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剛纔怒懟黑市負責人,強勢抓傷顧客的行爲,太兇殘了,讓人心中生畏。

陳浩也樂得如此,完全不管,而是看向公雞,低聲道:“怎麼樣?”

公雞也低下腦袋,小聲回答:“有蠱蟲,那小子是被蠱毒控制了,不過感覺好奇怪,這蠱蟲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陳浩笑道:“有蠱蟲就行,這一波完成的不錯,記你一功。”

公雞美滋滋道:“不算什麼,剛從電影中學到的,想要嚇唬人,屁話不能多,最好是一句話懟到底,氣勢層層遞進,這樣就能攻破對手心理防線。第一次施展,沒想到效果不錯。”

陳浩正要開口,神色一動,轉身看去,就發現,之前和年輕人一起的女孩,再次走到了攤位邊,怯怯的看着陳浩。

陳浩略一思索,道:“你想要護心丹?”

女孩急忙點頭,說道:“我爺爺心臟不好,時常發作,如今都只能依靠起搏器才能生存,我修行以來,研究各類丹方,可惜一無所成,之前發現了前輩的這盒護心丹,發現它居然蘊含靈性,這絕對是我爺爺的救命之物,所以我想購買,只是,我真的沒有這麼多錢,就算是六億,我也要去湊一湊。”

陳浩笑道:“錢就算了,只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這盒護心丹,我就送給你。”

女孩驚喜道:“前輩當真?”

陳浩道:“區區一盒護心丹罷了,我還用不着騙你。”

女孩急忙道:“那前輩你問。”

陳浩道:“剛纔那個年輕人叫什麼,師承何人,和這個黑市管事是什麼關係?” “剛纔那個人叫魏宏成,師承正一教分支,屬於支脈比較出衆的弟子,家裏在廣陵這邊也有些勢力,所以性格有些張揚,不過他和黑市管事有什麼關係,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魏宏成也沒提過這件事。”女孩毫不猶豫的就把所知信息告知了陳浩。

陳浩沉吟片刻,笑道:“可以了,這個給你。”說完陳浩把銀盒子遞給了女孩。

女孩接過,還有些不敢相信,遲疑了一下問道:“前輩,真的不要錢嗎?要不,我給您湊一億,這是我目前能夠拿出的最多了。”

陳浩笑道:“不用了,這護心丹也不是什麼靈丹妙藥,如果你真覺着拿的不安心,出一筆錢去做善事,行善積德,自有福澤。”

女孩一怔,隨後對陳浩鞠躬道:“多謝前輩。”

說完,女孩轉身離去。

在女孩走後,陳浩直接把擺攤的東西全部收了起來,然後招呼了黑貓和公雞一聲,轉身就走。

一旁一直在關注的年輕人見狀有些傻眼,愣了好一會兒後,這才急忙拿出手機,開始聯繫。

等陳浩出了黑市樓,就看到了站在車邊等他的秋水。

“陳前輩,你怎麼突然出來了?要去那裏?”秋水開口問道。

陳浩笑了:“我記得我說過,合作的前提是,我不接受命令,所以我的行動是自由的,要去那裏都是我的個人事情,需要和你通報嗎?”

秋水語塞。

陳浩繼續道:“對了,明通大師和高道長,還有那個盈盈呢?”

秋水道:“兩位前輩一早就離開,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沒有派人跟蹤,至於盈盈姐,她好像還在睡覺。”

陳浩眉頭一挑,笑道:“那行了,你們有什麼計劃,就按照計劃來,我屬於編外人員,放心,我就算要走,也要等那許天美的威脅解除了纔會走,不會放你們鴿子的。”

秋水看了陳浩一眼,點頭道:“那前輩小心。”

隨後秋水駕車離去。

陳浩上了自己的車,把東西收入了袖裏乾坤,然後閉目養神。

公雞看的茫然,開口問道:“浩哥,我們在這裏幹什麼?”

陳浩也不睜眼,回道:“等。”

公雞不解道:“等什麼?”

陳浩笑道:“等一件事出現。”

公雞道:“浩哥已經知道這裏是什麼問題了嗎?”

