕。

轟隆隆..

一瞬間,牆壁開裂,斷柱掉落,兩人所站之處,地面瞬間塌陷了將近半米之深,煙霧瀰漫。

陳沖被擴散勁風吹得七葷八素,忍不住須彌眼睛,防止細沙吹進眼中。

但說巧不巧的是,上方一塊巨石開裂後掉了下來,若是被砸中,絕對小命難保。

砰!

不過,這種事情顯然不會發生,只見煙塵中突然揮出一條血色長鞭,準確無誤的甩中巨石,將其擊得粉碎。

再然後,血色長鞭消失,鑽回了煙塵之內。

“真好啊。”陳沖躺在坑中露出微笑,整個人竟是透着幾分愜意。

灰塵散去,血衣冰冰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而反觀惡魔醫生,那條發起攻擊的手臂如同右腿一樣,被前者活生生扯了下來,成了地上一灘晶瑩的血紅色冰渣。

此時的惡魔醫生終於是清醒過來,它知道,在自己沒有完全進化之前,絕不可能是眼前這個血衣女人的對手。

兩者的實力懸殊極大,就像..

它下意識看了眼不遠處正冷漠看着自己的青年,雙方的處境完全調轉了過來。

在血衣女人出現之前,是它在虐殺青年,而在血衣女人出現之後,自己卻成了被虐殺的對象,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我必須回到血池強行吸收剩下的血水,纔有希望解開眼下的死局,至於完美進化,算是失敗了!”

想明白這一切,惡魔醫生強忍着斷腿斷手的疼痛,身體迅速鼓脹起來。

嘣!

它的身體爆炸,化作一片血霧飄香四周,最終消失殆盡。

“小心,這是它的瞬移能力!”陳沖在一旁大聲提醒道。

聞言,冰冰回以一笑,手掌在半空虛握,那條詭異的血色長鞭浮現而出,然後在她的揮動下,猛的朝房間某個靠近血池的位置甩了過去。

另一側,剛現出身形的惡魔醫生看着面前的血池愣了一瞬,因爲血池中的血水被血衣女人吸收之後,只剩下了原本的三分之一!

這一池的血水,可是它花了幾十年的心血纔好不容易得來的啊!

“該死的,等我度過今日難關,它日必要讓這兩人付出代價!”

一念至此,惡魔醫生猛的撲向血池。只要進入血池,剩下的血水就能讓它長出新的肢體,提升實力,倒時候遁入重疊世界潛伏起來,重頭再來。

不過,眼看就要進入血池的時候,它忽然感覺身體變輕了,視線向下一沉,前衝的力氣如潮水般退走。

咻!

咻!

咻!



與此同時,密集的破風聲在耳畔響起,眼前的世界支離破碎。



陳沖眼睜睜的看着冰冰揮動長鞭將半空的惡魔醫生如同切豆腐一樣,割裂成數十塊碎肉。

他嘴角抽搐,心跳加速,完全無法將那道美麗倩影與眼前這血腥一幕聯繫起來!

地面上的數十塊碎肉還在蠕動,宛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不!”

惡魔醫生的腦袋碎成三塊,一塊屬於額頭部分,一塊屬於眼睛部分,而發出聲音的,則是地上那塊帶屬於嘴巴的部分。

它的眼睛露出驚恐,分散在四周的肢體拼命掙扎,卻無法移動。

“這樣都不死,真是麻煩。”

冰冰沒有再浪費時間,張嘴突出一口血紅色的冰霧飄向所有的肉塊,將其凍成一塊塊冰肉。

惡魔醫生的聲音戛然而止,生命就此終結。

躺在地上的陳沖眨了眨眼睛,那就爲的任務提示終於在眼角閃爍起來。

“地獄任務,終於完成了啊。”

他沒有立即查看,因爲血衣冰冰不知何時蹲在身旁,正微笑着看向自己。

“呃..那個..”

“哪個?”冰冰的聲音帶着成熟女人的磁性,極具誘惑。

“沒什麼。”

陳沖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乾脆閉眼假寐,躺在地上稍作調整,而當他再次睜開眼時,血池房間已經消失,重新回到了美食城天台。

冰冰還在身旁。

陳沖不知想到什麼,猛的翻身而起,將一臉錯愕的冰冰緊緊抱住,急道:“快,快離開這裏,有月光!”

聞言,那背抱得有些喘不過氣的冰冰展演一笑,抽出雙手,環住了陳沖的腰際。

感受到腰間的溫暖,陳沖愣住了,再看向冰冰的臉頰時,能看見月光折射出來的光暈,美麗而動人。

“老闆,我很好。”冰冰將腦袋埋進了前者懷中。吞噬了大量血液的她,已經無懼月光!

