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剛才雖然只是安慰曾牛,但是酒坊確實需要一個拉酒拉貨的,這倒也不是不行,而且回頭進縣裡也要更加頻繁了,有個相熟的馬夫也是好的。

沈月容痛快答應道:「好,酒坊以後的活就歸你了。」

曾牛趕緊高興的說道:「謝謝東家。」

二人又把東西一一放入馬車內,沈月容去跟顧景淮告別。

今日一別,下次又不知道何時再見了。

沈月容笑著說道:「顧大哥,天都快亮了,我要回去了。」

忙活一晚上該累的,是該回去了,相信下次很快就會再見面的。

顧景淮冷淡說道:「恩,路上小心。」

眼前這男子不僅救自己於刀下,還把損失的財務盡數截回來,這份感激說是說不完的,只能盡數放在心底了。

沈月容已經習慣了顧景淮的語氣,她依然笑著說道:「今日之事多謝顧大哥了,下次去縣裡我再登門道謝。」

顧景淮點頭示意,也準備回縣牢審問一眾犯人。

二人背向而走,沈月容戀戀不捨的多次回頭張望顧景淮的背影。

等到了嶼頭村天都已經大亮了,沈月容跟車夫直接去了酒坊,打算先卸下藥材。

一眾人等除了武大哥沒在,其他都在,看到沈月容回來都十分的開心:「東家回來了。」

但是又很疑惑,這也太早了:「東家怎麼這麼早回來?」

不等沈月容說話,馬夫就自來熟,把昨晚的事情添油加醋繪聲繪色的講了一遍。

這一眾人等都是鄉野村婦,有的連縣都沒去過,聽到東家路遇劫匪,膽子都嚇破了,紛紛皺眉揪心,聽到失而復得大家才鬆了一口氣,沈月容看著直笑。

這曾牛不僅會駕馬車,還這麼會講故事,倒是有趣。

看大家聽完了故事,沈月容也有些犯困了,打算交代完回去歇會兒:「這次我從縣裡又帶回來了不少的藥材和訂單,接下來你們要辛苦了,尤其這藥材被土匪們弄得髒兮兮的,清洗得多費點勁。」

眾人紛紛點頭,孫嬸子上前說道:「東家,你下次去縣裡得帶著人一起了,這一個人可真不安全。」

這是有道理的,昨晚真是劫後餘生。

曾牛趕緊說道:「不會一個人的,以後這不都有我嗎?往後我們也是共事了。」

眾人心裡直打鼓,你有用的話昨晚怎麼還那麼慘,要不是縣令只怕二人都已經是亡魂了。

沈月容解釋道:「這曾牛以後就負責給我們往附近的鄉鎮送酒還有拉貨,下次你們進鎮上買東西也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這倒是好,還沒坐過馬車呢,酒坊有了馬車,以後還怕沒機會坐嗎?

眾人想到能坐馬車一臉的興奮,錢大娘知道沈月容受了傷,十分擔心的催促:「東家,你快回家歇著吧,這裡有我們呢,你這還受著傷,又一晚上沒睡的。」

「恩。」沈月容本就打算交代完回去的「我拿些東西就回去了,酒坊就交給你們了。」

沈月容收拾出來沒損壞的筆墨紙硯和吃食,去堂屋拿上黃管家送來的點心,回了家。

沈大山和林沐秋都很訝異沈月容這個時間回來,但是沈月容實在困得很,沒有工夫解釋,只說睡醒了再說。

沈大山看女兒如此疲憊,自然沒說什麼,林沐秋忙著減肥也沒功夫搭理沈月容的事,只專註著忙裡忙外。

等天微微黑,沈月容被餓醒,沈大山好幾次想來敲門,又想著女兒疲憊的樣子,終是不忍心。

沈大山看到沈月容出了屋十分的高興,語氣中帶著心疼和責備:「快去吃飯,這都睡一天了。」

沈月容微笑回應,一家子又坐在飯桌前吃飯。

沈大山早上看沈月容累成那樣,今天特意買了上好的五花肉,做了梅菜扣肉,香氣撲鼻,尤其對於餓了一天的沈月容來說特別饞人,當然對於因為減肥好幾天沒吃葷腥的林沐秋,這梅菜扣肉彷彿一直再喊:「吃我吧,我可好吃了。」

沈月容想起黃管家給準備的食物,還有一些沒被土匪吃掉,包裝也完好,她也拿了回來。

她進去拎了出來,打算加菜。

「這都是黃管家給買的,也不知道是啥。」

一袋子是鹵豬頭肉,顏色紅亮,豬耳朵上的白筋清晰可見,林沐秋和沈年華直咽口水。

還有一袋子是碌鵝,蒜頭薑末和豆瓣醬混合的醬汁淋在上面,十分的可人。

沈年華饞的流口水,看了一眼姐姐,得到姐姐的示意就開始大快朵頤,吃的是滿嘴油光,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撅著嘴滿意的大聲咀嚼著,彷彿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吃到了美食一樣。