陳浩道:“有點眉目,不過是不是猜測的那樣,就要等。”

公雞明白過來,也不問了,躲到後座位,幻化ChéngRén型,掏出平板,然後打開QQ。

看它熟練的登陸,這貨不知道啥時候自己都有了QQ號,而且QQ名字:雞爺。

登陸之後,公雞的QQ號上卻沒有幾個朋友,它點開第一的那個。

這個好友網名也有意思,喜歡找刺激的寶寶。

點開之後,公雞就打字過去。

“第一滴血不錯,還有沒有別的電影推薦。”

少時,對方回信:“我喜歡的大多給你推薦了,不過看你這樣,也是喜歡刺激的人,想不想面基?”

公雞打字:“我不是人,面基不合適。”

“那你是什麼。”

公雞:“我是雞。”

“你不是男的嗎?怎麼**?”

未來天王 公雞道:“我是公雞。”

“嘻嘻,你好逗,這麼幽默,你一定是可愛的藍孩子,我好想見你啊。”

公雞:“雞爺是個傳說,見面就算了,還有好電影沒,沒有我自己去找。”

“別呀,陪人家聊會兒嘛,人家是女孩子,你不憐香惜玉,這樣會沒有女朋友的。”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公雞:“要什麼女朋友,只要雞爺想,天下皆後宮。”

“……”

時間慢慢過去,等到夜色降臨的時候,廣陵黑市已經達到了巔峯時期,四面八方的修行中人或者權貴之人進入這裏,或以物易物,或金錢購買,熱鬧非凡。

陳浩沒有絲毫動靜,只是默默的看着黑市樓。

就在時間一點一點流逝,轉到了九點的時候,突然,異常出現了。

黑市樓突兀的冒出了一種詭異的氣息,這股氣息籠罩了整個黑市樓。

這情況一出現,陳浩眼神微動。嘴角也揚起了一絲冷笑。

果然,我的猜測沒錯。

公雞也是目瞪口呆:“臥槽,浩哥,這是什麼情況?這股氣息,這是蠱蟲的氣息!”

陳浩道:“不錯,這就是蠱蟲的氣息,而且這纔是蠱蟲之中的轉生蠱。”

公雞一愣:“這是轉生蠱?”

陳浩道:“之前那個盈盈說什麼許天美被人用轉生蠱奪舍,說的頭頭是道,其實就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她可能以爲,外人對神祕的苗疆蠱知道的不多,的確,我瞭解不深,不過她不會想到,雖然瞭解不多,可是我卻知道蠱蟲之中的幾種特殊蠱,其中就有這轉生蠱。這是在黃仙奶賠償的道卷之中其中一本有大致的描述。所以從一開始,我就沒有相信她。”

公雞眨巴眨巴眼睛:“浩哥,那你還和她說合作的事。”

陳浩笑道:“她想忽悠我,我當然也跟着忽悠她,你別看這忽悠,有時候忽悠的話裏也能找到真相,就比如那一次,她一直在強調拯救姐姐,甚至在我拿出寶物來,她故意表現急迫想要的心思。可惜演技太差,漏洞百出,我看出她根本不稀罕,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在給我加強思維,讓我相信她說的是真的,然後根據這個思維來調查,行事,最終落入她的算計中。”

公雞道:“算計什麼?”

陳浩道:“自然就是這轉生蠱了,苗疆轉生蠱,需要吞噬許多強大的魂魄,生機血肉,甚至法力,來讓轉生蠱催動轉生之力,只有這樣,纔可以讓人轉生成功,重活一世,,我,還有你們,可都是最好的養分。”

公雞驚愕道:“浩哥的意思是,其實這所謂的陰謀,就是那個盈盈弄出來的?而這個黑市就是……”

陳浩道:“不錯,盈盈……不對,應該叫她許天美,就是幕後之人,你和小黑不說她身上有一股你們不喜歡的氣息嗎?那股氣息實際上就是死人的氣息,這個許天美已經死了,我觀她命相,早就沒有生機了。只是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讓自己依然保持着活着的模樣,這轉生蠱,估計就是它爲自己準備,想要重獲一世。” 公雞怔怔許多,才說道:“聽起來好複雜啊!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陳浩笑道:“這就是關鍵了,或許她不在意我,但是,她肯定在意你,因爲你是她的剋星,你在,她就不安心。特別是現在轉生蠱暴露,她只能選擇轉生,絕不允許我們破壞,你說對吧,許天美。”

