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劃破手掌後,楊落凡發現這暗黑色的東西,慢慢變色,越來越淡,一會變消失了,沒錯就是消失了,看不到也摸不到了。

“怎麼回事,就這樣沒了?”

突然腦中痛,緊接着又一大量的信息涌了進來,這次時間不長,少頃便恢復了過來,對此,楊落凡可爲是一回生二回熟了,馬上就探查了起來。

“影族族長令,又名魂刃,特殊血脈影族直系後裔,男性可滴血認主,是可以直接攻擊於靈魂的武器,認主後便熔於持有者的靈魂,只要主人靈魂不滅,就不會顯露出實體,攻擊時意念操控於指間,外人不可見也,是刺客的最神祕星器,附帶吸魂、分魂,二大傳承祕技,是影族之立世根本。”

吸魂:在敵人死亡瞬間運用此法,不僅可吸收少量純淨靈魂能量,強壯大自身靈魂,上限爲10倍持有者靈魂強度,同時還可以吸收被殺者十分之一的星力修爲,轉化爲自身星力。

分魂:當靈魂強度達到本體二倍強度時,便可分出帶有影族記憶的印記,溶於一滴精血中,以祕法和自願者建立契約,成功則接受者成爲影族新的一員,類似於主僕契約,主人方靈魂強度,必須大於所有僕人靈魂強度之和,否則主僕將會契約消失。

魂刃(族長令,後面都以此爲標準,不再做說明)持有者,星將級實力便可以單方面感應到附近所有影族的存在,而自身不動星力,同族無法被探查,兩者都是無視星力階位差距。

附帶影族可修星法:

《柔身吸星》:練習各種特殊姿勢,以特定姿勢吸收星力修煉,入門星法,星力達到星將時,可省去姿勢正常修行,其主要是鍛鍊身體柔韌性,爲影族刺客基礎星法。

《速影星決》:星將級星法,以打通身體特殊經脈,大幅提高刺客移動、攻擊、反應速度,增強出手瞬間的爆發力和準確率。

《化影》:速影星決升級版,是刺客潛伏、逃避、暗殺必備星法,用此星法也保持影族特性,在運轉星力攻擊或逃跑的瞬間,可以不產生星力波動,是刺殺和功成身退的最大憑藉,星王實力可修習。


。。。。。。

後面的信息不知道是因爲洛凡的實力太低的原因還是存在着封印,總之他努力的多次也探查不出來究竟是什麼內容了,不過就從已知的記憶來說至少能修煉到王級不愁功法了。

這。。。。。。

“這簡直是太強大了!哈哈哈。。。。。。”楊落凡實在是激動的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父親明知道孃親的身份,同時也深愛着母親,卻能容忍大夫人董非華那賤人處處對我們母子的欺凌,明顯有把柄落在了對方手裏,應該是得知了孃親身份密祕,以此相要挾,老二楊落武那貨也總是針對我,可能是爲了楊家的繼承權,怎麼說我也是大公子,第一順位繼承人,嗯,現在應該就是這個狀況。”

楊落凡激動過後,冷靜下來仔細的想着,自己要是突然間可以修煉星力了,大夫人母子的問題,首先要處理好纔是。

“父親之所以沒有動手滅大夫人之口,一來怎麼也是自己的夫人,多少都有感情,還生下落武,殺之的話無法面對二兒子,二來應該顧忌大夫人家族董氏,畢竟董氏是無爲域楊、董、張三大世家之一,實力強勁,董非華又是直系族人,死了也不好交待,身爲楊家族長爲了家族投鼠忌器不敢妄動,三來父親知道,董氏也不敢輕意泄露影族的祕密,一旦傳出去,楊家滅族對她自己也沒什麼好處,她無非想要的也就是自己和那二貨的地位罷了,無奈之下父親只有妥協了。”

