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剛子一看這情況,趕忙上前一記手刀切在李亮的脖子上。

其實剛子是不想驚動李亮的母親的,直接把李亮打暈,然後帶到外面弄醒。在嚇唬嚇唬他,可是他還是下手晚了。 李亮被剛子一記手刀切暈後,身子緩緩的倒下,正在這時,李亮的母親聽見兒子在客廳喊起來了,還說什麼要報警,老婦人便出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李亮的母親出來後,正好看見李亮倒下,老婦人趕忙上前扶起兒子。“小亮啊,你怎麼了啊!”

老婦人喊了兩聲,見兒子沒回應,剛子剛要解釋一下,老夫人呼吸就開始加速了,人也無力的向下倒去。

剛子一看這場面,當時知道要壞,趕忙掏出手機打了120,隨後在老婦人身上翻了翻,果然速效救心丸在衣服兜裏面,剛子知道自己猜對了,這李亮的母親有心臟病。

剛子趕緊幫忙把速效救心丸給老婦人服下。

剛子並沒有將李亮和老婦人扔下一走了之。而是等着120將李亮的母親接走後,剛子將李亮弄醒,然後才離開的。

當然走之前,李亮是放了一陣狠話,最後還說要告剛子。

剛子也沒鳥他,直接轉身走了。

剛子帶着衆人灰頭土臉的回到了兄弟酒吧,剛子感覺今天的事情辦的不是很理想,想不和林峯等人說,但是又害怕日後有什麼事情,在牽扯到林峯他們,於是剛子還是把事情的經過和林峯他們說了。

“我還以爲上次林子出事後你就成熟了呢,可是沒想到,你還是這般性急。”大鵬埋怨道。

“我也是想把咱旋風要賬公司的名頭在打的響點嗎,哪知道遇見了個油煙不進的主。”剛子一臉喪氣的說道。

“這事有蹊蹺,既然李亮只是一個普通的生意人,爲什麼你們恐嚇他,他還一點都不害怕,即使他不想還錢,也應該用柔和的辦法拖着你們,而不是很強硬的跟你們對着幹,這不符合常規的現象。”趙豹分析道。

“沒事,剛哥你不要有什麼心理壓力,既然事情已經出了,就不要想太多,大不了這單買賣咱不做了,也沒有人敢把咱們怎麼樣,只是剛哥,以後有什麼事多和大家商量,多聽聽三眼哥和豹哥的意見,畢竟人家都是老-江湖了。”林峯說道。

“哎!好了,我承認這回是我貪功心切,下回有什麼事我會和大家商量的。”剛子嘆了口氣後說道。

就這樣這件事就放下了,林峯等人也沒太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第二天林峯起來後,決定在去一趟羣佛山,上次在羣佛山上的羣佛寺雖然是拍了不少證據,可是林峯想起李鐵說姚勝天有後臺,所以林峯決定在多搞點兒證據來,以免一下子扳不倒姚勝天。

於是林峯帶着李鐵借給他的那塊擁有針孔攝像頭的手錶在一次出發了。

這次和林峯去的人不少,開了兩輛車,林峯大鵬趙曉超剛子一輛車,趙豹周海濤朱偉一輛車。三眼帶着黑狗和男人幫剩下的無名小卒一起在家守着兄弟酒吧。


林峯等人直接把車開到了羣佛山下,但是沒有上山,直接來到山下的村民家裏,可是和村民聊着羣佛山。

林峯第一次來時就瞭解到,這裏的村民對羣佛山的承包人很不滿意,所以這次沒費勁就拍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

只是林峯出於對村民保護的心裏,只是把村民對羣佛山承包人不滿的語言給錄了下來,並沒有將他們的正臉給拍下來。

隨後林峯讓趙曉超去趙豹的車裏,並且趙豹的車就停在山下,等山上的工作人員下班後,讓趙曉超認人,看看有沒有那天在山上的和尚下山。

林峯大鵬剛子,直接開車去離着羣佛山十公里外的一個小鎮上。

林峯他們在幾家旅店和娛樂場所來回巡查蹲點,目的就是抓幾個山上的僧人。

到了下午四點半左右的時間,趙曉超終於在趙豹的車裏看見了山上的工作人員和那些所謂的高僧們下山了。

趙曉超看見了好幾個那天他們在山上看見的僧人,於是趙曉超給林峯打了電話,告訴了那些僧人開的什麼車和車牌子。

wWW ¸tt kan ¸C〇

當趙曉超給林峯打完電話後,他看見了那個在佛緣殿讓他們供養佛像的僧人了。

“快豹哥,跟上這輛寶馬。”趙曉超說道。

趙豹開着他的帕薩特,跟着這輛寶馬就出發了。

“TM的,這個和尚老操蛋了,那天把我們給忽悠的都下不來臺了,今天這廝居然穿的這麼悠閒,還開着寶馬,雖然是3系的,那也要幾十萬啊,看來這當和尚還是一份很牛X的行業啊。”趙曉超感嘆着。