最後一句說出來,陳浩身影直接從車窗鑽了出去,一掠到了幾米外,然後手捏法決,一道法光破空而出。

法光過處,一道虛影憑空浮現,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

這女人外表,隱約和那盈盈有幾分相似之處。

輕易避開法光,女人嘻嘻一笑:“真是讓我刮目相看,你居然看的這麼透徹。”

陳浩淡然道:“不是我看的透徹,是你演的太差。”

女人不置可否的道:“說起來我很好奇,我和你之間,沒有過交集吧?你爲什麼說我是你仇人?”

陳浩道:“很簡單啊,你在杭城的老窩被我端了,你不會懷恨在心?”

許天美一愣,旋即笑道:“你說那個啊,那就是誤會了,你說那是我的老窩,實際上不過是我缺少一些東西,臨時抓來的勞力罷了,之前我要的東西已經得到了,那些勞力也就沒有價值了,你愛怎麼樣都可以。”

說完許天美道:“如果我不介意,現在你是不是就不會阻止我?”

陳浩笑了:“我說不會,你信嗎?”

許天美道:“信。”

“那好,就此告辭,拜拜。”陳浩揮手,轉身就走。

就在這時,許天美卻是身影一閃,來到了陳浩的伸手,面目猙獰的伸手對着陳浩的脖子一抓。

可是這一抓下去,陳浩卻是一下子散開了。

“傻逼,在這兒呢。”

一道聲音從上空傳來,然後刺目的劍光一閃,許天美就一分爲二,隨後砰地一聲,許天美也消失,取而代之的一隻被分屍的小蟲跌落地上。

陳浩也不驚訝,反手收起軒轅二代,對下了車的黑貓和公雞道:“小黑小黃,準備開工了。”

二小跑過來,公雞先是看了看那死去的蟲子,這才道:“浩哥,這個女人玩蠱已經玩出花樣來了,看起來不好對付呢。”

陳浩道:“好對付還能輪得到我們?苗疆轉生蠱,可不是她說的那樣轉生一次,轉生蠱這種是蠱道最頂級的蠱蟲之一,就如同我們道家先天一樣,是黒巫的極致追求,我所得道卷中記錄,轉生蠱最強可以轉生九次,九次之後如何,不清楚,因爲歷來黒巫最強者也只轉生了五次,然後就因爲無力祭祀,慘遭反噬。現在的動靜,說明許天美這是第二次轉生了,所以需求是第一次的十倍。”

說到這裏,陳浩頓了頓,笑道:“不過第二次也比第一次更難十倍,只要找到轉生蠱藏身之地,就能破壞它的轉生,到時候,這種忤逆輪迴,偷身人間的傢伙,將會遭受最可怕的天譴。”

公雞急忙道:“那需要我做什麼?”

陳浩道:“這個還用問嗎?直接去找轉生蠱,吃了它,萬事大吉。”

公雞想想也是,道:“那我們進去吧,等待這麼久,終於可以大展身手,雞爺這一次……臥槽!”

話還沒說完,突然公雞炸毛,翅膀一抖,咻的飛起。

隨後一聲悶響,公雞原本所在的地面,出現了一個小洞。

陳浩悚然而驚,急忙躲在了一面牆壁後,面色難看道:“ 罵了隔壁的,這許天美在這裏還有手下?”

公雞正要開口,突然翅膀一抖,再次飛走,隨後它躲避的地方,直接被一顆子彈射穿。

公雞怒了:“臥槽,就你有槍是吧!雞爺也有。”

說着,公雞就要變身。

陳浩急忙道:“小黃,別被帶節奏,這是在拖延我們,不讓我們破壞轉生蠱,現在分工,小黑,你去解決這個對手,小黃,你去找轉生蠱,我正面衝進去吸引注意。”

公雞想了想,惡狠狠的道:“好,我去找轉生蠱,哼,沒有誰在欺負了雞爺之後,還能跑得掉。”