沈月容餓極了,也吃了起來。

林沐秋忍了忍,扒拉著碗里的飯和一點白菜,羨慕的盯著姐弟倆狼吞虎咽的樣子。

等我瘦了再吃,到時候我也吃成沈年華這樣,滿嘴滿面的油光。

林沐秋默默低下頭不去看,只盯著碗里的飯菜扒拉,奈何肉香味直鑽鼻孔里。

沈年華吃美了,開始得意的吧唧吧唧,以表示他的滿意。

這孩童玩樂般的吧唧聲,沈大山和沈月容只覺得可愛,可聽到了林沐秋耳中,卻十分的刺耳。

她看著已經不多的碌鵝,心裡十分的難忍。

這碌鵝自己都沒吃過,他們三人吃這麼香,一定很好吃,雖然是減肥,吃一塊應該不打緊的,對,一塊而已。 林沐秋顫顫巍巍的伸出了筷子,三人都愣住了,盯著林沐秋的筷子。

三個人的臉上都寫著:你不是說好了要減肥嗎?

林沐秋臉一臊,嘴唇一抖,還是理直氣壯的說道:「我就吃一塊,吃一塊還能胖不成?」

說完直接夾了一塊迫不及待的放入嘴裡,一股子肉香在唇齒間流竄。

這也太好吃了吧,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肉,不行,不能全便宜這姐弟倆,都已經沒幾塊了,我得趕緊吃些。

林沐秋嘴裡還嚼吧著一塊碌鵝,又趕緊伸手把剩下的幾塊碌鵝全放在了自己跟前,三人都傻傻的看著林沐秋,不約而同的在腦中響起林沐秋的兩句話「我要減肥」「我就吃一塊」。

林沐秋顧不上他們三人的想法,這會兒也早就不記得減肥的事了,只是含糊的說道:「你們都吃那麼多了,這一點就都給我吃了,你們吃別的。」

沈大山本來看林沐秋減肥不吃肉,怕把身體搞壞了,看她現在願意吃肉,笑笑也就算了。

沈年華碌鵝吃了不少了,反正還有梅菜扣肉跟豬頭肉,也就自顧自的去吃別的了。

沈月容心裡一直暗笑,這減肥人的通病不都是這樣嗎?等你明天起了肯定要後悔的。

吃的差不多飽了,除了林沐秋大家都放慢了速度,沈月容就簡單的說起昨天的遭遇。

雖然沈月容已經省略了很多危險的場景,但是沈大山聽到沈月容居然遇到劫匪,就已經嚇得渾身發抖,唇色發白。

都怪自己沒想到,怎麼能放心讓月兒一個人去這麼遠的地方,這要是出事了,可怎麼辦啊?