轉念間,楊落凡變想出了事情的種種,他不知道自己短暫的分析,基本上和真相絲毫不差了,這恐怖的智商其實都是繼承了那份記憶而引出的變化之一罷了。

想通了關鍵,楊落凡馬上喚來丫鬟小如吩咐幾句,便向孃親方影房中走去。

夜幕降臨,一道黑影忽閃忽滅,快速準確躲過楊家一個個明樁暗哨,很明顯此人對楊家內部極爲熟悉,而且實力強大,不然不可能這麼輕鬆,很快黑影來到了一處平凡無奇的院落旁,駐足沉思片刻,便無聲無息的飛身而入,很明確的對着其中一個屋門輕敲幾下。

“誰?”房中一個女聲傳出。

“開門,是我。”

屋中女子聽到回答,馬上就打開了房門,彷彿早就知道有人要來,根本沒睡覺一直在等似的。

睜開雙眼,伸了個懶腰,“好久沒睡的這麼香,真舒服,呵呵。”楊落凡自嘲的輕聲說道,起身收拾了下,看着窗外的天色,覺得時候差不多了,輕輕的打開屋門,來到了母親房前。

“父親,您早來了呀。”看到屋中的黑影,楊落凡隨口說道。

“凡兒,你叫我父親?!你終於原諒我了?”不錯,早前進屋的黑影就是楊天雄,楊家當代族長,楊落凡的父親大人。

“無所謂原諒不原諒的,你的苦衷我能理解,但你的做法,我處在您兒子的位置是不會認同的,委屈求全的事反正我是不會去做的,您是我父親的事實既然無法改變,我也懶得記較,但對我母親的不公,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只是希望以後能對母親好點,母親能過上開心的日子,我就放心了,您能保證嗎?"

"如果您答應,那我就有辦法,以後您都不再爲難了,我醜話說前面,您要是答應了我卻沒有做到,後果要比你想象的悲慘百倍!請您千萬記住,到時不要怪我無情!”

眯起雙眼看着面前的黑衣人,他的父親楊家族長,星王中級強者,楊落凡依舊冰冷的威脅道,伸手便阻止掉對方解釋的話。

“計劃相信娘新已經和你說過了,現在娘不方便在楊家動手,楊家高手從多不能保證不暴露身份,不然不會請你過來了,關鍵的問題是你出手有沒有十足的把握完成?”

聽到兒子把“您”改成了“你”,久居上位者的他吃驚的看着對面強勢的孩子,楊天雄張口又止,“有!”最後還是肯定的回答道。

接下來的幾天,日子依舊平淡,楊落凡每天足不出戶,在房間內不斷重複做着一種怪異的姿勢,從開始做到一半就停下,到現在基本上可以勉強做下來了,只見他反身彎腰,頭從胯下鑽過,雙手抱住兩腿,像是一個撾過來的圓球形,閉着眼睛,感應着什麼。

“終於感應到星力了!星力,這就是星力!嘿嘿嘿,這《柔身吸星》果真有用,影族先人竟能找到這種辦法,來感應吸收星力,真是叫人匪夷所思呀。”

“楊廢!快點給本公子出來!”外面傳來一道大聲叫喚。

正在屋中努力力吸收星力的楊落凡一愣,隨即嘴角微微向上一揚,心中暗道“二貨!你終於來了,等你幾天了。”

走出院門,看到對面不可一世的弟弟,隨口說道“老二呀,你找哥有啥事情?要不要到哥屋裏邊坐邊談,呵呵。”笑臉相迎顯出一幅兄弟情深的樣子。

“滾邊去,誰是你兄弟,你這廢物也配!看見你欠揍的樣子,就一肚子氣,還非讓我來叫你,真他媽晦氣!父親讓我叫你過去,有話問我們,你小子給本公子機靈點,不然有你好看的!哼,快點走!”

楊落凡笑了笑慢慢的跟了上去,一路無語。

“事情真的是這個樣子?凡兒,你真的沒有騙父親,你弟弟就是因爲這個理由把你打成重傷嗎?”

