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剷除!”

葉天縱的目光,瞬間冷峻了下來。

雖然沒有動手,但是現在沒有,並不代表未來。

必須要將危險扼殺在萌芽之中。

“那咱們就打草驚蛇了……”

“糊塗!”

火鳳凰還沒說完,卻猛然被葉天縱喝斷,冷冷道:“剷除密探,是給天樞閣提醒,但是,不能暴露咱們的身份。那就轉嫁,把事情弄成天樞閣的敵人所爲,與咱們無關,不就行了嗎?”

“統帥英明!”

火鳳凰誠惶誠恐,單膝下跪,恭敬道:“您倒是提醒我了。前去刺探軍情的戰士彙報,這天樞閣雖然在世俗與世無爭,可是,在古武界內,還是擁有一定的號召力和影響力。不過,這種影響力,正在不斷減弱,原因就是,和他們齊名的另外一個宗門,名爲‘夜星門’,和他們摩擦不斷,到時候,我會主動挑起爭端,將矛頭引到夜星門,而且……”

“那是你的工作,我不關心。”

“三天之內,你刺探的消息,要有確切彙報,如果到時候我再問什麼,你還是不知情的話,那你就滾回北境,我會親自調天縱門的兄弟過來辦事。”

“是,統帥!”

天縱門,是屬於統帥的私人小分隊。

人數不多,卻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讓他們來,很明顯是自己辦事不力。

跟隨統帥,這是難得的機會,她立刻點頭道:“請統帥放心,三天之後,屬下必定將天樞閣的所有事情搞清楚,而且,這幾天內,我會挑起天樞閣和夜星門的爭端,剷除潛伏在夫人身邊的密探,保證夫人的絕對安全!”

“有我在我老婆身邊,她還不能安全?”

“我要的,是不被打擾,不能被我老婆察覺到任何異常!”

“是!”

葉天縱深吸了口氣。

火鳳凰現在辦事,越來越愚鈍,說實話,他已經開始在考慮是否需要調其他人過來。

就拿這次當作考驗,若是還有意外或者不知情的事情,那便立刻調離,終身不得離開北境!

對待老婆,葉天縱無比溫柔。

而對待敵人,哪怕是屬下,他都是鐵血無雙,鐵腕治軍,這是他的行爲準則!

“還有別的事情沒有?”

“我老婆還在等我,沒事我就先走了。”

“統帥,您稍等。”

火鳳凰打斷葉天縱,從褲兜裏掏出一張照片,遞給葉天縱,道:“您看下這個照片。”

葉天縱一愣。

下意識的接過照片,定睛一看!

立刻心底震驚,目瞪口呆!

照片中。

葉中天和另外一個留着鬍子的男子,勾肩搭背的合照。

臉色微笑,舉止親密,看得出來,兩個人的關係,非常不錯。

“葉中天旁邊的男子,是誰?”

“回統帥,這是戰士在天樞閣閣主房間內找到的。這個男的,就是天樞閣閣主北太極。”

“你是說,我這心狠手辣的哥哥,和天樞閣閣主有關係?而且還非常不錯,他,已經涉足到了古武者方面了?”

“屬下不敢妄斷,只是發現的一些細節,還請統帥明鑑!”

“行,我知道了,你去辦你的事情吧,我先走了。”

葉天縱拿走了照片,緊緊的攥在手中,心中揣測。

本來以爲,等到瓦解了五大財閥之後,再和財閥公會正面交鋒,直接拿下對方,復仇了事。

可是現在,他背後還有古武者背景,當年,謀害母親,將自己掃地出門,背後的陰謀,無非是爲了爭奪葉家的遺產。可是,這些年,他聽到過一些風聲,當年對自己不管不問的父親,在自己離開之後,也相繼的去世。

他本來對自己很寵愛。

卻忽然之間非常冷漠。

哪裏像父子,簡直連陌生人都不如。

這個事情,在他心中,一直是個疙瘩。

“難道,母親病死,父親去世,這背後,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葉天縱大腦有些凌亂。

稀裏糊塗的來到吳醫生的辦公室。

直到看到任雨柔之後,他才從混亂之中回過神來。

先走一步看一步,不着急,穩紮穩打,慢慢來。

“老婆。”


葉天縱勉強一笑,走過去,和吳醫生對視時,她有些惶恐不安。

在來之前,應該得到過火鳳凰的警告,需要好好配合,千萬不能出現任何紕漏,否則,後果將會非常嚴重!

