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剛剛進入山寨,李浩然就被一個老者攔住,這老者名為圖宗,乃是月寨的阿公,也是一寨之主。

山寨並不是很大,僅有一百多人的樣子,內中寨民居住的多是木屋,僅有一間石頭屋子。

且寨子內的大部分人都穿著獸皮衣服,僅有少數人穿著布衣。

一眼看去,李浩然看見,寨子內有許多的木架,木架之上掛著一快快的臘肉,還有一些晾乾的魚片,這些就是這個寨子的食物。

根據情報所示,蠻族寨子的食物,都是聚集在一起的公共食物,寨子內的阿公會根據每一人的食量和狀況,將每日的食物分派給寨民。

李浩然將右手握成了拳頭,放在了左胸的位置,對著老者恭敬的一個蠻族武者禮儀,笑著說道:「我是來追殺入侵寨子的人族的!還請阿公為我提供情報!」

和蠻族交流,比外界人和人的交流要簡單許多。在這裡你有什麼問題,有什麼幫助只管開口說就可以,不用擔心會惹來麻煩。

反倒是繞彎的說話方法,在這裡行不通,且還會被認為是對蠻族的侮辱,一旦出現這樣的蠻族,部落的人會先進行教育,若是屢教不改,那麼就會將此蠻族驅除。

宗圖一聽李浩然竟然來追殺入侵人族的,當下眼中露出了更為崇敬的目光,他看著李浩然熱切的說道:「尊敬的蠻武者大人,那些可惡的人族深入到了大山之中,具體的情報我也不知道,還請您去更深處一些的炎寨去問一問吧!」

李浩然聽後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那麼我就不打擾了!」

說完,李浩然轉身朝著另外一條通往深山之中的道路行去。

宗圖見此,忽地高聲喊道:「大人請等等!」

話音落下,宗圖並不去追李浩然,反倒是炮回到了寨子裡面去。

停下來的李浩然並未離去,而是帶著一抹疑惑的停了下來。

正待他等候了約三十多個呼吸之後,宗圖抱著一個獸皮包裹從寨子裡面走出,且他的身上還掛著兩塊約三十斤的臘肉。

「大人!您一路走來,頗為辛苦!這些食物是我月寨的一些心意,獸皮裡面是我月寨這一年的供奉,還請您順路將它送到距離炎寨不遠的銀月寨中!」

宗圖笑呵呵的說著,將東西恭敬的放在了李浩然的手中。

聽著宗圖的話和託付,李浩然一笑,也沒有去查看包裹內的東西,將包裹背在了背上,點頭說道:「放心吧!」

言罷,李浩然這才離去。

「若是外面的人族,也能夠如蠻族這般,相互信任,心懷仁義信的話,該多好啊!」

李浩然慢慢走著,很快走入了一片密林,按照腦海中地圖中所記錄的路線,朝著更深處行去。

善果童子給他的情報很詳細,裡面不僅有北黑巫山脈的地圖,還有這裡的一些寨子的情況,人文風俗之類的東西。

起初他還不相信上面所述的東西,今日見到宗圖的舉止,他才相信。

原來蠻族竟如此的相信陌生的蠻族,肯將貴重東西,託付給陌生蠻族運送,而不擔心陌生的蠻族會卷著錢財逃跑。

沿著道路一路前行,李浩然那又走過了四五個寨子,也如來到月寨一般,眾人一聽他是要絞滅入侵人族的,紛紛告知了情報,也如同宗圖一般,將小寨子送給大寨子的年供託付李浩然送去。