“是呀,凡兒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的,你仔細想想,是不是記錯了呀,現在改口還來的及呀,真不是你先欺負你弟弟的嗎?”

楊天雄大夫人董氏一臉陰沉的問道,沒錯,今天董非華也給來了,正在怒氣衝衝看着所謂楊家大公子。


“呸,我先欺負那二貨,虧你想的出來,你那四星戰者實力的兒子,也是我這不能修煉星力的人能欺負的嗎?真是腦殘了,編個理由都不會,母子還都是一樣的二貨啊,嘿嘿。”

心裏雖然這樣想着,但卻表現出一臉的可憐相,有點驚恐的回道“是呀大娘,凡兒不敢騙您,真的是落武弟弟說實力大進,想找個靶子試下威力,打了我幾下不算,還說不吐血就沒事,結果就這個樣子了,不信你問問府裏其他下人,當時好下人也在場的。”

“好呀,落武,你去把當時在場的下人都叫過來,當着你父親的面,娘一定還你一個公道!”

董氏聽到這裏,不等身邊的楊天雄說話,趕忙說道,邊說邊對着兒子打着眼色,心想“小野種,想和我們母子鬥,真是不知道自己幾兩重了,我看是你小子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哼!

正好借這次機會打的你永不翻身,以污衊同族,陷害兄弟之罪,至少先把你這公子身份,和族長繼承權給扒下來在說,還敢叫下人來對質,不知道那都是我的人嗎,幼稚的可笑呀,哈哈哈。”

“是,孃親!”楊落武會心一笑,回答道。

不大會楊落武便把四五個下人帶了進來,楊天雄一一問過,事實果不其然的如董氏所料,全都是一口咬定,大公子先挑釁二公子的,攔路非要指點一下二公子,輸了不承認還背後偷襲,結果讓二公子反擊才導致身受重傷。

“證據確鑿,事實勝於雄辯,凡兒,你還有什麼話說,欺負弟弟不成,竟然還出後背後偷襲!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不,父親大人,他們說慌,事實不是這樣的,我所說的纔是真的,是弟弟一定要打的我吐血才放我走的!請您相信我,請您相信我呀!”

楊落凡看到事情變成這樣,父親發怒的質問,急的哭聲祈求着。

“哼,凡兒,以前你不能修煉星力卻還知書達理,待人謙和,現在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欺負自己弟弟不成,居然還背後偷襲,你弟失手反擊傷你自是活該,更過份的是還惡人先告狀誣陷他人!!你。。。。。。果真是爛泥扶不上牆,朽木不可雕也!”

“天雄,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你身爲父親又是一族之長,一定要給還我兒落武一個公平呀,現在當着族人們的面,還請你給落武一個說法,不然就算我們母子不計較,以後恐怕難以服衆呀!”

大夫人見夫君爆怒,眼睛一閃急忙火上澆油的趁勢上言。

“你們在場的做個見證,今天我以楊家族長身份宣佈,剝奪楊落凡公子身份和其族長繼承權,以後當普通族人對待,即時生效!”

“不!父親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呀,求求您了,不要呀!”楊落凡一聽到這樣的處罰,急的大聲哭求道。

哼!便是對他哀求的回答。

“都怪你,我要殺了你!你們都冤枉我!我和你拼了!”

楊落凡突然衝向身邊的弟弟,一邊瘋狂的廝打一邊大叫着,二公子此時心裏正在暗爽,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竟然被打數下,“滾開,你是不是瘋了。”畢竟是四星戰者的實力,揮手便把其打倒在地。

“都給我住手!”

看到兩個小孩子當衆扭打起來,楊天雄越發盛怒吼道。


“啊!”

聽到呵斥停下手來的楊落武,緊接一聲大叫,原來是楊落凡似小孩子急眼了般,一口咬在了弟弟腿上,“廢物,去死吧你!”疼痛難當的二公子,再也不留手一腳將撒潑的楊落凡踢飛了。 “住手!”