沈大山聲音都有些發抖:「月兒,你受罪了,都怪爹沒本事。」


沈年華也嚇壞了,想到可能再也見不到姐姐,緊緊抱著沈月容:「姐姐,年兒下次要陪你進縣裡,年兒保護你,不讓壞人欺負你。」

沈月容來不及為弟弟的懂事高興,就被弟弟壓到了受傷的手臂,沈月容吃痛一聲。

本來就故意省略了這些,這下瞞也瞞不住了,沈月容看著他們二人擔心的樣子,只好故作輕鬆的解釋:「沒事,就是一點小傷,縣令給了葯,已經快好了。」

沈大山和沈年華更加的擔心,非要看傷口,沈月容拗不過。

等看到了那道諾長而又猩紅的鞭傷,沈大山開始淚眼蹣跚,沈年華開始噘嘴掉眼淚。

沈月容最看不得這些:「好啦,我都說了沒事了,這一點小傷算啥,我能動能吃的,而且我用藥了。」

就是啊,活著就行了以前也沒少被我打,這點傷算什麼?這要是死了誰給賺錢買肉吃。

一旁光顧著吃肉的林沐秋也點頭說道:「就是,這可是遇到劫匪,能活著就不錯了,受點傷都是好運氣的了,這肉你們還吃不吃,不吃我可全吃了啊!」

兩人看著沈月容和林沐秋輕鬆的樣子,也稍微放鬆了一些,沈月容也安心了下來。

本來就是怕說了擔心,這才等吃飽了雲淡風輕的說出來,沒想到還是惹的二人擔心了,還好這沒心沒肺的林沐秋不經意說的話,倒也算幫忙安撫了二人。

沈月容拿起一塊豬頭肉在沈年華跟前晃,故意引誘著沈年華。

沈年華看肉不多了,快被林沐秋吃完了,又被沈月容這一引誘,又開始吃起了肉來。

小孩就是好騙,這年兒是越來越懂事了,王秀才功勞最大。

沈大山不放心,拉著沈月容說道:「月兒,以後爹陪你去,帶著我的弓箭,誰也不能欺負你。」

這倒也不是不行,爹爹跟著確實放心些,只是自己進縣裡多是談生意,怕爹爹跟著會覺得不自在,不跟著吧,爹爹人生地不熟的只能呆屋裡,怕是要無聊了。

沈月容剛想委婉拒絕,林沐秋先不幹了:「不行,這家裡,里裡外外這麼多活,還有兩個小孩要人照顧,你去了我一個人可照顧不過來!」

林沐秋是怕沈大山跟著沈月容老往縣裡跑,回頭見多了妖艷女子,會更加嫌棄自己,現在恨不得天天跟著沈大山寸步不離,怎麼能讓沈大山去縣裡。

沈月容倒覺得林沐秋不管是打什麼算盤,但這話說的不錯,無形中幫了自己,倒是可以考慮帶幾個工人出去見見世面,回頭她們辦事利索了,對酒坊怎麼都是有好處的。

沈月容安撫道:「是啊,爹,我定了馬車了,以後都馬車接送,我也會考慮帶著酒坊工人一起去,你們就跟家照顧家裡就好了,年兒和京兒都還小呢。」

沈大山看母女二人都這麼說了,也就沒有堅持:「好,以後一定要帶著人一起去,不然爹實在不放心。」

林沐秋看他們談完了又開始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肉,而且沈年華也在瘋狂吃肉,她心裡很是著急,恨不得把肉全抱回屋裡一人獨食,又不禁後悔剛才說了兩句話耽誤了吃肉。

但這肉畢竟是丫頭買的,自己也不好拿走,不然以後不給買了怎麼辦?只能快些吃。

林沐秋這會兒早把減肥拋諸腦後,開始一大把一大把的往大嘴裡送肉,渾濁的眼睛還盯著沈年華這個競爭對手,生怕沈年華吃的比她多。

第二天一大早,沈月容昨天睡得多,早上起來覺得精神倍兒好,懶懶的伸了一個大懶腰。

沈大山坐在堂屋裡,林沐秋坐在院子里,這兩人互不搭理,林沐秋看著還十分不開心。

沈月容覺得奇怪,沈大山一向好脾氣,這林沐秋最近也安份,這又怎麼了。

問了沈大山才知道,原來林沐秋早上起來就不讓沈大山穿好衣裳,可是沈大山的舊衣裳基本都被沈月容扔掉了,不穿好衣裳穿什麼?總不能光著出門吧?沈大山沒有依了林沐秋,林沐秋這才鬧上了。

兩人鬧了個小不愉快。

這林沐秋怕是早上起來想起昨晚吃的肉,知道自己減肥減不下來,這才作妖的吧。

沈月容看沈大山倒是沒什麼不開心,只是不想跟林沐秋掰扯,她決定去看看林沐秋想做什麼。

林沐秋此時正坐在院子里懊惱的發著呆。

怎麼昨天晚上就吃了那麼多肉,這早上起來還感覺沒消化完。這還怎麼減肥,今天都感覺腰圍又大了一圈,這前幾天豈不是白餓了,白乾了那麼多家務。 這沈大山穿的好,人又精神,長的也好看,最近沒下地都白了不少,豈不是會越來越好看,這樣下去不是很快就被人勾引走了?

昨晚吃肉有多幸福,現在就有多懊惱。

林沐秋哭喪的一張臉,渾身一點勁沒有的樣子。

沈月容想起昨晚林沐秋也算幫了點小忙,雖然不是主觀意願,但是禮尚往來,今天也非主觀的意願的幫她一把吧。

沈月容走上前:「昨天那肉好吃嗎?我會買更多更好吃的肉回來,你就別折騰了。」


好吃是好吃,但是你當我想減肥嗎?還不是想漂亮一些,怕你爹被賤貨勾搭走。

居然這麼好心叫我不要減肥,這丫頭不會真的想以此為借口要給她爹找小妾吧?

林沐秋瞪了沈月容一眼,說道:「你說的輕鬆,不減肥我怎麼防著你爹被人勾搭走?我只能讓你爹脫下好衣裳,家裡又沒有別的衣裳,回頭我趕緊再給他買兩身粗布去,都怪你,好好的衣裳扔了幹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