隨後,一行就散開,陳浩和公雞衝向黑市樓,而黑貓則潛入黑暗。

這一動,瞬間就被發現。

不過一個凡人的眼睛,如何跟得上陳浩的天罡步變化。

不說陳浩,就連公雞蹦蹦跳跳的,都讓對方無法鎖定了。

頃刻間,陳浩和公雞就跑進了黑市樓。

這時候,躲在另外一棟樓頂的一個人暗暗罵咧一聲,就要離開。

但是很快,他動作一頓,轉身看去,就看到一個體型巨大,宛如狗熊一樣的龐大身影站在身後,一雙眼睛,碧綠碧綠。

進入黑市後,陳浩頓時就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言敘的難受感,頭暈,心悶,昏昏欲睡,渾身不自在,這是蠱毒!

心中一動,陳浩飛快的掏出了道袍,穿在了身上,道袍浮動隱隱的光澤,然後那種難受感覺就消失了。

還能避毒!不愧是白露的皮。

心中滿意,陳浩正要繼續前進,就聽到遠處分開的公雞臥槽了一聲。

轉身看去,陳浩瞪大眼睛。

只見幾個人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撒了一張網,把公雞給網住了。然後這些人就飛快的往一條通道跑。

這尼瑪,準備的還真充分,就是衝着公雞來的啊!

不過這不是廣陵黑市嗎?什麼時候讓許天美滲透的這麼厲害!

心中驚疑,陳浩腳下卻不慢,直接追了過去。

還沒等陳浩追上,一個東西先飛了過來。

陳浩冷哼聲中,手指一點,一道法光破空。

之後,陳浩追上去,卻發現抓住公雞的幾個人,從電梯上樓上去了。

眉頭皺起,略一深思後,陳浩卻是笑了。然後陳浩感應片刻,身影一轉,飛掠而去。

少時,陳浩就看到一條直通地下的通道。也看到了一個男子站在通道處護衛。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這個男子,正是那個黑市管事。 黑市管事面無表情的看着陳浩,一言不發。

陳浩打量他片刻,開口道:“你沒有被蠱蟲控制,眼神也清明,說明你是正常的,那麼問題來了,是什麼原因,讓你做出這麼傻逼的事,居然去幫苗疆黒巫害人轉生?”

黑市管事看着陳浩,還是沒有任何回答。

陳浩笑道:“不想說就算了,不過這路,我還是要過的。”

說着,陳浩直接向通道下走去。

被網拖着,公雞沒有掙扎,而是看着拖自己的人。

這幾個人,說是人也不對,它們沒有活人的氣息,身上有着和那許天美一樣讓公雞厭惡的氣息。

不過和許天美比起來,這幾個人能夠明顯的感知到,它們腦子中有蠱蟲的氣息。

這幾個,是被蠱蟲控制的活死人!

呵呵,活死人都能欺負雞爺了嗎?

公雞身體緩緩變化,頃刻間就從一隻雞變成了一個彪形大漢。

而後公雞伸手抓住了網繩,狠狠的一拉。

頓時正在拖着它走的幾個活死人就被拉的倒在地上。

公雞趁機站起,雙手兇猛的把網繩撕裂。直接衝了過去,揮舞拳頭,把幾個活死人一拳一個,直接震死了腦子中的蠱蟲。

解決了這幾個,公雞目光一轉,就要回轉電梯。

可是還沒等它走到,電梯方向突然傳來悉悉索索的響聲。

腳步一頓,公雞眼睛慢慢眯起,隨後在電梯正要打開的時候,公雞猛然一揮手 。

就在這時,電梯門被強行擠開,然後一大片密密麻麻,不過花生米大小的蟲子從電梯中擠了出來,速度飛快的向公雞這邊撲過來。

公雞咧嘴一笑,路出一口森然的白牙,然後粗壯的手臂一震, 噠噠噠噠噠噠……

正在撲過來的無數小蟲子,就好像遭受了暴雨的洗禮,瞬間打頭的蟲子全部撕裂成碎片。

電梯口還在蜂擁而出。

公雞手臂擡高一些, 啪啪啪啪啪的急促聲中,電梯門被打的徹底消失,裏面的蟲子更是瞬間成了一個血肉蟲屍坑。

幾個呼吸的工夫,電梯內的蟲子就變得稀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