看到兒子追向地上吐血的楊落凡,這下大夫人董氏,也坐不住了,急忙站起身何止,生怕兒子衝動下打死這小野種,那可就不好收場了,在怎麼說他父親就在邊上看着呀,“兒子,你可千萬不能亂了陣腳呀!”心中暗急。

楊天雄顧不得說話,星王中階星力爆發,瞬間便達到楊落凡身邊,一支手在其身上閃電般連點數下,另一支手把正飛撲過來的二兒子揮手震飛。

“滾回去,還沒有鬧夠嗎!”

衆人在星王級星場下,面色一白,數個實力低的下人,一下子被強大的星場壓的跪了下去,正在看兩小孩熱鬧的他們,這時纔想起族長大人就在身旁,星王中階強者的怒火,可不是他們這些沒有蛻凡,星將都達不到的人可以承受的!星王級別不用動手,恐怖的星場就可以把他們壓爆。

“大人,還請息怒,武兒快承受不住了,快快收了星場吧!”此時唯一能開口說話的,也就面色因衝血而漲紅的大夫人了,畢竟也是三大世家董家直系族人,星將高階實力半步星王的存在,勉強的在星場壓力下請求道,因爲突然的恐懼,對星王強者的尊稱‘大人’都叫了出來。

星神大陸實力分爲:星戰,星將,星王,星尊,半神,星神。星戰爲1–9星,星將、星王、星尊都分爲初,中,高三階,星將也稱蛻凡級強者,大人是星王級強者敬稱,星尊級強者爲已知最巔峯強者,可以有自己的封號稱爲XX尊者,半神,星神只存在傳說中。

楊天雄聽聞轉頭看向董氏,眼中寒光一閃,“哼!”星場不但沒收,反而大部分針對大夫人壓了過去。

噗!

看到董氏在也站不住跪了下來,猛的吐出一鮮血,才收起了星場,雙眼赤紅的沉聲道:“凡兒死了!別把我當傻子,你們想鬧可以,但是不要超出我的底線,我想你應該明白,你難道真的想魚死網破嗎?!”

“什麼,死了?!”

董氏受傷痛苦的臉上,一下子變爲震驚,轉而變成欣喜,最後裝成傷心的樣子低聲問道。


“你自己不信可以過來檢查一下,兄弟相殘,你看你教出的兒子做出來什麼事情!你讓我怎麼和凡兒母親交待!”

董氏連忙胡亂抹了下嘴角的鮮血,急走過去檢查片刻,自言自語“真的死了,雖然剛纔武兒是含怒出手,看剛纔的情況不應該死呀,最多也就是重傷,怎麼會就這麼死了呢?奇怪,真奇怪呀。”

“檢查完了吧,現在你自己說怎麼辦吧?我小兒子殺死了大兒子,你說讓我怎麼辦?同族相殘本就是重罪,按族規當處極刑,更何況是手足相殘,我怎麼會生出這兩個孽子!”

當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董氏現在也方寸盡失,環視一下剛纔對質那幾個下人,見他們全部低着頭跪在地上,害怕的不停發抖,似下了什麼決定,揮手把兒子落武打暈,緊接着幾道寒光閃過,五道慘叫聲隨之響起。

“你!”

楊天雄看到董氏毫不留情的殺人滅口,心道“殺伐果決,好狠的女人,看來以後不能小看這婦人了,大家族出來的人當真的都不簡單。”

“夫君,現在事情已經這樣了,傷心生氣也於事無補,先考慮一下善後事宜吧,你已經失去一個兒子,如果落武在有什麼三長兩短,那將來誰來繼承族長之位,族長無後,那幾個長老們一定會有人跳出來生出事端的,我們現在應該做的就是棄死人保活人,你說對不對?只要能保住武兒繼承權,我隨你處置。”