對此,李浩然來者不拒。

他正愁沒有辦法接近蠻族,正巧借著這個機會,在其他蠻族心中留下一個印象,也藉此贏得這些小蠻寨的友誼。

在行走了約一天的時間,李浩然終於來到了銀月寨。

銀月寨建立在半山腰上,整個寨子位於山壁之內,在外面看不出內中有多繁華,可一旦走入內中,李浩然好似行走在了一個鎮子上一般。

這裡的人約有萬人之多,且不乏強大的武者,更有一些通行於各大蠻寨的商人。

「這位大人還請您在這裡稍等片刻,我這就去請阿公!」

在進入寨子,稟明了自己的來意之後。李浩然被寨子的一個剛剛晉陞為蠻武者的青年引進了山腹內的一間石室裡面。

這間石室頗為普通,僅有一張桌子,兩條石凳,牆壁上銘刻著白色和紅色紋路的壁畫,有著一步荒蠻之風。

不過,李浩然也發現,這個銀月寨的人信封的圖騰乃是銀月,不僅寨子蠻族的身上會有銀月紋身,就連這壁畫上,也有銀月標記。 第三百九十章銀月聖女

「尊敬的客人,歡迎來到銀月寨!我是銀月寨的阿公噶圖!」

正在李浩然等待的時候,在石室的外面一個壯年走來,他有著一頭棕色的短髮,穿著一身獸皮戰甲,背上背著一柄大斧,左手的手臂上紋刻著一個銀月紋身,看起來非同尋常,好似傳承印記一般。

聽著門外傳來的聲音,李浩然從石凳上起身,看著走進來的壯年,微微一笑,將背上的一串獸皮包裹取下:「我叫鳶尾,是流浪蠻武者,聽說你們這裡有人類偷襲,所以想要前來看看,能不能殺一兩個人!這些東西,是我一路上受到幾個寨子阿公的邀請,替他們送到這裡來的!您驗收一下,我也好快些離去!」

「呵呵!年輕人,東西我不用看了,他相信你!你若想對付那些人類入侵者,我這裡倒是有一個機會,正需要你這樣的強者!」

阿公噶圖微微笑著,看著李浩然有意露出來的左手手面上的紋身,眼神微微一動,笑呵呵的邀請李浩然加入他們的獵殺隊伍。

聽了噶圖的話,李浩然佯裝極為興奮,眼中爆發出了一團濃厚的戰意,認真的說道:「若能如此真是太好了!」

「嗯!你先在這裡好好的休息一會兒。針對人族的圍殺將在今天夜裡進行,到時候我會派人來請你過去的!」

噶圖微微一笑,安撫了一下李浩然,這才轉身離去。

在他離開之後,從石室外面走來了一個短髮女孩,她有著一雙迷人的眼睛,略顯黝黑的肌膚,讓她看起來更為迷人。

「大人您好,我叫小月,這些瓜果是阿公差我送來的,這裡還有一份關於今夜的作戰計劃,阿公也讓我一併送了過來!」

女孩小月頗為隨和,笑嘻嘻將瓜果送到李浩然的面前,且還從腰間的皮囊裡面取出了一張羊皮卷。

羊皮卷上用蠻族文字寫著這一次的作戰計劃,上面還有銀月標識。在此標示之上的地方,還有一道閃電形狀的標識,這個標識極為特殊,隱隱透著一抹閃電之力。

若非是李浩然得到了雷風的傳承印記,獲得了雷電傳承印記,又擁有雷電元竅,還感受不到這閃電標識的特殊。

看著情報上的文字,還有那兩個標識,李浩然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在他以前吸收九鼎山河志的時候,曾經在九鼎山河志上讀到過一段文字,這段文字說的是每一個蠻族部落,都有它們專屬的印記圖騰,倘若是在本部圖騰之上,加上一個別部印記的話,這隻能說明兩個問題。

一個是本部要看外來之人的圖騰印記,二是本部隸屬於別部,這一次的任務或者是事情,最後的獎勵方和獲取方將是這個部落。

上面也提出,倘若是蠻族遇到這樣的情況,應該先行蠻族之禮,然後亮出自己部落的圖騰,然後不管是誰,都要進行吻禮。

這是強大蠻部對於外來蠻族的一種驗證方式,只要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必須按照這樣的禮儀進行。

李浩然腦袋裡面電光而出了這一段記憶,讓他不由露出了一抹苦澀的笑容,他抬頭看了眼正認真看著他的小月,先是右手橫放胸前,接著左手放在了背上的武器手臂上,然後慢慢躬身:「鳶尾,對銀月部落,送上最為古老的蠻族武者禮儀!」