“超哥,那你也去當和尚算了,然後微微姐由我來搞定,這麼樣?”周海濤在後面說道。

“尼瑪,你以爲我不想當個和尚去啊,可是人家寺廟點要我啊,再說了誰告訴你的和尚就不泡妞了,你看這活穿的這麼時尚,不泡妞幹啥去了,在說了,我不說他是和尚你們知道嗎。”

“也是,這當和尚還是很有前途的,居然可以開寶馬,身上那身和尚袍一換,還真看不出來是和尚,看來這和尚的而行業也要火了。”周海濤感嘆着說道。

“你們這羣小子啊,沒事就知道瞎扯,你看這貨能是真和尚嗎,一看就是個水貨。”趙豹說道。

十幾分鍾後,趙豹跟着這輛寶馬來到了一家裝修很別緻的飯店。趙曉超趕忙給林峯打電話。“峯哥我們跟着那個佛緣殿的和尚到了一家飯店了,你快過來吧,我們這邊沒有偷-拍的設施啊,你過來拍拍這和尚吃什麼大餐吧。”

“哦了,你們在什麼飯店門口啊,等着我,我們這就過去。”

林峯把他跟蹤那個僧人來到的賓館名記了一下,隨後就去了趙曉超那裏。

林峯到了飯店門口後,打量了一下這家飯店。

好嗎,當和尚真瀟灑啊,居然吃飯都到這種有排場的地方。

這家飯店是個四層樓的飯店,名字叫;‘東來順’,看外面的裝修就知道據對在這小鎮上數的上號了。

林峯問道:“你們派人跟着沒有。”

趙曉超道:“朱偉上去了,一會兒等他下來們就知道這大師在那層樓用膳了。”

剛說完,朱偉就下來了。“怎麼樣看見了沒?”趙曉超問道。

“我擦!這當和尚真有前途,居然和一個大美女在一起吃飯。”朱偉很興奮的說道,就好像和那個大美女吃飯的是他一樣。

“艹,說重點在幾樓,哪個包廂。”趙曉超問道。

“他們沒在包廂,在二樓的散臺。”朱偉說道。

“你們在下面等着,我上去看看。”林峯說道。

“你可看清楚點兒峯哥,那貨下車後還帶了頂鴨舌帽。”趙曉超提醒道。

“這樣吧,曉超和朱偉你倆都和我上去,然後豹哥你帶着他們到樓上找個包間先吃點飯,我們去二樓的散臺吃,隨便我給這位大師曝曝光,看看他是不是在啃牛鞭。”林峯說道。

衆人被林峯的話逗的哈哈大笑。 林峯和趙曉超還有朱偉去了二樓的散臺,趙豹他們在迎賓的帶領下,去了三樓的包廂。

林峯他們到了二樓的散臺後,離着那個僧人的位置只隔了幾張桌做下了。

林峯他們隨便的點了幾個菜做做樣子。“就是他們呢倆,看見麼峯哥。”朱偉用手偷偷的指了指。

林峯只是看見了一個側影,但還是看見這位佛緣殿的僧人,頭上戴着一頂白色的鴨舌帽,上身穿了一件T恤衫,下面是牛仔褲,怎麼看也看不出來是個和尚,在看他們桌的飯菜。雖然沒有林峯說的牛鞭,但是羊腿、羊蹄、羊湯,是都有了。

林峯把手錶遞給朱偉道:“你帶上這個,過去給他們拍拍,我和曉超在這等你。”

朱偉接過手錶戴好,林峯幫他調成拍攝狀態,然後林峯和趙曉超埋頭吃飯,曝光和尚開葷的大業就交給朱偉了。

朱偉來到僧人的旁邊的那桌,開始和那桌的人瞎侃:“我去哥們在這呢?”