“這..哈哈..”陳沖笑了起來,像個孩子一樣,放聲大笑。

冰冰癡癡的看着他,眼角有開心的淚光閃爍。

明月當空,寒風依舊。

月光下,相擁而立的兩人注視着對方的眼神,皆挪不開視線,然後慢慢靠近,再靠近,繼續靠近,直到擁吻在了一起。

有些愛,本就是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無須言表,亦無需迴避。

一切由心,順其自然。



五分鐘後,天台通往六樓的昏暗樓梯內有對話聲響起。

“冰冰,不要。”

“沒事的老闆,我現在超厲害哦。”

“胡說,你是女的我是男的,怎麼可以..”

“怎麼不可以?”

“反正,反正就是不可以!再說了,我還沒到走不動路的時候。”

“知道啦,知道啦,聽你的。”冰冰放下被抱起的陳沖,挽住對方。

陳沖尷尬得臉紅心跳,他堂堂一個大男人,竟然被個女人來了個公主抱,這太讓人尷尬了。

“現在怎麼辦?”望着六樓那些冰雕,冰冰問道。

“呼。”

陳沖長舒口氣,“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



十分鐘後,陳沖將守魂項鍊戴在了張鵬的脖子上,後者剛剛恢復意識,便被陳沖綁起來。

接着,他與冰冰來到一樓,進入那個巨大的井中,一邊逼問張鵬的犯罪經過,一邊利用冰冰帶出來的血池水吸引散養在城市管網中的所有嗜血怪物。

這些血水是惡魔醫生殫精竭慮耗費幾十年時間才弄出來的,對於嗜血怪物來說,有着無法抗拒的誘惑力。

在此過程中,張鵬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爲眼睛被矇住了。但各種撕裂肉體與雜亂的打鬥聲卻讓他嚇得魂不附體,生怕陳沖腦袋發熱,將他也一併砍了。

清除嗜血怪物並沒有什麼難度,陳沖與冰冰很容易就能搞定。

在此之後,他們又找到了美食城的保安,本想將這些人全部綁起來交給警察,卻發現他們呈現出一種渾渾噩噩,無意識的狀態。

似乎當惡魔醫生死亡之後,這些被培養出來的棋子也受到波及,成了白癡一般的存在。

做完這一切,陳沖才選擇報警。

當孫隊長興沖沖帶着大批警力趕到美食城時,卻發現美食城什麼危險都沒有,只有一個被綁住的張鵬以及一羣精神有問題的美食城員工。

影帝先生,受寵吧! 提前登陸三百年 “這就是你說的大案?”孫隊長悄悄靠近陳沖問道。

“是的。”陳沖微微一笑,將趙小康犯罪的證據交給了前者。

雖然惡魔醫生的事情無法公開也沒辦法公開,但光是趙小康一個人所犯的事情就足以轟動整個龍江,再加上張鵬還是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美食街事件’的元兇!

這些事,足以完成孫隊長的心願!

接過舊文件與U盤,孫隊長立刻安排人手展開調查,一時間忙得不可開交。

當然,陳沖可以選擇報警,也可以選擇單獨向孫隊長報警,這兩種方式看似相同,實際上大有區別。

而既然他選擇向孫隊長報警,自然有着其他打算。

“孫隊長,有件事,需要你的幫忙。”

“你說。”孫隊長給他散了根菸。

“就是..”陳沖接過煙沒有立刻點,湊近孫隊長耳邊低語,沒人能聽得見。

“這..”

“有困難?”

“有些難辦,我想想辦法。”孫隊長擔心自己的回答讓這個‘警界福星’不滿,於是補充道:“你放心,我一定盡全力!”

此時的天邊已經泛起魚肚白,不少早起的市民發現了美食城的變故,打聽之下才知曉這裏發生了答案,於是各種謠言在網絡上瘋傳起來。

做完筆錄的陳沖與冰冰離開了美食城,後續事情交給警方就好,沒有他們什麼事情。

不過,在回家的路上,陳沖通過詢問,刻意找到了那羣流浪狗。

發現它們時,它們正圍在一口井蓋旁打轉,陳沖撬開井蓋,果然看見了渾身髒亂,前腿受傷的黑貓。

黑貓被陳沖抱起後,委屈得哭了起來。

或許經過此次事件後,它會學着慢慢減肥,也會慢慢明白爲了找到它,陳沖和冰冰付出了何種慘痛的代價。

這些都是後話。

陳沖之所以猜出流浪狗會找到黑貓,是因爲確定了黑貓消失在污水管中,而當時從賽場返回美食街時,這些流浪狗的跑動路線與管網分佈明顯一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