身前的小月見此,眼神一動,內中先是露出了一抹驚訝的神色,接著趕忙躬身,以單膝跪地之禮,迎接李浩然的禮儀。

李浩然並不知道,他施展出的乃是一種古老蠻族的禮儀,這種禮儀僅有在極為少數的個別遠古蠻族才會這般,然接禮一方則必須跪謝對方之禮。

「不會有錯吧?……算了,還是進行下去吧!免得被認出來了,到時候就不好走了!」

李浩然看到了小月的眼神,可接下來小月的動作讓他的遲疑一松,接著李浩然也不等待,將手放下,徑直來到小月身前,輕輕的吻在了小月鼻尖之上。

小月被李浩然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接著心頭狂跳不已,眼中更是泛起了一抹驚喜的目光,她被這一吻,吻的臉頰如同火燒雲一般,不過按照古老蠻族的禮儀,小月還是還了一禮,她以同樣的方式,親吻在了李浩然的鼻尖。

冰涼、清香的氣息,讓李浩然心頭一動,在進行完了禮儀之後,李浩然笑著展開了羊皮卷,意念一動默默運轉筆墨華氣書,將此羊皮卷中的力量吸入了他的經脈和記憶之中。

瞬時之間,李浩然明白了羊皮卷上講述了一切,他接著一笑:「沒想到這一次竟然會出現這麼多的人族強者,鳶尾敢問小月姑娘,你可知道這些人族強者都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么?」

小月此時已經對李浩然沒有任何的猜疑了,她呵呵一笑,回答道:「是從人類帝國九鼎天朝來的一支隊伍,這支隊伍總共有三百多人,大部分都是武師,有三十多個武宗,領隊的是四位大武宗!他們從滄瀾江乘船而下,轉到大禹河,在大禹河岸登上的陸地!在們北黑巫的雷電大部已經追擊他們多時,今夜咱們將會配合雷電大部圍剿這些人!」

「雷電大部?看來這些人族的武者,肯定沒有幹什麼好事!不過,我聽說還有一方從東方進來的人類武者隊伍,不知道他們的蹤跡,你可知道?」

李浩然心中一動,暗暗記下了雷電大部這四個字,他從羊皮卷上的印記看的出來,這雷電大部定是銀月寨的上屬。

根據善果童子給他的情報,蠻族部落也分為三六九等,小的部落稱之為寨,大一些的部落稱之為部。擁有領地,統轄三十個部以上的部族稱之為大部。

顯然,這北黑巫山中,雷電大部是一個龐然大物,只是李浩然猜想,這雷電大部會不會是北黑巫山唯一一個大部。

「這個你就放心啦!這一次那波從北面進入的人族,得以被平滅打亂,乃是出自一位流浪蠻武者之手,他不僅為咱們這片區域做出了極大的貢獻,且還得到了雷電大部祖物雷炎劍的認可,如今已經成為了雷電大部阿公的女婿!」

小月嘻嘻一笑,坐在了李浩然的對面,輕鬆的說著。

李浩然聽得一震,他的心中更為疑惑,不由暗道:「看來這一次要找到鄭普,可是難上加難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雷電大部阿公的女婿?這不符合蠻族的規矩!」

李浩然裝作一愣,帶著一抹疑惑和不滿的說道。

咯!咯!

小月聽后咯咯笑了起來,她熱切的看著李浩然,認真的說道:「鳶尾,你說的規矩那是谷蠻部落的規矩,現在咱們這些部落已經拋棄了以前的一些不合理的規矩!就比如,方才你的古蠻禮,現在已經不用了!下一次,你若是在碰到這樣的事情,只需要念出蠻文就可以了!」

話說到最後的時候,小月臉頰浮現了一團紅霞,她那一雙眼睛裡面,更是帶著一股別樣的光彩。

聽了小月的話,李浩然先是一愣,接著眉頭上浮現了一層熱汗,心中唏噓不已,不禁意識到,九鼎山河志出現在九鼎天朝建國之初,距今已經不知道多少歲月了,他才發現自己知道的一些東西,都是古老的東西。