那桌吃飯的是一對二十出頭的小情侶。那男的道:“小兄弟我們認識嗎?”

“這話說的,肯定認識啊,我上學時,我們還是一個學校的呢,你是我學長啊,來學長先抽抽。”朱偉開始發煙。”朱偉給這男的把煙點上後,戴着手錶的那隻手,就放在凳子後面,而後面正是那僧人吃完的位置。

“怎麼樣學長現在混的怎麼樣,我記得那時候你在咱們學校可是老拉風了。”朱偉繼續胡侃着。

“是嗎,我記得我上學時,學習成績一點兒都不好啊。”

“那個……我說的是打架嗎,那時候你不是咱們學校的校棍嗎,外校來咱們學校裝逼的,都被你給打跑了。”

“沒看出來,就你這小體格,上學時還很厲害。”那個女孩問男孩道。

“咳咳,男的乾咳了兩聲,我上學時發育早,個頭高,所以在學校裏還算踢得開。”

“你還發育早,怎麼現在才一米六五啊?”女孩問道。

“那個……先前都發育了,後面就不發育了嗎。”男的尷尬的說道。

“就是,那時候我們上學的時候,就有很多女孩都很喜歡我的學長了,這位美女你能和我們學長在一起還真是很幸運啊。”

“看不出來啊,你上學時就這麼搶手了。”女孩帶着點兒醋味說道。

“啊……是啊,我上學時,還算有點女生緣,但我沒和任何女孩處過對象。”男的說道。

“就是,我們上中學那會兒,哪兒像現在的學生,成天就想着搞對象。”朱偉在一邊說道。

隨後那女孩看了看朱偉道:“你到底誰啊,你認識我男朋友嗎?”

“認識啊,我學長嗎,是吧學長?”

“你說說他叫什麼名字。”那女孩指着自己的那朋友問道。

“學長嗎,哎呀!看我這記性,我忘了啊,對了學長你叫什麼來這?”

“好了小兄弟,你認錯人了,他小學畢業就不念了,根本就沒上過中學。”那女孩看着朱偉說道。

“咳咳,真是太遺憾了,我還以爲你就是我一直都很崇拜的學長呢,那好了不打擾二位了。”朱偉這廝和人家胡侃了十幾分鍾後,還是被揭穿了。

朱偉回來後,林峯和趙曉超都給他舉起了大拇指。

林峯幾人又在這裏等了十分鐘左右,那僧人買單下樓了,林峯等人也跟着買單下了樓,隨後林峯給趙豹他們打了個電話,趙豹他們也下來了。

林峯幾人一直在後跟着那個僧人,開車的是趙曉超,雖然沒有證,但是這車開的很穩。

“峯哥,我說你堂堂的老大,怎麼連車都不會開啊?”趙曉超問道。

“沒辦法啊,我在山村裏裏面生活了十幾年,自行車勉強會騎就不錯了,別說轎車了。”林峯無奈的說道。

“回去後你要學開車了,等考證時別忘了帶上我啊。”趙曉超說道。

“看吧,回去要是有時間我就考個證。”

林峯跟着那僧人來到一家很豪華的酒店。林峯道:“曉超咱別跟着停,這假和尚精着呢,咱的車繼續向前開。”

隨後林峯給趙豹打電話道:“豹哥你們把車停在酒店門口,然後你跟着上去,看看這假和尚在哪個房間開房。”

林峯他們的車直接開走了,後面趙豹的車停在了酒店的停車場,然後趙豹按着林峯的意思跟着僧人上了樓。

林峯有讓趙曉超把車開回了酒店門口。

幾分鐘後趙豹下來了。


“怎麼樣豹哥,看見他們在幾號房間了嗎?”林峯問道。

“Ok.五樓506號。”趙豹比了個手勢。

林峯邪笑了下道:“咱們等會兒上去,給這僧人一個驚喜。”

“哈哈!”衆人都樂了。

十分鐘後,林峯帶着大鵬剛子趙曉超上了樓。

林峯直接來到五樓,看了看走廊裏的監控器,沒有猶豫直接過去敲了506的房間門。

“咚咚咚!”林峯連着敲了好幾下,也沒人開門。

這時上來了幾個保安,過來問道:“請問先生你們有事嗎?”

“哦,我的朋友在裏面呢,是他讓我過來的。”林峯很從容的回答道。

“先生,請您提供一下房間登記人的姓名。”保安問道。

“周海濤。”林峯順嘴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