楊天雄雙眼通紅的看着董氏,沉默了。。。。。。

“好吧,畢竟落武也是我親生兒子,就聽你的凡兒不在了,落武不能在有任何閃失了,唉,怎麼搞成了這樣!這下更害苦了凡兒孃親了,本來就讓你們母子整的夠慘了,現在兒子都沒了,你讓我怎麼和凡母說呀。”


“我來解決此事,但你要保證此事以後,在也不能欺負她,落武沒什麼意外的話一定是下任族長,這下你可以放心了,不用在防着她呀,要恢復方影二夫人地位,給他應該有的尊重和待遇,安渡其餘生,記住,這不是和你商量,如果你做不到後果就不必說了,你同意與否?”

楊天雄苦澀的說完頓了下,馬上便重新變回上位者威嚴的樣子,嚴肅的盯着董氏接着說道.

大夫人董氏一聽楊天雄同意保兒子,馬上喜形於色,“沒問題!現在武兒是族長唯一繼承人了,我也沒必要在針對她呀,以後一定多多補償她的,這點我可以保證!”心想“沒了兒子的她,還能有什麼威脅,對自己根本沒威脅的人,我才懶得答理她呢,小野種死的真是太好了,一勞永逸終於放心了,哈哈”

“就這樣定了,你先帶武兒下去療傷吧,後面的事我來處理,還有,記住你今天給我的保證!去吧。”

“楊風!”

“屬下在!”

楊落武面前突兀的閃出一個黑影,做爲族長的貼身暗衛,楊風恪守自己的本份,少說話多做事,恭敬的等待大人的吩咐。

“找人把這裏處理一下,凡兒的屍體送到別院,讓二夫人見下最後一面吧,再查一下知道此事的相關下人,另外通知五位執事長老,就說長子楊落凡強行修煉星力,因體質特殊爆斃而死,楊落武爲楊家族長第一順位繼承人,妾方氏,封爲二夫人,地位與大夫人董氏相當,不敬者以族規論處!估計那幾個長老應該感應到我爆發星力,馬上趕過來了吧,呵呵。”

“是!大人,查出其它知情人若是有楊家族人,如何處理?”

楊天雄眉頭一皺,殺氣凜然看了楊風一眼,轉身變走,“我不希望有第二次!”走到屋外才傳出那道威嚴的聲音。

“上位者呀,大人的心思又豈是我能猜測的,差點交待了,也許是平靜的日子過久了吧,都忘記大人的恐怖了!”只是一瞬間爆發的殺意,就讓後背冷汗直冒的楊風,在沒有絲毫猶豫閃人做事去了。

長老意料之中並沒有異議,楊落凡一個妾室生的廢物而以,死了也就死了,於是便自宣佈了楊落凡爆斃而亡,今後只有一個公子,那就是楊落武,以後不得有人再議論關於長子楊落凡任何事情,就當從來沒有過這個人,以免二夫人聽到傷心難過,明確方影二夫人的地位,並下了封口令.

衆人聽到結果雖然都有疑問,但封口令都下了,沒人敢嘗試觸碰族規,挑釁族長威嚴,此事當天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入夜,時不時的傳出一陣陣女子的哭泣之聲,楊家衆人都知道來自己哪裏,但卻沒有一個人關心,“廢公子”死了也就只有方影現在的二夫人,和其丫鬟小如傷心而以了。

“你來了,快點把封印解開!時間長了萬一活不過來,我絕不會善罷甘休!”屋中方影哭聲立止,對着剛剛鬼魅般,到來,揮手間打暈丫鬟小如的楊天雄催促着。

楊天雄也不廢話,馬上閃電般在兒子屍身上連點數下,然後對着心臟位置按照特殊的頻率,輸送起了星力,突然牀上的屍身張口大吸了幾口空氣,胸口跟着起伏起來,時間不長,楊落凡奇蹟般睜開了眼睛,活了過來。

“還好,還好,要是真死了就冤大了,呵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