“天縱,你快過來。”

此刻的任雨柔,心情稍好了些,看起來,她剛和吳醫生,相談甚歡。

葉天縱微微點頭,走過去,坐下來,正襟危坐。

“你剛和吳醫生,聊得怎麼樣?”

“很不錯。”

任雨柔激動的說道:“剛剛,我和吳醫生聊過你的情況,針對你的病情,進行全方位的考察。最後由之前的儀器檢測,升級到情景測試,通過這種情景測試,就能很準確的知道你的病情到了什麼地步,我們再按部就班的來針對性治療,你應該很快就會被治癒了。”

“情景測試?”

葉天縱有些懵逼。

當時只是告訴吳醫生,好好將這個事情給糊弄過去。

但是具體的操作方式,他並不知情。

如今,聽到這個稀奇的名詞,他錯愕的問道:“什麼意思,我沒聽懂。”

“簡而言之,就是讓你們兩個人在設定好的劇情裏,扮演某些角色,通過測試,或者是測試有誤,就可以明確的知道你的病情到達了什麼程度,葉先生。”


吳醫生忐忑不安的解釋道。


…… “這個,換句話說,就是演戲唄?”

這倒是新鮮。

葉天縱無所謂,只要老婆高興就好。 全息網游之我的一個盜賊朋友 ,吳醫生是自己的人,不管怎麼設置,總不至於坑自己。

說着,他看向一旁的任雨柔,很顯然,她們事先已經經過嚴密的溝通,不過,她興奮之餘,表情上還是有些扭捏,抿嘴的說道:“我們會在吳醫生提供的場景裏,各自扮演着角色,我們就本色出演,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的去演繹,而在這過程之中,吳醫生會進行全方位的評估還有數據分析之後,會告訴我們一個最終的答案。”

“天縱,你沒問題吧?”

“可能其中,還涉及到一些言行舉止的接觸。”

說到最後,任雨柔的語氣都變得低沉了起來。

而葉天縱則是眼前一亮,言行舉止的接觸?

從一開始的讓任雨柔照顧自己,增進感情,現在再實質性的接觸,試探是否有牴觸情緒。

其實這些,自己都沒有告訴過吳醫生,但是她卻能夠因地制宜的說出這些策略來,不得不說,這女的有些眼力界。

“我沒問題。”

“你高興就好。”

“而且,我也很想知道,我的病情到底到了什麼程度。”

“如果真好了,以後我也可以爲咱家多做出一點貢獻。”

這算是試探。

如果好了,還要讓自己繼續留在家裏,說明,任雨柔除了善良之外,已經對自己動了情。

可要是……


“這個,等你好了之後再說吧。”

任雨柔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含糊其辭的一筆帶過。

隨後,她和吳醫生默契的點了點頭,對方也心領神會,從抽屜裏,拿出兩份文件,遞給二人,鄭重的說道:“稍後,我的辦公室,會進行情景轉換。這是你們各自的臺詞,以及要扮演的角色,你們先熟悉個幾分鐘,直到準備充分了,那咱們就開始,沒問題吧?”

“嗯。”

“一切都聽你們的安排。”

二人各自點頭。

隨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仔細觀閱。

葉天縱定下心來。

看着手中的文件,這才瞭解到,這次所謂的情景測試,其實是假戲真做。

本來,他和任雨柔只是名義上的夫妻,一個臨城之花,一個流落街頭的神經病,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人結合,本身就是個奇葩,所以,任何實質性的接觸都沒有。

可是這次並不同。

兩個人,已經是夫妻了,而且感情很好,一路走來,風雨同舟。

這次,是在經歷了一次大難之後的重逢,二人的情感流落,以及許久未見的喜悅,讓他們纏綿悱惻。

直到看完所有內容之後。

葉天縱還偷偷的擡眼瞧了任雨柔一下。

她那嬌俏的臉蛋,此刻已經緋紅一片,相比起來,她還是很矜持的女性。

不知道,這樣的情景設置,她是否能勝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