不過,幸虧這些禮儀,才沒有讓李浩然露餡。

畢竟現在蠻族部落中,懂得古蠻禮儀和規矩的人極少,一般出現這樣的人的話,大都是從隱世古蠻部落走出來的強者。

當然,李浩然並不知道這些。

「可就算是時代在變遷,古老蠻族的禮儀不能廢棄!難道他們忘了先祖,忘了古老的蠻誓了么?」

李浩然既然誤打誤撞被小月認為是古蠻一族的人,他也只有硬著頭皮裝下去了。

一個從古蠻部落出來的人,定會對古蠻禮節極為看重,也定然會對於外面的一些事情無法接受。

聽著李浩然的話,小月笑的更開心了,她搖頭說道:「怎麼會呢!咱們不會忘記的,可現在外界人族對於咱們蠻族的壓迫越來越厲害的,有的地方已經出現了屠殺部落的事情,為了傳承,為了咱們蠻族的血脈綿延,必須這樣!」

「……罷了!我也不和你一個女孩討論這麼嚴肅的問題!這些瓜果很好吃,謝謝你了!」

李浩然一嘆,並未繼續糾結下去,有些話只要提上一提就可以了,他拿起桌上的瓜果吃了起來。


小月又和李浩然閑聊了一些,這才輕盈的離開了石室。


……

在銀月寨的一個巨大如同宮殿般的石室內,小月輕靈的邁著腳步,走入了內中。

在這裡有一尊閃爍著銀色光芒的月亮石像,在石像之下銀月寨的阿公噶圖正跪在蒲團上,聽著身後走來的腳步聲,他忽地睜開了眼睛,平靜的問道:「聖女,你探查的如何?」

「他左手上的印記是鳶尾印記,我感受到了毒的力量,且他是一個古蠻!根據咱們寨子內的資料所示,他可能來自南黑巫山的萬毒峽谷內,那裡隱藏著一支古蠻部落!……阿公,他值得信賴,我們或許可以通過他,在雷電大部中獲得更多的資源!」

小月停在了月亮石像前,眼中閃爍著一抹虔誠的光芒,她說到最後的時候,遲疑了一下,這才說出了心中想法。 第三百九十一章伏擊

「嗯?你想要讓他替咱們去黑巫聖殿么?」

阿公噶圖聽后先是一愣,接著站了起來,認真的看著聖女小月,沉聲問道。

小月一笑,點了點頭:「也是這麼一個意思!這一次咱們銀月寨有兩個名額,正好給他一個,有他在這一次黑巫聖殿我有七成把握,將咱們銀月寨的圖騰神典取出來!」

「聖女,你不要忘了!咱們銀月寨是有兩個名額,可其中一個名額,已經被炎陽部落的人奪去了!你以為憑藉咱們銀月寨的力量,能夠抵抗得住炎陽部落的強者么?就算是你成功了,咱們銀月寨也還是一個寨,根本無法對抗炎陽部落!」

阿公噶圖嘆了口氣,凝重的搖頭說道。

小月聽后,並不為意,她仍舊笑著說道:「阿公,別忘了鳶尾可是一個古蠻部落出來的人!」

她想要藉助李浩然的名頭和身份,來壓制炎陽部落,將本屬於銀月寨的那個名額要回來,然後再找李浩然談一談,給李浩然這麼一個機會,來讓李浩然幫助他們銀月寨。

古蠻部族雖隱世不經常出現,可他們這些古蠻部落都極為強大,更是十分的護短,在外面這些蠻族之中,擁有著極為強大的威懾之力。


這也是小月為何在這個時候,提出這一個想法的原因。

阿公噶圖也能夠想到,可他不想冒險,畢竟銀月寨在他的管理下,正蒸蒸日上,只要等上數十年的時間,就一定能夠誕生出一批強者,到那個時候,他們銀月寨也就可以晉陞為部了。

「可我還是覺得,這件事情要謹慎一些為好!我可不想,先祖的基業,毀在我的手中!」

噶圖仍舊搖頭說著,說到底他還是不相信李浩然的力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